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亲一亲偏执老公

>

亲一亲偏执老公

月亮打烊 著

亲一亲偏执老公 现代言情 苏溪 霍立焕

小说《亲一亲偏执老公》,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溪霍立焕,是著名作者“月亮打烊”打造的,故事梗概:医生闻言,快步走了出去。“霍家主,您身体不适,请在沙发上休息片刻,我已经派人去拿药了。”“该死的,药下的真他妈多!”霍立焕喘着粗气,躺到沙发上,大手盖住了脸。“二位就先回去,”霍立焕直接送客,“苏溪我会照顾,没事不要再来医院...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苏溪霍立焕   更新: 2022-11-25 22: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亲一亲偏执老公》是作者“月亮打烊”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溪霍立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时,霍立焕下腹骤然升起一股燥热久经沙场的男人怎会不懂“妈的!”霍立焕暗骂一声,撑着床沿,面红耳赤眼神迷离地起身院长眼尖看出他状态不对劲,他立即转头对医生小声耳语医生闻言,快步走了出去“霍家主,您身体不适,请在沙发上休息片刻,我已经派人去拿药了”“该死的,药下的真他妈多!”霍立焕喘着粗气,躺到沙发上,大手盖住了脸“二位就先回去,”霍立焕直接送客,“苏溪我会照顾,没事不要再来医院”“...

给老子好好亲一下

这时,霍立焕下腹骤然升起一股燥热。

久经沙场的男人怎会不懂。

“妈的!”霍立焕暗骂一声,撑着床沿,面红耳赤眼神迷离地起身。

院长眼尖看出他状态不对劲,他立即转头对医生小声耳语。

医生闻言,快步走了出去。

“霍家主,您身体不适,请在沙发上休息片刻,我已经派人去拿药了。”

“该死的,药下的真他妈多!”霍立焕喘着粗气,躺到沙发上,大手盖住了脸。

“二位就先回去,”霍立焕直接送客,“苏溪我会照顾,没事不要再来医院。”

“好好好,您一定要多注意身体,我和内人就不打扰了,要是溪溪醒了,麻烦霍家主及时告知我们!”

王俪放心不下苏溪,可苏永安却强硬地将她拽离病房。

霍立焕吃了药,身体却并没有得到缓解。

反而越来越燥热!

得不到纾解的霍立焕,暴躁地踹翻茶几。

‘砰’桌子上的杯碟全被掀翻在地,发出噼里啪啦碎裂的响声。

“给我加大剂量!”他双目猩红,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

院长一抖,“不行啊,要是过度的话,会有很大的副作用!”

霍立焕猩红的眼盯着他,“什么副作用?”

院长迟疑一秒,“……可能、影响精子活跃度,还可能……不举!”

“我他妈的!”霍立焕直接暴躁,狠狠抓乱短发,再将手旁的东西尽数砸在地上。

“给老子找,谁给老子下的药,老子要弄死她!”

“是!”保镖恭敬道,“先生,可是需要给您找人?”

“找屁!”霍立焕目光凌冽,“滚,都给老子滚出去。”

几人忙不得跑出病房,毕竟现在的霍立焕就如同炸药桶般,随时都可能炸。

霍立焕胸膛不停起伏,他盯着床上的苏溪许久,低骂了一声,转身走进了洗手间里

三日后,医院。

“唔……”苏溪轻咛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刺眼的白炽灯晃得她眼睛酸涩难忍。

脑袋也疼的厉害,身上更疼,尤其腰部和腿上。

“你醒了。”

苏溪看过去,霍立焕正站在阳台上抽烟,烟雾缭绕里,他英俊的五官透着疲惫,下巴上也长起了胡须。

他转过头,深邃幽黑的眸底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芒。

他将燃至半截的香烟扔进垃圾桶里,朝她走了过去,蹲在病床前。

“醒来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霍立焕伸手触碰苏溪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身体怎么样?”

“我……”苏溪想起她被人推下楼梯,试探地问,“我睡了多久。”

“很久,三天了。”

“三天?”苏溪小心翼翼想动下,可脖子以下动不了,她眼眸倏地大张,惨白着脸,哭问,“我是不是残废了!我怎么动不了!我是不是瘫痪了?”

霍立焕没说话,一脸深沉地看她。

见状,苏溪哭得更惨了,“哇!我不活了,我动不了,以后还怎么跳舞!与其一辈子躺着,还不如就这么……唔!”

苏溪泪眼汪汪地盯着霍立焕突然贴近放大的俊脸。

他狠狠堵住她的唇。

亲了好几口,他才念念不舍的放开她。

苏溪,“你这个混蛋流氓色狼!我都这样子了你还不放过我,呜呜,你这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的臭男人!”

