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

>

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

无归之骸 著

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 无归之骸 游戏动漫 蜘蛛丸

蜘蛛丸无归之骸是游戏动漫小说《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无归之骸”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是的,回来了。”蜘蛛丸回道,并未有过多的言语。“花宫院那边遇到个棘手的,老子不想出手,你看?”中年男子并没有生气,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义子的脾气。“花宫院吗?好的,这活我接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蜘蛛丸无归之骸   更新: 2022-11-28 23: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是作者“无归之骸”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蜘蛛丸无归之骸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乌蒙那山山顶,现在还不是后来的乌蒙那山,只有区区八百多米,现在的乌蒙那山足足有两千多米,山顶上的雪盖就有近三米厚,从半山腰往上,植被,妖物就渐渐稀少,到了山顶就更是只有土田家的一个,是的,土田家的就只有家主一人在山顶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蜘蛛的习性大多数都是喜暗,喜湿,但都不喜欢低温土田家的宅子很大,很宽敞,在院子里还有一个露天温泉“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有需要的通知渡鸦,它们会帮你满足”土田...

第9章 退治妖魔与危机

时间一晃,十二年过去了,蜘蛛丸已从幼年长成了少年,他的眼瞳如同高天原之上的星辰,那六只副眼亦如璀璨的宝石,稚嫩的脸庞如今俊美非常。

他的实力也今非昔比,虽然尚未成为大妖怪,或许是心境,又或许是别的原因,但就实力而言,他已然能够与全力爆发的土田职司相斗而不败。当年土田职司的劝戒他一直都记得,所以呀,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修炼着雷,冰……

如同往常一般,他赤着身子站在瀑布的底下,任由湍急的水流冲刷着他雄壮的躯体……

“回来了,蜘蛛丸。”一个中年男人看着走进门的蜘蛛丸说道。

“是的,回来了。”蜘蛛丸回道,并未有过多的言语。

“花宫院那边遇到个棘手的,老子不想出手,你看?”中年男子并没有生气,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义子的脾气。

“花宫院吗?好的,这活我接了。”蜘蛛丸毫不在意的说道,说完便起身准备出发。

这些年来,除了实力,他还学了很多,比如阴阳师,比如伏魔师,又比如退妖师。其中阴阳师三大家中的花宫院便是供奉的土蜘蛛。

“唉,等会儿,你家老头子刚送来的东西,看完再走!”似乎想起了什么,土田职司一边从桌子下拖出一个包裹,一边叫停蜘蛛丸。

“我的东西吗?”他问了一下,便直接拆开了包裹,包裹里是一柄打刀,刀长60厘米,刀纹松木理,他试了下,非常的顺手。

“替我谢谢老头子!”他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还有,刀不错。”

…………

山月家,山月组不停的在大门外徘徊,不知道舅舅有没有把刀送到弟弟手里,也不知道弟弟收到刀后是不是很高兴,很感激她这个姐姐…

花宫院,京都三大阴阳师家宅,尽管相比另两家安倍,源的崛起时间较晚,但不可否认,这个在后平安时代才建立起来的阴阳师家族实力还是挺强的。

此刻的大院内,以总帅花宫院克祀为首的阴阳师们正焦急的徘徊。

据他们的讯鸟传报,源家又一次开启了从其先祖源赖光时便废止的妖怪实验,并且位置就在比叡山与京都之间,可是,他们打不过源家的。

阴阳师三大家很奇怪,应该说非常奇怪,花宫院主张人妖共存,于是供了土蜘蛛;安倍主张中立,便供奉了大天狗;源家主张人类至上,于是便不止一次的去捕杀妖怪,无论是与人类交恶的铃鹿山海妖,大江山恶鬼,还是会主动帮助人类的比叡山山妖,凤凰林火灵,他们都想将之除之而后快,已经引发了不止一次的百鬼夜行。偏偏就是这样家伙却是三大家中最强大的,是的,源家明面上的阴阳师实力堪比花宫院与安倍的总和,暗地里的就不知道了……

在他们的等待中,天空中出现了一朵乌云。

万里晴空出现云朵并不正常,特别是乌云,就是不知道来者是客是敌。

“呜呜呜!”乌云降下,两只巨怪便扛着一顶轿子来到他们面前,轿子上的青年盘膝而坐,一手斜倚护栏,一手端着半碗清酒。青年面容俊美,好似天上的神明,眼神中带着股放荡不羁与高傲,真似天君临凡,如果忽略掉那身妖气的话。

“恭迎若头!”花宫院一家在花宫院克祀的带头下弯腰叩拜,如果是被外人看到可能会感到吃惊吧,现在的阴阳师和僧侣可是真正有大法力的能人。

“汝之所求,吾已知晓。”蜘蛛丸走下轿子,抬轿的巨怪恭敬回避。

“若头,还请于别院一叙。”花宫院克祀拜言道,“据迅鸦传报,这次可能还有别的大妖怪搅和进来,若是您出意外,土蜘蛛大人会生气的!”

