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backup/wwwroot/zixunz.com/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1562
你窗外的月亮小说,周从宜简川柏在线阅读 - 诛仙小说

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你窗外的月亮

>

你窗外的月亮

独活寄生 著

你窗外的月亮 周从宜 现代言情 简川柏

周从宜简川柏是《你窗外的月亮》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独活寄生”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周从宜的秘书在后面推着行李,出了机场,司机在等着她们。坐上车后,丘向榆和周从宜坐在后排,秘书坐在前排。丘向榆有些不方便的挪动身子,周从宜扶了她一下,丘向榆已经怀孕7个月了,周从宜回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丘向榆握住周从宜的手,生怕她又跑掉了,周从宜笑着抚摸丘向榆的手,丘向榆垂着眼,看到周从宜白...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周从宜简川柏   更新: 2022-11-27 00: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你窗外的月亮》,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周从宜简川柏,也是实力作者“独活寄生”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机场人来人往,周从宜看着眼前熟悉的土地,已经六年都没有再回来看过一眼周从宜拉着行李箱走出去就看到丘向榆笑着招手,她跑过来抱住周从宜,眼泪滴到周从宜的脖颈上,哽咽的指责她:“从宜,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真狠心”周从宜只笑不说话,大概是因为很久没有回国的原因,周从宜听见身边熟悉的方言也差点红了眼睛,原本以为不会想念的,那些无可言说的近乡情怯当年可以算的上是逃跑,逃到了英国周从宜的秘书在后面推着行李...

第1章 重逢

机场人来人往,周从宜看着眼前熟悉的土地,已经六年都没有再回来看过一眼。

周从宜拉着行李箱走出去就看到丘向榆笑着招手,她跑过来抱住周从宜,眼泪滴到周从宜的脖颈上,哽咽的指责她“从宜,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真狠心。”

周从宜只笑不说话,大概是因为很久没有回国的原因,周从宜听见身边熟悉的方言也差点红了眼睛,原本以为不会想念的,那些无可言说的近乡情怯。

当年可以算的上是逃跑,逃到了英国。

周从宜的秘书在后面推着行李,出了机场,司机在等着她们。

坐上车后,丘向榆和周从宜坐在后排,秘书坐在前排。

丘向榆有些不方便的挪动身子,周从宜扶了她一下,丘向榆已经怀孕7个月了,周从宜回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

丘向榆握住周从宜的手,生怕她又跑掉了,周从宜笑着抚摸丘向榆的手,丘向榆垂着眼,看到周从宜白皙的手背上血管清晰可见,而皮肤上却有不少针管的痕迹。

丘向榆心疼的看着周从宜,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皙,头发乌黑,短发干净利落,一双眼睛挑起勾人,鼻梁高挺,还是大红色嘴唇,一身黑吊带勾勒身段,这么多年,周从宜对大红色口红一如既往偏爱。

丘向榆拥抱周从宜的时候发现,从前丰腴的身材现在已经可以摸到骨头了。

这一年周从宜生了一场大病,来来回回跑医院,手背上才留下了不少针孔。

周从宜打开车窗风吹进来,因为是下午三点钟的缘故,马路上没有太多车子,机场离市区太远,丘向榆一个孕妇早就困倦的靠在靠背上睡着了,司机开得平稳。

周从宜转头看向丘向榆,长发已经垂到胸前,乖乖巧巧。

丘向榆七个月的孕肚已经很明显了,周从宜小心把手覆上去,正好,小宝宝踢了一脚妈妈的肚子,丘向榆悠悠转醒。

两个人已经一年没有见面了,丘向榆怀孕出不得远门,一出远门肚子里的孩子就会闹腾,周从宜生了一场病也回不了国,回不了,也不想回国。

“承安怎么没来接我?”周从宜想起那个软乎乎的小家伙就觉得心都化了,丘向榆朝着周从宜温婉一笑“被他爷爷接去过暑假了。”

“难怪。”周从宜了然的点点头。江承安是一个很爱笑的小男孩,很讨人喜欢。

在车上互相聊了一会现状,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丘向榆家了。

走进房子里,周从宜就接到了工作电话。她提着箱子走到楼梯边,这个房子她在和丘向榆视频时已经见过很多次了,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

周从宜知会了丘向榆一声,就走上楼放行李,顺便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完工作邮件后,她合上电脑,双手撑住按摩眉心。

闭目养神了一会才走房间,下楼时就看见江休复,他扶着丘向榆,两人不知在耳语些什么。

兴许是听见周从宜下楼的声音,江休复侧头就看见周从宜,还笑着跟自己打招呼。周从宜刚去国外那几年,江休复和她是合租室友,两人关系不错。

丘向榆来国外看过她几次,一来二去,两人不知怎么就在一起,背着所有人闪婚了。

江休复扶着丘向榆坐下以后,也顺势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下楼的周从宜。

他嘴唇动了动,“你不是不回来了嘛,打死都不回来的人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江休复挑眉看着周从宜,丘向榆撇嘴拧了他一下。

周从宜看到这一幕心里万分感慨,她笑着回嘴“怎么不欢迎我?”

