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玄诀》许多多,武剑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神玄诀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许多多

角色:许多多,武剑

简介:八年前一见误终身,九天玄女和帝都皇子,本该是让世人艳羡的一对璧人
正邪大战,神玄诀四散,波涛汹涌褪去后依旧暗藏杀机
再相见,身份异主,相认相爱注定伤害
她堕入魔道,涅槃重生成万人唾弃的妖女
回不去了,我无法再假装天真,活成你最爱的模样

神玄诀

《神玄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小媳妇儿

  此时的皇鑫不知不觉来到了天玄宫外,他身份尊贵,如果通报,天宗上下必定恭敬欢迎。不过他烦的正是这许许多多的“恭敬”。

  这几年他总是溜出皇城,对玄气的运用早是一等一的,家中派出保护他的高手们,总是被他耍的团团转。老父原先还因这浪子的桀骜不束火冒三丈。后来这火气里倒多了几份骄傲。外加家国日益强盛,越来越多琐事,也就由着他去了。

  此时,望着天玄宫墙,皇鑫嘴角勾起了一道淡淡的弧线。他微微调动玄气,大概知道不会惊动守卫,便纵身一跃,进去天宗宫内。

  若是要进入正殿,那儿高手云集,自己的玄气要说不被发现,那他还真没到那个境界。他只是突然想在神水节前夕,再去见见,恩对——他未来的小媳妇儿。

  宫墙之内,八年的光阴似乎草木格局依旧,穿过别致的长廊,皇鑫不自觉回忆起初次造访时的情形。

  “我不信!我不信!我才是鑫哥哥将来的太子妃!”玄皇宫中,一个五官精致,穿着锦衣的小姑娘带着哭腔喊着。围在她身旁两个宫女急坏了,“池小姐,这事还没定数呢,你们都还小。”

  女孩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鑫哥哥明天都要去天玄宫了,玄皇大人也会去,你们一大堆人都要去,都是去见那个太子妃,呜呜~~~~~~~~”

  宫女拿起手绢帮小姑娘查去泪,继续安慰到:“那是为了巩固皇帝殿下的统治才和天宗进行的联姻,小皇子不会真心喜欢她的,只是权宜之计。日后皇权稳固,你鑫哥哥喜欢谁,还不是他自己定。”

  “真的吗?”女孩终于是听进去了,可不一会儿又哇的哭起来了。

  两个宫女们很是慌忙,深怕夫人知道后责罚她们照顾不好小姐。

  皇宫中那时候的小皇子在廷中武剑,身姿不凡。刚注意到哭声,不一会儿便看到了两眼发红发肿的池家小姐。他还不知道所以然,自打有印象以来,他就记得自己和弟弟皇宇还有池家小姐秋水一起学文习武。他们两从来都是很照顾她。她也生来骄傲,老喜欢在他面前展示新学的玄气运用。他们兄弟俩也一直给力捧场。他一直想不到什么事儿能让大小姐如此伤心痛哭。

  小皇子放下剑,“秋水,怎么啦?”

  看见小皇子,小姑娘哇的哭得更厉害了;“鑫哥哥以后不会疼我了!有了你之后的小皇妃,你们都不会理我了,呜呜呜。”

  “啊?!”皇鑫突然有点发愣。“什么皇妃?我不知道啊?快别哭啦。”他突然想起,由于邪魔侵扰,前些时日,天宗地宗两大宗长老们竟然都来到皇城,几日下来似乎是定下来什么同盟。他还年幼,并出不上什么力,唯独能做得最好的就是专心习武,也不关心其他。只是最近两日,突然会有人给他道喜,他竟是没明白喜从何来。如今脑袋一转,心想:“定是父皇把自己卖了!什么皇妃!见都没见过!醉了,简直是!”

  那天是他第一次听说自己之后要娶之人被定下了,也是第一次听见了她的名字——上官烟雨。要问皇鑫什么感觉吧,反感,没错,就是反感!他生来就是皇家血脉,玉树临风,拥有的玄气也是极致的玄皇之气,单着以血脉传承的玄气便是多少有志之士努力一生都不及的,更何况他还天赋异禀。这样出身的人,往往都是极具傲气的,极具傲气之人最讨厌按别人安排的路走。即使他现在才十一岁,即使帮他做安排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父皇。他还是很反感。

  不过他也懂得如今魔族搅扰,自己不适合此时与父亲唱反调。数月后天宗神水节前夕小皇子便与父皇应邀来到天宗境内。

  听说每年一度的神水节盛况非常。天玄宫因独有的地理,神水节当日,玄宫方圆千里内都生成晶莹透着各自色泽的晶莹水汽,而玄宫方圆百里内,则是水帘成轴状由天而下,精致绝异。天宗境内仅有的奇观,世间无二。

