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

>

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

浪漫小土豆著

本文标签:

《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是由作者“浪漫小土豆”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京城顶级豪门沈家的掌舵人沈暨白,网上一张正脸照片都找不到,但他的名声却如雷贯耳。传闻中,他性格古板无趣,手段阴狠手辣,但每次出现在公众场合,仅凭一个背影,就能引起无数人的遐想与猜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低调的豪门总裁,却娶了一个无比高调但让人头疼“作精”太太——姜妤。姜妤的名字三天两头就出现在热搜上,虽然美丽动人,却性格古怪,常常闹出各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作”事。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却因为家族利益而联姻,本应是毫无感情的商业联姻,却在一系列的误会和摩擦中,逐渐产生了微妙的情感变化。“沈暨白,我要和你离婚!”姜妤第N次站在沈暨白面前,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宣布她的决定。“哦?你确定?”沈暨白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然而,姜妤每一次闹离婚,都会被沈暨白独特的方式“收拾”一顿之后,她就会乖乖地安静下来,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情了。...

来源:yylrsj   主角: 姜妤沈暨白   更新: 2024-06-14 04:34: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推荐《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由网络作家“浪漫小土豆”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姜妤沈暨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国庆一边走一边笑着摆手说:“都是自家人,还带什么礼物。”沈暨白则谦逊地回应:“前几年在国外,没能经常带着妤儿回姜家,这是我的礼数不周到,希望爸能谅解。”然而,姜妤似乎并不领情,她放开挽着沈暨白的手,独自一人走在最前面,脸上写满了不悦。她对于这样的场合感到无比厌倦,懒得听他们那些虚情假意的寒暄...

第13章


夜幕低垂,姜家别墅的灯光柔和而明亮。

眼尖的王管家远远就瞥见了姜妤挽着沈暨白缓缓走进大门,他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快步上前,脸上堆满了笑容:“小姐,姑爷回来了。”

沈暨白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随后,姜国庆也闻声从内厅走出,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迎接自家女儿女婿。

“妤儿,暨白回来啦。”

他注意到任明手上提着的东西,便示意王管家接过,只见礼盒上赫然印着某高级品牌的酒水和茶叶的标志,显然价格不菲。

姜国庆一边走一边笑着摆手说:“都是自家人,还带什么礼物。”

沈暨白则谦逊地回应:“前几年在国外,没能经常带着妤儿回姜家,这是我的礼数不周到,希望爸能谅解。”

然而,姜妤似乎并不领情,她放开挽着沈暨白的手,独自一人走在最前面,脸上写满了不悦。 她对于这样的场合感到无比厌倦,懒得听他们那些虚情假意的寒暄。

见姜妤这样对沈暨白,姜国庆立马就想教训她,“你.......”

随后考虑到沈暨白在这里,不好发作,“这妤儿从小被我们娇惯,脾气有些大,还需要你多担待,这些年委屈你了。”

沈暨白盯着姜妤的背影,“沈太太脾气大点也无妨,在姜家是大小姐,在沈家也一样的。”

刚踏进客厅,姜妤的后妈郝美雅便迎了上来,她脸上挂着假惺惺的笑容,对姜妤嘘寒问暖。

“妤儿回来啦,累不累?先去吃点水果吧,马上饭菜就做好了,你爸爸还特意让人做了你爱吃的糖醋小排。”

但姜妤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径直走向沙发坐下。

郝美雅顿时感到十分尴尬,但也不敢发作,只能干笑着站在一旁。

最后,一个七旬老太——姜老太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从二楼走下。

她一见到姜妤,脸色便沉了下来,连忙训斥道:“妤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一天到晚没大没小。美雅是你的长辈,刚刚你那什么态度,还不道歉。”

姜妤听了,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回应。

这老太太见她这样,是越发来气了,刚想拿起拐杖教训姜妤,就被刚走进来的姜国庆和沈暨白看见。

“妈,你这是干什么呢。”

姜国庆大跨步走上前,阻止了姜老太太的动作。

姜老太太也注意到沈暨白的身影,然后才收了手,但是对姜妤的脸色没好到哪里去。

郝美雅这时候也出来打圆场,“妈,饭菜都好了,先吃饭吧。”

姜国庆热情地招呼着沈暨白和姜妤入座。

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佳的佳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姜老太太也收起了刚才对姜妤的不满,脸上的皱纹在灯光下显得更为深刻,但眼中却带着几分刻薄。

随着一家人的入座,表面上的气氛看起来还不错。

然而,姜老太太的目光却突然落在了空着的座位上,那是她最疼爱的孙子——姜聪的位置。

她微微皱眉,轻声询问:“聪儿怎么还没下来吃饭?”