看似恭敬,实则带上了一丝丝威胁,言外之意便是请配合他们的行动,不然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就像临行前义父对他所说的一样人类的心眼是最好的,也是最恶劣的,他们可以和你聊天,也可以反手灭杀你,只要你展现出自己的强大,他们就会麻溜的变成孙子伺候你,但如果你展示出了颓势,他们可不会念曾经的恩义。

“你是在质疑我的实力吗?”蜘蛛丸眼神冰冷,恐怖的妖力在他的身躯中流淌。压力令在场的众人纷纷面露不适。虽然他的境界才是小妖怪,但他的实力与妖力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妖怪。

这个世界上妖怪想要晋升并不仅仅靠妖力的积累,还有一种唯心的概念——心,小妖怪想突破大妖怪就必须找到自己的心,守护之心或杀戮之心,很少有妖怪可以单纯靠妖力积攒成为大妖怪,即使是他这只异类也不行。

“不敢,不敢。”汗水顺着花宫院克祀的老脸流到地面,恐惧浮现在他的脸上。手心里刚画了一半的结界符也被汗水所浸湿。

“说吧,地点。”蜘蛛丸冷冷道,或许是这些年独自修行,亦或者前生的记忆的影响,他对人类的态度比他的义父还要恶劣——他的义父只是对阴阳师这个团体抱有敌意。

“横川,疑似地点有大岳,无动寺,北尾。”花宫院沉默不言,其下属阴阳师慌忙的说道,边说边抬头看着花宫院克祀。

“嗯?”蜘蛛丸看着花宫院克祀,似乎是在求证。

“他说的是对的,”花宫院克祀颤声道,冷汗不停的流淌,“我们在横川遇到了狂骨埋伏,但这种妖怪不可能具有这种智慧,所以,我们怀疑有什么人在进行着某种计划。”

“哦,说说你的想法。”蜘蛛丸露出了感兴趣的样子。

“我怀疑是十六夜家的,源家也有可能插手,毕竟,狂骨可是他们先制造出来的。”花宫院克祀吞了下唾液,下定了某种决心般,“除此之外,他们还带着为数众多的结界师……”

“轰!”如同炮弹在脑海中炸响。结界师是阴阳师的附属,或者说是专精于结界术的一类阴阳师,或许在战斗方面不强,但对于结界,他们有天然的优势。如果比叡山上有什么值得一个阴阳师家族如此兴师动众的话,那一定是虚弱的大妖怪,而比叡山上,符合这个条件的。

“该死,立刻随我出发!”蜘蛛丸快速跳上轿子,督促着抬轿子的巨怪迅速驾云,朝比叡山飞去。

“总帅,我们要不?”一下属阴阳师恭敬的向花宫院克祀问道。

“不用。”花宫院克祀已经没有了开始的狼狈,他苍老的嘴角微勾,“与其我们白白消耗实力,不如让这只年轻的妖怪为我们试试水,赢了,继续供奉土蜘蛛,甚至祈神入庙皆可,输了,就找机会脱离它们,土蜘蛛终究还是老了,我们也不应该永远供奉这么一个会被杀死的失败者……”猖狂而嗜血的笑意一点点在这张苍老的脸上浮现,并且愈加疯狂。

横川元三大师堂,位于京都方向进入比叡山的必经之路,可是今天,往日里的僧侣消失不见,浓郁的血腥气与污浊的怨气将这个数百年的佛堂搞得污烟瘴气。

“咔咔,咔咔!”佛堂外,几只漆黑的披甲骷髅兵正在巡逻,它们呆愣,而又刻板,会将一切陌生的生命斩于骨掌之下。

大堂之中,几个中年的阴阳师正在密谋着什么。

“家主,我们真的要帮助那只妖怪吗?”脸上有着十字疤的阴阳师对着那个苍老的人道,“这里可是土蜘蛛一族的族地,是天照大神御赐的。”言语中无比担忧。

“嘘,正明,这事儿可不能说。”老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悄咪咪的说,“主家发话,我们这些分家可没有反悔的权利。”言语中无比凄凉……

大岳峰,山月家的堂屋内。

“蜘蛛丸终究还是要领悟自己的妖怪之心。”土田职司喝了口酒,之前的老态一扫而空,“但至于用的着那么大的牺牲吗?”

“你说的对,相比较于你,我的确不算是只合格的妖怪,但我也是一个父亲呀!”山月吉明喝了口酒,说了句不相关的话。

“万一失败呢?你想让他走在无尽的复仇的阴影中吗?你知道吗?那个孩子眼睛里写满了对家人的渴望?不,你不知道,我怀疑你是不是跟人类混久了,你的心已经不纯粹了!”土田职司愤怒的吼道。

“我当然知道!”山月吉明也吼道,他的表情有些狰狞,“你知道吗,从他出生的那时起,我就感到遗憾,如果我的实力够强,就不用让枫迴母子分离,去你的道场修行,看着组每次去过你的道场都要失魂落魄很久,我也心痛,那都是我的亲人,我恨自己的弱小,我也不希望他跟我一样弱小,所以我忍心赶走他,甚至是主动去送死……”泪水从他的眼角流下。

“如果失败了,我会带走枫迴和组的。”短暂的沉默后,土田职司说道,语气中已经听不出悲喜。

“如果失败了呀,我希望能死在蜘蛛丸手里!”山月吉明自嘲道,“就当是为自己的软弱与不负责而赎罪吧!”说话间,一壶酒水直接灌了下去……

《从怪物事变开始的逆命之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