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

>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

angelakong 著

伊休斯 埃芙拉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 穿越重生

看过很多穿越重生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这是“angelakong”写的,人物伊休斯埃芙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娜娜红着眼收拾了一夜的行装,我知道她是想借此消磨心头的哀伤,但因为要带的琐碎实在太多,她还是没能及时打理好,于是伯爵大人的手下不得不留两个下来帮忙收拾,由另两名领着我先走。连司机一共五位,除司机之外都身着戎装,年轻帅气得很。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肩章显示他们当中军衔最低的那位都已是个中尉了,且都佩着枪...

来源:常读   主角: 伊休斯埃芙拉   更新: 2022-11-27 10: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主角伊休斯埃芙拉,是小说写手“angelakong”所写。精彩内容:3月25日,农历初七,星期日阴寒潮湿的天气位于将军路的一栋私人图书馆新近落成,据闻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藏书颇丰这天我正好闲来无事,于是决定去看看,顺便借阅几本关于古罗马史的书籍小哥最近正在钻研古罗马史,我这是受他影响他是个考古狂热爱好者,尽管那不是他的专业,但其掌握的相关知识恐怕就连某些权威专家都自叹弗如当然有时他也免不了会遭遇瓶颈,碰上一两个难解之谜就比如说现在挂在我颈中的这条项链...

第9章

清晨的风带着一丝凉意。做了一夜的噩梦,我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被这风一吹,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

勒菲尔伯爵看来确实很心急,一早就把人派过来了。他那部豪华座驾就静静泊在王宫外头,等着载我离开。

娜娜红着眼收拾了一夜的行装,我知道她是想借此消磨心头的哀伤,但因为要带的琐碎实在太多,她还是没能及时打理好,于是伯爵大人的手下不得不留两个下来帮忙收拾,由另两名领

着我先走。

连司机一共五位,除司机之外都身着戎装,年轻帅气得很。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肩章显示他们当中军衔最低的那位都已是个中尉了,且都佩着枪——和我见过的王宫内侍们佩带的武器

应该不同,看上去更大更威武些,不过由于都用了枪套,一时看不出来是不是形状也很奇特。

伯爵府中就只派寥寥几个人来迎接公主大驾,倒不是因为太随意,而是因为王宫这边会派出一队皇家近卫军来专程护送。

由他们领着我,穿过巨大的花园,曲折的回廊,几重深宫殿院,终于来到王宫前面的广场上。眼前顿时一片开阔,仰头看看,天边朝霞绚烂,让我顿时有鸟儿终脱金锁笼的轻松感,不由

长长吁了口气。

但再往前仔细看去,两列皇家近卫军这会儿早已经在车旁肃立等候。都荷枪实弹,肩挎的是步枪,除了枪身泛出幽蓝的光泽之外,看外形倒似乎没有很出奇的地方。

这让我一阵精神恍惚,竟有了个错觉,以为自己正要被押赴刑场呢!没来由地,我感到了一阵紧张。

不由自主回身望了望,王宫高大宏伟的宫墙在初升朝阳的映照下,越发显得金碧辉煌,我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王宫主建筑那高高的金色穹顶在闪闪发光——那可是真正的黄金打造!在穹顶

之上,有一面旗帜在迎风飘扬。

那就该是他们的国旗了吧?因为距离远,而且旗帜不住随风舞动,我一时看不太清上面的图案,而且穹顶散射的光芒很刺眼,很自然地我的目光就往下移,落在了王宫大门上,然后就被

旁边那副壁画吸引。

我顿时愣住。

宫墙是由巨石砌成的,十分高大,散发出古老而不失庄严的气息,那幅壁画几乎和粉白色的墙面同样高,绘画手法细腻传神,画中人物有着人头,鹰身,鱼尾,并且手执利剑,剑身上还

缠绕着一条似蛇非蛇似鱼非鱼的怪物,青面獠牙,神情狰狞。画中人那双用黑色宝石镶嵌而成的眼睛也在闪闪发光,更似乎正在盯着我看,那目光意味深长。

多么眼熟的一幅画啊!我分明记得,在我出车祸之前去的那间图书馆,外面墙壁上也绘着这么一幅壁画,简直一模一样,就连人物面部表情都是分毫不差!

