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求仙传说》张玄,张父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求仙传说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张玄

角色:张玄,张父

简介:  天降凡尘落九天,疑是天玄觅仙途
  斩仙屠魔登三界,佛道儒缘寻凡尘
  一鞠二求三仙上,拜临真仙落日尘
  吾欲求仙掌生死,势把三界掌乾坤
  退者为凡,进者为仙
  通玄达道,意之玄也
  …

求仙传说

《求仙传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清河庄

  三伢子睁大着明亮的双眼,直直的望着青流瓦和桑木盖成的屋顶,看得有些出神。身上盖着灰色的棉被,淡淡的米香从棉被沁出,好闻极了。

  他是清河庄上普普通通的一员,但他有一个不普通的身份:少庄主的书童。

  清河庄地处襄州界内,因庄外有一条大河,名为清河。故名清河庄;同时也叫张家庄,因为庄上家家户户皆姓张,是方圆百里地内数一数二的大庄。

  两年前族长张修哲欲为自己的儿子张拓选择一名伴读书童。

  说起族长那可是庄上最有身份,有学识的人了。据村里的一些人说,族长是十余年前回到清河庄的,听说以前在外地做生意,生意失败后才回到庄上的;至于此话真假至今已是难以分辨了,也没有人去追究。

  但属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他又是一名读书人,为人处事判断公理,极让庄上的人佩服;所以没过多长时间就成为了庄上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了;在上一任族长逝去后,大家一致推举他做了族长。

  所以能够成为少族长的伴读书童,自家在庄上的地位不仅水涨船高,儿子也能够成为众多村民不敢想象的读书人。

  所以这个消息一经宣布就仿若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轰动了整个清河庄。每家每户都激动不已,商量着怎么才能让自家的儿子被选中。

  不过这个消息传到庄北的一户人家却没有那么激动人心的场景了,这户人家就是三伢子家。

  张父和张母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的扛着锄头下地去了。

  不过傍晚回来后张父就改变注意了,因为他听说如果能够被选为伴读;不仅管吃管住,而且每月还有一两银子可拿。

  张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决定让二娃子和三伢子都去碰碰运气,说不得真被选中了呢?家里的负担就会减轻不少,不过心里也没个底,忐忑不宁。

  要知道当时庄上可有数十名像三伢子这般大的孩童,比他机伶聪明的不知到多多少;但事情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三伢子被选为了书童。

  在村民看来,三伢子长得普通之极,一个屁事不懂的小屁孩;而且经常说些让大人们摸不着头脑的话来,在庄上所有孩童中实在是一个异类。

  当三伢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得大叫了几声。在他心里自己不仅能够识得几个大字,还能让生活清贫的的一家一月沾那么一点荤腥。

  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以往一家人一年仅能够在过年或庄上摆宴时才能吃上带荤腥的饭菜。

  不过当自己被父亲带到族长张修哲那里时,看着他说了一句让他至今疑惑不已的话来:“没想到我张氏一族竟有灵根之人,不过就是差了些啊。”话语到了最后显得有些落寞、惆怅。

  三伢子缓缓的闭上已经有些发涩的双眼,迫使自己早早的进入深深的睡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天就只能带着黑眼圈回家见已阔别一月的父母了。

  在族长家当书童,每月仅有一次回家的机会,平常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的。

  三伢子姓张名玄,原名张木,今年十岁。

  张木这名字是张父亲自取的,说来这名字也来得有些有趣。

  他出生那年家里恰好盖新房,缺少木头,导致新屋盖得并能随张父的意,所以于是张父就取了这么个名字,打那以后,张父就一直惦记上了木头。

  而‘张玄’这个这么有学问的名字可就不是张父或是庄上其他叔伯能够取出来的了。

  这可是庄主‘张修哲’赐给的名字,说张木这名字没有学问,朽木不可雕也。于是取名:张玄,希望他能“通玄达道,意之玄也。”

