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别叫我大师

>

别叫我大师

月亮的白纱裙 著

别叫我大师 悬疑惊悚 月亮的白纱裙 郑周

以郑周月亮的白纱裙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小说《别叫我大师》,是由网文大神“月亮的白纱裙”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但只看见一名二十左右岁的青年站在坑坑洼洼的泥巴大道中央,穿着一套破旧的迷彩服,仔细一瞧胳肢窝都已经绽开了线,露出他里面的白色贴身内衣。脚上穿着一双已经露出大拇指的胶底解放鞋,右手提着鼓鼓囊囊的蛇皮袋,活生生一副农民工的模样,不,甚至连农民工都不如。虽然是这副打扮,但他脸上却没有一点阴郁,反而充满了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郑周月亮的白纱裙   更新: 2022-11-26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别叫我大师》是由作者“月亮的白纱裙”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郑周月亮的白纱裙,其中内容简介:第二天,郑周刚一来到工地上,就听见有人议论看门的老大爷昨天晚上突发心脏病在门口去世了郑周听早来的人描述,据说看门的老大爷死状十分难看,脸色青紫口角还流出绿色的不知名液体工地上出了人命,这是一件大事,被有关部门批评整改以后,过了两天,这才重新开工而这两天郑周过的十分的差,看着身上的钱只出不进,每天都急得上火,出去找事做,逛荡了一圈又找不到合适的重新来到这工地上,项目经理拿着一张A4纸给大家念...

第一章黑车司机

五月,虽已临近立夏,但空气中还残存着少许的春寒。

在一片起伏跌宕的十万大山深处,有一座贫穷的山村。

这里是黔省偏远的无名山区,年轻人们前几个月过完年,早就外出谋生去了。

都已经快到了忙农的时节,本不应该再有人外出了。

但只看见一名二十左右岁的青年站在坑坑洼洼的泥巴大道中央,穿着一套破旧的迷彩服,仔细一瞧胳肢窝都已经绽开了线,露出他里面的白色贴身内衣。脚上穿着一双已经露出大拇指的胶底解放鞋,右手提着鼓鼓囊囊的蛇皮袋,活生生一副农民工的模样,不,甚至连农民工都不如。

虽然是这副打扮,但他脸上却没有一点阴郁,反而充满了自信。他对着面前佝偻着身子的老农,拍着胸口大声说道,“师父,你看好了,这一去,不闯不出一个天师的名头,我就绝不回家。”

身穿黑色布衣的老农则是呵呵一笑,看着手提着蛇皮袋的青年语重心长的说道,“什么天师不天师,那些都是虚名,唯有钱是真的,只要有钱,哪怕是一条狗也能够包装成所谓的天师。”

“师父,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身穿迷彩服的青年撇着嘴不满的说道,“难道我学道十几年连条狗都不如?”

“哎!”老农长叹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没钱,确实连狗都不如啊。”

迷彩服青年嘴角一抽,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师父。

“小周,你去到外省以后,多给家里打点电话,千万别让你父母担心。”看着从未出过远门的徒弟,老者又语重心长的嘱咐道,“到外省以后,万事都留个心眼,可千万别被人哄骗了。”

“师父,我又不是傻子。”迷彩服青年又更加的无语了。

老农看他满不在乎的模样,越加替他担心了,刚想要再说教他几句时,就远远的听见中巴车鸣笛的声音传来。

迷彩服青年瞬间就激动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黄色中巴车,兴奋的挥手拦车。

司机是一名中年男人,一看站在路中央挥手的迷彩服青年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这是哪里来的傻缺。”

司机将中巴车停在迷彩服青年面前,便将车门打开,见他半天都不上车,把头伸出窗外,大声的喝道,“要不要上车的?”

“要上,要上。”迷彩服青年一边兴奋的回话,一边急忙回头看着老者说道,“师父,此一去我就如龙入大海虎归山,你就等着我成为一代天师吧!”

说完,便提着蛇皮袋一路小跑上了中巴车。

司机一边关上车门,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浪费老子时间。”说完,还狠狠的往窗外啐了一口吐沫。

这中巴车司机幸好是从另一个县城刚调过来的,老农瞧着面生,也没和他过多计较。要是本地司机的还敢如此无礼的话,以老农的小心眼,早就让他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当然,如果是本地司机的话,不可能会如此无礼的,只要看见老农站在路边,立马就熄火下车,恭恭敬敬的递上烟,满脸堆笑的问好,“顾先生请抽烟。”

不知者无罪,所以老农自认为大度的饶恕了司机这一次。

其实他就是怕乡里的百姓们在背后议论自己罢了。

当然,这些司机都不知道,他一踩油门,便绝尘而去。

“周儿,愿祖师爷保佑你。”

顾先生看着中巴车渐行渐远,直到看不到踪影以后,他默默地在心中为自己徒弟祝福一声,转身离开了这里。

迷彩服青年看着往后倒退的松树林,心中既是激动又是忐忑。

激动的是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贫穷的地方,去追求自己成为天师的梦想了。而忐忑的是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怎么面对外面的世界。

中巴车一路行驶进了市里的车站,司机把车门打开,迷彩服青年提着麻皮袋下了车,走出车站,伸手拦住下了一辆出租车,谈好价格以后,出租车司机便开着车向着专跑长途西客站走去。

来到西客站,迷彩服青年提着蛇皮袋刚一下出租车,就有好个黑车司机围了上来,十分热情的问道,“兄弟,是不是去省城?”

