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相思与君

>

相思与君

佚名 著

沈乔念 现代言情 相思与君 陆久辞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相思与君》,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乔念陆久辞,故事精彩剧情为:民政局下午还上班,来得及来得及!”沈乔念看着沈子媛娘俩急不可耐的样,轻嗤一声。聪明反被聪明误,往她身上泼脏水,反倒阻止了她离婚。而她就要往沈子媛心头扎刺,还得使劲摁一摁!沈乔念扶着脑袋,哎呦一声:“我这脸啊眼啊脑袋啊,都疼……我去找医生。”陆久辞刚要离开一只小手就拉住他衣角...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沈乔念陆久辞   更新: 2022-11-27 05: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相思与君》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乔念陆久辞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佚名”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等沈子媛刷卡付完钱,郑夫人拿了张卡给沈乔念“我家小念真棒,修个披肩价格就翻番了来,这一百万你拿着!”沈乔念赶紧把卡回去,“郑夫人,修补费要不了那么多”郑夫人又把卡塞进沈乔念怀里,“我说有就有,拿着!”沈子媛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花了两百万,沈乔念转手分走一半?她们两个合伙坑她!沈子媛压着怒意吆喝:“姐姐,披肩也买了,你满意了?可以跟我走了吧!”这话说着就像是...

