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骑士林迈,索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血色骑士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林迈

角色:林迈,索玛

简介:  林迈勇敢的选择了风暴般的潮流,试图让穿越者的故事再次开创波澜壮阔的先河,可倒霉的人总蕴藏着无可比拟的危险性,他经常性游历于跑路与短路之上,间歇性爆发于牛A与牛C之间,生命的绝望时刻接二连三,在自我放逐和自我救赎间不停徘徊,总体来说坎坷大于辉煌,结局有悲有喜
  如果有一天,你也穿越到这块野蛮而性感的大陆上,遇见那面独特而张扬的红色骷髅旗时千万不要惊慌,那支军团的指挥官是林迈!你若是再喊一句…

血色骑士

《血色骑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背叛与忠诚

  大陆历1105年4月11日,是古托斯教堂竣工的日子,这个新落成的建筑将超越奈丝丽圣殿成为赛利王城的新标志,林迈此刻呆在古托斯教堂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正思考着建筑学的高深难题。教堂已站满了人,密密麻麻足有两千余个,但头顶开阔高远的空间却让他丝毫感不到拥挤,还有严重的空荡感。这内部跨度达百米的圆形建筑空间竟然没有一根支撑的柱子,如此巧妙的利用力学原理恐怕只有前世的建筑师才能办到吧,整整三百米的高度震慑着所有踏足的人,庄严气派、雄伟壮观,富丽堂皇已超赛利王宫,这还是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建成的,他在赞赏这个世界能工巧匠的技艺时,也在怀念着前世的种种印记!

  严格来讲,今天站到这里的都是未满十六岁的孩子,往常孩子们来教堂做祷告都会有祖辈在身旁的,而这一次却要独立进行了,这当然是无可奈何的事,赛利国如今已完全沦陷在索玛人的铁骑下,亡国的他们只能接受征服者居高临下的指示与命令,不许长辈陪伴的指令正是来自于索玛国的大国师葛雷。

  清语平原位于大陆西北角,历来由赛利国与索玛国共同掌管,这里的土地算不上肥沃但也并不贫瘠,南部更强的圣辉帝国还会时不时的兵临城下,按理说赛利人与索玛人本该并肩抗敌才对,可基于被大国随时覆灭的危机感,索玛人有了一统清语平原对抗圣辉帝国的战略。

  赛利人与索玛人的战争持续了整整十年,最后还是以索玛人的胜利而告终,在战争前期,清语平原外的各大帝国都派驻了观察团,当时的舆论就认为洒脱松散的赛利人绝非野蛮好战的索玛人的对手,只是估不到战争会持续如此久远罢了。虽然十年的战争让索玛人损失了数十万的青壮,可他们赢得战争后并未采取屠城的暴行来发泄他们的怒火,而是用了温和的征服手段。

  让赛利人认同索玛人的信仰之神就是温和的手段,古托斯教堂就是在索玛人的指挥下建成的,这里边供奉着索玛人的主神古托斯,古托斯在大陆古语里被称为死亡神,这是林迈在一部古典《希威诸神史》里看到的,而赛利人原本信仰的奈丝丽神也没有多好的名声,是复仇者的意思。

  在这块神奇的大陆上,魔法构建了一切,神灵也历来都是触手可及的,各国教堂与神殿都是最令人生畏的地方,历史上一个王国征服另一个王国的最好办法就是改变他们的信仰,有了同一捍卫的神祗就有了血脉相承的牵连,这可比赤裸裸的杀戮更能征服人心。

  此刻古托斯教堂所到的两千余个孩童全是赛利王国血统最尊贵的贵族后裔,鉴于大陆严森的等级制度,掌控住一个王国的贵族自然也就掌控了这个王国的命脉!

  林迈看着周围惶恐的孩童突然想到,“赛利国敢于反抗的勇士都已死在索玛人的屠刀下,索玛王被赛利人称为屠夫王,可那个坐镇索玛王城的君主真的就是侩子手这么简单?恐怕用不了多少年,赛利人就会忘记他们朝奉四百年的神灵奈丝丽,而将新兴的古托斯神铭刻心底,届时整个清语平原便只有索玛,再不见赛利了!”

  根据《大陆通史》的记载,每当一个新帝国诞生时,古老的大陆格局便会被打破,更大规模的战争就会跟着到来!林迈知道,索玛人不带给赛利人血腥的原因是为了更长久的布局,他们一统清语平原后必将遭受圣辉人的镇压拆解,想抵挡乃至战胜强大的敌人就必须联合赛利人的力量,征服远不是他们的目的,让赛利人为他们流血、为他们而战才是最终的打算!

