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山匪最新章节,萧浪 王白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逍遥小山匪

小说:穿越

作者:爱穿xxl

角色:萧浪 王白柳

简介:二十一世纪躺平大学生,期末背着室友偷偷来到图书馆内卷,图书馆居然埋炸弹?萧浪的脑袋嗡嗡的,居然穿越成了一个乞丐。初来乍道就被山匪绑上山……休想逼良为娼!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书评专区

逍遥小山匪

《逍遥小山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咚!咚!咚!”

“瞧一瞧嘞,看一看。”

街道上,一个魁梧大汉手里拿着锣鼓,可了劲地敲,扯开嗓子吆喝。

而他吆喝的声音,平平无奇,唯独一个嗓门粗犷算是特点。

若要让那集市里吆喝的好手瞧见了,准得嗤之以鼻,就这?够不成威胁!

“父老乡亲都来看一看嘞,白拿的银子,我家小姐出一道题目,最快答出来并且能答对者,赏银一两!”

出人意料,这一嗓子下去,人们闻讯而来,里三层外三层,一时间热闹风光无二。

原因无它,只因那一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许多家庭门户辛苦操劳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够上半两银子。

却见那彪形大汉旁边亭亭站立一个女子,青裳袅袅,轻纱蒙面,身段婀娜。

只是柳叶细眉微蹙,似是不喜欢这样被人围观的场景,透过了蒙面轻纱,依稀可以看出女子的姿容绝世。

有成天好吃懒做,四处溜达的单身汉,盯着女子看,好像狼看见了肉一般,就差双眼冒光了。

“这是哪家的姑娘,如此姿容怎么从来没见过?”

“好一个肤白貌美的富家千金。”

……

出乎意料,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讨论那女子样貌身材的语言,居然比那些讨论题目的人还要多不少。

也是,毕竟县上有学识的人不多,大多数人没想着,自己能够成为那唯一的幸运儿,只不过是围上来,瞧瞧热闹罢了。

人群中为数不多几个,有些学问的年轻人之一的王白柳就摩拳擦掌,对这题目势在必得,心里暗道:

“答对题目就能有一两银子,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我自幼读书,在这云水县也算是个学富五车之辈了,这一两银子岂不是送到我眼前的?”

那魁梧大汉看人来的差不多了,吆喝声便停下,转头向那女子示意。

女子清咳一声。

围观人都安静了下来,认真听那女子读题。

那女子看着手上一张字条,念道:“时人有银七千二百五十六两,饮酒用去一千一百三十二两,寄宿用去三千四百两,接济乞丐二百两,问那人还剩多少两。”

数术题!

有人听到第一个数字就目瞪口呆,平日里生计,虽然也需要算数,但哪里需要算这么大的数字。

听完完整题目,不说算数如何,已经有老人心里要大骂是哪个败家子了。

饮酒花费一千多两,这酒是仙酒不成,这题目也忒扯淡了。

有人拔腿就跑,口中不断反复念叨着几个数字,生怕一时忘记,却是要去找附近的商铺借算盘。

还有人蹲下来,捡起树枝在地上演算。

所有人都以为答案还要一会儿才出来。

那女子也在打量周围人,暗自猜想是哪个人最快算出来。

看那蹲在地上的人似乎很有把握,会不会是他呢?

可时间只过去一个呼吸不到。去借算盘的人才跑出几步路,蹲下演算的人也才堪堪写出第二个数字。

人群里面却有人已经报出了一个数字,声音有气无力,却透露着一种莫大的自信。

“两千五百二十四两!”

所有人呼吸一滞,以为听错了。

“你这小子,瞎说什么,你以为数术就是乱报一个数字?不懂就不要乱说。”

“兄弟,你这人还真是为了钱不顾脸面,哪有人算数这么快的。”

面对质疑的声音,萧浪仿佛没听到一样。

重申道:“两千五百二十四两!我说的可对?”

此时他已经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女子,好像是在看一只美味的烧鸡而不是一个美人。

人们终于看见声音的主人了,衣裳破烂,鞋子还没了一只,面黄肌瘦,形容枯槁,一边说话一边微微喘息,比乞丐还要乞丐。

不!简直像,简直像是刚刚不知道哪里爬起来一具尸体。

离得近的人连忙惊得向旁边跳开,嘴里连道“晦气”!