这是多么怪异的一件事情!我,去过绘有这幅壁画的图书馆,离开后遇上车祸,灵魂莫名其妙地就来到这有着同样壁画的王宫里,并且进入他们已经宣告死亡的公主身体里,令她又复活

——这其中一定深藏玄机!

我心里顿时起了阵十分异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已经身不由主陷入到一个巨大的黑洞里面,似乎只能任由摆布,既不知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最终命运将会如何!

这感觉真是糟糕透顶!我裹紧了披肩,但仍感到阵阵凉意向我袭来。我问正开了车门毕恭毕敬等我上车的那位中尉“那壁画绘的是什么人?”

“就是玛姬拉狄女神,王国的守护神,殿下!”他有问必答,但仍不免从眼中流露出些许诧异来。

玛姬拉狄女神?我脑子里忽然有一阵迷糊,不停地在记忆中搜索这个听来十分耳熟的名字,但很遗憾,除了记起曾经听娜娜提到过几次之外,硬是想不起来还在哪里接触过这个名字。真

是奇怪了!

中尉旁边那位是一名上尉,这时轻轻咳了一声,用手一指广场中央说“那边还有守护女神的雕像——就在喷水池中央,那是王国里最著名的雕刻大师的杰作,我想您应该记得,因为去

年您参加了雕像的落成典礼。”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广场中央巨大的喷水池里,赫然矗立着那尊雕像,是用整块玉石雕刻而成——那极像是汉白玉!但和壁画不同,壁画上是静态的神,鱼尾盘在身下,

剑尖下垂,双翼也是收拢的,而这雕像则动感十足,双翼展开,似乎随时都会冲天而起,鱼尾翘起,仿佛刚从水中飞跃而出,利剑挥舞着,似乎正在向敌人刺去……不愧为大师的杰作,精致

,传神,栩栩如生,再加上全身缀满的各色宝石,尤其显得神秘而且高贵。

这时,阳光已笼罩了神的雕像,水池中的水开始喷洒,是海一样的蓝色,这给我一种错觉,直以为这位伟大的神是刚从海里一跃而到我面前的,她的眼睛也似乎正在盯着我看——

当然,她的眼睛也是用黑色宝石嵌成的。只是我无法肯定那是不是黑钻——神秘的黑钻,神秘的女神,神秘的国度!我忽然依稀想起来了,这个王国的名字好像是……

“殿下,我们的将军正在等您!”那两位的催促把我微微惊吓到了,灵感一下子就消失无踪。

而我一时间也没能回过味来“将军?”

“就是您的未婚夫——勒菲尔伯爵!殿下应该不会忘了,他还是国防部顾问大臣,三军最高统帅,我们的阿历克斯大将,他,正在等您!”

嚯!那一串头衔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真是没想到!看这位勒菲尔伯爵也就只有三十三、五岁的样子,却已不仅仅是王族贵胄,还手握最实质的重权——三军最高统帅!我的天!

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王宫上下,就连贵为亲王的费尔南都对他忌惮几分,手握兵权的主儿,是不好随便招惹!同样,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来接我的都身着戎装荷枪实弹了。

“好的,这就走!”我吸口气定了定神,然后回答一句。

上尉一声招呼,两列皇家近卫军立刻齐刷刷一个敬礼,而后在他们的队长一声号令之下,又齐刷刷跨上左右两边的——地毯?

刚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在豪华座驾尾部铺开来的这两条地毯,长约有十来米,宽度在一米半左右,看着像是深蓝色天鹅绒的质地,上面织有无数朵颜色稍淡一些的玫瑰花。起初我还以为

这是给出行的公主垫尊贵的脚用的,但显然我猜错了。

看这架势这两条地毯竟然是给皇家近卫军们专用的,而他们的任务是把我护送到伯爵府——我的天!这不会是传说中神奇的飞毯吧?

有我亲身经历的离奇古怪事为证,似乎我在这个地方无论遇上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不要说飞毯,就是油灯里凭空冒出个巨人来我也不必感到太惊讶?

