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精品推介

>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精品推介

玖轻尘著

本文标签: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是网络作家“楚璃楚璃”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这男人完全按照她的审美长的啊......楚璃眨了眨眼,貌似,她昨晚上看的那本小说,为了凸显原主的愚蠢,不珍惜眼前人,还给这位小野狼安排成了全国首富?这时,一个长着国字脸的老头匆匆赶来,人群赶紧给让出中间位置。老头挤进人群看到炕上的楚璃和陆风,震惊的差点没惊掉下巴。白家闺女通知人告诉他说楚知青乱搞男女...

来源:fqxs   主角: 楚璃楚璃   更新: 2023-11-22 01:36: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是网络作家“楚璃楚璃”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这男人完全按照她的审美长的啊......楚璃眨了眨眼,貌似,她昨晚上看的那本小说,为了凸显原主的愚蠢,不珍惜眼前人,还给这位小野狼安排成了全国首富?这时,一个长着国字脸的老头匆匆赶来,人群赶紧给让出中间位置。老头挤进人群看到炕上的楚璃和陆风,震惊的差点没惊掉下巴。白家闺女通知人告诉他说楚知青乱搞男女...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第2章 七零年代:娇嫩知青 闷骚糙汉2在线免费阅读

“咳咳咳......

一阵咳嗽后,一个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楚璃身边响起。

“这是在干嘛?

听到声音,楚璃倏然回神。

转过头,就对上一张英俊张扬、眼神有点懵的脸。

陆风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活动了两下。

楚璃这才看清,男人穿着朴素、长相略显粗犷,皮肤稍微粗糙,应当是因为风吹日晒的缘故。

但五官轮廓如刀削,鼻梁挺拔,丹凤眼,身材颀长,全身有种野性的荷尔蒙。

就像,一头野狼。

这男人完全按照她的审美长的啊......

楚璃眨了眨眼,貌似,她昨晚上看的那本小说,为了凸显原主的愚蠢,不珍惜眼前人,还给这位小野狼安排成了全国首富?

这时,一个长着国字脸的老头匆匆赶来,人群赶紧给让出中间位置。

老头挤进人群看到炕上的楚璃和陆风,震惊的差点没惊掉下巴。

白家闺女通知人告诉他说楚知青乱搞男女关系,他以为是跟哪个知青呢,现在看来是跟陆风这小子?

不应该啊,这楚知青平时眼高于顶的样子,不像能看上陆家老大啊......

更重要的是,陆家老大他是知道的,他干不出这种事。

碎花布上衣女孩儿见村长来了,义正严辞的开口:“村长,楚知青和陆风两人乱搞男女关系,作风不正,我建议送去公社。

楚璃顺着声音望去,就见到一个身着碎花布上衣,两个辫子垂在胸前,清秀的小家碧玉的长相,只是皮肤不算白皙。

记忆中,这人就是大队长家的小闺女白文文了,因为聪明能干,全村人都喜欢她。

旁边的村妇们一个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对对对,赶紧绑了这个不守妇道的送去公社。

说着,一个黄头巾村妇就上前拉扯楚璃。

楚璃眉头紧蹙,用力甩开:“放开!谁说我乱搞男女关系?

说罢,冷冷的看了眼白文文。

眼前这个女主就是书中描述的平凡的农村女孩了。

书中说她凭借自己的聪明智慧考出农村,得到真爱,后期成为男主家团宠,极度爽文,因此受到众多女孩儿的喜欢。

但,楚璃却喜欢不起来。并不是因为她现在占着女配的身体与女配共情,而是单纯的觉得女主三观不正。

若说原主坑害白文文不成反被害是罪有应得。

那这个陆风呢?

难道就因为进过监狱就可以随意被利用?

且不说进过监狱的是否都是真坏人,那个年代哪说得清,就算真做过坏事也不是你害他的理由。

两人如果真的被送去公社,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知道这本书后面还有多少反击恶毒女配的戏码被牵连进来,像陆风一样的被利用的路人甲,估计这种情节不会少。

这时,旁边的陆风终于看明白了眼下的情景,登时清醒,随后眉头紧蹙。

他记得,昨天跟李狗子和张二顺喝点小酒,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他是被两人中的谁暗算了!

瞬间浑身充满阴鸷,竟然敢害老子,找死!

白文文听到楚璃的话面色一僵,怎么感觉这人突然变了,她不该如此淡定啊?

肯定是装的!

抱起胳膊,哂笑一声:“楚知青,你乱搞男女关系现在证据确凿,还想抵赖么?村长,咱们村不允许有他们这样道德败坏的人,赶紧把她送去公社吧!

“就是就是,道德败坏!呸!还知青呢。我看城里人也不咋地,都这么不要脸!

黄头巾村妇一边骂一边向边上吐口水,骂的甚至觉得不爽,抄起石子朝楚璃脑袋扔。

后面的几个知青听这话脸色瞬间微变,这是连他们一块都骂了,顿时都对楚璃心生怨气,真是一颗老鼠屎搅了一锅粥!

