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

>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

梦化为蝶蝶亦梦 著

墨无痕 惊鲵 游戏动漫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

小说《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现已完本,主角是墨无痕惊鲵,由作者“梦化为蝶蝶亦梦”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江湖,不分对错,只论生死。”这一刻,墨无痕对师兄所著的五蠹中的那一句话,有了些许的领悟。‘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在乱世,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律法,人命就如草芥,往往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悄然而逝。片刻后墨无痕轻甩长剑,剑上的血液尽去,随手穿上一件还算干净的衣服,缓缓走出巷子...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墨无痕惊鲵   更新: 2022-11-27 23: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梦化为蝶蝶亦梦”的《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墨无痕看着躺下的农家弟子,缓缓站起转身看向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农家弟子,看向那汇聚成涓涓细流的血河,看向这一片阴暗角落中地狱般的惨景良久后叹道“江湖,不分对错,只论生死”这一刻,墨无痕对师兄所著的五蠹中的那一句话,有了些许的领悟‘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在乱世,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律法,人命就如草芥,往往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悄然而逝片刻后墨无痕轻甩长剑,剑上的血液尽去,随手穿上一件还算干净的衣...

第7章 江湖·不分对错,只论生死

墨无痕看着躺下的农家弟子,缓缓站起。

转身。

看向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农家弟子,看向那汇聚成涓涓细流的血河,看向这一片阴暗角落中地狱般的惨景。

良久后叹道。

“江湖,不分对错,只论生死。”

这一刻,墨无痕对师兄所著的五蠹中的那一句话,有了些许的领悟。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在乱世,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律法,人命就如草芥,往往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悄然而逝。

片刻后

墨无痕轻甩长剑,剑上的血液尽去,随手穿上一件还算干净的衣服,缓缓走出巷子。

正午的阳光直射在墨无痕的脸上,却见墨无痕嘴角微微一扬,一抹灿烂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迈着轻松的步伐,向前走去。

身后,一条红色的涓涓细流,缓缓流出。

。。。

农家客栈

“来人,给我围起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他们说的那么美!”

一声粗莽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声音传入,一个脸型刚毅,带着黑色围脖的男子自门外走来。

随之而来的,则是大批的农家弟子。

“滚!今天这里不做生意!”

只见农家弟子不断的驱赶客栈内的客人。

众人见农家来势汹汹,不敢得罪,纷纷离去

不一会儿,客栈只剩下刘季与小二两人。

“停下,你们饭钱还没结!”

刘季慌忙拉住一个客人的衣袖,却见客人剧烈挣扎了几下,衣服瞬间破解。

慌忙逃离此地。

“喂喂!”

刘季看着手中的碎布,一脸无奈,刚想追上去,却见一只手拦在胸前。

“刘季,听说你这里来了一个美人对吗?”

刘季闻言,心中咯噔一声。

‘坏了,我墨兄弟还没回来!田猛竟然是冲着弟妹来的,我必须拖住他’

想到此处,顿时脸上露出一缕笑意。

“这不是烈山堂的田堂主吗?上次你在我店里抓走了一个女子,怎么?这次还想来?是不是不将我神农堂看在眼里了?”

。。。

秦时课堂小知识

田猛

诸子百家之一农家烈山堂堂主。

农家六堂,分别为 魁隗堂、蚩尤堂、烈山堂、四岳堂、共工堂、神农堂。

六位前任堂主以地泽阵法围杀白起之后,隐居神农山六贤冢。

将堂主之位交给其青睐的后人。

田猛接任的则是烈山堂。

刘季

神农堂二当家

。。。

田猛闻言哈哈大笑。

随后一把推开刘季,刘季措不及防之下,倒在地上,两名农家弟子立刻上前将手中的长剑指向刘季。

只见田猛露出嚣张的表情。

“刘季,你以为你是谁?敢和我这么说话?叫朱家来还差不多!”

这时一名农家弟子指着楼上惊鲵的房间,对田猛点头示意。

田猛顿时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刚想迈步。

刘季突然大喊道。

“田猛,你不要太过分了!”

