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陈芸芸 徐志军穿书六零:我靠种田拯救黑化幼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六零:我靠种田拯救黑化幼崽

小说:年代

作者:兜里揣糖

角色:陈芸芸 徐志军

简介:【年代+种田+美食+穿书+金手指+微玄幻】
陈芸芸穿书到了六零偏僻小山村,成了书里三个未来黑化反派的恶毒后娘。
幸好她绑定了个金手指系统,且穿来的时间还算早,拯救黑化幼崽,改变原主命运,就从种田开始!
陈芸芸挽起袖子,勤勤恳恳,带着三个小团子春挖竹笋,夏捉鱼虾,秋摘硕果,冬烤炭炉,将黑瘦小豆丁养得一个比一个圆润可爱,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正当陈芸芸感叹自己可以提前退休养老时,怎么又倒贴上来个大的?!

书评专区

穿书六零:我靠种田拯救黑化幼崽

《穿书六零:我靠种田拯救黑化幼崽》第四章 野猪卖钱免费阅读

清早起床,陈芸芸神清气明,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脸上的伤都不痛了。

她走出小院儿,把柴房门卸下来安在了大门口,柴门与大门尺寸不一样,导致门口不太严丝合缝,但有个遮挡,总比冷风直灌得好。

大娃和妞妞都起床了。

一个在灶房烧火,一个去外面捡柴。

冬天就快到了,不仅是柴火要捡足,粮食也要储备充足,原主以前的记忆里,冬天一到,整个徐家村会被大雪封山,到时候进出可就不方便了。

陈芸芸思量一番,有了主意。

麻利地将昨夜的剩饭热了热,一个大人,三个小孩儿吃得都特别香。

胃里有了食物,身体就有了热气儿。她再三叮嘱孩子们都待在家里后,背着个破竹篓出了门。

村里的房屋并不密集,总是三三两两靠在一块儿,她从路边走过,看到的都是低矮的土墙。

前面迎面走来两个村里人,清一色黝黑的皮肤,内陷的眼窝。

两人说着村里土话,没注意到陈芸芸。

“昨晚谁家半夜煮肉吃,也太缺德了。我娃被馋得直哭,嚷着要吃肉,大半夜的哪里给他找肉去。”

“咱们村能吃得起肉的,就那么两家,要么是村长,要么是张猎户。”

抱怨肉香那人接话:“还是他们两家有本事,吃得起肉。”

矮个婶子叹口气,回说:“有粮食吃都不错了,前不久中秋我回了一趟娘家,听我我娘家嫂子说,他们老家现在全村都在山上刨草根啃树皮呢!”

“真的啊?”

矮婶子继续道:“有树皮啃都不错了!”说到这,她压低声音,“还有的人,把饿死的孩子交换来吃……”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一阵长吁短叹,感慨老天造孽。

陈芸芸将两人的话悉数听入耳,没想到粮食竟然短缺到这种地步。

两人走到近前,看到陈芸芸,都收敛话茬。

陈芸芸主动向两人打了招呼,“陈婶子,李婶子,这是捡柴回来了?”

两位婶子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怪异,这徐志军婆娘是村里出了名的好吃懒做,心高气傲,看不上他们深山里的人。

这主动上来打招呼,还笑盈盈的,怕不是又想借钱了?

矮个子婶子年长些,客气地回了一声嗯,没再多说。

陈芸芸虽看出两位婶子都不太喜欢她,还是拉着两人唠了几句家常。

“之前家里困难,孩子们实在养不起了,才找婶子们借了点钱,也多亏婶子们帮助,我才能撑到现在。”

“前两天志军寄了信回来,说是之前出任务去了,现在任务一结束,他就把钱寄回来了。”

“我今天就准备去镇上拿了钱,好还给各位婶子,这段时间真的太麻烦婶子们了!”

陈芸芸这话说得诚恳,李婶和陈婶虽然不太喜欢她的做法,但借钱的说要主动还钱,谁还能耷拉个脸呢。

果不其然,李婶和陈婶脸色都好了许多。

李婶子的家就住在徐家旁边,抱怨肉香的,也是李婶子。她说话嗓门很大,语速也快,陈芸芸努力听才明白她的意思。

李婶子让她放心去镇上,她会帮她看着她家崽儿。

陈芸芸冲两位婶子感激一笑,道了谢后,没再多留,径直去了镇上。

徒步近三个多小时,翻过大山,抄了近路,终于到了溪云镇,现在叫溪云公社。

说是公社,实际上也就是几条街,房屋密集,商铺不多。

镇上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三两个行人。

陈芸芸拐进一个小黑巷子,警惕四周。溪云公社虽小,但黑市也是存在的。她想把利用黑市背包里的野猪给卖掉。

观察了许久,她找上了一个黑瘦的青年,他是粮食贩子,倒卖粮食,偶尔也卖些其它东西。

这野猪大概有两百来斤,一斤猪肉八毛钱,她卖给倒手,价格六毛,到手一百二十七块两毛。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陈芸芸扭头就走,脚步飞快。

那青年示意角落里一个汉子跟上去,没多久那汉子回来,有些气恼的样子。

“草,竟然跟丢了。”

这年头连供销社都很难有猪肉,何况是一个农村妇女。钱三也怀疑过猪肉来历不正,但验了货,确实没有问题。

这猪肉还新鲜得很,就像是刚刚才咽气……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若是能跟上她,知道她从哪里来的猪肉,那就更有意思了。

青年也不急,跟丢就跟丢吧,如果下次她再来黑市,肯定跑不掉的。

陈芸芸揣着笔巨款,一头扎进供销社。

原主家里所有的票都被她搜刮了出来,买了好些东西。

供销社的售货员小姑娘看向陈芸芸的眼睛都在发光。

这么豪爽的顾客,她上班这么久,也是头一回见啊!

陈芸芸买好东西,大包小包地往回走。待躲进小巷子,她就把这些东西全塞进系统的免费背包里,顺便给自己换了身装扮,把自己抹得漆黑。

出来后,陈芸芸明显感觉身后没了尾巴。

眼看时候不早,她脚不停歇,准备回村儿。

徐家村位置偏僻,外面炼钢,跃进,实际上都没影响到这边,只因村里太封闭了。

封闭有封闭的好处,自然也有封闭的弊端。

那就是村里人非常迷信,家家户户都供着香。

徐家也有,不过原主没钱买香,那木牌和香炉都被她扔在了柴房里。

回去后,她也得把香给摆上,做做样子。不然被村里人发现她对祖先大不敬,会被骂得很惨。

而原主的男人叫徐志军,在军营里当个不大不小的官儿。

他的前妻生三娃时难产死了。徐家家里只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再给徐志军续娶一位,原主就是被续娶来的。

结完婚,徐志军又去了军营,一走就是一年,到现在都没回来,甚至这几个月里,一点音信都没了。

陈芸芸昨天对王婶,还有今早对那两位婶子说的话,都是假的,徐志军还是没寄信回来。

但她现在需要徐家人的庇护,只能伪造徐志军还在与家里联系,甚至她回去后还要告诉村里人,徐志军过年就要回来。

一个在部队里当军官的丈夫,在这样一个小山村多少还是有一点威慑力的。

陈芸芸边走边叹气,心想:靠远在天边的原主男人,还不如攒积分兑换那本五行决,有了自保能力,再也不用工于心计,处处小心了。

>>>点此阅读《穿书六零:我靠种田拯救黑化幼崽》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兜里揣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58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