楚璃没想到有人会扔她石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蓦然,一股大力将她扯到旁边,躲过了石子。

看着闪过去的石头,楚璃胸中怒火呼之欲出,这石子要是打中了,她的脸就得破相了。

又有一个妇女呸了一声:“要说,这俩人还挺配。

一个刚从监狱出来坏分子,一个一脸狐媚子样勾搭人的妖精,真是婊子配狗。

就应该给他们送公社斗斗!

啪!

没等妇女说完,楚璃一个巴掌甩在面前妇女的脸上,眼神充满狠厉:“你他妈骂谁婊子呢?

妇女满脸不可置信,一个娇娇弱弱的知青竟然敢打她?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打死你这个臭婊子!

说着,猛地朝楚璃扑过来。

楚璃一脚踹在她膝盖,右手快准狠的薅住妇女的头发,狠狠往地上甩,按倒后直接上脚踹脑袋,打的妇女毫无还手之力。

她在现代可是学过散打的,而且她的人生宗旨一直就是,不服就干!

“大妈,你是把全村的狗屎都承包了么?嘴巴这么臭。

一脚狠狠的踢在她嘴上,幽幽的:“再让我听到这种话.......,见一次打一次。

周围人看的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一个平时娇娇弱弱白白嫩嫩的知青竟然打起人来这么凶狠!

连村里最会干仗的李二婶子都打成这样了,而且似乎是秒杀......

白文文也满面的震惊,没想到会这样。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个楚璃好像变了个人,一时让她有点不敢说话了,她怕被打。

磕磕巴巴道的说道:“村长,她,她怎么敢打人......

楚璃扯了扯嘴角,淡漠的看了眼白文文,对着李二婶子的脸又是狠狠的一脚。

“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我这可是是正当防卫,

你们一群人上来就要绑我,我不反击等着挨揍么?

说着,看向村长,随后,一秒变脸,表情严肃中带了点委屈。

“村长,我楚璃,是响应国家号召,不顾父母反对,自愿来支援建设农村的!

我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不怕艰苦奋斗的革命同志!

现在有人要欺辱革命同志,您管不管?

您不管我就只能去公社举报了.....

这个时候只能用魔法打败魔法,不然惨的就是她了......

被楚璃按在地上直哼哼的李二婶子,门牙被踢的松动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气的直蹬腿。

看到这,陆风挑了一下眉,幽暗的黑眸更加深邃,他刚才准备动手揍这个嘴臭的妇女的,没想到眼前这娇娇弱弱的知青比他上手还快。

他刚刚一直在观察揍人的楚璃。

这个知青身材娇小,五官精致,微微有些婴儿肥的脸,尖尖的下巴再加上黑漆漆的大眼,看起来格外漂亮娇嫩。

然而这样娇柔的女知青此刻,脚下正踩着村妇的脸,表情中带着委屈,但其实眼神可以看出,她丝毫不惧...…

看着她头睡醒蓬松微乱的发型,头顶还竖起一根呆毛的暴力少女,陆风的心波起了微微涟漪。

这个女知青相貌好像没变,但又好像彻彻底底的变了。

之前只觉得她刁蛮的令人无比厌恶,今天的她泼辣的让人不反感,似乎还有点可爱......

村长听到这话,脸色霎时一变。

“楚知青,你先别急。

你们这些妇女都给我先闭嘴。

转头看向白文文,这白家丫头没等他来处理,就领了这几个村里有名的泼妇过来捉奸。

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现在闹成这样,要是闹到公社去说不定会影响他评选今年的先进村长,顿时对白文文有些不满。

看到村长突然不悦的脸色,白文文面色有些发紧。

这楚璃今天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了?

不行,不能让她得逞,白文文抿了抿嘴,继续说道:

“楚知青乱搞男女关系还打人,我们......

话音未落就听见楚璃严肃打断:“什么叫乱搞男女关系,我跟陆风是正当处对象,家里早就知道了。

况且我们已经订了婚,下个月就结婚了。

村长!

她污蔑革命同志,您不管是吧!

还有你们全村都欺负我,我现在就要去公社告你们!

说罢,怒气冲冲的,作势就要往门外挤。

为了不被送公社,她只能先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了。

这个时代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耍流氓是真的会吃枪子的。

眼下,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先跟这个男人结婚,大不了,回头再跟他商量个一年之约之类的,一年后不合适就离婚也成。

正好原主诉求要报答这个男人,跟他住一起后可以找机会报答他。

村长赶紧上前制止:“等等,楚知青,咱们有话好说。

然后转头白文文呵斥:“白家丫头,你怎么能污蔑革命同志,还不赶紧快道歉!

这要是让这小知青捅到公社,让公社领导们误以为他们整个村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还得了,他这个村长别干了。

听到楚璃要到公社告他们,村妇们一个个也瞬间都变了脸色。

上公社可不是闹着玩的,她们也是听白文文说有人搞破鞋才过来抓奸的,只为了看热闹而已,可不想把自己给搭进去啊!

