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半夜蝉鸣

>

半夜蝉鸣

楠柏以南 著

半夜蝉鸣 奇幻玄幻 楠柏以南 知行

小说《半夜蝉鸣》,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知行楠柏以南,也是实力派作者“楠柏以南”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新娘脸色平淡,时不时的,悄悄拨开花轿帘子,看着道路两旁的深山老林。在这后方,跟着一位骑着白马的背剑少年。背上的锈剑插在剑鞘里,这是少年先前在镇上购买的。用墨久的话来说,出门在外,不能让人高看,高看了容易被当成肥羊宰...

来源:fqxs   主角: 知行楠柏以南   更新: 2023-01-10 19: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知行楠柏以南是《半夜蝉鸣》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楠柏以南”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白雪化水,泥泞沾蹄一席青衫坐在马背上,手里正在细数着几块碎银知行嘴里囔囔道:“老山你个骗子,就这么一点银子,就要老子跑这么远的路银子这般不经花销,这样下去老子不得饿死的半路啊!也不知道多给点老子要是饿死在路上,不知道谁给你养老送终”少年越想越后悔,又牢骚道:“吃了不读书的亏啊!”不怪知行这般作想,实在是当初老山交给少年这份差事的时候给的那张舆图,总共就两个巴掌大小当时少年在舆图上见自...

第6章 人间有位说书人

古木参天,猿啼不停。

一行人马行走在官道上。

前方马上,坐着一位身穿红服的新郎。而中间,八个人抬着花轿。

新娘脸色平淡,时不时的,悄悄拨开花轿帘子,看着道路两旁的深山老林。

在这后方,跟着一位骑着白马的背剑少年。

背上的锈剑插在剑鞘里,这是少年先前在镇上购买的。

用墨久的话来说,出门在外,不能让人高看,高看了容易被当成肥羊宰。也不能让人低看,不然认为你好欺凌,是个人都敢来踩两脚。

少年本来是要快马加鞭的赶路,却被新郎盛情相邀,一起前往。

说是今日乃鄙人大喜,见者有份,一路随行,好沾沾喜气。

少年本想婉拒,却不料新郎边说边递过红包,里面装着喜钱,虽然不多,只有几文。少年便盛情难却,答应了下来。

反正也是同路,无非是行程慢点。还有喜钱,有钱不赚王八蛋。

至于新郎说的沾沾喜气,少年听过就算。

要是沾沾喜气真有用,那少年从小见过别人结亲的次数没有十次也有八次。

结果怎么样,不还是照样穷光蛋?该饿还得饿,该没钱还是没钱。

林子猿猴叫声越来越频繁。

下一刻,从林边冲出一队人马,一个个的拿着马刀,凶神恶煞。

为首的把大刀扛在肩膀上,用道上的行话大声道;

“哟,爷今天运气好,居然遇到结亲的,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随后目光便肆无忌惮的向花轿方向看去。

接亲队伍顿时乱作一团。

走在后方的知行顿时皱眉,暗骂道;

“他娘的,这也能让老子遇到,真倒霉,果然这几文钱不好拿,还沾喜气,沾你娘的喜气。

少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还有两人手里拿着弓箭,少年知道,如果自己动手一定会被当成射杀对象。

所以少年只是悄悄得把左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新郎浑身颤抖,只得抱拳开口求饶。

无非是什么在下并无钱财,要是急用,可以让家里派人送过来的言语。

少年当时便拍了拍额头,大爷,你这不是想让人家绑你回山上,再让你家里人送钱来赎吗?

果然,对方一听,好家伙,上道啊!

所以一行人便过来押着一行人。

少年此时,越想越不对劲,随后看了看那帮劫匪,又看了看花轿。

但凡走打劫这条道的,就等于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讨营生,都是些心思歹毒,穷凶极恶之辈。怎么可能对花轿里的新娘没有一点觊觎。

先前那领头人只是朝花轿看了一眼,但少年很清楚。那人看似是在看花轿,实则是在看向自己。

思索间,两人来到少年跟前,特别是少年座下这匹白马,简直眼睛都直了。

知行可不能坐以待毙,倘若回到山上,那时自己才是真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下一刻,少年突然暴起,握着半把剪子的左手从袖子伸出,左右两下便放倒两人。

再骑着白马向前冲去,擒贼先擒王。快要来到为首之人,身前三步之外。

少年抽出背后那把剑,双手握住剑柄,剑尖朝下。重重踩踏马背,高高跃起,使尽全身之力,向下而刺。

为首的急忙用大刀格挡,一声金戈脆响,大刀刀身顿时被刺破,而后长剑透过刀身, 直插胸膛。

其余几人见状,顿时四散而逃。不逃,等死吗?