第35章

沈乔念摇头啧了一声“原本今天要去离婚的,现在你这一闹,民政局也下班了。”
沈子媛笑容突然僵住。
沈乔念要跟陆久辞离婚?
什么时候的事!
该死!
早知道不搞这一出,等着他们离婚好了!
沈子媛肠子快悔青了,赶紧往后找补“久辞哥,是我妈小题大做,耽误你时间了。”
汪芸也反应过来了,催促陆久辞,“是啊久辞,子媛我照顾就行了。
民政局下午还上班,来得及来得及!”
沈乔念看着沈子媛娘俩急不可耐的样,轻嗤一声。
聪明反被聪明误,往她身上泼脏水,反倒阻止了她离婚。
而她就要往沈子媛心头扎刺,还得使劲摁一摁!
沈乔念扶着脑袋,哎呦一声“我这脸啊眼啊脑袋啊,都疼……我去找医生。”
陆久辞刚要离开一只小手就拉住他衣角。
躺在床上的小丫头狡黠得朝他眨眨眼。
那顽皮娇俏的模样勾得他心尖一痒,恨不得好好宠爱她一番。
汪芸急了,上前怒声呵斥“我看你就是装的!
赶紧起来去民政局离婚!”
沈乔念拉着陆久辞的手,软声撒娇“我不舒服,不离婚了好不好?”
沈子媛越急着让她离婚,她越不离。
只是,她不确定陆久辞会不会配合她。
毕竟他对沈子媛既有感情也有责任。
沈乔念眼巴巴盯着他只剩灰白却依然俊朗的脸,就想赌一把。
“好,不离了。”
陆久辞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哪怕她只是为了跟沈子媛赌气。
但那又何妨?
沈乔念扬起笑脸,眼底透着一丝得意和狡猾。
陆久辞看得心痒,抬手刮她的小鼻子,语气温柔“饿不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沈乔念摇摇头,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沈子媛在一旁牙都快咬碎了!
那个贱人故意拖着不离婚,还冲陆久辞发骚!
该死!
陆久辞哄完沈乔念,开始处理正事。
“陆宇,带保姆去派出所自首。
沈家要给小女儿讨公道,肯定不会阻拦。”
汪芸憋了一肚子气。
陆久辞竟然来真的!
没办法她只能去派出所把这事大事化小。
汪芸推着沈子媛离开,然后听到陆久辞冷声低喝。
“打了我太太,一句话没有就想走?”
沈乔念微微一愣。
他还要给她讨说法?
汪芸咬着牙回头,“还想怎么样?
让我给她磕一个?”
“也不是不行。”
陆久辞煞有其事得点头。
“陆久辞!
我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汪芸快气疯了。
“久辞哥,你别生气。”
沈子媛刚想求情,陆久辞就先发话了。
“子媛一向通情达理,你妈打了人,不该道歉?”
沈子媛顿时一噎。
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妈,道歉吧。”
汪芸憋得脸红,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对!
不!
起!”
沈子媛红着眼睛问沈乔念“姐姐,妈妈亲自给你道歉了,满意了吗?”
沈乔念撇着嘴嘀咕“勉强吧,下次记得走点心。”
“沈乔念,你别得寸进尺!”
汪芸撂下这话,推着沈子媛走了。
陆久辞轻抚着沈乔念的长发,“不满意为什么不说?”
沈乔念笑着摇头“没必要,这次是有你在。
下次你不在,连这三个字都没有。
我要次次都计较,早气死了。”
汪芸对她不亲,那她就离远点,权当没这个妈。
陆久辞的心蜇疼了一下。
她到底受了多少委屈才会云淡风轻得说不计较?
陆久辞低头在她额顶落下一吻,声音郑重而缱绻“以后我护着你。”
沈乔念依恋得在他怀里蹭了蹭。
陆久辞哄着她睡下,出门打给助理,“沈氏想要东边磁山那块地?”
“是的,磁山离在主题小镇不远,那边还有温泉。
沈总盯这块地好长时间了,想建温泉酒店,下午投标志在必得。”
“这块地我要了。”
陆久辞声音沉沉,“再把跟沈氏合作的业务整理发给我。”
挂了电话,他转头看到沈乔念已经醒了。
她呆呆得看着窗外,眼底没了光彩。
陆久辞心底怒火压都压不住。
汪芸害沈乔念半失明!
沈乔念没法追究,他来!
沈家不出血就不知道疼,以后还会欺负她!
只是她现在不愿意见人,所以才会装睡。
陆久辞心疼了一下,拧眉打给陆宇“去把宸宝接过来。”
陆宇为难得开口“对不起陆总,刚才出了车祸。
保姆下了车,有人直接劫走,现在下落不明。”
陆久辞眼底一片暗色。
汪芸唆使保姆指认沈乔念毁了沈子媛的脸,自以为做得周全,还准备了监控,但这点把戏根本不够看。
他没戳破,而是送去派出所查证据。
到时候沈家不给他说法都不行!
可现在保姆被劫走了?
汪芸不可能这么迅速派人,那又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沈乔念浑浑噩噩睡了半天,醒来眼前还是一片灰暗。
她失落得低下头,突然看到床边趴着个肉嘟嘟的小奶娃。
奶娃眨着水灵灵的大眼,小嘴撅得老高,标致的小脸跟陆久辞有几分相似,但撅嘴又不屑的表情跟陆久辞一模一样。
沈乔念顿时眸色一喜,“宸宝你怎么来了?
不是跟爷爷出去学画画了吗?”
宸宝是陆久辞大哥的儿子。
三年前大哥死于车祸,大嫂被赶出陆家,当时两岁的宸宝整日不吃不喝不说话,靠打营养针续命。
她怜惜宸宝,除了照顾陆久辞就是花时间陪宸宝,想办法逗他开心,这才把宸宝从悬崖边上拽回来。
这三年宸宝虽然嘴硬但对她很依赖,她也把宸宝当成自己的孩子。
宸宝小嘴撅得更高,不屑冷哼“那帮老头啰嗦死了,画的还没小婶婶好,还敢来教我?”
“又笑话我,我这半吊子水平能跟大师比?”
沈乔念笑着捏他带着奶膘的小脸。
QQ弹弹,手感特别好。
宸宝由着小婶婶把他的脸搓变形,一脸无奈得叹口气。
有宸宝在,沈乔念顾不上伤心,换衣服带着宸宝去吃好吃的。
晚上,沈乔念生拉硬拽把宸宝弄到她床上,“来,小婶婶给你讲故事。”
“我都五岁了!”
宸宝很是无语。
可看着沈乔念失落得垂下头,宸宝叹着气摇头“讲吧讲吧,不讲我睡不着。”
“看吧,我就说你得听故事!”
沈乔念从手机浏览器里扒拉个童话故事,一本正经得给宸宝讲。
但讲着讲着,她先把自己讲睡了。
宸宝无奈得收起手机,给小婶婶盖好被子就睡在她旁边。
半梦半醒间,他感觉有人在抱他,睁眼看到是陆久辞。
陆久辞把宸宝放在旁边床上,“自己睡,别烦她。
““小气!”
宸宝撇着嘴翻了个身。
陆久辞在沈乔念额头落下一吻,用仪器给她热敷眼睛。
沈乔念半梦半醒间觉得眼睛上有什么东西,她皱着眉推开,又听到一声低喃。
“你睡你的,我给你敷眼睛。”
沈乔念听出是陆久辞的声音,放松下来。
眼睛上热热的很舒服,她微微扬起唇角,趴在他腿上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沈乔念瞧见宸宝在旁边床上看书,她打着哈欠咕哝“宸宝怎么跑那边去了?”
宸宝一脸幽怨,心说你男人什么样你心里没数吗?
沈乔念微囧。
可看着宸宝白里透红的小脸,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跳下床一把抱住宸宝。
宸宝?


《相思与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