一边脑子里胡乱猜测着,一边手搭车门这就要往车里面坐。忽然间就听一声马嘶,接着一句话随风飘进了我耳朵“噢,是伊莎贝拉!这么早就急着要离开王宫了吗?”

车旁的两位连同皇家近卫军们齐刷刷一个立正,就连司机也急忙下了车来敬礼“早上好,亲王殿下!”

来的可不是费尔南亲王么!他一身短打扮,正悠闲地骑着马向我们这边过来。那马真个是好马!如果我没看走眼,那该是一匹阿拉伯纯种马,矫健的体形优美的曲线,倒衬得马背上的亲

王越发瘦长单薄,简直让我担心他那双无力的手臂是否能驾驭得了他的坐骑。

“早上好!”我跟他打个招呼,因为觉得与他似乎无话可讲,而且对他那张长条脸看得不是很顺眼,便又低头往车里坐——我可还没忘了他要请巫师给我“驱魔”这档事,尽管最终并没

有实现,但终究让我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唉,我亲爱的小侄女,可别急着走啊!”费尔南亲王到我跟前下了马,很没礼貌地把我拽到一边,说,“难道勒菲尔伯爵就这么不讲情面,连句道别的话都不让人说么?”

“可将军正等着殿下过去,恐怕现在已经等急了!”那位上尉跟了过来催促。

费尔南亲王回头瞪了他一眼,挥手让他走开,一边小声骂一句“没有规矩的东西!”

接着,他对我换上副笑脸,说,“当然我希望你能在伯爵府过得愉快,也能得到所有人的礼貌对待,我亲爱的伊莎贝拉!”

我说“当然会的,这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噢,我的伊莎贝拉,那当然有点问题!幸好我在这里遇上了你,让我能给你适当地提个醒!”亲王说着,瞥了眼四周,忽然附在我耳边低声且快速地说道,“要小心你的未婚夫

!伊莎贝拉,千万要小心1

“什么?”我皱眉,一时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为什么?”

“说实话,我实在不放心让你在这种时候住进伯爵府,尽管你以前也经常住那里,但无疑现在这个情况更为复杂……要知道你的未婚夫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是啊?三军统帅,够不简单的!

亲王继续说着“常在他身边,你得时刻保持足够的警惕才能确保自己安然无恙。你是听不到关于他的那些可怕流言的,如果你能听到——噢,我的神啊,但愿你纯洁的心灵不会受到玷

污,那简直是王族莫大的耻辱……”

我对他的话感到有一丝好奇,关于阿历克斯的流言?但不等我发问,上尉又过来催促“我非常抱歉不得不打断您二位的谈话,殿下!但是请您考虑,我们必须按时回去复命。”

“这真是太无礼了!”费尔南亲王望着他阴沉起脸,说,“她是你们尊贵的殿下,但看你们这架势,倒好像是在押送伯爵府里的囚犯!”

说得倒也有理,我可不是伯爵的囚犯,得听任他摆布!我对上尉摆了摆手,他十分无奈地又退回车旁。

“危险啊!太危险了!现在的伯爵府对你来说实在不够安全!”费尔南亲王斜睨着上尉又对我说,“看看吧,我的小侄女,你也已经看到了,就伯爵府里一个小小的警卫都敢对你这么无

礼,更何况勒菲尔伯爵本人!噢,是的,你已经失去了部分记忆,我听说了,这真是非常遗憾的事,但从另一面讲这未必就不是你的好运气,因为你可以忘掉从前他是怎么对你待的1

“他……怎么对待我的?”我对此也十分好奇。

“啧啧!”费尔南亲王在咂嘴,一脸不忍心的表情,“还是别去说了,把从前的都忘记吧,我的小侄女,这样对你有好处!”

听这口气似乎从前伊莎贝拉过的是非人的生活?想起王后的遭遇,我开始有点相信费尔南亲王的话,但转念一想却又犹豫起来。

我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内作出正确的判断,到底谁在说实话而谁在信口雌黄!勒菲尔伯爵——阿历克斯曾郑重警告我小心王宫里面的任何人,但这时费尔南亲王又跳出来要我别去相信他

!我到底该信谁的才好?

