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姐,我爱你蔡可白 刘志红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林姐,我爱你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天下大平2020

角色:蔡可白 刘志红

简介:三流师范大学毕业生蔡可白被分配到县城下面的一座小镇的四流中学教书,颇受排挤,并被学校发送到乡下支农。在支农的时候,他遇到了从北京下来锻炼的女博士代理副县长林雅芳,二人相识相知相爱。蔡可白由此踏上了仕途。
然而官场暗流涌动,不乏勾心斗角之人事,蔡可白凭借着贤内助林雅芳非凡的人脉资源,一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成功逆袭,书写了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获得了事业、爱情双丰收。
关键词:小白,屌丝逆袭,爽

书评专区

林姐,我爱你

《林姐,我爱你》第004章 醉酒免费阅读

席终人散。

刘志军问:“你一个人,又喝了酒,要不,跟我回厂里歇嘛,明天再回学校去?”

蔡可白摇摇头说:“没……没事,这点酒还醉不倒……倒我,我……我回学校睡去。”

刘志军道:“那我送你去?”

蔡可白看着刘志军身后的刘志红,说:“我……我没事,你……你妹妹来了,你要照顾她嘛,你要安排她的歇处,还有好多事的够你忙的,甭管……管我,我……我自己回学校,没事的,你……你放心!”

二人纠结着说了半天,蔡可白执意让刘志军带着妹妹刘志红和同来的几个经理回农药厂去,蔡可白独自回学校去。

独自回学校的蔡可白心情真是好极了,居然一边走,一边还唱起了小曲儿:

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满天遍野……

觉得不大合景致,又换成:

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啊,牡丹,众香国里最壮观……

声音很大,街上有零星的路人,纷纷扭头看他,脑子里飞快地在想:疯子!疯子!

蔡可白不管不顾,仍旧只是唱着: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她,我有心摘一朵戴,又怕那看花人儿骂……

蔡可白一边走着,一边唱着;一边唱着,一边走着。

路人一边听着,一边想着:疯子!疯子!一边想着:疯子!疯子!一边听着。

出了街口,蔡可白走上了一条通向学校的柏油铺成的大路。

月色如银,山川静谧。

抬头看月,那月仿佛是刘志红的脸,洁白而温润,蔡可白伸出手去,大约是想摸一摸,却哪里够得着!忽然他发现他在走,月亮也在走,他站着不动,月亮也停着不动了,便笑说:“月儿呀月儿,你……你是怕我……我走路怕么?来送我……我的么?我……我不怕,你……你不用送……送了。”

忽然又想起儿时的一首歌来,于是又唱了起来:

月亮走,我也走,

走到汉口喝腊酒,

腊酒辣,破了法,

爹来打,娘来压,

两眼泪花花……

一边走着,一边唱着。一边唱着,一边走着。慢慢地竟走到那一片五六里远近的荷花池边,仿佛是蔡可白的歌声惊动了荷花池中栖息的水鸟,扑愣愣,有一只忽然飞起,反把正在顾自唱歌的蔡可白吓了一跳。

蔡可白骂道:“坏鸟,坏鸟,吓……吓老子一跳,老子胆子大……大着哩,不……不怕!”

又笑道:“应该是老子吓了它……它一跳才是,它睡……睡觉睡得好好的,是老子惊……惊醒了它,反去怪它,真……真是太不应该了,罪过!罪过!”

忽然又想着,这鸟儿睡觉会做梦吗?如果会做梦,它又该梦到谁呢?

顺着这个思路,蔡可白想着自己睡觉做梦经常会梦到李春霞,可是李春霞在哪儿呢?她会想到他么?她会在梦里梦到他么?

忽然又想到几年不见的刘志军突然间就见到了,那李春霞呢?是不是有可能在某个时候也会突然相见?

想到李春霞,蔡可白忽然觉得刚才想摸刘志红的脸蛋的想法是不对的,他应当用情专一才是,怎么能见一个就喜欢一个呢?天下女人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又不在少数,见一个喜欢一个,他喜欢得过来么?就算是古代帝王,也不过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外加三千佳丽。不能网尽天下美女的。

忽然又想到他喜欢刘志红和喜欢李春霞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喜欢刘志红不过是看在刘志军的面子上,把她当成一个小妹妹那样去喜欢,觉得她乖巧可爱的那种喜欢,而喜欢李春霞,则是从骨子里萌发出来的深深的眷恋式的那种喜欢。

一种是表层上的喜欢,一种是深入骨髓里的喜欢,这两种喜欢能一样么?

