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两界群穿:别人修仙,她成大魔头

>

两界群穿:别人修仙,她成大魔头

星河落我怀著

本文标签:

书名叫做《两界群穿:别人修仙,她成大魔头》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星河落我怀”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季燃星河落我怀,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格老子的,庞二宝这小子真他娘的猴急,居然不让我们多闹闹洞房”“你也不瞧瞧他媳妇那身材,那样貌,换我也得猴急,那是真漂亮,我外出打工也算跑过几年,但也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妞”“好像还没有满十八岁吧,听说还是个高中生,真便宜庞二宝这小子了”“可不是,这小子真他娘真走运,这么漂亮又乖顺的小妞我怎么就买不到,你瞧刚那会在席间,让叫人就叫人,让敬酒就敬酒,搞得庞二宝那小子可有面子了,哪像我家那婆娘,买...

来源:fqxs   主角: 季燃星河落我怀   更新: 2023-01-11 00:56: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书名叫做《两界群穿:别人修仙,她成大魔头》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星河落我怀”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季燃星河落我怀,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格老子的,庞二宝这小子真他娘的猴急,居然不让我们多闹闹洞房”“你也不瞧瞧他媳妇那身材,那样貌,换我也得猴急,那是真漂亮,我外出打工也算跑过几年,但也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妞”“好像还没有满十八岁吧,听说还是个高中生,真便宜庞二宝这小子了”“可不是,这小子真他娘真走运,这么漂亮又乖顺的小妞我怎么就买不到,你瞧刚那会在席间,让叫人就叫人,让敬酒就敬酒,搞得庞二宝那小子可有面子了,哪像我家那婆娘,买...

第2章 挟持逃跑

庞二宝痛得眼前一黑,整个脸部挤成一团,然而没等庞二宝从痛苦的状态中缓过神来,他的衣领被攥住了,紧接着冰冷刺骨的刀刃贴到他仰起的脖子上。

意识到这是什么,庞二宝本来因为痛苦而涣散的眼神一凝,毛骨悚然的看着这个他原以为不足为惧的少女。

“唔唔唔……

不远处,一脸泪痕的吴正莲同样唔唔唔的叫着放开他,满脸都是惊惧害怕。

镰刀上锋利的锯齿沿着男人脆弱的脖子游走了一圈,在庞二宝怕得浑身直战栗中,镰刀往下一滑,狠狠的划拉在庞二宝下腹的致命弱点处。

布料破损的刺啦声中,鲜血从内渗出。

庞二宝眼球爆突,身体应激的弹起到半空呈虾状,被堵住的喉咙发出痛苦难捱的哀嚎。

季燃望着庞二宝惨白冒汗的脸,手下的镰刀碾过那坨受伤,至少很久不能用的玩意,慢条斯理的轻语道:“你真该庆幸,感谢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会为了你这样的人渣做出毁自己前程的事,不然就不是这一刀的事情了,我会直接割掉碾碎,然后再敲碎你身上的每一块骨头,让你呆在原地一点点感受被烈火吞噬融化的痛苦。

整个人差点休克过去的庞二宝听到这番话身体再次抖几抖,他转动着充血的眼球,一脸恐惧的看向少女。

只见少女仍然是一脸平静。

可是此刻的庞二宝,已经亲身体会到了藏在这女人表面下的疯狂。

疯子,这娘们就是个疯子!

庞二宝对少女又恨又惧,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但因为怕她真的会割掉他的宝贝,庞二宝一改之前的模样,一脸哀求的看向季燃,模糊不清的求着饶。

“唔我……唔错……唔了……

季燃没再对他做什么了,一如她所说,她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季燃割掉了绑住他双手的床单,给了他像死狗一样爬出去活命的机会。

“想活着,就像狗一样努力往外爬。

季燃转身来到吴正莲前面。

被刚才血腥惨烈一幕吓尿的吴正莲看到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女走过来,全身惊惧的哆嗦了一下,眼神恐惧的看着季燃,身体不住往后缩。

季燃一镰刀拍打在吴正莲满是眼角纹的黄脸上,面无表情的命令:“不想我一刀结果了你的好儿子,就好好给我指路,带我下山。

说完季燃直接扯起人,挟持着人就向外走。

被深深震慑到的吴正莲,没敢如以前同村里妇人一样撒泼赖着不走。

她看了一眼正在艰难往外爬的小儿子,乖乖的迈步往外走,而等走出去,在整个柴房熊熊燃起来的红光映照下,吴正莲再次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她的房子!

她儿去年才起的新房子!!

放火了,这个少女居然放火了!

吴正莲这才后知后觉领悟到,刚才那句想活着,就像狗一样努力往外爬的意思。

吴正莲恨到内心直呕血,这么多钱!