“没有瘫痪,你很好!”霍立焕耐心地哄着自己的女孩,“只是脖子还上着支架,所以动不了,等好了拆除了就可以动了。”

苏溪吸鼻子,“真的?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霍立焕大手摸了摸她的脸,趁她无法动弹掐了一把水灵灵的,他露出微笑,“你昏迷了整整三天,快憋死老子了,你说说你醒了后,是不是要好好补偿一下我的精神损失?”

这笑容落在苏溪眼底,狡猾得像只面善心恶的狐狸。

“你想做什么……”苏溪瑟瑟发抖。

霍立焕长臂一伸,撑在她头两侧,锁视着她的双眼,“给老子好好亲一下。”

“唔……”霍立焕,你这个混蛋!

苏溪被吻得七荤八素,晕头转脑。

等霍立焕松开她的唇,她差点又晕过去了。

一上午时间,苏溪都不肯理男人。

无论他如何威逼利诱。

苏溪就是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霍立焕气得冷笑。

她是捏死自己不会真动手吧!

这女人,真是太给她脸了!

被冷待了一上午,中午霍立焕直接摔门走了。

苏溪松了口气,下一秒,病房门再被推开。

霍小芙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

“苏苏老师,我来给您送午餐啦!”

“小芙是你?”

霍小芙眨眨眼,“对呀,不是叔叔哦,苏苏老师该不会是想叔叔了吧?”

苏溪脸一红,“才没有,我才不想看到他呢!”

“哦!”霍小芙才不信呢。

小手朝外面摆了摆,霍家佣人鱼贯而入,送来的菜品繁多,但大多都偏口味清淡。

“苏苏老师,这都是家里的营养师安排的食疗哦,还是叔叔监督他们一样一样亲口品尝才送过来的哦!”

“哦,”苏溪没吭声,动不了,不过三天没吃东西,现下看见美食,还真有点饿呢

“我来喂老师吧!”霍小芙眼睛亮亮的,踩着小板凳就要爬上病床。

“霍小芙!你给我出去。”霍立焕冷硬的命令道。

霍立焕在隔壁洗了澡,刮了胡须,换了身衣服重新走了进来。

霍小芙用眼神表达不满,他都守着苏苏老师三天呢,她才来不到一会,又把自己赶走。

老头儿真是太过分了!

对于四岁的霍小芙来说,霍立焕已经可以归属老头儿的范围,虽然他还很年轻。

“叔叔,您辛苦了三天,还是让小芙来照顾苏苏老师吧!”霍小芙用天真无邪的表情说道。

霍立焕心底冷笑。

还装得真像个四岁小娃娃。

“我不辛苦,你连床都爬不上去,怎么照顾人,还是回家写你的作业去。”

“我的作业已经写完了!我好想苏苏老师,听说老师昏迷不醒,我在家里哭了好久好久呢!”

一大一小目光隔空迸出激烈的火花。

霍小芙一扭头,对苏溪露出可怜巴巴的脸。

“苏苏老师,就让小芙在这里陪您吧,叔叔衣不解带照顾您三天,就让他早点回去睡睡觉吧,毕竟年龄那么大了,要注意身体。”

她就只差没说小心猝死。

霍立焕胸口仿佛中了一箭。

“来人,把小小姐带回家,好好检查作业。”

“是!”保镖直接把霍小芙抱起离开。

“苏苏老师!苏苏老师救我呀!”霍小芙想躲,可哪里躲得过保镖的力气。

苏溪,“别这样,轻点轻点,小心伤到小芙。”

“你就放心吧,谁受伤,她也不会。”霍立焕笃定说。

“呜呜,苏苏老师,小芙在家等你!”霍小芙假模假样的嚎两声。

刚出病房门,霍小芙小脸就绷紧阴沉了下去,盯着保镖。

“放我下来!”她虽然才四岁,但那黑脸时的气势,和她亲生父亲霍立焕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保镖迟疑了一下,弯腰,将霍小芙轻轻放在地上。

霍小芙阴着脸,“霍立焕这狗东西,等我长大迟早把他赶下台!”

保镖早就习惯了,心平气和道“小小姐,您想篡位先回去把公司事务早早熟悉完。”

“嗯,你说得对,这臭老头,等我长大,他都老掉牙了!到时候霍家是我的!苏苏老师也是我的!”

保镖“……”

霍小芙和霍立焕真正的关系。

也就霍立焕身边几人知晓,还有霍家那几个老东西。

说来也是巧合。

霍小芙本来是霍老爷子在世时收养的,后来死了,就跟着霍立焕。

两岁那年,霍立焕遭遇暗杀,霍小芙意外被绑架。

最后虽然救出但也奄奄一息,送到医院抢救,机缘巧合下,两人竟然被查出是亲生父女。

至于这霍小芙到底是怎么来的,她的母亲是谁!

一直是个深挖不到的秘密。

病房里,霍立焕坐在她面前。

“喝粥!”他粗鲁地用勺子戳戳她唇,

“你做什么!我还是病人!”苏溪委屈。

“你要不是病人,老子还懒得伺候你!张嘴!”霍立焕低声说。

苏溪不情不愿地张开唇。

刚喝一口,眼眸刷得一亮。

呜呜呜,好好喝!