  林迈是四月生的,这个月恰巧就是四月,他记得很清楚,再过六天就是他十岁的生日,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年,他早已习惯和认同了自己的新身份,过去那个地球青年的身份早已被他遗忘,他全名是林迈.奥古斯丁.奥德,家族的历史与赛利国一样长,四百年前为赛利定鼎开国的十二圣骑士之一苏格拉底.奥德就是他的先祖。

  林迈是被老仆人艾特养大的,自出生之后便被老艾特带到了奥德家族的封地维尼亚行省,他很少见过他的父母,这并非父母不爱他,而是没有机会!他的父亲老奥古斯丁是现任的赛利军团的指挥官,母亲茱莉亚则有着赛利王族的血脉,自然都是最狂热的爱国者,几乎常年都在战场上,像他这样在战时出生的孩子几乎都像孤儿。

  他还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也全跟着父母踏上了战场,三岁那一年,他的母亲和两个哥哥阵亡在了一场保卫战里,而在前年夏天,另一哥哥和大姐的遗体也被送回到了老家,他最小的姐姐伊芙在埋葬了兄姐之后带着一把魔法杖离开了维尼亚,赶赴战争最为惨烈的红云战场,那是赛利国与索玛国展开终极决战的地方。

  伊芙当时只有十二岁,可临走之时的教诲更像一个母亲,林迈记得很清楚,她是这样说说的:“林迈你记住,长到像我一样高的时候就要去找父亲,父亲需要勇敢的儿子,赛利更需要勇敢的男人……”她当时也不过比林迈高出半头而已,可姐姐毕竟是姐姐,面对弟弟时绝不会有小鸟依人的姿态。

  伊芙本是一位冰系的魔法师,可还有着预言师的天赋,她接下来又教诲道:“假如你等不到长大那一天,维尼亚已沦陷在索玛人的手中,那你就逃吧,有多远逃多远,逃出清语平原去,再不要回来了!咱们奥德家的人可以流亡,但决不能投降,即算是孩子也不能!”她那一刻似乎已看到了如今索玛人在赛利王城耀武扬威的局面,林迈此刻想来,开始为伊芙的远见而赞赏!

  伊芙走时,匹马单枪,当时的感觉就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林迈无论如何也劝服不了她,他强压下跟随伊芙赶赴战场保家卫国的幼稚想法,转世后的他面对弱肉强食的世界本能的选择了韬光养晦的低调生活,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去打仗,这和送死有什么分别?

  离别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半,去年冬天下雪的时候红云战场传来了赛利军团落败的消息,林迈再也忍受不住对于伊芙的思念,他担心若是再不去前线一探究竟,那他将再没有和伊芙团聚的机会,当然还有那位四年都未曾蒙面的父亲。于是他让老艾特带着他离开了维尼亚,血脉的牵连还是让他执拗了一回。

  林迈却估不到,当他赶到赛利王城时便被索玛大军围困了。他并不相信索玛人可以在短期内攻陷赛利王城,可事实往往过于残酷,索玛人的骁勇善战远超他的想象,他们就在新年钟声敲响的一刻突然发动了进攻,干净利落的完成了攻陷赛利王城的壮举,当代表着赛利人精神的奈丝丽神殿被攻破之后,整个赛利人抵抗的信心便随之烟消云散了,三个月后,赛利国的二十七个行省全部成了索玛人的国土!清语平原的大一统局面也正式形成!

  这些天来,老艾特经常安慰林迈,老人家说在赛利北部的拉古丽雪原有一支骑士团还在抵抗,他坚信那支军团的首领就是林迈的父亲奥古斯丁,他还信誓旦旦眼含热泪的保证,只要十二圣骑士的后裔还在,赛利国就绝不会亡!

  当时的林迈第一次被懦弱而刻板的仆人感动了,一个世代侍奉贵族的奴仆竟也有一颗不屈的心!他想到了逃亡,但索玛人为赛利贵族子弟洗礼的命令很快传了下来,这是一道不容抗拒且饱含屈辱的命令,一旦接受索玛古托斯教的洗礼便要脱离奈丝丽教徒的身份,这对于赛利国上层贵族来讲是严酷的考验,不接受洗礼就是索玛国的敌人,而接受洗礼必将成为赛利人的叛徒!

  效忠还是反叛,这是一个问题,假装效忠保存实力那是自欺欺人,一样逃不脱叛国贼的骂名!

  林迈只能在梦想成为一名英雄之前先做了一次叛徒,他选择了接受洗礼!

  当然,他也在质疑今后还能不能成为一名英雄。他心里明白,那个四年未曾蒙面的父亲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成为可耻的背叛者,整个赛利人都知道‘爱国者’就是奥德家族的代名词,在今天的洗礼过后,他将被永远的驱逐出奥德家族,带上叛徒的烙印!

  老艾特一直把林迈当做儿子,他觉得让只有十岁的林迈为成全大义而成为烈士太过于残忍,只能无助的看着林迈走进古托斯教堂,途中不停痛哭,悲伤的呢喃说奥德家族数百年的荣耀就要毁了,他对不起老爷的重托,更不该带着林迈离开维尼亚!

  林迈在那一刻才知道,自己早已融入这个世界,星空下只有血与火熔炼的战争烘炉,躯体和灵魂都在不断燃烧直至化为灰烬,他必须要面对力不能及、身不由已的危险局面,将来还会有更多不堪设想的悲剧,他必须要果断抉择,结局是遗臭万年还是永垂千古,他才不在乎,他要的是被强加身上的屈辱与仇恨加倍还给敌人,仅此而已!

  “艾特叔叔,你觉得我用剑刺进自己的胸口就是对父亲和赛利的忠诚吗?不!我死之前,一定要所有索玛人的血先流干,这才是我的忠诚!”林迈留给了老艾特一句冰冷的话,这才大步进了教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血色骑士》

原创文章,作者:林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z.com/542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