没看见那把剑无物不破吗?

再看看少年那身打扮,一看就是武艺高强,行走江湖之人,专门打杀我们这种为非作歹之人。

见其余几人逃走,少年抽出锈剑,挽了个剑花。

而后拿出布条,缠绕剑身,横于脸前,缓慢抹过。

每抹过一寸,少年视线便跟随布条偏移一寸……

此等动作,当真潇洒。

不一会儿,一旁心有余悸的新郎拉着新娘前来拜谢。

双方齐齐一拜。

躬身之间,新娘毫无征兆的从喜袍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使劲朝着少年刺去。

少年神情一凝,好似未卜先知般。侧过身,躲过这一击毙命。

而后抓住对方手腕,朝着对方脖颈一抹。

匕首划过,鲜血激射。

一旁新郎满脸是血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大声叫喊着。有恐惧,有不愿相信。

最后新娘想到了什么,指着知行喊叫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我妻子?

“你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有什么区别?

新郎好似想到什么,使劲蹬动双脚后退,生怕少年连他也杀了灭口。

少年无奈,跨出一步,狠狠地朝着新郎脸上就一脚。

随后便手指着已经断气的新娘,恶狠狠道;

“睁开你狗眼好好看看,刚刚是她先要置我于死地!

少年好像越说越气,又给了一脚道;

“动你脑子好好想想,怎么会有这种巧合,他和这帮匪人本就是一伙的!

此时周围有人大义凛然道;

“他就算是和匪人一伙的,那你也应该留她活口,交由官府。

一人站出来言语便有第二人,第三人。

“你武艺高强,反正她也杀不死你,你就不能留她活口?似你这等生性残忍之人,又和匪人有何区别!

此刻少年被围在中间,似困兽般,被千夫所指。

少年眼眶猩红,恶狠狠的怒吼一声。

周围人好似被少年这声怒吼吓到,都往后退了好几步,生怕少年凶性大发,杀人灭口。

少年环视四周,依旧眼眶猩红,见再也没人敢出声。少年翻了翻那倒在地上几人身上,看看有无钱财。

结果大失所望,少年碎了一口,便骑着白马,扬长而去。

只留下不敢言语的路人以及坐在地上面死如灰的新郎。

————————————-

一间书铺,位于镇上中心繁华地段。

明面上,此地就是一间书铺。从名家著作,再到野史小说,应有尽有。

而在大到修道之士,小到行走江湖,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眼中。

此地便是掌管着山水情报的大成之地。

鱼篓入海捕蛟龙,掌中耳报听江山。

便是用来形容听雨楼。

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随意的坐在木椅上,穿着一双布鞋,在这寒冷的冬季里,尤为扎眼。

男人手里拿着一本书籍,边看边碎嘴道;

“写的什么玩意儿,词不达意,章不通情的,废话一大堆。能不能写,不能写就回家种田,省的恶心看书之人。

说完男人便把这本书如垃圾般给丢到一旁。

一位老者来到中年男子面前,行礼道;

“墨阁主,已打探到此人身份。

男人瞬间来了兴趣,正了正身子,“说说?

来人汇报道;

“少年名叫知行,毫无修为,从前面千山村而来,是要替人前往北境送东西。至于其他,暂不得知。

男人闻言皱眉,随后点了点头道;

“千山村呐,那地方,可不好惹,无需再探,你下去吧。

随后男人用手摸了摸脖子正中那个红点,此时还隐隐作痛。

墨久想起那个心思缜密,出手果断的少年,便心中笑骂道;

“好小子,真下得手,是条狠人。

男人想起那晚与少年相遇,确实是男人有意为之。

当时少年刚踏入镇上,刚在外面说书回来的男人,便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起先男人以为那股气息是来自少年自身,那么少年估计会是一头修为不高,却擅长隐匿气息的妖兽,幻化人形,来到镇上趁机作乱。

毕竟以前诸如此类之事常有发生,每次发生都会造成百姓伤亡,流离失所。

所以男人才会去探一探究竟,要是只是一个路过此地的无关闲人,那就到此作罢。倘若真是那为非作歹,祸乱百姓的妖兽,呵呵,那就得看你这头畜生皮够不够糙,修为够不够高了。

不然以为老子这脖颈上挂的一颗颗珠子是自己花钱买的寻常古玩么!

