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人言鬼话

>

人言鬼话

扶以 著

人言鬼话 宣灼 悬疑惊悚 扶以

网文大咖“扶以”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人言鬼话》,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悬疑惊悚,宣灼扶以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至于吗?他们好像也不是很熟吧?她垂眸若有所思,只是还没等她想出来个所以然,大伯就一把拎起她的行李箱径直朝院子里走去。“来!阿灼快进来,这一路上累了吧?”宣灼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对于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一路上,她也知道了大伯的名字——宣海山。宣海山引着她走向一间空房间,将行李箱放下后对她...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宣灼扶以   更新: 2022-11-26 22: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人言鬼话》内容精彩,“扶以”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宣灼扶以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人言鬼话》内容概括:宣灼用了些手段,算出了女鬼尸体的位置然后又打了匿名电话通知警方来捞尸做完这一系列事情,距离发车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她拖着行李箱冲入检票口,赶在最后一刻上了火车“累死了……”宣灼瘫在座椅上,喘了两口气,睁开眼睛才注意到对面坐着的女生那女孩穿着红色的旗袍,秀发盘起一半,用一根木簪固定,眉眼如画,宛如书中描述的古代大家闺秀,温婉细致宣灼有个毛病,喜欢看美的事物,不论死活,不论男女所以她立刻...

第10章 红布盖尸

对于中年人如此剧烈的反应,宣灼表示有些不解,但她面上依旧平静,点点头说道

“对,我就是宣灼,您是?”

中年人看上去很是激动,他指着自己说道

“我是你四爷爷的儿子,我比你父亲大上一些,你可以叫我一声大伯。”

“大伯。”宣灼乖巧的叫了一声。

中年人被这一声大伯叫的老泪纵横,宣灼甚至真的在他的眼角看见了泪花。

至于吗?他们好像也不是很熟吧?

她垂眸若有所思,只是还没等她想出来个所以然,大伯就一把拎起她的行李箱径直朝院子里走去。

“来!阿灼快进来,这一路上累了吧?”

宣灼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对于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一路上,她也知道了大伯的名字——宣海山。

宣海山引着她走向一间空房间,将行李箱放下后对她说

“大伯一早就打电话告知,说他最近身体不好,不能亲自前来吊唁,但他让孙女替他来了,我本来想着亲自去接你,可实在分身乏术,辛苦你了。”

宣灼摇摇头说道“没关系,办葬礼劳心费神,还请节哀顺变。”

宣海山闻言,瞬间红了眼眶,但还是顾忌着面子转过身去哑声道

“这是给你准备的房间,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宣灼将自己的“小仙女亮粉”踢到角落,然后说道

“我不累,既然来了,作为小辈本就应该第一时间去上柱香,您带我去吧?”

宣海山回头看了她一会儿,有些欣慰地点点头

“也好,跟我来吧。”

其实宣灼之前走错位置了,她走得是后门,要不是正好碰上宣海山在外面抽烟,指不定还得兜圈子。

从后院走出来,两人很快来到灵堂。

交错的白绸挂在梁上,漫天的白纸钱被卷上天,其中夹杂着些许燃烧后的灰烬,像是灰色的雪。

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哀戚悲痛的哭声,气氛肃穆又沉重。

宣海山带领着宣灼径直走进灵堂,对于她这张陌生面孔的出现,众人神色各异,甚至连哭丧的人也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儿里。

厚重的漆黑棺椁摆放在灵堂的正中央,一个巨大的“奠”字悬在上空,周围充斥着烟尘的味道,有些呛人。

“阿灼,去上柱香吧。”宣海山在一旁说道。

宣灼点点头,从香案拿起三支香,冲着棺材中的人拜了三拜,然后将香插好,直起腰看向宣海山问道

“我能去看一下四爷爷吗?”

宣海山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面对她的疑惑,叹了口气说道

“不是不愿意让你看一眼,而是老爹他…他的遗容太过恐怖,怕吓到你。”

“恐怖?”

宣灼不太理解他的说法,况且这些年行走阴阳,她什么样的怪异景象,岂会轻易被吓到?

宣海山看着她毫无畏惧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说道

“我忘记你是大伯的孙女,肯定非同凡响,像这种诡异的事情说不定是你最擅长的,也罢你就去看看吧。”

宣灼绕到棺材前面,低头看去,就见身穿寿衣的人躺在棺材中,脸上盖着一块红布,像是在遮掩着什么。

她微不可查地一挑眉,“红布盖尸”可不是好兆头,这是要尸变啊!

“红布”指的并不是普通的红布绸,而是浸泡过黑狗血的白布,由于被鲜血浸染成红色,所以才以“红布”作为简称。

而“红布盖尸”则是一种压制尸变的小手段,不过它的效力只是暂时的。

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尸变根源,一旦起尸,便是大凶之物,不仅极难对付,所造成的的伤害更是难以估量。

这时,正好大伯宣海山走到她身边,便顺势问道

“大伯,为什么要给四爷爷的脸盖上红布?”

宣海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法子也是我无意间在老爹留下的书上看见的。”

据大伯所述,她这位四爷爷竟也是一位术师,而且和自己爷爷同习一脉。

他也并不是爷爷的亲弟弟,而是师弟,自小是孤儿,被太爷爷捡到带在了身边。

至于为什么他排行老四,这件事宣海山也不了解。

“老爹死的离奇,前几天他说出去办事,但整整三天都没回来,直到第四天傍晚才匆匆归来,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第二天早上我砸门进去时,他已经躺在炕上没气儿了。”

宣海山越说越伤感,最后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宣灼打量着棺材里的四爷爷,问道“四爷爷回来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宣海山一怔,想了想说道

“那天并没有什么不同,要是硬说奇怪的事情,在老爹出去办事的前几天,他总是心事重重的,让人感觉很压抑,再其他的就没有了。”

“您知道原因吗?”

宣海山摇头“老爹平日里爱嘻嘻哈哈,心里有事也不愿意说出来,总是一个人憋着。”

宣灼点点头,抬手便朝着四爷爷脸上那块红布抓去。

宣海山见状,急忙制止道“阿灼,等等!你要干什么?”

宣灼微微一笑,说道“不是说好了要看一眼四爷爷的仪容吗?不掀开我怎么看啊?”

宣海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阻止,说道

“你要看就看吧,别被吓到就好。”

宣灼不置可否,手指抓起红布的一角,然后缓慢抽离。

在她做这件事时,她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似有一瞬间的喧嚣,但又迅速回归寂静。

他们每一个人目光都紧紧的粘在她的身上,更确切的说是她的手上。

宣灼忽视周围惊恐的视线,手一扬那块红布化为一抹残影迅速抽离。

她垂眸看去,饶是这么多年的锻炼,在她看清的那一刻,也不由得瞳孔一缩。

只见这张脸面如青石,皮肉似乎已经风干,紧紧的贴附在头骨上,嘴巴长得很大,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生理范围,下颌几乎已经碰倒了胸前锁骨。

他的眼球外凸、充血,已经看不见瞳仁,若与他对视,便会感觉脊背发凉,像是他随时可能蹦起来,将人拆吃腹中一样。

宣灼心底一沉,暗骂爷爷老不羞,竟然坑她这个亲孙女!

这是青面尸,大凶。

道上流传着一句话青面出,万鬼哭!

《人言鬼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