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 天玄钟小说《小包子的逆袭之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小包子的逆袭之旅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木酒苓

角色:女娲 天玄钟

简介:花弄冷生来仙胎,天之娇女,本人性子散漫,聚灵困难,仗着万千宠爱没心没肺活到两千岁,连个简单的封印法术都学不会,明明百无一用,偏偏成了守护天玄印记的人。
随着女娲身陨,天界大乱,八大族群起攻之企图瓜分天界,看小包子如何逆风翻盘,重整天界!
北洺尊身为兄长,对花弄冷宠爱有加,可这宠爱从来都带着某种隐晦的意味,直到被小包子察觉:我把你当哥,你竟把我当媳妇?北洺尊将小包子抵在角落,低低的答:不是亲的。

书评专区

小包子的逆袭之旅

《小包子的逆袭之旅》第4章 朝拜免费阅读

被沐北忧这么一闹,倒是叫她找回了些许勇气,已经能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向着弥罗宫里走去了,鸦雀无声的宫殿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这种感觉甚是奇怪,也有些骇人。

花弄冷静静的向前走着,感受着那一道道的目光向自己投过来,突然有一种难掩的不愉之色,如同将整个人摊开来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众人面前,这种感觉很不好。

她心思一转,已经动用能力去窥探众神的思想,而她这种能窥探人心与思想的能力是天生的,就连母神都不能做到的事情,她却能做到,只不过这种得天独厚与生俱来的能力却有一个弊端,便是不能长时间使用,若深入窥探,更会反噬自身,造成灵力的亏损与身子的虚弱。

所以在知道她拥有这种能力的时候,母神便明令禁止过她使用,不过若是窥探着玩玩,不去特意查探什么秘密,倒是无碍。

耳畔已经传来了众神的思想,她露出一个不经察觉的笑容。

只听众人的声音中,有的在想:“这小小年纪便成了守护天玄钟的接班人,到底靠不靠得住?”

而有的却想:“一个两千岁的女娃娃会有多大的本事,连劫尚且都未历过就敢接下守护天玄钟之则,委实不可靠。”

“女娃娃不大,更不是个神,倒是多了许多好处,若有一天能取代风氏一族的人统领天界,选这么个娃娃倒是一件好事。”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花弄冷已经停下了步伐,眼神骤变,生出一种无可言喻的冷冽,放眼探寻,很快便寻找到了藏匿在人群中那思想者的来源,那是一名老者,一身素布道袍,一把发白的胡子垂自胸前,微眯着眼睛,目光深远,仿若一切在他眼中皆为尘埃般,在花弄冷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目光也在花弄冷的身上来回游移。

花弄冷十分恼怒的望过去,面前的老人不但妄想取代风氏一族,动如今的太平盛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审视自己,又恼又羞之下,不由得想要开口说道一二。

“阿冷。”沐北忧本就跟在她的身后,在她忽地停下脚步的一瞬,感受到她情绪的激荡,知道她一定是用了那种能力,而且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话语,于是出声叫住了她,他几步向前,悄无声息的在她面前站定,面上的笑容格外温柔,“母神还在内里等着,不要误了时辰。”

花弄冷很是不甘心,但也只限于不甘心的多看了那老者两眼,并将他的模样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沐北忧随着花弄冷的目光望去,人群中一眼便见到了那名老者,看那一副垂涎贪婪的目光审视着花弄冷,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眼中不经意流露出了十分强烈的杀意,在那一瞬间,老者便感受到了一丝外来的压迫感,待到注视到沐北忧的时候,不由得一震,不知怎么的,光是一个简单的相对便叫他下意识的双腿发软。

他不由得收回了目光,假装不经意的看向别处。

弥罗宫最里面有张椅子,扶手处雕着形状各异的图腾,如同凡间黄帝的龙椅,不过凡间的龙椅是金黄的,图腾也是龙的象征,但这张椅子却是黑色的,那扶手的图腾也是不知名的一些类似灵兽的东西,这椅子通体乌黑,若是盯着瞧久了,就仿佛陷入一个无尽的深渊中一般,叫人有些晕眩。

女娲此时就坐在这张椅子上面,坐的很是端正,气势逼人,眉目间的凌厉是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感觉,似乎更加的张狂浮躁,又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母神。”沐北忧带着花弄冷来到女娲的面前,轻轻拜了拜,然后便退到了一旁。

“母神。”花弄冷随之轻声开口,本想着向沐北忧一样躬身行个礼,却不曾想到刚要低头,女娲已经从那椅子上站起来,并瞬间来到了她的面前,她一只手扶助了她的手臂,然后道:“今便是你得守护天玄钟印法之日,自此,再不需要行如此大礼了。”

虽然得了印法,但母神始终都是母神,花弄冷想问,但碍于今日这场面,委实不适合问的太多,于是只轻轻地点了点头,“一切听从母神教诲。”

女娲面上露出浅浅笑意,似乎很是满意花弄冷的言语。

女娲在前面走着,花弄冷就在身后跟着,一步不多,一步不少,离女娲永远保持三步之遥,女娲在前面介绍着满天仙神,花弄冷的脑筋转的飞快,自己可不像沐北忧,有那过目不忘的好本事,许多人事物,她都记得不太清楚,不过好在匆匆一面而已,记不住应该也不碍事。

今日是她得天玄钟守护印法之日,也是诸天仙神前来朝拜之日,守护天玄钟就相当于守护天地之间的万千生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因此才受各界各族的朝拜,说句实话,她是紧张的。

所以女娲在前面不管说什么,她都乖乖地跟在后面,十分友好的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会过面,毕竟连女娲都不需要她行礼了,这天上地下,还有哪个人胆敢在她面前充当长辈,找不自在呢!