不管怎么说,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喜欢刘志红了,但是这种喜欢是不对的,因为她是他同学而且是最好的同学的妹妹,亲妹妹。

蔡可白使劲地摇了摇头,不愿意沿着这个问题想下去了,他要换一个思路,去想点儿别的事情,因为再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他都有一种罪恶感了。

只有唱歌,对,只有大声唱歌才能让他忘记刚才的思想,他又唱了起来,很大声的那种,甚至可以说有点儿竭嘶底里:

年青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唱起小歌儿,荡起小船儿……

忽然他感觉自己唱得不对了,这首歌曾经那么熟悉,那么顺口,怎么就唱错了呢?再来一遍:

年青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唱起小曲儿……

不对,不对,还是不对!蔡可白觉得自己今晚真是糟透了,连一首歌都唱不好!忽然他又想,唱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除了月,除了荷,除了路,这里再没有别的了,这月,这荷,这路,又哪里听得出他唱错了呢?

对头,只要自己唱得高兴,管它对与错嘛!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就象那老山羊……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羊……

羊儿在山边吃草,放牛的娃儿哪儿去了……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秋天,操场边的秋千上还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地吱吱呀呀地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长大的童年……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渐渐地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蔡可白唱到这里,忽然发现歌中原来唱的竟然是自己!他鼻子一酸,眼角涌出几滴泪来!他没有用手去拂拭,任泪珠儿沿着脸颊滚落下来。

仰起脸,泪眼望月,月在天上。那月似乎是怕看到蔡可白流泪的脸,急忙扯了一片云将自己的脸遮住,可是似乎又怕蔡可白看不清路,时不时又露出来一下。

“月,你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喜欢我呀?”蔡可白喃喃地说,“可是,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我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人,你那么高高在上,怎么会喜欢一个百无一用的人呢?你有姣美的脸庞,你有纯洁的心灵,你有婀娜的身姿,你还有洞观古今的智慧,你怎么会喜欢一个百无一用的人呢?”

忽然蔡可白又低头去看路,这是一条笔直的路,一条柏油铺成的笔直的路。路的那端,是幽暗的夜空;路的这端,也是幽暗的夜空。只有他脚下这一段路,像用乳洗过一般,透着优雅,透着凝重,还有那么一点点高深莫测。

“路,你也跟了我这么久,你会喜欢我吗?”蔡可白摇摇头,喃喃说,“我知道你是不会喜欢我的,我天天把你踩在脚下,天天忽视你的存在,从来没有对你说一句客气的话,最多也就说一句:一路好走!但那也不是对你说的,更不是感激你,你肯定不会喜欢我的,对不对?你怎么会喜欢一个肆意践踏你忽视你偶尔自己摔倒了还要埋怨你的人呢?对头,你不会喜欢我的,我心中像这天上的月亮一样,明白着哩!你不承认,你不说话,你不理我,你只是你,我只是我,你把你我分得那么清楚?算了吧,就算我亲吻你,你也只是说我在亲吻大地!”

蔡可白又扭头去看路边的荷池,荷池中密密层层的是荷叶,黑压压的,一望无际,像是在大地上铺着的一层厚厚的黑色的毯子。偶然有几杆冒出来,却是早熟的已经结子的莲蓬和含苞待放的箭簇一般的荷花。

“哈哈,荷,我知道,只有你是喜欢我的!”蔡可白像是吃奶的孩子突然看到了奶嘴一样,兴奋起来,“荷,你是喜欢我的,我也是喜欢你的。打小时候,我就喜欢你了。落雨的时候,我把你当雨伞举在头顶遮雨;出太阳的时候,我把你当帽子戴在头上遮太阳;饿了的时候,我摘你的莲蓬吃,掏你的藕吃;天冷的时候,我还烧你的叶子和杆子取暖。你对我一心一意,我也为你忠贞不渝。从来也没想过你要离开我,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要离开你!荷,咱们作个伴吧?你同我海枯石烂,我共你天荒地老!”

一阵夜风吹过,荷吱吱作响,仿佛是在回应着蔡可白的表白,只是荷到底说了些什么,蔡可白能听明白吗?

忽然,一阵悠悠清香绵绵而来,蔡可白闻出这是蕲艾的香味,心中想着:难道他房里的蕲艾知道他心中难受,将香味送到这里来了?

>>>点此阅读《林姐,我爱你》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天下大平202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3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