只是当墨久走进客栈后,到了少年房间,才发现气息是从少年随身携带的包袱之中传来。

这次墨久确实是有点意外,毕竟自己从小就对妖兽的气息极为敏感,此等天赋完全是与生俱来。

只是少年携带的那么大一颗妖丹,气息却是显得若有若无。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要么是被修为强大的修士给封禁隐匿起来,保证妖气毫不外泄。要么就是妖丹等级太高,高到无法想象,所以神物自晦。

一时间,男人拿不定主意。

毕竟能随身携带此等宝物的,怎么可能是寻常之人。

只是当少年开始在纸上扭扭捏捏,如鬼画符般写字后,又透过包袱看见那幅空白卷轴之时,墨久确信此间少年定有大来头。

因为在墨久定眼看去,那副卷轴之上一片空白,没有一个文字。

所以才会故意对少年流露出杀人夺宝的心思,进一步试探。

之后少年的一切言语行为,又让墨久确定那少年真是个初入江湖的生犊子,估计手持重物而不自知,还被某些暂时不得知的原因被蒙在鼓里。

从刚刚探子打探到的消息来看,少年是从千山村出来的,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我墨久不是那种只愿和那些有强大后台,或修为很高的,有利可图的结交。只因身在江湖和山上,什么修道之人谋划算计,伏线千里,什么江湖之人勾心斗角,诡计多端,阴险狡诈之辈一抓一大把。

所以才会显得心思纯正,一片赤子之心的有多难得。只有这种人,才会是这座肮脏江湖的源头活水。

所以墨久才会故意打压少年一二。

要让少年明白,江湖不全是好人,也有见利起意,杀人夺宝的。最后又要让少年明白,江湖又不全是坏人,也有那种助人为乐,锄强扶弱的好人。

要让少年明白,绝望过后的希望,是有多么难得,应当好好珍惜,才不至于好了伤疤忘了痛。

想当年,我墨久从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无名小卒,每天在街上和那些所谓的生死兄弟,一起喊打喊杀,称兄道弟,一起吹牛,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那时的矮小少年,是相信兄第之间是有真情的,是可以同生共死的。

那怕墨久每次都会被当成跑腿角色,被当做寻乐对象,也会当成大哥的出气孔,甚至有时会被拳打脚踢。

只是后来因为他们这伙兄弟,作乱被朝廷发现。

当时让年纪最小的墨久选择放风。

当时墨久发现押粮的官兵到来之时,这位把兄弟情义看的最重的少年没有第一时间逃跑,而是大声喊叫报信,好让自己那帮正在行动的兄弟闻声赶紧逃。

只是结果没有意外,少年被抓住后严刑拷打,一道道鞭子抽打在少年身上,浑身是血痕。

直到此刻少年还是始终坚信,出来混就得讲义气,不能出卖兄弟,那是江湖大忌。

所以硬是咬着牙没有供出任何名字。

在少年蹲牢房的几年期间,以前那帮所谓的生死兄弟没有一个人前来打点。唯一一次收到看望的还是外面那帮兄弟安排一个少年不认识的人传信,让少年把嘴咬死。兄弟们在外面为你打江山,扩张地盘,到时候你出来,肯定得给你个堂主当当。

当时少年还在为这话高兴好几天,还在认为他们不亲自来是怕被官兵认出,那就得不偿失,那自己就白白遭受那么多次严刑拷打了。

只是等到少年出狱那天,没有一个人前来为少年接风洗尘。

少年便去到曾经他们经常一起聚集的暗点,发现那里建起了一座高高的酒楼,来往宾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最后少年好不容易进到酒楼雅间,见到以前那帮兄弟。

当时那伙人只是冷淡的拿出一把碎银子,丢给少年面前,一脸嫌弃的说道;

“拿了银子赶紧走,你这一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道穿干净点再来,吓跑了客人,你赔得起吗?

这一刻的少年,心如刀割,面如死灰,脑子一片空白。

少年想不明白,曾经一起称兄道弟的生死兄弟,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嘴脸。

少年紧紧咬住牙关,眼眶鲜红,努力让眼泪不流。弯腰捡起那袋碎银子,默默的走出酒楼。

从那天起,这座所谓的江湖,便死在了少年心中!

也是从那以后,这座江湖少了一位心生向往的少年,却多了一位到处游走的说书人。

所说内容,乃少年亲笔写就!

《半夜蝉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