是她喝过的最好吃的粥!

见她一口一口不停地喝着,小脸红扑扑的。

霍立焕眼底浮现笑意。

半个月后,苏溪终于拆支架钢板。

这期间,她爸妈有来过一次,但不到十分钟,就把回来的霍立焕给赶走了。

又过十天,她出院那天,是霍立焕亲自将她抱出医院,在众目睽睽之下上车离去。

刚进大门,“啪”一声响,礼花炸开,五彩斑斓的彩花从天而降,伴随着热烈的掌声。

苏溪靠在霍立焕怀里,水眸微愣,看着下方拥挤着围观的霍家众人。

他们高声欢呼。

“恭喜苏小姐身体康复!”

“欢迎苏小姐回家!”

随后,一束鲜花塞进苏溪的怀里。

她扭捏地露出一笑,“谢谢你们!”

“苏苏老师,这是我的礼物哦!”霍小芙送了一个画册。

上面都是她亲手画的。

苏溪满脸惊喜,捧着画册爱不释手,“谢谢小芙,我很喜欢,你的画真漂亮。”

苏溪只看一页,就大受震撼。

小芙跳舞很有天分,没想到作画也一样,这手笔堪比国画大家的水准。

霍小芙羞涩一笑,“老师喜欢就好!”

“苏小姐,这是我的礼物!祝您身体早日康复!”罗夫娜是一瓶香水,并不是特别名贵,但香味与她新编排的百鸟朝凤舞却异常相配。

她露出笑容“是森林和山野的气味。”

“是,前调是风信子与含笑,中调的薄荷与竹兰,后调是浓烈的球兰和丁香。”罗夫娜微笑着退开。

“我很喜欢这个味道,谢谢你。”

霍立焕看着笑靥灿烂的女孩,眼底掠过一道暗光。

“唔……霍立焕……”

一回卧房,霍立焕就逮着苏溪亲。

一直亲到女孩软瘫在怀里,他才终于肯放过。

“对着别人就笑得那么开心!看着我就跟死亲爹一样,苏溪,你真不识好歹!”

他声调沙哑低沉,“给老子笑一个!”

苏溪抿了抿唇瓣,不吭声。

霍立焕又狠狠咬了下她的唇,她惊呼一声,捂住唇边,拧眉。

“霍立焕,你属狗的么!”

“你说得对,老子就是属狗的!”

男人蛮横又无耻,苏溪气得不行。

“快!不笑的话,老子今天就办了你!”霍立焕抓着她的肩,威胁!

臭不要脸的男人!

“呵呵,”苏溪硬着头皮扯出一个弧度。

“笑比哭还丑,”霍立焕掐她脸,“再给你一次机会。”

雪白细腻的肌肤,瞬间泛起一个粉嫩娇艳的手印。

霍立焕忍不住又凑近咬了一口,苏溪吃痛地推开了他,瞪着他。

“霍立焕,你有病吧,咬咬咬!要磨牙就出去找根棍子!”

“住了几天院,脾气倒是长了不少,”霍立焕凶悍地抓住她,双手狠狠蹂躏她的脸。

苏溪气极,抬脚就往他小腿上踹,“你给我松开!快松开!”

“妈的,你居然还敢踢老子,你的胆子越来越肥了!啊!你给老子松口!”

半小时后,霍立焕气汹汹地关上门,裤腿上印着几枚鞋印,顶着一张黑脸离开庄园。

另一边,苏溪的衣服被他撕得乱七八糟。

抱着膝盖,窝在床角位置,埋着头低声啜泣。

“苏苏老师?”霍小芙偷偷开门探头。

“小芙,你别进来!”苏溪连忙扯着毯子,裹在身上,手背不停擦着眼泪,哽咽道。

霍小芙踌躇了一下,在门口蹲了下来,“老师别哭,我给你跳舞看好不好?”

“小芙,你能不能借个手机给我用?”苏溪问道。

霍小芙沉默地问“老师想给谁打电话?”

“谁?”苏溪睁大的眸子,迷茫和空洞。

是啊,她还能给谁打电话。

爸爸妈妈大概不会来接她。

“老师你没朋友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小芙说,小芙会很认真的听!”霍小芙一本正经说。

是啊,她没朋友。

她是苏家最受宠的女儿,却不是最出色的。

与她的长兄二姐比起来,她算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只会跳舞,性格又软弱,还爱哭。

给二姐打电话,大概会得到她的嘲笑讽刺。

毕竟她是她最讨厌的人的女儿。

长兄也是如此,对她冷漠,四年前出国,音讯全无。

霍小芙瞳孔幽深,脸上挂着不似四岁孩童该有的冷漠。

“苏苏老师,留在霍家不好么?霍家有钱有权,你想要什么,都能给你。”

\\\”

《亲一亲偏执老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