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总裁,夫人是只鬼

>

总裁,夫人是只鬼

余音九绝 著

总裁,夫人是只鬼 现代言情 白冥玉 白昃

《总裁,夫人是只鬼》主角白昃白冥玉,是小说写手“余音九绝”所写。精彩内容:“可是,如果白昃殉情了怎么办呢?”白冥玉心里也没底了。她可不想白昃死掉啊。“可是,跟别的方法比起来,杀掉陈芙蓉简单一点吧!”“那万一白昃爱上了别人呢?如果陈芙蓉死了,白昃又爱上了别的女人,玉玉姐该怎么办呢?”恬恬考虑总是那么周全。“那就接着杀,他爱一个我就杀一个!”白冥玉眼底泛起一抹杀戮的喜悦...

来源:fqxs   主角: 白昃白冥玉   更新: 2023-01-10 19: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总裁,夫人是只鬼》,讲述主角白昃白冥玉的甜蜜故事,作者“余音九绝”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是夜,月光朦朦胧胧别墅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白昃枕着手臂看天花板白日里那个姑娘坐在坟前大吃大喝的场景无法消散他又记起那姑娘站在车前对他甜甜笑的脸他承认那姑娘很漂亮,是人间少有的容颜他毫不犹豫踩下油门的时候并没有多想,而现在心脏竟隐隐作痛可她对他来说毕竟太过于陌生了他没办法逼自己在意一个陌生人他生性冷血杀一个人而已,一个女人而已世上对他穷追不舍的女人多到数不清,他想要随时都能找到...

第6章 讨厌责任

白冥玉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一个能抢回白昃的最简单的方法杀掉陈芙蓉。

恬恬却提出了异议“如果杀掉陈芙蓉,白昃会很伤心。

“伤心是一时的,我会治愈他受伤的心灵,然后他就爱上我了!白冥玉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如果白昃殉情了怎么办呢?

白冥玉心里也没底了。

她可不想白昃死掉啊。

“可是,跟别的方法比起来,杀掉陈芙蓉简单一点吧!

“那万一白昃爱上了别人呢?如果陈芙蓉死了,白昃又爱上了别的女人,玉玉姐该怎么办呢?恬恬考虑总是那么周全。

“那就接着杀,他爱一个我就杀一个!

白冥玉眼底泛起一抹杀戮的喜悦。

“那你就又嗜血成性啦!又辜负了白昃的信任了!

白冥玉同恬恬讲过她的过去。

那个男人是唯一一个相信她是只好鬼的人。

白冥玉有点气急败坏了。

她沉默着把坟里的骨灰全撒了。

过会儿,她又开口“既然不能杀,那就吓吓她。

于是两人一如既往地给白昃送花。

送完花就跑去吓陈芙蓉。

有时两人蹲在厕所等陈芙蓉洗澡的时候突然关上灯;

有时一个趴在窗户上鬼叫,一个跟在陈芙蓉身后对着她的脖子吹凉气;

有时两人就披着红裙子在走道里飘来飘去。

陈芙蓉常常被吓得大喊大叫,在夜里总也不敢出门,连泡澡时间都改成了早晨。

两周后陈芙蓉搬了家,但两人没放过她。

她走到哪,她俩就跟到哪。

又一个月后,陈芙蓉住进了精神病院。

这下白冥玉和恬恬就不跟着了。

陈芙蓉的妈天天守在女儿身边,天天板着个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某天白冥玉偷偷跑去看陈芙蓉。

她意外地带了一束花。

她敲了敲门,门很久没开。

又过了很久门开了,走出来白昃。

他西装革履,开门的同时抬手看了看表。

白冥玉对他笑了笑。

这时候来看她,他肯定会以为那女人是她害成这样的。

她一时之间感到很无力。怎么解释都好像解释不通。

“有事吗?他说话的语气依旧很冷淡。

“我来看看你的未婚妻。

白昃看了眼面前的小女人。

她很娇小,皮肤特别白。

抱着一大束花的样子很可爱。

他取出一枝花凑近鼻翼,轻轻嗅了下,说道“熟悉的味道。

白冥玉仰起头解释“那些花是我送的,鲜花可以送美人,也可以送心上人。

白昃保持了沉默。

白冥玉以为他不愿理她了。

就找了话题。

她说“我可以看看你的未婚妻吗,白昃先生?

白昃又看了一眼表。

白冥玉以为他有急事,就也不打扰他了。

她躲开白昃往病房里走,却被白昃拦下了。

“现在他不是我未婚妻了。

他对她神秘一笑。

那笑容不仅仅神秘,还有点冷,有点诡异。

“你…你知道了?

