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风山渐

>

风山渐

一条大鱼头 著

古代言情 文相逢 沈山水 风山渐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风山渐》,是以文相逢沈山水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一条大鱼头”,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文相逢自五岁开始,便跟着几个乞丐乞讨乞食,幸得不死。人都说孤儿早成熟。文相逢在八岁时,便已悟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哲学理论。认为自己能混得不死,便已是上天垂怜,理应心存感激...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文相逢沈山水   更新: 2022-11-26 06: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风山渐》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条大鱼头”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文相逢沈山水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风山渐》内容介绍:沈山水三人站在将军府后院外墙一处小树林里夜吻金望着那外墙,又突然怂了起来“不行不行,还是名声重要些”正要向后倒,被沈山水一把按住了肩夜吻金道:“沈员外,我把这藏宝的暗室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自行去偷可好?即使你不擅武,你身后这位公子看起来可不是一般人,偷个东西必定不在话下”沈山水抿着嘴浅笑着,按住他肩膀的手劲愈发的用力起来他道:“偷东西嘛,还是你专业点”说着,将手从他肩膀拿开,一拍他后背...

第1章 公子的玉佩

文相逢是个孤儿。有名有姓,却无父无母。

姓氏是父亲传的,名字是娘亲起的。

早年间,北方闹辽乱,民间闹饥荒,父母抱着还是婴孩的文相逢随大批难民一起逃至临安,本想寻个好出路,却依旧逃不过瘟病和穷病的纠缠,在颠沛流离了大半生后,相继死去。

文相逢自五岁开始,便跟着几个乞丐乞讨乞食,幸得不死。

人都说孤儿早成熟。文相逢在八岁时,便已悟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哲学理论。认为自己能混得不死,便已是上天垂怜,理应心存感激。

所以她被包子铺老板扔过来一块早就掉在地上的菜包,捡起来后还不忘上前去给老板鞠个躬。

她被小痞子们抢走好不容易得来的几块饼,也只是将怀里剩下的饼屑放进嘴里填了填肚子,也不生气。

文相逢还很讲究报恩。

哪家老板娘给了几个包子,哪个粥铺施了几碗残羹,她都用石子刻在城北那所破庙的角落石块里,以期日后有幸长大了,能一一报答。

文相逢姓文,但却不会文。她不会写字,刻的都是图案。

当一位公子将一块似乎价格不菲的玉佩塞进她的手中时,她愣住了。

那天,文相逢瘫在运河旁的一条小道上,看着河岸船舶上上上下下的旅人,琢磨着如何能讨一点吃食。

她肚子已经两天没有进一点粮食了,只靠饮些清水充饥。整个人饿得手脚发虚、小嘴发白。

忽然,她迷迷糊糊中听见不远处响起一阵小小惊呼。原是一胖公子善心大发,在给路边的几个小乞丐发放手中的吃食。

那公子刚下船舶,因有家奴迎接,手中原本预备在船上吃的几个饼还剩下几个,便招呼着周围候着的小乞丐,打算分了。

见那公子招呼自己,相逢艰难地站了起来,恍恍惚惚地跑了过去。不想手中刚接到的饼不知被谁给一把夺了过去。

争抢当中一阵拥挤,相逢本瘦弱,又不知被谁猛地一撞跌倒在地。她脑中闷轰一声,隔了许久才又清醒了一丝。她也没有力气哭闹、更无力气生气,只微微叹了口气爬了起来。

这时,恍惚间听见背后响起一个笑声。那笑声非常悦耳,道“小孩。”

这一声仿佛如一抹春光穿过浓雾,一道晨风掠过暑热,照进了文相逢的小脑袋里,将原本饿得发懵的文相逢给一下子唤清醒了。

文相逢回头,见背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非常高的年轻男子。男子身后还站着几位和他打扮相似的人,站在那拿眼瞧着她。

自己应该是挡了他们的路。相逢正要赶紧挪开,却被那公子拉住了。那年轻公子迎着河面波光,对着她弯下腰来,将一块暖凉的东西塞在她的手中。

“你可拿去当了它,换几日吃食。”公子微笑道。

相逢低头一看,手中是一块玉佩。

八岁的文相逢,摸到了她有史以来摸到的最贵重的一样东西。

她抬头,看着面前那公子,见他一脸朝气和面善,心中的第一反应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今后要如何报答?”

她想还回去,却见那公子已然站起身来,走开了。

几个男人跟在他身后走向河岸,神情有些不舍。

那公子从容迈上船舶,转身对几位送别男子作揖道“诸位,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还能再相见,但愿山水有相逢。”

岸上的几位同样作揖回礼,不舍道“沈公子,到了汴京,记得写信。”

那公子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船舱。

船不久便开了起来,岸上送别的几位男子站在那目送了一番,便各自道别离去了。

很快天就暗下来了。

来往的大型客船逐渐减少,偶有一些小木船停靠在岸边,从里面稀稀拉拉下来几个船客。

小木船送完最后一批行人后,老船主便将木船靠在岸边,下船用麻绳将船儿牢牢系在岸边木桩上。

一艘艘船舱内的烛光亮起,很快在湖泊上形成点点星光。

船家都开始生火煮饭了。文相逢这才发现自己蹲在这儿已经半天了,肚子饿得发痛。

她又低头望了望怀里的玉佩,犹豫再三,站了起来,朝街道内走去。

她进了一家当铺。

当铺大爷拿着那玉佩在烛火下仔细端详,而后又拿眼上下打量了下文相逢,语气有些不好道“小丫头,从哪偷来的这么好的玉佩?”