郝美雅见状,连忙解释道:“妈,聪儿在房间学习呢,他说不用等他。”

然而,姜老太太却摇了摇头,不满地说:“学习是一回事,但也不能饿坏了身子啊。”

姜妤坐在一旁,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

她心中暗想:就姜聪那混世魔王,一顿不吃还能饿死?真是狗都不信。

但谁让她这位奶奶重男轻女呢,总是把姜聪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姜聪就是姜国庆和继母郝美雅的儿子,姜妤同父异母的弟弟,比姜妤小十岁,今年十五岁了。

不过从小就被姜老太太和郝美雅溺爱,成天打架玩游戏,次次考倒数第一,一年请家长的次数比打工人便秘的次数还多。

为此姜国庆也头痛不已,但是奈何他是个妈宝男,根本管不了。

姜国庆见老太太坚持,便使了个眼神给郝美雅。

郝美雅会意,起身去喊姜聪下来吃饭。

姜国庆见状,连忙谄媚地拉着沈暨白喝酒,转移了话题:“暨白啊,来,我们喝酒。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别拘谨。”

沈暨白微笑着点头,与姜国庆碰杯。

饭吃到一半,姜聪才磨磨蹭蹭地走进餐厅,脸上带着不情愿的表情,郝美雅紧随其后。

在姜家的晚餐桌前,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一见到姜妤,姜聪就像被点燃的爆竹般,用手指着她,不满地嚷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家!”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对姜妤的不欢迎,从小他就跟姜妤不对付,十次有九次都在打架。

不过每次都是他输,然后被姜妤暴揍一顿,好不容易姜妤结婚了,这个家他就为王了。

溺爱姜聪的奶奶也同时出声,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姜聪,“聪儿,别站着了,快来坐下吃饭。”

说着,她还示意一旁的佣人给姜聪夹了满满一碗的肉。

姜国庆见状,眉头紧锁,他瞪了姜聪一眼,语气严厉地说:“聪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这是你姐姐,也是你的家人!这里就是她的家,她当然可以回来!”

他停顿了一下,又转向沈暨白,解释道:“暨白,你别介意,聪儿他还小,不懂事。”

然而,姜聪却不服气地反驳道:“她都已经嫁出去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这里才不是她的家!”

姜国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见沈暨白的脸色也逐渐变得阴沉,连忙训斥姜聪:“聪儿,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快给你姐姐和姐夫道歉!”

但就在这时,姜老太也插了一脚,她缓缓开口,语气不屑地说:“聪儿说得对,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妤儿,你现在已经是沈家的人了,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

沈暨白他低头咀嚼着食物,神情却显得异常冷漠。姜老太太的话,如同一道冰冷的寒流,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眼中闪烁着难以名状的光芒,仿佛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因他而骤降。

还不等沈暨白开口,一旁的姜妤突然站起,她的动作迅猛而果决,仿佛积蓄已久的怒火在这一刻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她伸手打掉姜聪指向自己的筷子,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餐厅里回荡。

姜妤原本她今天就憋了一肚子气,在姜家更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偏偏这奇葩的一家子要往枪口上撞。

然而,姜聪的挑衅和姜老太太的偏袒,无疑就是一根巨大的导火索。

“姜聪,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上次在医院躺了一个月还没长记性是吧?这次我送你个年卡!”

姜妤的声音尖锐而刺耳,她的眼中闪烁着挑衅的光芒。

说完,她作势欲打,对付姜聪这种人,只有把他打服气,打得跪地求饶。

然而,姜老太太的声音及时响起,她的声音虽然苍老,却充满了威严:“你敢!要是聪儿少了一根头发,我找你算账!”

姜妤斜眼看了姜老太太一眼,眼中满是不屑和愤怒。

她冷笑着讽刺道:“还有你这个老巫婆,人老就算了,何苦成精呢?没有太后命,还耍起太后病来了。”

她的话如同一把锐利的刀,狠狠地刺入姜老太太的心中。

姜国庆见状,连忙站起身来,试图平息这场争吵。他怒斥姜妤:“姜妤你.......”

然而,姜妤却毫不畏惧地回击:“你什么你?五十年过去了,你跟你妈之间那根脐带还没剪断呢!”

姜国庆被气得脸色通红,他指着姜妤,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原本安坐在红木椅上,满脸皱纹如同岁月刻下的沟壑,但那双浑浊的眼中却闪烁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姜妤的话像是一根针,不偏不倚地刺入了她的心头,她脸色骤变,那威严的面具瞬间破碎,怒火如火山般喷薄而出。

“反了你了,你就跟你那个妈一样,没一点家教!”老太太的声音颤抖而尖利,仿佛要撕裂周围的空气。

姜妤却不为所动,她站在那里,身姿笔直,像是一株不屈的青松。

她冷笑一声,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我妈怎么了?她离开你们家,福气还在后头呢。一个恶毒的婆婆,一个妈宝男丈夫,这种组合超市清仓大促销都没人要。”

话语间,姜妤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郝美雅,郝美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尴尬,她正是那种上赶着把姜国庆当作宝贝的人。

姜国庆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大步上前,拳头紧握,仿佛随时都会挥向姜妤。

姜妤却毫不畏惧,她轻描淡写地瞥了他一眼,挑衅道:“我知道你想打我,但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沈家的人。你动了我,就让你知道沈氏法务部年薪为何业内最高。”

就在这时,沈暨白站了出来,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姜妤,冷冽的目光直视着姜国庆,仿佛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最后姜妤刚想走,突然想起什么,对着沈暨白礼貌地问了一句,“老公,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扫了姜妤一眼,转向姜国庆淡淡地开口:“姜总,姜妤现在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是站在她这边的。既然她现在是沈家的人,那么我就更容不得外人欺负她去。”

姜国庆的手在空中僵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沈暨白和姜妤并肩离去的背影,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走出房门的时候,姜妤却突然转身,她的动作迅捷而果断,像是一只扑向猎物的猎豹。

她冲向姜聪,一把将他按倒在地,拳头如雨点般落下。

姜聪惊恐地尖叫着,试图反抗,但姜妤才不给他机会。

发泄完心中的怒火后,姜妤站起身,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瞥了一眼还在地上挣扎的姜聪,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小说《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总,作精太太总想离婚》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