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资讯›裴意然童司韶现代言情《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_(裴意然童司韶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裴意然童司韶现代言情《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_(裴意然童司韶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

眉目疏朗

现代言情 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 童司韶 裴意然

裴意然童司韶是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眉目疏朗”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还好裴意然一个侧身,拦在童司韶面前,语气不悦地说道,“世伯,既然两家已经决定联姻,那童司韶便是我,便是我裴家罩着的人,谁想教训她,还不得先问问我们裴家,不然,就是不给裴家面子,您说对吗?”言之下意,还轮不到童老头出手教训。这话看似有理,实则无理之至。简直把童司韶当成了他家的私有财产。裴意然这种唯我独...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裴意然童司韶   时间:2022-11-26 01:20

《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小说介绍

裴意然童司韶是现代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该怎么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眉目疏朗”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有时童司韶太恨自己料事如神了但她这人个向来输人不输阵的,于是也挑高有眉头问道,“那你打算怎样?是准备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裴意然被口水呛了一下,难以置…

第5章 他说他要叙旧

童司韶和裴意然之间打的诳语,也就是彼此心知肚明,其他人只能竖着耳朵,无可置喙。

但童老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审度情势之后,觉得童司韶又得罪了裴大少,还没等童司韶有所回应,就斥道,“你怎么对裴少说话的?这么没礼貌,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童老头对童司韶的认知还停留在十年前,许多习惯不能说改就改,抡起手臂,又想送她一记锅贴。

童老头动作太快,措手不及的童司韶只能站着挨打。

还好裴意然一个侧身,拦在童司韶面前,语气不悦地说道,

“世伯,既然两家已经决定联姻,那童司韶便是我,便是我裴家罩着的人,谁想教训她,还不得先问问我们裴家,不然,就是不给裴家面子,您说对吗?”

言之下意,还轮不到童老头出手教训。

这话看似有理,实则无理之至。

简直把童司韶当成了他家的私有财产。

裴意然这种唯我独尊的变态心理与他妈真是如出一辙。

童司韶心里仅存着一点感激之情,马上化为乌有。

童老头却马上眉开眼笑地附和道,“那是自然,现在既然司韶已经回来了,那什么时候我们两家人坐下来商量商量,挑挑日子,赶紧把这桩美事给办了。”

裴意然嘴一撇,双手插兜漫不经心说道,“那要看家母的意思了,我是无所谓的。”

这小子,真是太狂了。童司韶突然悔不当初,早知道这小子还是这副德性,那时就不该一时心软,轻易把他放过了,要把他吊起来,狠狠抽上几鞭,让他受受教训。

童老头却不以为意,又是一阵眉开眼笑,“那让我内人立刻与令堂联系。”

???

一想到她这么一个大活人还站在这里,他们就这样当着她的面草率地决定她的终身,童司韶忍无可忍地怒道,“裴意然!”

裴意然眉一挑,语气不是很好地问道,“干嘛?”

童司韶转而谄笑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你也不想我们没有经过深入了解,就这样草率地决定我们终身大事吧。”

童司韶这个暗示够明显了吧,裴意然应该听得懂。

裴意然的确也一下子陷入沉思,两耳无端开始发红。

童丽颖的反应比童司韶想象得快,她一下子挡在童司韶面前,亲热地挽着童司韶的手臂说道,“你们确实要好好谈一谈,别都站着啊,坐沙发上啊。”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去拉裴意然的衣袖。

裴意然恍若未觉,抬眸望向童司韶,直接吩咐,“来这么久手还没洗呢,童司韶,你带我去洗手。”

不待童司韶回答,裴意然迈开长腿旁若无人往楼梯口走去。

童司韶正愁没机会与他单独开聊,赶紧跟了上去。

不料童丽颖也跟了上来,“意然哥,二楼没有公用盥洗室,你到我房间里洗手吧。”

裴意然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大闸蟹吐了我一手的泡,挺脏的,就别去污染你的房间了。”走到童司韶房门前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童司韶,一副看你怎么办模样。

童司韶忍气吞声,拧开房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反正这房间对童司韶来说也很陌生,她根本没把它当成自己的私人空间来看待。

裴意然走进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齐齐整整站在身后的童氏一家三口,淡淡说道,“世伯,你们不要那么客气,这件事让我好好与司韶聊一聊。”

一招釜底抽薪,成功地止住那一家三口紧紧跟随的脚步。

旧脑筋的童氏夫妇面面相觑,觉得莫名其妙。他们可能还在想,两家联姻,有童司韶什么事呢,那就是个工具人啊,负责担个虚名就行。以前裴少不是一点都不喜欢看到她吗?怎么突然变样了?

童丽颖脸色则有点难看,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勉强笑道,“意然哥,那你什么时候陪我去买礼物?”

裴意然拧起眉头,“这几天我没什么空,你另外找人陪你去买吧,明皓订制的跑车明天就能提了,上次他输给我,这次肯定会找我赛车。”

童丽颖随机应变能力很强,马上钻空子,“意然哥,那你今天下午有没有空?我就在外面等你聊完了,再陪我去买礼物。”

迎男而上,死缠烂打,形容的就是童丽颖这样不好打发的主儿吧。

裴意然拿出手机,打开电子行程表看了看,“今天下午我也不一定有空,你还是别等了,找其他人陪你逛吧。”

童司韶心头微动,童丽颖的人设一直都不是那种恋爱脑的舔狗,与裴意然相处时一向表现得明理知性,进退得宜,她既像个精明能干的精英,又像个大方得体的名媛,何曾像现在这样,在裴意然面前,把恣态放得这么低?

童氏即使再不行,那也是瘦死的驼骆,不至于让掌权者一而再,再而三放下身段巴结男人吧,童丽颖的态度颇值得怀疑。

鉴于裴意然的气场,再加上对于他臭名昭著洁癖的深刻认识。

童家人不敢造次,都乖乖在门外候着。

童司韶奋力推开人群,挤进自己的地盘。

裴意然倒一点都不见外,洗完手,还斯条慢理拿着童司韶的手巾慢慢擦着手。

看着裴意然鸠占鹊巢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童司韶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若不是看在他刚刚帮她的份上,童司韶早就上去抽他一脸了。

童司韶正想说些什么,却见裴意然适时抬头冲着门外厚颜无耻地说道,

“多谢世伯成全,请把门带上,余下时间,我想与童司韶叙叙旧。”

可裴意然完全没有那种已经得罪别人的自觉,把自己捯饬干净后,继续无视童司韶的存在,闲庭信步般走到房间中央,意态优雅地站在古董架旁,打量着她的房间,然后从容地从兜里拿出一件小干扰器,随手搁在古董架上。

童司韶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怀疑,他们还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事实证明童司韶是对的。因为裴意然一开口,便没什么好话。

“童司韶,当初你逃跑的时候没料到会有今天吧?”

这句话压低声音说出来,带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