这些人根本不等迷彩服青年回话,又连忙说道,“兄弟,坐我的车,只差一个人就满了,马上就可以出发。”

“这么快吗?”迷彩服青年将信将疑的问道,“多少钱?”

“兄弟,车站里买票要收90,我就收你80算了。”黑车司机似乎很是大气。

“那感情好。”迷彩服青年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说道,“赶紧走吧。”

又拉到一个客人,黑车司机很高兴,十分殷勤的伸手去接迷彩服青年手中的蛇皮袋,“兄弟,我帮你提。”

迷彩服青年没有拒绝,将手中的蛇皮袋交给了他。拉客的黑车司机看着鼓鼓囊囊的一大袋子,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迷彩服青年刚一撒手,还是让黑车司机往前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上。

“你行不行啊?”迷彩服青年看着自己的蛇皮袋在黑车司机手中落在地上,很是不高兴的说道,“我袋子里面有不少好东西,摔坏了要你赔的。”

“我这算是被人讹上了吗?”黑车司机目瞪口呆的上下打量迷彩服青年,见他全身上下的衣物加起来不超过100元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迷彩服青年则是没有管他,而是伸出右手将地上蛇皮袋十分轻松的提了起来,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后,这才看着黑车司机开口说道,“算你运气好,没把袋子里面的东西摔坏。”

“什么鬼?”黑车司机挠了挠头,在心中吐槽道,“想讹我就直说嘛,何必还要假模假样的在手中掂量一下?”

迷彩服青年当然不知道他心中说的是什么,看着呆愣在原地黑车司机,眉头一皱问道,“还走不走了?”

黑车司机一听这话,立马满脸赔笑的说道,“走走走。”

说完,黑车司机便带着迷彩服青年向自己的车走去,一路上,为了缓和气氛,黑车司机便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哈哈兄弟,你袋子里面装的是石头吗,咋这么重?”

迷彩服青年像看白痴一样看了黑车司机一眼,嘲讽的说道,“你见过谁出门带石头的?”

“哈哈。”黑车司机被这么一怼,很想对着迷彩服青年说一句,“我看你就像傻子,不然咋会提着这么重的东西出门。”

但为了做成这单生意,他还是忍了下来。

一路无话,两人走进车站旁边的一条巷子里面,黑车司机把自己金杯面包车尾箱打开,让迷彩服青年把他提着的麻皮袋放在尾箱后,将车门拉开,黑车司机满脸和善的笑道,“兄弟,你先上车休息一下,我再去叫个人,马上就出发。”

说完,不由分说的将迷彩青年推上了车,哐的一声,又将车门拉上。

面包车里面五六个满脸烦躁的人,一看到迷彩服青年上车了,他们脸上表情又更加的烦躁。

迷彩服青年一开始还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在,随后在车里面等的越久,他也受到这些人的情绪的影响,开始慢慢的烦躁起来。

一直等,一直等,黑车司机不知是来来回回的走了多少次,面包车早已经满员了,还有不停的往里面塞人。

迷彩服青年终于不想再等了,刚想要下车时,黑车司机笑眯眯的打开了车门,看着里面人们说道,“大家给一下车费,我们马上就出发了。”

等了这么久,所有人都不想去车站里面再等一次了,很麻溜的就交了钱。

黑车司机把钱放进皮夹,果然没有食言,启动了面包车,绝尘而出。

一路上,除了司机以外,大家都昏昏欲睡的,当天色渐暗下以后,面包车不知什么原因停靠在了路边。

黑车司机转过头来看着昏昏欲睡的众人满含歉意的说道,“大伙儿,真是对不起啊,我车坏了,走不了了。”

一听这话,昏昏欲睡的众人立马清醒过,急忙的嚷道,“那怎么办,我们是交了钱的,你不可能把我们扔到这里吧?”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黑车司机安抚着众人,“我已经联系别的车了,马上就过来。”

“大伙儿都先下车把自己的行李拿出来,在路边活动活动吧。”

黑车司机说完,开门下了车,为众人拉开了车门,又让大家把行李搬下车以后,黑车司机找了个借口上车后,一踩油门,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只留下一群人懵逼中带着愤怒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

迷彩服青年这时也反应了过来,看着绝尘而去的金杯面包车,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黑车司机,我郑周与你们势不两立。”

他怎么也想不到,师父苦口婆心的叮嘱自己,出门在外千万不要上了坏人的当,可是这也没出黔省啊,昨就这么快尝到了社会的险恶。

《别叫我大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