屋内瞬间安静了,一个个都面面相觑。

“白姑娘,不是你说他俩搞破鞋么?人家这都订婚了啊。,村妇们不由自主的带了些不悦看向白文文。

白文文面色登时阴沉。

倒是她小瞧这个楚璃了。

但事实就是事实,她再狡辩也没有用。

假话就是假话,是她把陆风安排到楚璃的床上的,两人怎么可能突然订婚了。

而且楚璃喜欢的是苏泽辰,虽然今天不知什么情况,她貌似变了,但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改变的。

喜欢了苏泽辰又怎么会喜欢这种乡下泥腿子,而且还是个坐过牢的,想来就是怕被送去公社的权宜之计罢了。

白文文眸光一闪,那她就将计就计!

不仅要把楚璃跟这个泥腿子绑在一起,还要让他知道他对楚璃厌恶至极。

一顶绿帽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若是陆风沉不住气否认两人订婚,那就正好送去公社,楚璃一辈子也别想翻身。

白文文扬起下巴:“楚知青,刚才我们一群人看到你和陆风躺在炕上你还能狡辩么?

处对象也不能作风不正!

再说,你昨天还给苏知青送罐头,苏知青没收,整个知青院的都看到了。

现在你又说跟陆风订婚了,你这是想脚踏两只船么?

这样道德败坏还敢说自己是革命同志!

旁边妇女听到白文文的话又都开始交头接耳、小声嘀咕。

那个拿石子砸楚璃的泼妇听到白文文的话后呸了一声:“她之前整天跟着苏知青,就差贴人家身上了。

现在又说跟陆风要结婚了,我看是她胡说八道呢,就是她不知廉耻,搞破鞋!

话音未落,一个石子梆的一声砸在她脑门上。

“哎呦,我的脑袋!流血了!

妇女一边尖叫一边捂脑袋。

“你!你这个臭,婊子....

话没说完,猛然看到楚璃阴森的眼神,余光注意到地上的李二婶子,妇女瞬间闭嘴.....

楚璃轻笑一声:“嘴巴臭就闭起来,不会闭嘴我可以帮你哦。

说完,瞬间变脸,无辜的撇撇嘴,眨眨眼。

“村长,我只是把她扔来的石子还给她罢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赔她两块钱,您看行么?

村长嘴角微抽,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楚知青就是扮猪吃老虎!

这种人可不是好惹的,不过想来应当是那孙红花刚才拿石子先打她的。

她既然愿意赔偿,那就赶紧给个台阶下吧。

村长轻咳了一下:“咳,孙红花,你同意么?你可想好,要是闹到公社,那就得说道说道,谁对谁错谁先动手的。

孙红花本来就已经怕了楚璃了,再对上村长警告的眼神哪还敢不同意,两块钱不少了,毕竟她也啥大事,连忙点头。

“同意同意。

村长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向楚璃。

楚璃移开视线,目光落在白文文身上,上下扫了扫,轻蔑的摇摇头。

“啧啧,也不怎么样啊。

首先,你眼睛是瞎了么?我跟陆风两人穿的整整齐齐,手都没牵。在屋里聊如何为国家奉献!

聊累了躺会儿不可以么?

其次,我之前是喜欢过苏泽辰,但知道他喜欢你后我就对他失去兴趣了,因为我觉得他品味不行,配不上我!

跟陆风订婚后,立即就去给苏泽辰送两个罐头,想告诉他以后不要再误会我喜欢他了,不然被我未婚夫陆风知道了不太好。

说完,义愤填膺的怒斥:

“村长,我主动下乡建设国家,只身来到这里,无依无靠。

白文文作为大队长家的女儿不仅不对我多加照顾,还一次次污蔑我。

我想问问,大队长家的女儿就可以这么嚣张跋扈么!

就因为我以前喜欢过她对象就要置我于死地么?

没有王法了么?

村长脸直接就黑了,怒视白文文。

“白家的,赶紧跟楚知青道歉!再不道歉就去公社说道说道吧。

早看大队长不顺眼了,干啥都跟他作对。

白文文脸色发白,表情阴郁,这楚璃真的是一夜变了,之前都是只会撒大小姐脾气的蠢货。

瞥了一眼陆风,想听到陆风否认两人的关系。

但陆风纹丝不动,用那狭长锐利的眼睛盯着她,像是把她的心思都看穿,看得她忍不住头皮发麻。

白文文脸上略带几分不自然,不情不愿了句:“是我误会了,对不起,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完,立马转身像躲瘟疫一样逃一般的快速离开了。

虽然没将楚璃送去公社,但让她嫁给这个脾气差的乡下泥腿子也不错,以后有她的苦头吃,也算报复她了!

其他人见此也神色各异的散去了。

人群后面,一个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缠着军绿长裤,气质出众的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楚璃,默然离开了。

楚璃没看懂他是什么意思,但认出来那人是苏泽辰。

啧啧,确实长的不错,斯斯文文的感觉,不过不是她的菜。

片刻后,一个略带粗犷的低沉声音在楚璃身后幽幽的响起:“咱俩谈谈?

小说《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快穿之闷骚糙汉太宠妻精品推介》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