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超感鉴宝师

>

超感鉴宝师

苦瓜才子著

本文标签:

都市小说小说《超感鉴宝师》,由网络作家“苦瓜才子”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方飞扬王有权,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品茶楼的包厢里,不时的传出爽朗的笑声季福华季老板今天显然特变开心,满面红光的坐在席上不断地拉着宋龙山碰杯,时不时也和方飞扬,乔建军喝上一杯“小方啊,说实话,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有点吃惊,虽然说你得到这块石涛大师的古砚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这也是很难得的,不懂古玩的人一辈子也别想捡漏一次,而你一天之内连续捡漏两次啊”宋龙山一边和方飞扬说着话,一边缓慢的给自...

来源:mbsc   主角: 方飞扬王有权   更新: 2023-03-29 13:26: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都市小说小说《超感鉴宝师》,由网络作家“苦瓜才子”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方飞扬王有权,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品茶楼的包厢里,不时的传出爽朗的笑声季福华季老板今天显然特变开心,满面红光的坐在席上不断地拉着宋龙山碰杯,时不时也和方飞扬,乔建军喝上一杯“小方啊,说实话,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有点吃惊,虽然说你得到这块石涛大师的古砚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这也是很难得的,不懂古玩的人一辈子也别想捡漏一次,而你一天之内连续捡漏两次啊”宋龙山一边和方飞扬说着话,一边缓慢的给自...