  不过这句话的含义,张玄至今没有弄明白,着摸不透;不过‘张玄’这,名确确实实比‘张木’这名好听了那么几分;而父母也同意了,毕竟在二老的心里,能够得到族长赐名的孩童,张玄可是头一号,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所以张木就顺势以‘张玄’来称呼自己,延续至今。

  但这名字除了庄主和家里人外,他几乎没有听到有人正式叫他的名字:“张玄或张木.”庄上的叔伯、孩童都三伢子、三伢子的叫个不停,这个绰号也一直伴随至今。

  不过张玄却毫不在意,这没啥,庄上的其他孩子不也是有:“黑子、蛮娃子、豇豆娃之类的绰号被一直这么称呼的吗?在则说这些绰号也不见得比他的“三伢子”好听到了那里去。

  三伢子一家共六口人,祖上是清河庄地地道道的农户。

  张父和张母心里没啥大理想,只希望二娃子和三伢子能够和大儿子一样,成为靠手艺吃饭的体面人,女儿能够嫁给一户能吃饱饭的人家就足够了。

  说起大哥那可是一家人的骄傲,听说在镇上做木匠的学徒,管吃管住,一个月还有五十个铜板拿,等到出师被人雇佣后。挣得钱可就更多了。

  每当父母务劳回来后,就会坐在自家那已经发黑沾满泥土的门槛上,说着大哥;不一会儿父母那满脸的疲惫之色就变得神采飞扬了起来,红光满面笑得合不拢嘴,仿佛一天下来的疲劳都没有了一般。这可让他和二哥张铁和小妹羡慕得不得了。

  张玄外表长得很不起眼,皮肤黑黑的,就是一个普通农家孩童的模样。

  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比其他同龄孩童成熟了许多。因为在庄上像他这样年龄识字的人极少,一些孩童到了他这般年纪,甚至还穿着开裆裤在河边玩泥巴、捉鱼虾呢?

  他在当书童的两年里,看了不少书籍,从书里看见了外面世界的繁华和富贵;

  富人们过的丰衣足食、花田景秀和穷人过的三餐不温,只求一饱的生活,让他明白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的含义。

  他打心里希望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有一天能够随张拓走出清河庄,走出这个可以一眼望到底的世界。

  当然张玄这个想法一直没有说出来,这是他的秘密。他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实现这个在村民眼中是‘异想天开’的梦想。

  似睡非睡中的张玄做了一个如梦如幻的梦,在梦里他成了传说中的‘仙人’,驾驭着一道玄妙的长虹在无边无际的浩瀚白云中飞翔,永远看不清前方是什么?

  第二天天晨,旭日如火;

  张玄早早的起来了,简单的吃了一些米粥后,准备去向族长告别。

  他居住的房间位于后院,靠近厨房,走出房门,初升的旭日散发出夺目的火红阳光,如同镶上了一道红色镶边一般。

  向着左侧走去,时而左转,时而右转;张玄很熟悉的就走到了前院;一个宽约三四十丈的白石板铺阶院落出现在了眼前,两侧栽种着数颗脸盆大小的老槐树,边角处的横栏上有着数盆兰花和菊花,不过因为现在已经进入了初秋时节的缘故,所有没有盛开出鲜艳的花朵。

  只见一名身着长衫,身材体健的中年人在院落里打着一套不知名的掌法,极为缓慢,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他吹倒一样。不过中年人却给人一种‘飘临似仙’的感觉。

  这中年人正是清河庄德高望重的族长:张修哲。

  在院落的后方是厅堂,厅内两侧摆着三张喷着红漆的木椅,两旁各立着一跟尺许大小的圆柱,表面雕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长龙,威风凛凛。

  一炷香后,张修哲缓缓的收掌,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吐出,笑道:“玄子你是准备回家一趟吧?”