“嗯——”

田猛缓缓转过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刘季。

随后快速上前,一脚踹在刘季的肚子上。

“呜”

刘季捂着肚子,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却见田猛继续用力的踢着。

嘴中谩骂道。

“要你多管闲事,要你多管闲事!什么玩意儿!”

踢了两下,见刘季蜷缩在地上,田猛才收手。

“呸,看在朱家的份上,今天放过你!看好了,别让他打扰我的雅兴。”

两名烈山堂弟子顿时拱手。

“诺”

田猛则兴奋的上楼。

来到惊鲵的房门口。

对两名守在门口的弟子点头示意后,立刻打开房门。

进入田猛眼帘的则是身穿一身黑色劲装的惊鲵。

黑色本就凸显身材,外加惊鲵身材异常的匀称,前凸后翘,丰腴饱满。

配上那天使般的面容。

田猛瞬间就惊呆了。

摇了摇头,口中叹道。

“果然是绝色美人。”

看到惊鲵手上的小言儿。

田猛微微有些可惜。

缓缓走上前,幻想着自己将眼前的美人扑倒在床上的场景。

突然

“锵”

一道剑光闪过,一柄粉色长剑已然顺势而出,立在田猛的咽喉。

田猛瞬间大惊,没想到眼前的女人,竟是一名剑道高手。

那瞬间爆发的速度,田猛自认不可敌。

‘真是色迷心窍,没想到这女子竟有如此实力’

田猛心中暗暗叫苦,却见惊鲵长剑纹丝不动。

一双冷漠的眼睛,看的田猛胆战心惊。

田猛情急之下,汗水缓缓冒出来。

看到惊鲵怀中的小言儿,立刻灵机一动。

“姑娘,你误会了!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此地有贼人出没,在下来此查看而已”

却见惊鲵依旧不为所动。

“姑娘,这附近都是我们农家的人。姑娘不信可以出门一看。”

惊鲵闻言,方才眼神一凝。

看了小言儿一眼,随后看向门外。

却见门外有两名农家弟子守在门口,大厅里也一片安静。

不由皱起眉头。

缓缓吐出一个字

“滚”

田猛闻言,立刻向后退去,口中说道。

“是,是!不打扰姑娘!”

出门后还贴心的关上门。

两名门口的农家弟子,见田猛高兴的走进去,一脸惶恐的出来,皆露出疑惑的表情,却见田猛蹬蹬的走到楼下。

一名农家的弟子上前低语。

“堂主,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别说了!真他娘的晦气!没想到那女的竟然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剑客!”

农家弟子顿时面面相觑。

“堂主,那怎么办?”

田猛此时也感觉到此事有些棘手。

只好摆摆手。

无奈的道。

“先回去!明天再叫些兄弟来!到时候组成地泽阵法!我就不信,拿不下她。你带些人,给我守着这里,别让她给我跑了!”

农家弟子闻言,拱手。

“诺。堂主放心,绝对跑不了。”

而此时刘季已经缓过来。

艰难的站起,抹去嘴角那丝丝鲜血。

无视夹在脖子上的两柄长剑。

双眼仇视的看着田猛。

“田猛,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田猛此时本来就心情烦闷,听到刘季的话,又是一脚大力的踹过去。

“呜”

刘季捂住腹部缓缓倒地。

“给我看好他!叫朱家来领人”

随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其余的农家弟子,离开农家客栈。

而剩余的五名农家弟子,两人负责看管刘季,剩余三人则在挡在门外。

。。。

却说此时墨无痕在干嘛。

只见一名妖艳的少妇对着墨无痕大声的喊道。

“客官,慢走,以后常来!”

说完还对着墨无痕抛了一个媚眼。

墨无痕呆滞的看着手中的两个袋子,再摸摸已经空无一文的腰间,瞬间明白刘季所说的女装店抢钱的含义!

不仅仅是抢钱,还是明抢,让你无法抗拒的明抢。

墨无痕感受着手中那轻若鸿羽的衣物,再回忆起前一刻腰缠万贯的感觉。

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钱,瞬间没了。是花在设计上?款式上?材料上?