“母神。”当女娲走到沐北忧的面前时,沐北忧很自然的向着女娲行了一礼,然后恭敬地叫了一声。

女娲笑容十分得体,面对沐北忧的时候也是十分温柔, “北儿,你如今已然是龙族的执掌者,便不要再以母神称呼我。”

“母神始终是母神,没有母神,也就没有如今的沐北忧,龙族上下势必为母神马首是瞻。”他今日之所以在诸天仙神的面前搬出龙族,无非是叫那些蠢蠢欲动暗中生事的仙神知道,天界还有龙族,即便日后没有女娲在,天界依然是界中翘楚,是其他国界取代不了的。

女娲笑的很温和,她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孩子,眉眼像极了当年的白霜,恍若他的母亲还在人世,她们也还停留在年少时期般,微微顿足,思绪飞快回转,却是没再说什么。

倒是花弄冷有些意外的看向了沐北忧,带着一丝丝的不理解和许多的惊讶,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从来都是一副懒散的模样,说话也是没有正经,明明比自己年长了一万多岁,可依然爱疯爱闹,可以陪着她去拆人间轩辕的庙,可以由着她因为死了一条小狗而去冥界找玄冥将那条狗还阳,可以在她说想去人间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园子的时候,默默地依照着她的喜好事无巨细的建好给她惊喜,知道他喜欢蝴蝶便做了满院子的冰蝶悬浮于院子中。

如此一本正经的说话,如此气势威严,十分庄重的说话还是第一次,或许,也不是第一次,隐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在对待别人的时候,从来都是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尤其是面对女娲的时候。

就在她歪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时,沐北忧已经向前走了两步,并从怀中取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物件,一根不粗不细的红线穿着那个物件,还不等花弄冷看清,他已经将那物件套头而过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花弄冷愣了一愣,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看那已经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物件,她捏起那只晶莹剔透的东西,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只十分透明的蝴蝶形状,那蝴蝶闪着淡蓝色的光,浅浅的蓝色没有多余的杂色,比正常的蝴蝶还要小上一圈不止,如同一只起舞的冰蝶,跟凡间院子中挂着的冰蝶如出一辙,但比那要好看也精致许多,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这是什么?”花弄冷问他。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给你带着玩的,如今你的身份地位虽然跟以往不同了,但小丫头毕竟是小丫头。”小丫头么!自然是需要有人守着护着的,沐北忧也只是想了想,后面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

女娲却在沐北忧拿出那小巧冰蝶的物件之后,心下里微微震惊了一番,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她看沐北忧的眼神不觉的深了深,“难为北儿有心了,竟然送给妹妹这么珍贵的礼物。”那字‘妹妹’,咬字清晰,旁人没有察觉,沐北忧却是微微抬起了头,面上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这是警醒,也是警告。

好在女娲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看向了花弄冷,“既是北儿的一番心意,你务必好好收着,小心保管。”

花弄冷自然没有觉察出话里的意味,她一颗心全在这突如其来的物件上面,虽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但想既然是沐北忧送的,这东西又如此夺目好看,也不推脱,安心的收了下来,心中的欢喜表露面上,半点掩饰都没有。

沐北忧今日穿了一袭白衣,墨玉般的长发随意披散着,眼中的光芒在看到花弄冷的时候,如同春日里还未融化的雪,闪亮又晶莹,带着丝丝柔和却又让人觉得很是晃眼,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如六月的阳光,叫人看了舒适又惬意,不过,那笑容也只是对花弄冷而已,待到花弄冷跟随女娲离开他的面前,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模样。

“冷儿,这位是魔界之主承允,今日你能得天玄钟的印法,日后统领天界,少不得承允的照拂。”女娲看似不经意的介绍,却叫众人得知一个天大的消息,今日的朝拜,不光是拜天玄钟印法的守护者,更是拜未来的天帝。

就连花弄冷自己都忍不住微微愣了一愣,对于那句日后统领天界,生出了一丝不解,碍于场合,她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现,一如既往,只是心中微微打起了鼓,想着一会儿抽空定要问上一问。

“冷儿?”许是想事情太过专注,因此等听到女娲唤她的时候,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便又多了起来,特别是面前的人。

魔界之主承允,是万年前神魔大战所遗留下来的神,当时的神界因着北方暗帝的叛变而凋零狼藉,而魔界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据说只余寥寥数人,是承允一力呈请,凭着自己与风氏一族的关系,才保下了魔界的人。

他的鼎鼎大名早已在各界中如雷贯耳,因为他当年不但是风氏一族的神,还是北方暗帝身边的人,他因神魔大战坠神成魔,入魔道之后,竟是凭着自己的悟性修为,成功入九重之绝无上之境,成为世间首个坠神入无上之境的坠神,被后世称之为魔之神尊,尊号瀚隐。

花弄冷随着女娲的召唤抬了头,一眼就见到了这个令其他国界很是头疼的承允。

>>>点此阅读《小包子的逆袭之旅》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木酒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58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