  说来这“玄气”也是奥妙。神水节奇景归根是玄气经由“练”而具备了支配水等一系列天宗之物而成。

  而小皇子之所以愿意跟着父皇前来,多多少少也是为了对这出名的景观一睹为快。

  一进入天玄宫,玄皇便在天宗长老以及上官宗主的陪同下进入正殿商议要事。而小皇子,也得空可以在玄宫中到处走走。不过他也不大自在,走到哪儿老被关注着。天宗上上下下都对这位宗主的乘龙快婿,尊贵的皇家嫡子充满好奇。有的侍女们见到小皇子,只因一长的好,二因那玄皇之气。一时觉得很新鲜,竟有些看痴了。皇鑫也是太不自在了,径直穿过长廊,一溜烟甩下众人。

  这时他心里烦烦的,心想:“这回可是被父皇坑死了,难得有空偷闲,这宫中众人还都这生烦人。哎,那个叫上官烟雨的,名字倒还可以,不知道会不会也是个粘人的,已经有个池秋水妹妹了,最近老是哭闹,已经够为难的了。如今再添个什么烟雨。。”他的英眉一皱,从假山上跃回长廊,往后花园走去。

  后园中精致脱俗,天玄宫没有皇城的富丽堂皇,贵气逼人。但却胜在人杰地灵。看着竟觉得身心放松,只容得下美景。

  他就是这么融入其中,按他的玄气感知,这一时半会是没人能来打扰他啦。这还是上一瞬的想法,下一瞬==。哐当~~~~他的脑门着实的被什么敲中。往地上一瞅,诶?哪来的果子。

  往后放顺势望去,往高处第二眼才望见了一颗参天枣树上坐着的小人儿。他第一次这样抬着头望着一个女孩儿竟也愣了好一会儿。有个原因是她的出现让他始料未及,还有就是小人儿出现的地方他没想到。再者吧,她长得十分灵气逼人,竟有着他所想象不到的,有些精灵可爱。树上的小姑娘七八岁的样子,绑着丸子头,粉中带白的小衣裳。还有就是那双灵气眼睛,像是有吸人的魔力,只是那眼中,多少带着戒备,还有就是努气。

  “你是谁?”稚嫩的童声,翠翠的,语气直硬

  皇鑫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从小到大,别人一下子就知道他是谁,他从不用回答这个问题。“额……”要是换在平时,除了对武学他极为要强,不然遇到不擅长的局面他都懒得理,直接无视。

  这时树上的姑娘很是轻巧的跃下。身上是纯澈的玄冰之气。皇鑫这时已经估摸出她的身份了,大部分人都体内都有玄气,常人是五行之气:玄金玄木玄水玄火玄土。只有皇族血脉特有的玄皇之气在五行中属于金也属于火,天宗血脉则是玄冰属于玄水中极其独特的一门。血脉是道道门槛,决定了先天玄气的优劣以及性质。

  “不日便是神水节,天玄宫也是玄水之气韵藏,这小丫头玄冰之气至纯,难怪一直来到园中都感知不到她,而且还挨了刚刚那一下”皇鑫解了心中的疑惑,神色回复自如,看着眼前的小人儿,答到“我是你爹爹请来的客人”也许他也没注意到,自己此时嘴角淡淡的笑意。

  “客人?”她直直地盯着他,蓝水晶般的眸子中褪去了些许戒备,“我不喜欢爹爹”

  “哦?为什么?”

  “他让娘亲伤心。”那双眸色更深,似有拽人的魔力,这天宗血脉特有的眸色更让小皇子确定了她的身份。

  不过她的话让皇鑫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灵气逼人的小丫头之后跟他的渊源,他虽还是十一岁的小孩儿,对许多事情都不懂得,却觉得越发有趣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天性顽皮,机巧的一转话题,道:“你砸人的本事好生灵巧”说着用手摸摸被砸的脑门,“我是从皇城来的,都城环境氛围与你们天玄城截然不同,连人们的玄气都不同,我见滴最多的就是玄金之气,玄火之气,绕,你看。”怕她不懂,小皇子将刚刚砸中自己的枣子拾起来,用了玄火之气,只见一道红色玄气果子便化为灰烬。他比她年长,又是个生在皇家的男孩儿,天赋又高,自然在玄气的各种性质和幻化上懂得比她多得多。

  小姑娘原先恼他平白闯入自己的地盘,后来见他挨了自己一记脑门不生气,反倒冲他笑着,她在这天玄宫中,甚少与外界接触,也没有兄弟姐妹。突然间闯入的这个少年,眉宇之间对她好似很包容,到让她觉得像是有了个哥哥的感觉。这会儿还给她展示自己未见的玄气。她的戒备之心已经全消,看着变换的玄气,眉眼间带了笑意,看得起劲,灿烂的一笑,拍手叫好。

