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谍影随行

>

谍影随行

Missl李小姐 著

Missl李小姐 军事历史 杨崇古 谍影随行

军事历史《谍影随行》,讲述主角杨崇古Missl李小姐的爱恨纠葛,作者“Missl李小姐”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雪茄、红酒已经准备好了,敬请自便。”陈默群关紧房门,指着简易桌子上的烟酒和法国红肠等招呼道。同时把最好的位置故意让给了伍德,自己和手下则坐在离包厢门最近的两侧。两侧位置是陪位,是待客之道...

来源:fqxs   主角: 杨崇古Missl李小姐   更新: 2023-01-10 18: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谍影随行》,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杨崇古Missl李小姐,也是实力派作者“Missl李小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1936年4月,春和日历途径东海至沪市的公海上一艘法兰西帝国的游轮,乘着暖阳和风,劈波斩浪,驶向目的地,沪市的十六铺港口码头按照行程的安排,还有最后10个小时就能到达码头此刻,正是傍晚6点钟太阳西陲,光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几只海鸟从轮船上低空飞过来,时而又飞过去叽喳欢叫间,与游轮相伴而行远远望去,此景犹如一幅远行的油画,挂在海平面上用过晚餐的乘客们,操着各国的语言,三三两两地散...

第3章 突然的枪声

零点刚过。

伍德兴奋地拉着杨崇古叩响了陈默群的包厢。

陈默群早已做好了接待的准备,从门缝里瞧见是伍德之后,恭敬地迎了进来。

杨崇古进门之前,眼角余光瞥见了临工的身影,正偷偷摸摸地朝甬道深处摸了过来。

“雪茄、红酒已经准备好了,敬请自便。

陈默群关紧房门,指着简易桌子上的烟酒和法国红肠等招呼道。

同时把最好的位置故意让给了伍德,自己和手下则坐在离包厢门最近的两侧。

两侧位置是陪位,是待客之道。

这样安排合情合理。

实则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更便于保护自己,然后快速采取反制措施。

所以是特工隐蔽自己而最有利的位置。

杨崇古何尝看不出陈默群的心思。

但别无选择,只好和伍德坐在一起,冲门的座位。

落座之后,杨崇古透过底下的门缝,瞅见甬道里有频繁走动的牛筋底皮鞋。

虽隐蔽而无声,但又显焦虑而慌乱。

而甬道内,一直在意包厢里的日本特工,却看不到包厢内的情况。

这种场景是最危险的。

杨崇古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雪茄烟和红酒一直是奢侈品。

对于伍德来说,今晚的招待,必须要放肆地享用着。

在平时,以他的身份地位,只有给白人点烟和倒酒的份。

但此刻,他却成为了别人的座上宾。

而且享受着耳根软的好言奉承。

这让伍德十分受用。

陡然间,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虽多次奔跑在巴黎与沪市之间,却是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东方人的好客和热情。

伍德早已酒瘾勾魂,急不可耐。

大口喝着红酒,猛抽着雪茄烟。

根本无需细细品尝。

因为这次是免费的招待,量管够,自己无需浪费这美好的时光。

哪怕多说一句客套话,都是多余的。

陈默群尽力地陪着伍德喝酒、抽烟。

自己却时刻保持着清醒,几乎不饮红酒,只是抽着雪茄烟予以应付。

杨崇古也只是象征性地饮了一杯红酒,偶尔抽几根自带的香烟。

心里也在时刻提醒着自己,必须保持着清醒和冷静。

在危险到来之前,找机会脱身离去。

伍德可不管这些。

五人当中,只有他没有心事。

也不知道这顿酒并不是那么地好喝。

更不知道危险慢慢地向这里逼近。

伍德的酒量很大,三个小时过后,身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四、五个红酒瓶。

整个包厢内乌烟瘴气,熏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是时候需要离开了。

杨崇古愈发觉得危险的临近。

便不露声色地提醒伍德说道“伍德先生,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等到了岸上,我保证一定再让你喝个痛快。

“那不行,老弟是嫌弃我招待不周吗?

陈默群打断了杨崇古的劝告,不让伍德离开。

伍德正在兴头上,越喝越猛。

见陈默群如此大方好客,自然也不愿意就此离开。

自己还能喝。

杨崇古没了办法。

只好借故包厢内烟雾太浓,打开门换换新鲜空气。

自己想评估一下甬道内的情况。

烟雾袅袅地飘向甬道内,钻进了甬道内焦虑不安的佐藤贤二四个日本人的鼻腔内。

陈默群向两个手下使了眼色,在做好隐蔽的同时,时刻警惕着甬道内的异动。

时间慢慢地流逝,此刻已经是凌晨3:30了。

伍德和杨崇古还没有离开包厢的意思。

日本人非常恼怒和焦虑不安。

还有半个小时,游轮即将到达十六铺码头。

最危险的时刻已然到来!