第0003章 苏醒

“我这是要死了吗?
方飞扬感觉四周一片漆黑,同时又寂静的可怕。
他觉得自己正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深潭,但偏偏又感觉不到水流动的痕迹。
他觉得自己身处疾风肆虐的风洞口,但偏偏又听不到到劲风吹动的声音。
方飞扬努力的想睁开眼睛,最后看一眼四周的环境,偏偏眼皮似有千斤之重,怎么也睁不开,醒不了。
陪伴他的只有令人窒息的漆黑与寂静.... ...... 不知过了多久,方飞扬隐约的感觉到胸口处传出一丝丝温度,那是一股气若游丝般的温度,但是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温度在这冰冷无声的黑夜四周显得那么的耀眼,仿佛浓雾航行中,陡然出现导航的灯塔那么引人注意。
方飞扬的思想意念全部集中在这一丝突如其来的温度上面。
渐渐地,这针尖般的温度开始往胸口周围扩撒,一毫米,两毫米,三毫米... 细弱的温度慢慢转换成一股热力,在他的胸口涌动着,这时方飞扬能体验到自己的胸部完全被这种不断扩散的热力包裹着,但是身体的其它部位却又仍然异常的冰冷。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他说不出来。
冰火两重天?
热力在胸部膨胀,继而向周身上下蔓延。
方飞扬虽然不能动弹,但是他的感知力还是清晰的,他有些好奇的感应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舒畅啊... 此刻的方飞扬又彷佛觉得自己正泡在一个天然的温泉池里,身躯被微热的泉水浸泡着,全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享受这奇妙的时刻。
“我这是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了吗?
方飞扬实在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干脆什么也不想了,随其自然,任由事情的发展。
******************** 宋龙山的家里,他的书房是众多房间里面积最大的一间。
他的书房大约有八十几个平方,足足赶上普通人家整套住宅的面积了。
书房里布置典雅,两面靠墙的地方是特制的格子状古董架,上面分类放置着形色各异的陶瓷瓦罐。
有高低不一的元青花瓷瓶,有代表齐家文化的单耳红桃陶杯,有清代道家风格的净水瓶等等。
另外一面墙边是整排的书架,书架上错落有致的竖立着古籍善本,有奇闻杂谈,有中医药典,有道家真经,甚是还有许多文学著作,包罗万象。
靠近书架的区域,放置了一张做工考究的花梨木方桌,整张桌子木纹浅而细,直如垂线。
围绕方桌的布置的是八个相同木材制作的坐墩,体形瘦而高,摆放相当整齐。
整个书房里布置的宛如清末的大宅门风格,古风盎然,又处处洋溢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老爷,那个年轻人醒了。
宋龙山家里的佣人在书房外面轻声的说道。
“哦?
去看看!
宋龙山正在书架前查找些什么资料,闻言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随佣人走向客房方向。
客房内,方飞扬坐在床上,正茫然的打量着这间房间,神情中既有好奇,也夹杂着一丝紧张。
他醒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确定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嘶...这一下手劲下得太重,疼的自己直咧嘴。
“还好!
我还活着!
就是不知道这是哪里?
方飞扬使劲揉了揉被自己掐疼的地方,一边自言自语道。
他还记得昨夜自己在同学聚会上喝多了,摇摇晃晃的拒绝了好友张靠山的搀扶,准备走到路边打的回家,好像自己跑到前面水杉林里放水,后面的事情他就记不清了,只有模糊的片段快速在脑海里闪过,他努力想记起来,却又扑捉不到这段记忆。
“踏踏...就在方飞扬想得脑袋有点胀痛的时候,外面传来一连串脚步声。
房间里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纪约为六、七十岁的老者,头发花白,戴着一副圆框金丝边眼镜,上身穿着一件蓝白格子短袖,整个人看上去既精神又透漏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后面紧着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进门后恭敬的站在老者的身后。
这名老者进门后笑眯眯的走到方飞扬的床前。
“年轻人,你醒了啊?
感觉怎样啊?
老者眼神中显露出一丝的关心。
这个问题倒是把方飞扬问傻了,我怎么样?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又是谁?
难不成我失忆了?
方飞扬低头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心里一连串问了自己好几个问题。
没有啊!
我记忆很好啊,我叫方飞扬,父亲叫方卫东,母亲叫李珍,我家住在...昨天臭屁王电话通知我参加同学聚会,我多喝了几杯... 老者见方飞扬表情迷茫,双手按着太阳穴,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年轻人,你是不是不记得我?
昨夜在新区那片水杉林里,我正在追踪一个盗贼,我和他在林子里交手时,是你大声提醒我小心对方的暗算... 说到这里,老者停顿了一下,好让方飞扬再次回忆一下。
“昨天晚上?
...水杉林?
...方飞扬好像回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水杉林...手雷?
...爆炸?
...方飞扬脑海里突然闪过那个方形木盒爆炸的场景,记忆深处一下子抓到了什么!
“对,那个外国人将手雷藏在盒子里,然后扔给我,是你跳起来大声呼喊,我才幸运的躲过一劫。
老者低沉的继续诉说着昨夜发生的故事,试图慢慢唤起年轻人暂时失去的这段记忆。
“树林里那位武林高手?
方飞扬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位老者。
最后丢失的一段记忆终于被他完整的回忆起,昨夜那片水杉林里正是这位老人勇斗高鼻子外国佬,场景就像是在拍现代武侠电影一般。
“哈哈...哈,武林高手谈不上,老夫宋龙山,会一点拳脚!
老者爽朗的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朝方飞扬轻微的摆了摆手,继续笑着说道:“说到现在,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啊,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方飞扬活了二十几年没做过什么好事,更谈不上没救过人,再说昨夜他也是无心之举,当时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吼出了那一嗓子,估计是醉酒后还没有完全清醒,全凭内心深处的一股豪气冲动。
方飞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呵呵,我叫方飞扬!
“哪个...宋老先生...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方飞扬呆在陌生的地方还是比较拘谨,更何况是睡了一夜。
现在虽然回忆起昨夜树林里发生的事情,但是他最后昏迷了过去,怎么来到这里?
这又是哪里?
他完全不知道,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
“小方啊,老头子托大了,叫你一声小方,可以吧。
“当然可以。
方飞扬这个年纪踏上社会,每天都不知道被人叫过多少声‘小方’了。
“呵呵,好,小方啊,这里是我家,昨天夜里你被爆炸的冲击波震晕了之后,我就把你抱回来了,检查了你的身体没有受伤,就没有送你去医院,安排你睡在这间客房里。
宋龙山说着,又上前几步坐在床边,示意方飞扬把左手递给他,他食指轻搭方飞扬的脉搏,凝神感受对方身体的状况。
“嗯!
不错,小方,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嘛,恢复的很快,昨天刚带你回来,当时你还有点虚弱,现在你脉搏跳动强健有力,气血旺盛,出乎我的意料啊!
方飞扬此时也不好意再躺在床上了,翻了一个身,就要下床。
夏天起床就是方便,方飞扬看了看自己,还是穿着昨天参加同学聚会的那件白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着深蓝色的休闲裤,就是自己的那双网络购物买的廉价皮鞋不知道哪里去了,只能赤着脚站起来。
一直恭恭敬敬站在旁边的中年妇女,这时很是适宜的递给方飞扬一双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