  原本轻嗔薄怒的样子现在是明眸流转,小皇子心中微微一动,似是石子落水激起的阵阵涟漪。

  “我也会,我也会”除却了陌生感,小姑娘变得活泼起来,也抢着展示自己的玄气。要说这玄气吧,能拥有什么样的玄气是否上乘取决于血统,而能运用得如何则是靠天赋,。再者就是玄气的浑厚程度,这得靠多年的修炼,还有就是运气,能不能得到许多外在的辅助而提升。

  玩得起劲了,也就忘了时间。

  另一边,在正殿中要事商议完毕。玄皇觉得就有必要再提提两家定下的这门亲事道,“这次前来主要之事是商议邪族入侵之事,我那孩儿顽劣想着你们天宗神水节盛况,也是跟来啦。既然他与令爱的婚约定下,不如接机让两小孩儿相见一下。”

  上官宗主扶一扶长须,笑道:“我也正想提及此事,亲家公和我想到一块去啦。”说笑着,玄皇与宗主一前一后走出殿门。众长老议邪族之事时一个个眉头紧锁,义愤难忍,如今大家都把话题放在两小孩儿身上,氛围顿时轻松欢快许多。

  出殿门,玄皇四处一望,都不见孩儿身影,心中暗道:“这臭小子,刚知道我给他定亲之时,神色似有不满,却又不言。说要来天玄宫也是为睹奇景才来。这会儿难道四处耍去了,还当是自家呢!怎不给老子面子,回头还不收拾他。”上官宗主看到玄皇眉目间渐有怒色,猜得一个,越发扶须笑道:“小孩儿贪玩常有的事儿,我那爱女也是,顽皮异常,可是轻嗔任性的样子着实可爱。每每遇到烦心事儿,看看她也就舒缓许多。”

  玄皇当初决议联姻只是为了稳定时局,他认得的上官宗主是个在利益面前狡猾如蛇,极具宏图抱负之人。之前谈论的是时局,许多利益纠葛,都互相试探彼此客气。如今谈论到儿女两位大人物对女孩儿的慈父之情倒是共通的,届时,气氛温馨融洽许多。倒真像是成了一家人。

  他们二人就此互相谈论起儿女,众长老们跟随在后面。

  一行人走到后花园中,玄皇一出殿门边在思索儿子跑那儿去了。也眼光最先看到自己那孩儿。所以在后花园中也最早看到和感知到小皇子和他的玄气,心想“可算给逮着了”又看到小皇鑫身旁有个灵动可爱的小姑娘,暗道“臭小子还会泡妞了,这样瞎胡闹可不行,一准给上官家看笑话,还不给老子抹黑”注意到那小姑娘后,玄皇也感知到她身上那致淳的玄冰之气,似是也略猜得那小姑娘的身份,心中转怒为喜,“臭小子还挺行”眉宇间神色变得骄傲,自己的这个孩子从出生被判别出玄皇之气,之后的学武之路上更是天赋卓绝,人也很是机敏一直没让他失望。

  “哟,原来在这儿,烟儿”玄皇得意之时,上官宗主抢先发话了。

  湖畔的两人对对方的玄气都觉得新颖,变着法儿玩得在兴头上,一声烟儿,小姑娘见识爹爹,先是两眼儿一亮,兴奋的往前跑了几步,似是想起什么来了,站住了,转而一怒,一双宝石蓝的眼儿轻嗔他的爹爹。扭头,很是可爱的哼的一声,转身跑了。

  原本的上官宗主都已经伸开双手,准备像往常的许多次一样,将小女抱起,让她摆弄自己的胡须儿。丫头瞪他的时候,他眼睛也学着瞪元咯,可这会儿小丫头扭头跑了呀,他原来的姿势还未变,摆了摆头眼里还是一笑。玄宫上下众人皆知,宗主最是溺爱那小女,此情此景也都见惯不怪,倒是皇城来的玄皇及众人,对这父女情谊很是感触。玄皇也看在眼里,心想:“果然还是生个女孩儿好呀,贴心可人”

  小皇子原先玩耍只顾与小姑娘玩耍,忽看一声“烟儿”眼前的人儿跑开了,再者变注意到了前来后花园的众人,尤其是自己的父皇和上官宗主。他的心思还在那个已经不见踪影的小女孩身上,心想““上官烟雨”“烟儿”,我们一道儿玩耍了这么久,我都没能好好喊她一声“烟儿”也未能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后来他们也并未再见上一面,之后便是与邪族的大战,那日听说邪族闯入天玄大肆破坏,他曾一度为那个初见时在枣树上轻嗔瞪视他的小姑娘心惊。后来终于得到她平安的消息,他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心想风波平定,她又可以在枣树见玩闹,笑起来明眸流转,风致嫣然。之后他定时还要再去找她,看她的笑容。

  这“之后”二字,竟已经是八年的光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玄诀》

原创文章,作者:许多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2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