这天杀的疯丫头!

她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买了个这么个东西回来。

吴正莲开始后悔同意儿子买这个疯丫头了,要是买的是其他女人,哪里会是这样,周边几个村这么多买媳妇的,就算有不听话的,从来没有听过哪家买来的有这么疯的。

这个祸害得送走!

不能要!

可是吴正莲又不甘心损失了这么多钱,就这么让这疯丫头跑掉了,怎么也得抓回来打断她的腿再卖掉,就在吴正莲动着心眼,打算指错路等村民时。

锋利的镰刀尖抵在吴正莲眼皮上,沿着她的眼球慢慢碾动,吴正莲在刺痛中听到了耳畔如鬼魅一样森冷的声音。

“大娘,你可要看清楚了再指路,若是错了,导致我出不去,我就一只一只挖掉你的眼。

吴正莲瞬间绷紧身体,不敢指错路了。

可走着走着,吴正莲内心的恶念又超过了害怕的念头,再加上指着村里人能快点追来的侥幸心理,于是在一条岔口下,她顶住季燃的恐吓,头皮发麻的指了一条绕远的路。

一个半小时后,当季燃还是没有看到周围村镇时,就知道对方还是玩了心眼子。

季燃当下停下脚步,一把抓起吴正莲的头发,居高临下看向这个不死心的妇人。

“大娘可真是不听话啊。

被迫仰着头的吴正莲,望着少女面无表情的脸,心里害怕,但嘴上还是叫屈道:“我没有指错路,我们这儿本来下山到镇上就要三四个小时。

季燃根本不听对方的狡辩,将人扯到旁边的小沟前,反复将吴正莲的头按进污水里。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直到吴正莲的挣扎呼吸声越来越弱,季燃这才扯起了吴正莲。

这时吴正莲已经呼吸微弱,脸色更是青白一片。

季燃将手电筒光照在吴正莲脸上,注视着拼命咳嗽喘气的女人,冷冷的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个小时之内还到不了镇上,下一次就是挖眼了。

还没有从刚窒息阴影中缓过来的吴正莲,抬眼看向少女冷漠的脸,这次是真的胆寒了。

接下来,吴正莲没敢继续玩心眼了。

但因为本身已经绕了远路,再绕回来又用了一个多小时。

天光蒙蒙亮,季燃终于看到远处低矮处隐约可见的密集建筑群时,这时被大火牵制一阵的村民浩浩荡荡的从后方追来了。

同时,前方大河处,吴正莲口中,下山去往镇上必经的独木桥对面,站了三个大男人。

季燃一眼就明白,显然是通过电话或近路让人堵住了去路。

面对这种情况,季燃没有换道,毕竟现在换道意义不大了,这时该指望手上的人质了。

她挟持着人继续前进。

最终季燃被堵在了河边。

季燃侧身,对几米开外追来的村民呵斥道:“站住,谁敢过来我就要了她的命。

季燃一刀割在吴正莲胳膊上。

眼见鲜血真的飙出来,一众村民的脚步顿了顿。

季燃挟持着人往桥边慢慢的靠,冷厉的目光扫过村民们的脸,最终落在被背来的庞二宝脸上,冲他道:“不想你妈没命,就让桥对面的人滚开。

这冷厉的眼神让庞二宝立时想起之前被砸折腿的痛,宝贝被割伤的痛,拼命爬出火房的痛,他恨恨的盯着这个少女,咬紧了牙关。

季燃见他不吭声,镰刀毫不迟疑的往上一抬,立时在吴正莲脖子上抹了一刀。

猩红的液体瞬间从割破皮的伤口一点点渗了出来。

季燃眼神狠戾望着他,“再说一次,叫他们滚开。

这一眼让庞二宝胆颤,但庞二宝很快就记起现在不是他一个人。

更不能让别人瞧出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畏惧了一个小姑娘。

庞二宝一脸狰狞怨毒的吼道:“杀啊,有种你就杀啊,就像昨晚打断我的腿一样,你威胁吓唬谁呢,我告诉你,你的花样没用,你今天跑不掉了!!

村子里的老村长也站了出来。

“你个丫头片子别做没用的挣扎了,村子里有村子的规矩,不会因为一个人就改变,你妄图烧毁村子罪大恶极,绝不可能放你走的,乖乖的放下镰刀认错。

“对,不能让她离开,走了,以她心性,以后不知道还会怎么报复我们。

其他村民也纷纷的附和起来,包括吴正莲的大儿子庞大宝。

好像吴正莲根本不是他们村的人一样,完全不在乎她的生死,明明昨天酒席上一群人还那么熟络。

《两界群穿:别人修仙,她成大魔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