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梦境》方逸,吴正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极乐梦境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方逸

角色:方逸,吴正刚

简介:  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是一个独立空间,而方逸却能将这些空间连接起来,在这个世界中,他就是神
  ……
  一个史前文明留下的高科技道具,落到一个充满野心的年轻大学生手上,让他发现了精神力量的奥秘,拥有这种前所未有的能力,他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一定不能被他人发现,除此之外就是……
  …

极乐梦境

《极乐梦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梦境突现

  “方逸那个死鬼跑那里窝着去呢?”合阴大学,十号学生宿舍楼,标号为324的宿舍里,众人正在慢腾腾地吃着午饭,突然一人抬头问道。

  “干嘛,正刚,喊我有事么?”从卫生间里伸出一个满头泡沫的头来。

  “刚刚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chun梦,正要与暗恋两年的班长上chuang时,你小子突然敲门进来了,害的我差点萎掉。”吴正刚一脸正经地说道,“你说,是不是下午该赔我个鸡腿吃?”

  “噗哧,”其他四个正在吃饭的人差点把米饭吐了出来。

  “老吴,你真能扯啊,看来不知道什么你小子得罪了阿逸,做梦都不得安宁了,赶紧拜拜佛吧。”另一人接口道。

  “你说我容易吗,平常连句话都搭不上,好不容易能有个精神享受,还被人破坏了,难道我与小云注定无缘?”吴正刚做仰天状,更是惹得众人发笑。

  “夏语云有什么好的,心机那么重,她选男朋友,肯定不会找咱们这帮穷兄弟,连庆和阿逸还有点可能,一个有财,一个有貌嘛,嘿嘿。”刚吃完饭的舍长刘昌奎,往床上一躺,不以为然地说道。

  被提到的另外一个人,叫做连庆的,却正在埋头在电脑前打网游,放在旁边的饭还一动没动,对舍友们的话充耳不闻。

  洗过头的方逸则从卫生间里出来,此时大部分人都开始午休,下午没课,可以好好睡一会,明天是星期六,又能出去通宵一个晚上。

  刚才吴正刚说话的时候,他却是心中一惊,好在大家胡乱打诨蒙过去了,没有暴露他的秘密。

  方逸和普通学生一样,都是一步步考到这所省立大学里的,在大学过了三年,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出奇的地方。

  直到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非常真实,以至于他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做梦。

  一间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里,周围的摆设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但用手摸起来,却是实实在在的。

  突然他听到一阵“奚奚簌簌”的声音,仔细聆听,才发现是对面房间传来的。

  他也没有多想,直接上前敲了敲门,谁知道……。

  这个梦到这里就没了。

  如果说这个梦还平平无奇地话,那么接下来的那个,就让他后怕不已了。

  一个西装笔挺,面孔有些熟悉的男子,拼命地往前跑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一样。

  突然一下子倒在地上,然后面孔发紫,痛苦地喘息着。

  难道就这么简单,只是打扰了色友的chun梦?只是做了一个恶梦?但我还从未做过如此真实的梦,还衔接得如此自然?还有那个恶梦,怎么都感觉那个死亡的男人那么真实呢?完全不像平常梦里一般朦朦胧胧的感觉?

  若是平常人,也就当成一个笑话谈谈就过了,至于噩梦也是回头就忘掉了,但方逸属于心机很重的男人,虽然看起来有着来自小地方的敦厚老实,但他自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思虑再三是他常有的事。

  和大家一样,躺在床上的他,思前想后,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难道仅仅是一个梦?只是左手腕一直戴着的避邪手镯似乎有些异常,不过他只是摸了摸便没放在心上。

  方逸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晚上想想看哪本书来的好,虽然幻想有什么超能力,可现实就是现实,这里也不是规则发生改变的空间,一切都得按客观规律运行。

  胡思乱想了一阵,方逸刚要睡着,“哈哈”一声狂笑差点没把他从上铺震下来。

  “居然出了傲世,哈哈,居然出了傲世啊,八万一把啊”连庆手舞足蹈,满脸通红地笑道。

  “我靠,老六,你小子注意点,别大呼小叫得,我们还在休息呢!”吴正刚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说道,“昨晚一晚没睡好,你就放过几位兄弟吧。”

  “抱歉抱歉,”连庆不以为意,“为了弥补对大家的损失,晚上我请客,喜来等大酒店,一千八百八一桌的酒席,通宵包厢,我以个人掏腰包。”

  “牛,”刘昌奎嘴里吐出一个字,然后翻身又睡着了。

  人与人真他娘地不同命,吴正刚低声哼了一句,脸上阴晴不定,并未听到有人请客就高兴。

  就自己这样,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难怪做个梦都有人敲门啊?愤愤地想了一阵,他也睡着了。

  见众表情多有羡慕,甚至有一丝妒嫉,方逸却没什么在乎的,他知道一些连庆的家底,岂是几个八万就够得,何况据他观察,光这个游戏,连庆就投入了不只一个八万了。

  一觉正到下午,宿舍六个人跟着连庆去吃大餐,方逸却找借口拒绝了,他还要研究那个突如其来的梦,直觉或者不如说是内心的一点隐隐的期待,让他武断地认为那玉镯就与那个梦有关。

