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捡到的病娇弟弟总对我犯病最新章节,君珩 王姬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死后捡到的病娇弟弟总对我犯病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茯苓苓苓

角色:君珩 王姬

简介:【双洁+偏执忠犬+甜虐+救赎】恶名昭著的君珩死得蹊跷,她失去了死前记忆,却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与男人抵死亲吻,又被他一剑贯穿胸膛。后来一个与梦中人眉眼相似的少年被当做赔礼献给她,因为这场梦,她对他不好。可少年依然坚定固执地认为自己的一切都属于她,又会因为君珩与他人接触偷偷红着眼睛犯了病。某次犯病让君珩联想到过往回忆,问“你是来杀我的吗?”少年在心中回答:我是来爱你的。他偏执又卑微,却爱她入骨髓。

书评专区

我死后捡到的病娇弟弟总对我犯病

《我死后捡到的病娇弟弟总对我犯病》第4章 驯服免费阅读

在幽冥界,流传着各式各样有关幽冥王姬的轶闻。

曾经就有那么一句广为人知的话——“阎浮高阁起,夜夜与笙歌。”

描绘的就是在很多年前,有不怕死的鬼君夜半吃醉迷路,撞见王姬在阎浮阁狎弄半鬼的场面。

王姬喜好漂亮皮相众所周知,而半鬼天生有一副好皮囊,只是他们流淌着人鬼交合的低贱血液,向来为幽冥界所不齿。

更何况据说半鬼天生不畏疼痛,身体里积蓄着巨大的难以控制的力量,更让人们生惧。

那时只有行事离经叛道的王姬丝毫不在意,于是二者厮混在一起,也就不奇怪了。

当时对于王姬的行为人们只能无奈摇头,用耽于享乐,难成大器来评价。

但是,今时不同与往日,两位鬼司心想。

既然要赔礼,那必须死命往王姬殿下心坎里赔嘛!

有了殿下这条大腿,他们哪里还在乎得不得罪什么青庐鬼王!

“这只半鬼是我们兄弟刚捉住的,新鲜的很!”易南说着又把少年往前推拽了两步“这不就想着献给您就当借花献佛了嘛!”

易南看着少年那张人神共愤的俊美面庞,无论王姬殿下是采阳补阴,修炼功法还是当做狎宠,都是顶顶好的料子啊!

他的目光接着游移到了少年的脖颈处,那里绑着一条二指宽的黑色束带,上面的红色符咒若隐若现。

易南从怀中掏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铜铃,双手递到君珩面前:“这是幽冥司新得的玩意儿,半鬼难以驯服,但只要摇动这枚铃铛,就能触发他颈间的符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什么伤人、逃跑都是不存在的!易南越想越自豪。

头好痛!

一些零碎的回忆伴着火光搅动着君珩的思绪,她身体抖得厉害,忍不住蹲伏在地以减轻这种痛苦。

对半鬼打从心底的厌恶在见到这个少年时喷涌而出,她从喉咙里丢出一个字:“滚……”

滚!!!

向北易南面面相觑,看来王姬殿下果真有几分喜怒无常的意味,这是让他们俩麻溜离开的意思吗?

一定是王姬行事需要低调,收下了礼物便是接受了他俩,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们只需要在幽冥司暗暗蛰伏着,等待未来王姬殿下的召唤……

“我等告退!”

易南将铜铃往君珩手里一塞,两人默契地滚了。

小屋里变得安静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就在君珩以为只剩她一个人时,侧过头去就看到一双黑色的短靴。

它的主人还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

君珩站起身,镇静下来后借着屋内燃烧的烛火第一次打量起了面前少年的全貌。

少年比她高出了将近一个头,正是人界十六七岁由青涩到成熟过度的年龄,他的脊背瘦削挺拔,即使是被两位鬼司当做了礼物,也不见寻常人面对未知的惧怕。

少年的眼眸清冷,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静,他的侧脸线条已有了些许成年男子的硬朗,此刻紧绷着,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但他的周身过于冷冽,多少烛火也暖不热的那种。

君珩心里默默肯定,少年确实拥有着寻常人难以匹敌的好相貌,是会让怀春少女产生无限期待与幻想的模样。

可是这些与她无关。

这是个半鬼!

君珩觉得两位鬼司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她不想与半鬼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口中的“你走吧”还没说出口,她再次对上了少年的眼睛。

如果说第一次擦肩的对视,她可以把脑中一闪而过的场景当做一场梦,那么现在呢?

她依然没有回想起自己死前的记忆,可是她发现少年用难以描述的神情小心翼翼地凝视着自己……丝毫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就好像,他早就认识自己一样!

君珩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少年一定与自己的死有关!

她突然不想让他就这么轻松地走了。

君珩边想边摊开掌心,易南临走时塞给她的铜铃赫然在目,她五指握拢,小心地碾动了一下。

伴随着铃内铜舌细碎清冷的撞击声,少年终于如梦初醒一般收回了目光,他感受到颈间的桎梏微微发烫,自己的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

君珩的唇角扬起,语气不善:“虽然我长得好看,也不至于这样一直盯着吧。”她状似无意,观察着少年的表情变化,“怎么,你认识我?”

即使那一瞬间疼痛难耐,少年也只是皱了下眉。

“刚刚听鬼司大人说了,您是王姬殿下。”意思是不认识她了。

君珩再次捏起铜铃,又晃动了两下,显然比刚才的力气要大,自言自语道:“好像并没有易南说的那么玄乎。”

少年的睫毛因为疼痛轻轻颤动,半张脸掩埋在火光无法抵达的阴影中,声音清朗又破碎。

“殿下,是我说错了什么,请您告诉我。”

君珩停下手,终于想起来这个少年是个半鬼,他似乎没有寻常人那么怕痛。

她轻飘飘地说,仿佛只是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没什么,只是想试一下这个铜铃的作用罢了,毕竟半鬼难以驯服。”后四个字在她的唇齿间加重。

屋内一时间沉默起来。

君珩想起什么,话题一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那双沉寂的眸子似乎被什么点亮,暗含着一丝隐秘的期待。

“君子晞。”

“从日,希声。谓……将旦之时。”

君子晞的声音因为刚刚的极力忍耐,变得微微沙哑,他却解释得专注而认真,抬起头,火光驱散了阴影,他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

“喔,那还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君珩略一思索,点了点头。

不过这寓意放在一个半鬼头上,倒是多出了几分不合时宜的希冀。

“君子晞,你被鬼司送给我了,你的性命在我手上。”君珩陈述着这一事实,是想让他识相点。

她很确定这个少年身上藏有她所关心的秘密,换做她,若性命受制于人,横竖都是一死,才不会屈辱地接受这一切。

君珩忽然又想起从前听人说过,半鬼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为了活命而杀人如麻,也能为了活命而示弱乞怜。

那么他呢,会怎么选择?

君子晞薄唇抿起,她喊自己的名字,尾音微微上扬,是明快的音调。

明明说出的话任谁来听都是一种威胁,可他偏偏想要把那话曲解成自己满意的意思。

君珩听见君子晞一字一句坚定道:“我的一切属于殿下,我想要留下来,保护您的安全。”

原来他为了活命选择的是后者。

君珩对君子晞的回答说不上失望,驯服他应当是此时最好的结果,但她不知为何就有那么一股念头,想要看看这个少年拼死反抗的样子。

“留下来,保护我?”君珩歪着脑袋上下扫了他一眼,笑得灿烂,目光落在手心的铜铃,“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确定不会杀了我?”

>>>点此阅读《我死后捡到的病娇弟弟总对我犯病》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茯苓苓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3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