不过有一点十分明显,他们之间对立的情绪高涨,在这种情况下,谁是谁非,让我这一头雾水的人又如何去辨别呢?

我犹豫说“但是,看起来伯爵是那么地爱伊莎……爱我?”

“那只是个假象!”费尔南亲王说,“他一向是个极善于伪装的人!噢,我的神灵啊!我先前甚至都怀疑你是否真的因为突发心脏病而……当然你这次没有死真是太幸运了,我的小侄女

我吃了一惊“你是在怀疑他……”

“不不不!”亲王立刻把头摇得什么似的,“我对天发誓我没有指证任何事!我没有证据,证据!懂吗?没有任何证据就贸然指责勒菲尔伯爵,那绝对是件引火上身的危险事,他手中可

握着王国绝大部分的兵权!所以我只能忍耐!我可怜的,不懂事的小侄女,你该明白你目前身处的境地了吧?你必须时时刻刻提防着他!说句实在话,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住进伯爵府!娜娜

?这个小姑娘难道懂事了吗?她已经被勒菲尔伯爵身边的人用甜言蜜语蛊惑了!她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该仔细辨别真伪!”

他这么指责娜娜,却是我不敢苟同的,我说“娜娜对我怎样我心里清楚,这点不必别人来提醒我的!”

“当然当然,我的意思也只是说,她年纪还太小,太容易上当受骗,就像你一样,伊莎贝拉!”费尔南亲王打了个哈哈,“我是真心为你在着想,所以我跟你父王要求过,让他准许吉兰

乌多医生随你一同去——我知道他有时仗义直言会惹人讨厌,但那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啊!但是勒菲尔伯爵不同意!这居心叵测的家伙!没人在你身边保护,你就只能祁求伟大的神灵保佑你

了。当然,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可以立刻要求回宫来,你有权这么做的。如果情况紧急的话,就给我打个电话,我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打电话?说实在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这地方有什么电话机之类的,至少在公主的卧室里没有!成天眼见的就是大群身穿宫廷服饰的内侍,就连娜娜的衣着都显得非常古典——给我

的那就除了长裙还是长裙,能确认自己没有穿越时空回到古代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我眼前的这部伯爵府的豪华座驾完全可以证明我正身处现代都市,尽管那汽车的品牌我很陌生,但直觉告诉我那绝对是一部有高科技含量的产品,后面座位旁就装有一部小巧的车

载电话,刚才我已经看见了。

“殿下,您确实应该起程了!”上尉再次过来催促,“府上已经来电话问了,怎么殿下还没有起程!”

这让费尔南亲王滔滔不绝之语戛然而止。这回他不再驱赶上尉,而是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我牢记他的每一句话,然后他打着哈哈,装出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道一声“再见!”就

跨马扬鞭而去。

上尉很明显松了一大口气,侍侯我上了车,然后一刻不停留,立即起程。

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近卫军们脚下的长毯,但匆匆一瞥之下也没看仔细,车子开动之后他们就赶上来,无声无息地守护在车两旁,看来这地毯果然是能“飞“的!但我仍然不太相信这世上

真有会飞的地毯,扒着车窗就盯着他们脚下猛看,才算看出点门道来。

这应该是两块被地毯覆盖住的金属板——至于我为什么一下就认定是金属板,只不过是出于直觉,当然除了金属板之外也还有其他东西能承受住这么些人的重量——每列近卫军有二十人

之多呢——比如说结实的硬木板。

但不管它到底是什么板吧,总之应该是板状物,而且非常薄,因为刚才贴地放着的时候我都没能感觉出来它的存在,这时候是因为它离地有半尺高,周边约有十多公分的地毯垂了下来,

我才知道下面应该另藏有玄机。

既然不是神奇的飞毯,那它到底是靠什么来驱动的呢?而且随着车行速度时快时慢十分自如,有地毯挡着,我也看不出到底下面装的到底是轮子还是滑轨。但看看一路上似乎都不见有任