  方逸在楼上,目送着众人坐车离开,望了一阵后又回到自己床上,草草泡了包面,便端详起左手的玉镯来。

  这是一个通体洁白的玉镯,如果在阴暗一些的地方看,还能散发一些白光。

  对了,问问父亲也许会有更多信息,记得这东西是从小学时候就开始戴了,自从那时候就一直平安,连小伤都没有一点,似乎头脑更清晰一般,也就一直没有扒下,虽然惹来一些小孩子间的非议,不过也没有放在他心上。

  “爸,身体还好吧?”想到就做,方逸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这还是他开学后的第一次主动往家里通话,倒不是他生性凉薄,而是性格内向,更多的是把思念挂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一些男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说过“爱”这个字。

  “噢,你小子怎么想起来打电话了,难道钱不够用了?”方父在电话那头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还记得小时候让我一直戴在手上的玉镯,是什么来历么?”方逸和自己的父亲关系很好,经常没大没小的打闹,故而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那个石头做的手镯啊,我记起来了,应该是在咱们村清河道时,我从沙里刨出来,听人说能祛邪。”方父有些奇怪,要说这些东西吧,是要上缴的,不过多数人都自己留着卖掉,或者收藏了,谁还管什么法不法的。

  “没事了,你别太累了,我不需要花什么钱。”方逸接着说道。

  “行了,我当然清楚,你的身体都不见得比我强,好了,多吃多睡,回来掉了一斤,家法伺候,”方父笑道。

  “那好,我挂了,”方逸没心思和父亲再开玩笑了,挂断电话。

  看来这个东西还有点来历,难不成还是什么史前文明遗迹?方逸脑子里浮想联翩,但也没整出个头绪来,怎么看都没找到可操作的地方,就是一个古朴的石头手环,材质似乎与平常见的玉佩之流没太多区别。

  再睡一觉看看?方逸摇了摇头,此时睡意全消,想要睡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复习一下功课罢了。拿起《高等数学》等课本,他翻看起来。

  夜色渐渐浓了,校园内路灯依次亮了起来,点缀出一串串珍珠。

  “咚,”门开了,进来的是连庆等几个人。

  “真他娘的晦气啊,竟然碰上那几个花花公子,差点没打起来,”连庆摸着脑袋说道。

  “金融系的那几个混蛋,喝醉了发酒疯,”吴正刚骂骂咧咧地进来,一下子倒在床上,身上倒没有多少酒气,他们喝的多是啤酒,就算醉了也没多少酒气。

  “那几个混蛋啊,惹得老吴这么生气,”方逸抬起头来,问道。

  “还不是那三个号称‘金融三贱客’的孙子,成天装比,这不说是为了庆贺他们‘系花’生日,也在‘喜来等’开了两桌,正好被我们碰上,被他们嘲笑了两句,真他娘地窝气,吃个饭还有人找不自在,”刘昌奎一边扶着喝醉的两个,一边解释道。

  方逸大体猜出了事件经过,定然是那几个奸人又嘲笑他们白吃白喝了,这些人就是那样,时刻不忘显摆自己家多有钱。岂不知,这有多么浅薄。

  不过也倒不一定,他们这样做,显然很容易吸引一些女孩,虽然表现得有些浮躁。

  “算了算了,”方逸和上书,起身去洗漱,“为这些人生气没必要,”

  “娘的,还不是靠了家里,自己能有什么本事,也没见他们拿过一次奖学金,整天就知道装!”吴正刚愤愤不平地说着,却被后面的刘昌奎捅了一胳膊,随后便住口不提了。

  方逸一听就要糟,果见连庆的脸色不太好,不过还是很快平静了下来,没有说些什么。

  诸人也没了聊天的心情,各自匆匆上chuang休息了。

  洗刷完毕,方逸又看了一阵书,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睡眠,梦”的话题,本来想找几个专家咨询的,看同学差不多都睡了,这事情还要保密的好。

  方逸忙了一阵,看到众人一个个都昏沉沉地睡过去了,也关了电脑,息了台灯,上chuang休息去了。

  一夜无梦,这让还有所期待的方逸失落不已,活了这么久,他也希望自己能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而不是一直要靠辛苦的努力,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不同来。从小学开始羡慕他的人就很多,岂不知每天夜晚别人都入睡的时候,他还在为一道难题发愁,清晨别人还赖在被窝的时候,他已经起来背那些让人头疼的外语、政治等需要大量记忆的东西了。

  别人都说他脑子好,他从来不那么认为,那都是花费大量时间思考的缘故,后果就是每晚睡觉都要翻上最少一个多小时的身才能睡着。比起那落枕就能打呼噜的老爹,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虽然辛苦的努力,结果还算差强人意,但过程却苦得很,他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很懒的人,不过却太在乎家人的看法了,才一直这么努力。但上大学后,见识广了,他也看出来了,就算自己努力,也要熬上多年,才能得到个高级打工仔的命。

  像连庆,天天玩游戏,除此之外就是拉拢一些同学,毕业后就是某个分公司副总的位置等着。要不以他家的条件,岂会窝在这个小宿舍里,怕也是存了锻炼的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乐梦境》

原创文章,作者:方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2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