  “张玄拜见族长,现在月末了,所以我想回家一趟,傍晚之前回来。”张玄身子一鞠恭敬之极的拜道。

  “呵呵,夫人你把那只鸡腿拿出来,让玄子带回去给老张一家。”张修哲走进厅堂笑呵呵的说道。

  “母亲把鸡腿给我。”只见一名和张玄年龄差不多的,面色白皙,稚嫩脸庞的孩童从偏堂中小跑了出来笑呵呵道:“玄子你可要早点回来啊,对了。记得给我带来一些好看的石头和贝壳。上次你给我的那些贝壳给我弄坏了。”说完,小手不好意思的摸着小脑袋。

  这时偏堂内走出一位身着朴洁,容貌一般带着慈母般的深情的妇人走出,面露慈意的看着张玄。妇人正是张修哲的夫人韩菱。

  “谢谢族长、韩姨。少爷你放心,下午我一定给你带一些五颜六色的彩石回来,在阳光下可好看了。”张玄目露感激之色的说道。

  “玄子你可要快点回来啊。”张拓闻言小眼一亮笑迫不及待的说道。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好玩的东西了,每当得到这些东西便让他爱不释手。

  张玄重重的点了点头,在张修哲嘱咐下,面露微笑的走出了院门。

  “拓儿你先回书房读书吧,等你读完后,玄子就把你喜欢的贝壳带来了。”张修哲看着张拓微笑道。

  “那孩儿就先回书房了;玄子回来了,父亲你可要立刻告诉我哦。”张拓闻言略微有些失落,随后急忙说道。

  ”夫君。你决定了让玄子和拓儿走我们走过的路吗?”韩菱目露关怀之色的看着消失在眼前的张拓露出一抹忧色道。

  “唉,拓儿和玄子二人的灵根属性,都是伪灵根。玄子五行缺土,拓儿五行缺木就算加入了宗派恐怕也只能如你我二人一样终生停留在练气六层。我清河张氏一族上千人竟然沦落到仅有两名灵根拥有者的地步,大道无情啊。”张修哲叹了口气,落寞道。一说完此话,整个人仿佛老去了十余岁一样。

  “修仙一途本就艰苦重重,拥有真灵根者更是万中无一。依妾身看,还是让他们二人在人世考取功名,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件福事。况且你我二人不就是因为厌倦修仙界的尔虞我诈,才重回这里吗?”韩菱叹道。

  “好吧。我清河张氏一族从此再也没有修仙者了。”张修哲有些落寞的说道:“何为凡人何为仙,岂闻朝华尽何年。”

  ………

  而此时的张玄.现在正兴高采烈的走在土黄的道路上,这条路坑洼不平,布着层层的细沙。

  虽然张玄的心智比同龄人成熟一些,但小孩子的心性在此刻却完全爆发了出来,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东瞅西看,蹦蹦跳跳,如履平地。

  此时虽已是初秋,但阳光还是火腾腾的,没过多久道路就变得干燥无比,火辣辣的烫脚,细细的黄沙密布在路上。

  这是一条宽约不足一丈的泥路,是庄上唯一可以依赖的道路;它是清河庄村民上青牛镇和去往襄州的首府襄城的必经之路,不过却很少有人会走官道前往襄城;因为对于村民来说,前往襄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就是逛了一次青牛镇在庄上那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要知道庄上几乎有一小半的村民没有走出过清河庄。

  张玄其中的一个理想,就是去青牛镇看看。听庄上回来的叔伯说,那里的人可多了,数也数不清,有很多庄上没有的东西,漂漂亮亮的衣服,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在路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清河,数只雄健高昂的鱼鹰正在河里捕食;清河是清河庄的母亲,是她养育了清河庄上千的村民。

  不一会儿,三间用麦草和佶杆铺成的茅屋隐隐错错的出现在了张玄的眼中,烟柱飘出一缕缕青烟,直冲天际。

  茅屋周围种植着一些庄稼,屋后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

  他一看见青烟就知道,那是母亲在做他最喜爱吃的饭菜。

  茅屋越来越清晰,张玄猛的在地面蹦了起来大声唤道:“父亲、母亲、小妹。我回来了。”

  说完就一溜烟的向着茅屋跑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求仙传说》

原创文章,作者:张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2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