人群里面有人叫唤:“哪里来的乞丐,想钱想疯了吧,快滚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社会阶层之间如果说要有一条鄙视链的话,围观的人大多数都算是最底层了,那乞丐简直就是底层中的底层,不入流,依靠他人的施舍勉强活着罢了。

“怎么可能算对,你以为你……”

蹲在地下算数的王白柳一边演算一边毫不客气道。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女清冷的声音打断了。

“你算对了!”

说完,伸手一抛,一两银子被萧浪稳稳当当接在手里,萧浪双手抱拳,咧嘴笑道:“多谢。”

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转身欲走。

“你给我停下来!你这乞丐!”

王白柳有些激动,计算速度徒然加快,他不信他会输给一个乞丐,只见他勾勾画画,终于顿笔,却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真的是这么多!”

接着他马上质疑道。

“不对!你们一定是串通好的,大伙不要被骗了。”

王白柳一把抓住萧浪的后衣襟,不让萧浪离开。

“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的,企图蒙骗百姓,我一介书生,你一个乞丐,怎么可能算数比我快!”

萧浪此时实在没有力气摆开他的手,只能无奈地摊开双手,看向那女子,等一个解释。

却见那女子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也在好奇为什么一个乞丐能算数比书生还要快。

好吧!萧浪知道指望她出手帮自己这个打扮比乞丐还要落魄的人,是不太现实了。

被人冤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实力证明自己。

只见萧浪道:“书生?畜生也没用,输了就是输了。”

王白柳一听,气得浑身发抖,他交友都是些饱学之士,往来无目不识丁之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粗鄙之言?

萧浪却是趁着他气结,摆脱他的手,拉开了距离,看着他道:“给你一个机会,你随便再出一个数术题,我能做对,总能证明我没和她串通吧。”

人群里都炸锅了,虽然他方才是算对了,可大多数人认为他只是猜对的,思想固化太严重了,乞丐想和读书人比学识?

萧浪初来这陌生世界,不敢放这样的狂言,但见到那少女出的题目后,窥一斑而知全豹,连一道加减法题都要算半天的世界又会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难题呢?

萧浪露出笑容,只不过此时他的面容枯槁,笑的有些狰狞,带着笑不如不笑。

“好,你且听题,”那男人眼睛一转,心里冷笑,你敢如此欺我,等会就叫你把那银子乖乖奉上来,回到你的乞丐窝做你的乞丐吧,嘴上说道:“今有雉兔置于一笼,上数得头二十三,下数得脚共五十六只,问雉、兔各几何?”

萧浪“大惊”,居然是一道小学四年级的题,实在不简单!

围观群众只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几只脚,几个头,怎么就看出来有几只兔子几只鸡了。

越是这种平民老百姓听不懂的东西,老百姓就越是感觉读书人的高深莫测。

看着王白柳的眼神就越发敬佩,这王白柳听说已经中了秀才,明年的秋闱说不定就高中了,到时候出来可是举人大老爷了。

想到这,许多大妈已经想着介绍亲戚家颇有姿色的丫头给王白柳当小妾,说不定到时候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王白柳颇为享受着这种无知者的眼神,眼神微微朝那“富家小姐”望去,见她看也没看自己,微微有些失望。

他好整以暇看着萧浪,只等他乖乖认输,毕竟这可不是一般题目。

就连他当初都是好半天窥不得门径,这已经算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了,虽然萧浪似乎有些门道,但他绝对不相信萧浪能算出这道题的答案来。

可萧浪就是出乎他的意料,只见萧浪略一沉吟,张口就来:“兔五只,雉十八,我说的可对。”

一如既往地快,所有人去看王白柳的脸色,想看看这个他们听都听不懂的题目萧浪是否算对了,那女子也好奇地望去。

王白柳大惊失色,答案完全正确!这乞丐怎么做得出来,这不是说明他连苦读了半辈子的诗书,却连个乞丐都不如。

“还有事没?没事我走了。”

萧浪摆摆手,剥开人群扬长而去。

人们回过头来,发现王白柳也已经失魂落魄地离去了,待到晚上有同窗的好友来寻他,才愕然发现他居然已经赴京赶考了。

秋闱要等到明年的八九月等,这里到考试之地,云州省城,大概要走个十余天,往常的秀才都会提前两三个月从家里出发。

王白柳可能觉得实在没有脸面待在这里了,居然提前了将近一年就出发了。

若是萧浪知道了,肯定忍不住吐槽:真·换个地方生活。

原创文章,作者:爱穿xx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3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