白昃点点头。

白冥玉吐了下舌头。

“做了就是做了,没错就是我,是我把她吓成这样的。

白冥玉总是这么坦诚,这么无所顾忌。

“但我要结婚的消息早已经放出去了,婚礼不可能取消。而我也没办法娶一个病人。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希望你可以负起这个责任。

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不要负责……

白冥玉话还没说完,白昃就没影了。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的话。

她一点也不想负责。

她讨厌责任。

恬恬突然冒出来,嘴里叼一根棒棒糖。

白冥玉两眼放光,问道“哪来的糖?

恬恬对她笑,然后指了指病房。

她说“我一直住在这里呢,今天陈芙蓉的妈妈给她带了一盒糖,我就拿了一根。

“难怪我总找不到你,原来躲在这里——给我一个!

“你自己拿嘛!

白冥玉就大摇大摆走进去,打开盒子,拿了一根,又潇洒走出来。

病房里陈芙蓉的妈妈正掩面哭泣。

白冥玉嚼着糖,吞吞吐吐地说“白昃来过了,他要我对那女人负责!他简直太荒谬了!我可不要负责。

“他是怎么说的?恬恬也好奇了。

“他说他要结婚的事没法取消,他的结婚对象又成这样了,我得负责……我为什么要负责——

白冥玉突然停下来。

她眼睛快速眨了几下,把嘴里的糖吐了出来。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盲点。

“不对不对,他是要我对他的婚礼负责,不是对这个女人负责。也就是说,哦,也就是说,他要结婚,我必须让他能够结婚,而结婚对象是谁,他好像无所谓!

白冥玉越说越激动。

最后,她自信地总结道

“也就是说,我应该嫁给他!这样他就能结婚,我也算是负责了,对吧?

恬恬被她这一套理论说得一愣一愣的,只顾着点头了。

白冥玉噗嗤笑了。

她慢悠悠晃到陈芙蓉床边。

陈芙蓉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时不时还哆嗦一下。

她的嘴唇翕动,絮絮叨叨地像在说着什么。

白冥玉凑近去听,什么也没听懂。

白冥玉拍拍陈芙蓉的胳膊。

陈芙蓉突然惊醒了,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吓得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滚开!陈芙蓉的妈妈冲白冥玉呵斥道。

白冥玉咬了咬唇,摆出一张笑脸,扭头看她。

陈芙蓉的妈妈双眼遍布血丝,看起来很是疲惫。

“我是医生白冥玉开始扯谎。

“医生?你怎么不穿白大褂?陈芙蓉的妈妈一脸怀疑。

“医生一定要穿白大褂吗?我刚从国外回来,哦对了我是私人心理医生。是白昃先生特意请我来的哦!你要是不相信,就问白昃好了!

“别白昃白昃叫,白昃是你该叫的吗?叫白总!快给我女儿治病,治不好你去陪葬!陈芙蓉的妈妈吼道。

白冥玉脾气特别差。她恶狠狠地说“你女儿快死了,准备后事吧!

“要你来是干嘛的?白昃请你来是让你吃白饭的吗?

“你吼什么吼,我不爱干这事,我不想治你女儿的病,你能把我怎样啊?

白冥玉对陈芙蓉的妈妈抛去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的职业素养呢?亏你还是白昃找来的医生!你就是个无赖,披着高尚外衣的脏东西!

“神经病!白冥玉呸了一口,扭头就走。

她本来是要帮陈芙蓉的,可是现在一点也不想了。

虽然是她把陈芙蓉害成这样的。

临出门,白冥玉突然回头,她大喊一句“我是来代替你女儿嫁给白昃的!你马上就会收到请帖!记得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话还没说完,就有玻璃杯从病房里飞出来。

只差一点点就砸到她的脑袋。

恬恬咂舌,提议道“不如把这女人也宰了,反正杀了那么多人,不差这一个!

“我只杀了一个,哪有那么多!白冥玉反驳道。

“你以前杀了很多。

“那是以前!我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我现在会成为一只好鬼!

“你把人吓疯就已经不是好鬼了!

“你是不是找打?!白冥玉抱着胳膊停了下来。

“没有啊,我就随便说说嘛。你不要气,伤身体的!

白冥玉瞪她一眼。

要是在以前,这小丫头早就被她生吞了。

现在白冥玉却只是有点生气,压根没有伤害她的心思。

白冥玉决定今晚去见白昃一面,告诉他她的想法。

如果他不愿意娶她,那她也没办法,她就不打算负责了。

《总裁,夫人是只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