江休复笑嘻嘻的回答“哪敢啊。”

坐在沙发上聊了半个小时后,丘向榆起身去厨房拿一些吃的给周从宜。周从宜半躺在沙发上看着丘向榆的背影,江休复却是盯着她看,语气正经了一些“回来是打算面对了?”

周从宜心里一咯噔。

她叹了一口气,收起了笑脸“是准备面对了。”

江休复看她这样都懒得说什么,多年的好友已经无需多说些什么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周从宜的时候,周从宜穿了一条居家裙,裙身大了不少,看上去颓废极了。

她转过头对他微笑,说:“你好”

那时的周从宜眼睛里全是绝望。

想了想江休复就摇摇头,然后就起身去厨房看自己的妻子。

周从宜收起手机懒散的笑了笑,把腿搭在沙发角上。周从宜看向厨房,暖色灯光映射出两人影子。

她看着厨房门口交叠在一起隐隐绰绰的影子,被拉的许长。

丘向榆过得真幸福呀,真好啊,周从宜合上眼睛。

回国后的几天,周从宜一直不停的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叁柒珠宝的欧洲区总裁,这次回国也是有任务在身上的,中国区销量降低了不少,她此次回来也是为了清查中国区分部的蛀虫。

过去的圈子在她走的时候断的决绝,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回来了。

她忙完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想不起以前账号的密码。

周从宜反手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走到衣柜旁边把箱子拿出来,放平打开,箱子里备着给江休复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江休复的生日,丘向榆千求万求周从宜去参加晚上的宴会,还保证了那个人不会出现。

她不是害怕见到他,只是至少不要这么快。

周从宜这六年异国生活让她失去了对人群的兴趣,她始终沉默寡言,并不想毁坏她们的心情。

想到这里,周从宜拿起床头柜旁边的水一饮而尽

周从宜换完衣服后,坐在梳妆台前画了一个简单的欧美妆。最后涂了一个裸色灰调口红。

大功告成,周从宜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想起以前,简川柏总是会耐心的帮她画眼线。

恍惚间,周从宜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少年站在她面前,弯腰给她画眼线,语气假装不耐,动作干净利落,呼吸喷洒在她脸上。

直到丘向榆打来电话,惊醒了周从宜。已经过去了,周从宜只能这么提醒自己。

她举着手机接电话,漫不经心的回答“换好了,现在就过来。”

她自己开车过去,没有和丘向榆一起。

宴会地点还是老地方红昼,周从宜不怕在这里遇到熟人,那又怎么样呢?

周从宜深吸一口气拉开门走进去,包厢内一瞬间就沉寂下来,丘向榆笑着打圆场,“快来,从宜。”

周从宜环视了一圈里面,在包厢最里面看见了那个人,她的嘴角缓慢的放下来,沉着脸看向丘向榆,丘向榆瞬间噤声。

是,丘向榆欺骗了周从宜,她叫来了简川柏。

周从宜拿手指狠狠的抠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先打破尴尬,对着包厢里的人笑了笑,“怎么,都不记得我了?”

先出声是一个男声,他站起身倒酒,“我们周姐居然回来了,都不说一声,太不够意思了,罚酒罚酒。”

周从宜走到桌前和他碰杯,连喝三杯,酣畅淋漓。

这里的人和周从宜都不算太熟,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个圈子的人。

周从宜喝完就走到玩骰子的人堆里混迹,她绝对没有再看他一眼。

包厢内又开始热闹起来,周从宜情绪一激动就会想干呕,喝几口酒就感觉胃里翻涌,她找了个借口走出包厢透透气。

好久都没有这么玩过了,这些年就像是完成任务一般,完成学业,做兼职养活自己,毕业后一心投入工作。

她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男人,五官立体,黑色西装,禁欲极了,周身烟雾缭绕。

周从宜在原地踟蹰了一会,还是走了过去,夏夜晚风吹起她的短发。

简川柏背对着光,楼下突然传来了两个人的交谈声,在这寂静的黑夜显得格外突兀。

周从宜走到他跟前,这一路上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她歪头看向简川柏“简——”

“这位女士,我好像和你不熟吧。”,简川柏冷漠的开口,声线低沉。

简川柏的脸隐匿在黑暗里,他吐了一口烟圈“亦或是周小姐又玩记性不好那套了?”

以前恋爱的时候,周从宜总是会很戏精的扮演各种角色,在一起时那是情趣,分开后再被提起,就变成了一把利刃。

“川柏——”周从宜又喊了一声,结果被简川柏吐出来的烟圈呛到了。她捂着嘴咳了几声。

简川柏看到周从宜这个样子,抬手松了松领带,搭在栏杆上的手轻叩了一声,“我和你好像还没有亲近到可以让你直呼我名字的程度吧。”

周从宜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只觉得心下酸涩,想开口解释些什么。

“别再试图跟我叙旧情,你和我哪有旧情。”简川柏俯身在她耳边补了一句,“是吧,周小姐。”

简川柏转身就往前走,走回包厢,没有回头。周从宜楞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原来面对他,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原来他已经这么厌恶自己了吗?那他是不是再也不会对自己笑了。

《你窗外的月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