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

>

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

舒曼著

本文标签:

很多朋友很喜欢《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舒曼”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内容概括:温舒曼原本还纠结早上醒来后如何开口说回去的事,没想到秦慕深这么巧要出差,主动让她再住几天短时间内不用面对周奕辰,也不用跟秦慕深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能朝夕陪伴两个可爱的宝宝——这一举三得让她心中窃喜,连同前一夜的阴霾都一扫而空秦婶抱着孩子进来给她喂奶时,也是喜上眉梢:“小曼,我就说吧,少爷还是关心你的”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温舒曼一头雾水秦婶又暧昧地八卦:“你俩昨晚怎么样?我看少爷早上出门时,心情...

来源:cd   主角: 秦慕深温舒曼   更新: 2023-03-28 19:39: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很多朋友很喜欢《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舒曼”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内容概括:温舒曼原本还纠结早上醒来后如何开口说回去的事,没想到秦慕深这么巧要出差,主动让她再住几天短时间内不用面对周奕辰,也不用跟秦慕深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能朝夕陪伴两个可爱的宝宝——这一举三得让她心中窃喜,连同前一夜的阴霾都一扫而空秦婶抱着孩子进来给她喂奶时,也是喜上眉梢:“小曼,我就说吧,少爷还是关心你的”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温舒曼一头雾水秦婶又暧昧地八卦:“你俩昨晚怎么样?我看少爷早上出门时,心情...

第9章


温舒曼退烧了,胸部硬块也慢慢消散。

顺产48小时后,产妇如无不适便可出院。

护士曾提过,如果不喂奶的话,有药方可以回奶,这样就不用忍受堵奶的痛苦。

可她没怎么犹豫就拒绝了。

她想,奕辰哥说要把公司迁到云城来,那就意味着她也将在这里定居。

既然如此,就算出院后无缘再见宝宝,那她也可以把奶挤出来,想办法送给秦慕深。

虽然不能跟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但能间接喂奶,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正想到周奕辰,手机就传来了他的电话。

“喂,哥。”

“曼曼,我到医院了,你收拾好了吗?”那边,周奕辰驱车到达医院,来接温舒曼出院的。

“嗯,收拾好了,你在楼下等等,我自己下去就好。”

“那怎么行,我上来接你。”周奕辰问了病房号,坚持要上来。

温舒曼换好了自己的衣服,起身下床。

缝针的地方没那么快恢复,走路时还有些疼痛。

她一步一步慢慢挪到浴室,从镜子中看着自己松松垮垮如八十老妪般的肚皮,一阵抑郁。

虽然早就做了功课,知道女人生孩子会身材走形,可当亲眼见到这么丑陋泛黑的肚皮,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咚咚咚……”

听见病房门敲响,她收住消沉的情绪,缓缓走出去:“请进。”

病房门推开,阔别整整一年未见的周奕辰,出现在眼前。

温舒曼扶着墙站在浴室那边,眼眸接触到周奕辰的一瞬,鼻头酸涩,眼眶瞬间红了。

她跟周奕辰的感情很复杂。

虽以兄妹相称,其实毫无血缘,说青梅竹马更贴切。

她在继父家胆战心惊的那几年,若不是这个大她四岁的哥哥护着,她的人生肯定早就毁了。

从前,曾想过两人长大后,她以身相许。

可如今,她虽年轻却已是残花败柳之身,更为了金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她已经配不上眼前阳光俊朗的男人了。

“奕辰哥……”两人相见,都久久未说话,温舒曼察觉到气氛不对,率先唤了声。

周奕辰脸色一怔,回过神来,抬步走近,开口时,嗓音明显暗哑:“曼曼……奕辰哥来接你回去。”

看到温舒曼的第一眼,周奕辰心里同样百感交集。

他用整个少年时光尽心呵护的女孩儿,原以为能等到自己事业有成的那天,大大方方地跟她表白,风风光光地与她结婚——却不想,她那么突兀地嫁给了有钱人,帮人生子。

这短短几步走过来,没人知道他心里有多痛苦,多不甘,多愤懑!

周奕辰缓缓走到温舒曼面前站定,两人四目相对。

他看着许久未见的心爱姑娘,压着心头翻滚的浪潮,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傻丫头,长胖了。”

温舒曼眼含泪光,笑了笑,“嗯,还变丑了。”

“没有,曼曼是最漂亮的,胖了也是最漂亮的。”

他心酸地说完,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将女人拥进怀里。

温舒曼愕然,身体僵硬地靠在他怀里,双手犹豫地抬了抬,却没敢回抱他。

这个拥抱,她曾期盼过很久。

但现在如愿,却让她满心歉疚。

她不配了。

“奕辰哥……”她深深吸了口男人身上的气息,却不敢沉沦,哑着嗓子喊了句,伸手推他。

可周奕辰却不放,反而抱得更紧:“傻丫头,别哭,奕辰哥知道你受委屈了。”

这话一出,她越发潸然泪下。

挣扎推拒的手,也停了住。

正当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百感交集中时,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温舒曼骤然一惊,含泪微阖的眼眸睁开,越过周奕辰的肩膀,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秦慕深。

下一秒,她连忙推开周奕辰。

那惊惶心虚的模样,好像偷情的妻子被丈夫当场抓包。

好吧……从法律层面上来说,眼下一幕的确是这般。

秦慕深过来,本是想催她把离婚协议签了再走,谁知竟瞧见这一幕。

怎么说呢?虽然他对这女人毫无感情,娶她只是交易,可当她顶着秦太太的身份公然会情郎还被他当场撞见——这顶绿帽来得如此猝不及防,让他心里没来由烧起一把火。

“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他眸光暗沉,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抬步走近时,慢条斯理地开口。

温舒曼皱眉,心里七上八下,不懂这人什么意思。

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介绍的必要?

周奕辰转身,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眼前气场强大的男人,心中本能地升起敌意。

他早就通过各种渠道把“情敌”打听清楚了。

秦慕深,云城秦家太子爷,秦云集团执行总裁,世人眼中名副其实的顶级富豪,年轻有为、权势滔天。

他极为仰慕这种有能力的强势男人,但因为特殊原因,又无比憎恨这个男人。

见他来者不善,曼曼明显有些惧怕他,周奕辰悄然挪动了步,将温舒曼护在身后,礼貌却疏离地开口:“秦先生,我来接我妹妹,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秦慕深站定,微微蹙眉,一幅玩味般的口吻:“只是……妹妹?”

温舒曼耳根子一抖,什么意思?

周奕辰同样脸色紧绷,但他并不理会这话,而是收回视线看向温舒曼,低声:“曼曼,我们走。”

他一手拎起床尾放着的简单行李,另一手揽在温舒曼腰间,两人就这样离开。

不过快走到门口时,温舒曼突然停住:“等等!”

她转身,看向原地未动的冷峻男人,低声道:“我挤了奶,可以给宝宝们喝。”

秦慕深还是毫无反应,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两人离去,病房门关上,望着空荡荡的周遭,秦慕深微微蹙眉,心情突然烦闷到极点。

专程过来一趟,正事忘了,却被莫名其妙戴了顶绿帽子,这感觉该死的憋屈!

女人的话在耳边回响,他转头看向床头柜,只见两小瓶浓浓的母乳放在那里……

脑海中情不自禁地重放着昨天两人相处的尴尬一幕,眼前仿佛能看到她挤奶的画面。

该死!

男人隐隐咬牙,心情更差了。

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