相逢声音已饿得发虚,她道“不是……偷的,是一公子……施舍的。”

当铺大爷不信道“哪家公子,施舍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相逢费劲垫着脚尖,双手扒拉在当铺高台前,将一张苍白的脸向里面探去,惴惴问道“多贵重?”

当铺大爷道“此乃上好的羊脂白玉,这起码……”

刚要脱口而出,那大爷停顿了下,瞄了眼相逢,继续道“起码值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相逢大惊。

“怎么样,当不当?”那大爷问道。

相逢心里又泛起嘀咕。十两银子,自己要讨多长时间的饭才能还回去?

那大爷瞟了她一眼,有意无意道“饿了好几天肚子了吧?”说着也不等文相逢回复,从抽屉里拿出十两银子,推到她面前道“这些银子,够你吃好几个月了。”

文相逢摸着开始愈发生痛起来的肚子,只得将那银子包进了怀里。临走前,她对那大爷道“麻烦老爷帮我保管,过些时日,我还需将它赎回。”

那大爷连连摆手,不耐烦道“去吧,去吧。”

……

那块玉佩确实被她赎回来了,但不是以十两,而是五百两。而这五百两,也是老板看她可怜又难缠,才不得不舍给了她。

并且,赎回来的时间不是一两年,而是用了八年。

她在小饭馆给人做菜洗碗,在旅舍给人铺床擦桌,在小药铺里给人洗晒草药,还在一些大户人家给人洗衣煮饭……

八年来,相逢靠着打杂为生,确实积攒了一些钱两。有人说,何必呢?打了这么多年的小工,最后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赎回一块玉佩?

但文相逢有自己的坚持。这玉佩曾经救过她一命,使得自己有幸没有被饿死,平安长到十六岁。

等再长几年,力气更足了,会的更多,还可以打更多小工赚更多的钱。

又过了一段时日,相逢将城北破庙脚下埋着的所有家当给挖了出来,连同那块玉,打包进了自己的行囊。

那石壁上原本的报恩图,大部分已经早早被她划去了,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圆形图案,那代表的是一块玉佩。

只有这块玉佩的主人,自己还未报答。

相逢在路边的一个小杂货铺里买了条新的绳子,将这块玉佩吊起来,贴身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去跟自己最后的一个东家告了别。

那个东家,掌家的是老板娘。老板娘原姓陈,在临安城开了间馄饨铺子,因为生意太好,几年来已在全国各地都依次开了分铺。

这老板娘脾气不好,在家总压了她夫君一头,被自家夫君在外面偷唤为混世魔王。久而久之,这名字传遍了临安各大街头巷尾。

她便被食客笑唤为“馄十三娘”,“馄”表混沌,自然也是谐音“混”。“十三”则是她在娘家的年龄排位。

馄十三娘坐在店门口的长木凳上,盯着文相逢,十分不解道“找恩人?你的哪个恩人啊?”

相逢将怀里的玉佩拿给她看,并将这玉佩的来历一五一十地述说出来。

馄十三娘不以为意道“你的恩人怎地这么多?还遍布到汴京去了。你当和我这铺子开分铺一样,打算开报恩分铺啊?”

相逢有些不好意思。

馄十三娘盯着她,蹙着眉道“我不是不让你报恩,只是那汴京离临安相隔万里,你一个小姑娘只身前去,叫我如何放心?”

“何况找的还是个八年前仅有一面之缘的人。”馄十三娘处处不满意道。

“你若找不到他,又以何为生?那汴京城不似临安,各路人马混杂。江湖浪人、政客权贵满大街都是,你一未经世面的小姑娘,稍有不甚就被……”

馄十三娘说不下去了,多坏的结局她都能想到。

相逢依旧低着头,不说话。手心捏着那块玉佩不肯放下。

见她去意坚决,馄十三娘也不再絮叨。叹了口气,盯着她道“你且等几分钟。”随后站起来,转身进了屋内。

须臾,馄十三娘从屋内出来,手中多了封已封好的信件。

她将信件草草塞到相逢手中,假装漫不经心道“到了汴京,去外城的牛行街找一家‘馄十三娘’馄饨铺子,将这封信交给掌柜的,就说是我的来信。那是我在汴京的分铺,你今后安生在那歇着。”

文相逢听后,眼泪就要夺眶而出,急忙跪下向馄十三娘道谢。

馄十三娘一把将她拎起,拿眼轻嗔了她一眼,叹道“小小丫头,性子看起来随和,竟是比我还倔!”

“相逢今后必然回来,报答您的大恩。”相逢郑重道。

馄十三娘摆手道“这倒不必。再不要劳神心思,不远万里地来回跑。”

相逢听后,又是退后一步,连连向馄十三娘鞠躬。

《风山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