“唉”

墨无痕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女装店,宛若无尽的深渊,将所有的钱财吞没。

立刻颤抖一下,朝着客栈走去。

墨无痕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的衣服,这么便宜,而女人的衣服,这么贵?

墨无痕思考着其中的哲学问题。

来到门前。

“砰”

墨无痕撞到人了。

“抱歉,抱歉”

墨无痕口中喊道,随后看向眼前。

却见三名农家弟子挡在大门前。

三双铜陵大眼,死瞪着墨无痕。

“我难道走错了?”

墨无痕缓缓向后两步,看向招牌。

‘农家客栈’

“没错啊!你们是谁?干嘛堵住这门?”

墨无痕奇怪的问道。

为首的农家弟子嚣张的说道。

“小子,此路不通。滚”

“我住里面”

“锵”

农家弟子抽出长剑,指着墨无痕。

“我说滚,没听到吗?”

却见此时里面传来刘季的声音。

“是墨老弟吗?出大事了!”

墨无痕立刻大惊,向客栈跑去,农家弟子见此,立刻剑挥墨无痕。

墨无痕此时手中拿着衣物,不好拔出双剑,只好侧身躲过。

随后右脚用力一踢,红色的内劲裹挟在脚尖,踢在农家弟子身上。

其一口鲜血当即喷出。

却是墨无痕没有丝毫的留手。

其余两名农家弟子看到如此威力,大惊失色。

墨无痕继续欺身向前,一记肩撞,农家弟子顿时感觉被蛮牛撞到,飞进客栈内。

墨无痕又是一记回旋踢。

将最后的一名农家弟子击飞在墙壁上,缓缓倒地。

一口鲜血缓缓自其嘴角冒出。

墨无痕踏进客栈,见刘季凄惨无比的倒在地上,被两柄长剑指着。

刘季看到墨无痕,口中喊道。

“墨兄弟,我刘季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的家眷!”

墨无痕闻言,一股怒意自心底爆发。

地上的农家弟子看到墨无痕缓缓靠近,不由得露出恐惧的表情。

而两名剑指刘季的农家弟子见此,立刻口中发出呐喊,随后冲向墨无痕。

却见墨无痕又是一个侧身躲过明亮的长剑,一股冰劲在脚上凝聚。

踢到一名农家弟子身上。

农家弟子瞬间凝结成冰。

随后一脚将剩余的农家弟子踹飞到柜台上。

“砰砰砰”

发出巨响。

“刘大哥,你怎么了?”

墨无痕快速去搀扶刘季。

刘季在墨无痕的搀扶下,缓缓起身。

却是焦急的说道。

“墨老弟,你快上去看看弟妹,刚刚田猛那个人渣上去过!我怕”

墨无痕闻言惊慌失措。

立刻纵身一跃,沿着扶手,两下子就飞到门口。

“砰”

推开大门,却见一柄长剑出现在眼前。

看着眼前闪着寒光的惊鲵剑,和依旧冷落冰霜的惊鲵,墨无痕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惊鲵看到进来的人是墨无痕,缓缓将长剑放下。

却见墨无痕露出微笑,来到惊鲵的身边。

自惊鲵手中将惊鲵剑取下。

“刚刚是不是有人来打搅你?”

“你知道了?”

“嗯,刘季老哥刚才说你有危险,真是吓死我了!”

却听惊鲵说道。

“那个人。很弱。”

说完,惊鲵看向墨无痕。

“你,也有点弱。”

墨无痕顿时无语。

不过看着惊鲵愿意与自己解释,墨无痕还是感到很满足的。

曾经的爱理不理,如今终于,还是爱理不理。

墨无痕露出灿烂的笑容。

说道

“我出去给你买了两套衣服。你到时候穿穿看!”

惊鲵看着墨无痕手上的衣服,略微瞄了一眼,脸上竟露出微红。

墨无痕见此,微微的呆了一下,随后慌忙解释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那个女老板说很适合绝美的女子,我才买的。”

墨无痕将手上的袋子,放在惊鲵的床头。

“刘季大哥受伤了。我出去看看。”

说完关上大门。

来到楼下。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