何轨道存在的迹象,这又让我很快就把后一种可能给否定了。

“殿下,请您最好能够坐稳一些。”坐在前排的上尉小心地提醒我。

我只得调整姿势,在座椅上靠好。车行速度并不很快,看着车旁两列整齐的士兵持枪护卫左右,那种被押赴刑场的错觉消失了,把我包围住的就只有安全感。

这也是因为后座实在宽大舒适,靠在上面,就和靠在床上没有什么两样,但身子可以不动,脑子却不行,这会儿正犹如万马奔腾,又哪里能够有半刻的停歇!对“飞毯”的好奇无法驱走

心头的疑惑,耳中也犹在嗡嗡作响。

费尔南亲王一席话犹如巨石投入湖心,激起的波澜短时间内绝难以平静下来。在他口中,勒菲尔伯爵、公主殿下的未婚夫成了个狡诈狠辣之徒。倘若就连自己的未婚妻都可以下得狠手—

但是不!这不过是一面之辞!鉴于之前勒菲尔伯爵的种种表现,又教我如何相信他并不爱伊莎贝拉。然而,翻心再想想,当我跟他讲述事实真相时他对待我的那种态度表明,他心里确实

有着另一重算计,藏而不露,这就又显得他城府极深,令人难以捉摸。

难道正如亲王所言,他本就是个极善于伪装的人?

那么我此番住进伯爵府,也就等同于羊入虎穴了?我又该如何应对将来的一切呢?我简直心如乱麻,坐卧不安。

不经意地,我目光落在那部无绳电话上,刹时一个念头跃入脑海。这念头是那样的强烈,以至于令我如坐针毡,不立刻去做的话只怕心都会痒得碎掉了。对啊!给我家里人打个电话!为

什么不呢?离我出车祸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对家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为什么就不打个电话回去呢?

但是先等会儿!我来到这里,不是整个人来,而是灵魂——或者应该遵循他们的思维,将之称作我的能量?但不管称谓如何,总之一句话,就不知何故莫名其妙来的,我的肉体发生了什

么情况我一点都不知道!

也许已经被撞得缺胳膊断腿了?也许躺在医院里成了无知无觉的植物人——这是最有可能的!也或者,更糟糕的情况发生,家里人都以为我早已死掉,已把我的身体给火化成灰,或者连

灰都已埋了?总之,他们不会知道我的现状是如此的古怪!

但是不管情况怎样,我都应该打个电话回去?就算家里人误以为有鬼现形,我也得让他们知道我的处境。或许见多识广的大哥小哥——尤其是颇经历过些稀奇古怪事的小哥,他们会很快

就接受事实真相,并替我想出些办法来脱离眼下的困境呢?

我的心不免越跳越激烈,再也无法按捺住这个念头,一伸手摘下电话,快速按下那一串我熟之又熟的电话号码。但没成想我才按了两三个键,听筒里就有个清晰的声音传来,让我一下就

把手给顿祝

“这里是国防部海防区办公室!海军总司令官乔纳森将军目前不在办公室内,请问您是阿历克斯将军属下么?……那么请问您是哪位,有无预约过时间?……”

柔润而甜美的嗓音,听来颇为舒坦,但对此时此刻的我来讲,不啻一个沉重打击。看来这部电话只具有一键直拨功能,只能打到特定地点而无法任意接通其他电话?

前排的上尉殷勤的指点证实了我的猜测“殿下,按这个键可直通我们将军办公室,旁边的那个可通杰克·乔纳森将军,也就是海防大臣、海军司令官阁下的办公室,3键可直通将军父亲

公爵大人书房,不过我们的将军可并不常用这个键……您是否需要我为您接通将军的手机?”

“不必了,谢谢!”我满心失望,把电话扔回机座,顺手抓起椅上的靠垫蒙住脸,长长地吁了口闷气。好吧!这部电话不能用,伯爵府里总该找得到我可以用的吧?就算那里也没有,我

还可以另觅途径,就比如说将军的手机……

我开始暗暗盘算向他借手机用的成功概率,想来一般情况下他不至于小气到不肯出借,但如果他真的另有计谋,有心要限制我的自由呢?

我发现在什么都还不够明朗的情况下,我所有绞尽脑汁的盘算都是徒劳的。也罢!且走一步看一步,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