留给日本特工动手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佐藤贤二四人再想更改行动计划,已然来不及。

原来是四对三,优势在自己一方。

现在的形势却变成了四对五,而且还有棘手的法籍海员伍德在内。

如若冒险地冲进去厮杀,佐藤贤二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

但时间紧迫,必须采取行动。

紧急之下,佐藤贤二打算将伍德和杨崇古诓骗出去,然后折身回来,对包厢内的三人采取突击行动。

只能是这样了。

佐藤贤二突然站在包厢的门口,毕恭毕敬地向伍德报告“伍德先生,游轮船尾的杂物已经清洗干净,请您过去检查验收。

受到打扰的伍德,心里一万个不高兴。

趁着酒劲,出言不逊地骂道“那你们就应该到楼下厕所里继续给我打扫卫生,一群懒猪。

说完,伍德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贪婪地喝着红酒。

“对不起伍德先生,厕所也已打扫完毕,请你现在就过去检查,不要太为难我们。

佐藤贤二的坚持,激怒了伍德。

他晃晃悠悠地站立起来,口中乌拉乌拉地斥骂着佐藤贤二。

此时,是脱身的最好机会。

杨崇古起身扶住伍德,用法语说道“伍德先生,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我扶你回去休息,工作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吧。

杨崇古趁势搀扶着伍德走到包厢门外,来到甬道内。

佐藤贤二的身边,门的两侧,隐藏着三个日本特工手下,眼神凶残,杀气腾腾。

杨崇古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出所料。

日本人已经狗急跳墙,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

只是伍德和自己没有离场,有所忌惮而已。

但恰恰就是四个日本人同时前来“逼宫的情景,让伍德感觉非常不爽。

陡然间,心中有了再次狠狠捉弄一下四个临工的想法。

伍德对杨崇古说道“杨先生,你在包厢里面等我,我去去就来。

不容杨崇古拒绝,伍德就紧跟在佐藤贤二四人的后面,往船尾走去。

四个日本特工争分夺秒,疾步如飞走在前面引路,并不时地回头偷望着包厢门口的动静。

陈默群面色凝重,隐蔽在包厢门口,偷偷地望向甬道的尽头,直到看不见伍德等人的背影。

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游轮即将到达港口。

眼看行动计划就要得逞。

日本人却耍了心眼,将伍德支开,为他们接下来的暗杀行动,扫清顾虑和障碍。

自己的身家性命和任务的成败,就在这顷刻之间。

陈默群料定,日本特工“搞定伍德之后,转瞬间就会猛扑归来。

自己必须做好随时决斗的准备。

好在佐藤贤二观察包厢内情况的时候,三人做出了喝醉昏睡的样子,佯装对危险毫无察觉,更没有任何防备。

这极大地麻痹了佐藤贤二,让日本人产生了错误的预判。

既然伍德已经走了,决不能再让杨崇古离开包厢。

要稳住他,协助自己一臂之力。

哪怕他不情愿,也要强行留住。

杨崇古准备返回自己的客舱,却被陈默群叫住。

“小兄弟,你不打算等着你的好朋友的归来吗?

陈默群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想他说的是醉话,不会再回来了。

杨崇古不想再纠缠下去,转身欲走。

却被陈默群从后面死死地拉住,强行拽回了包厢里。

“就这样走了,不太厚道吧?

陈默群不再客气,继续道“如果他再回来,我们继续喝酒,岂不是更显得情谊深厚?

杨崇古还想解释什么,一声炸雷般的枪声,突然从船尾传进了舱内。

在这寂静的夜色中,响彻了整个游轮的上空。

瞬间惊醒了熟睡中的乘客和法国人。

不好!

杨崇古预感到了不妙。

这个枪声应该是从伍德的左轮配枪中击发出来的。

杨崇古挣脱陈默群的束缚,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冲到包厢外的。

被惊醒的乘客也打开客舱房门,疑惑地走到甬道内,相互打听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知道真相,只能是瞎猜疑,以讹传讹。

一时间,乘客们议论纷纷,焦虑不安。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游轮各层的铃声大作,所有的照明灯全部开启了起来。

整个游轮如同一只启明灯在大海上滑行。

游轮上的高音喇叭,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播音警告。

“各位旅客,游轮上发生了不明的枪声,工作人员正在查明情况,请各自归位,稍安勿躁。

杨崇古趁机返回了自己的包厢。

……

甬道的尽头,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正瞪着血红的眼睛,拨开甬道内拥挤的人群,悄悄地逼近陈默群的包厢。

嘟嘟嘟嘟……

突然,一个安保军官出现在甬道的另一头,吹着哨子,忙打着手势,让乘客返回各自的包厢内,等待检查。

其身后,跟着两个荷枪实弹的安保士兵。

甬道内的乘客迅速逃回包厢内,伸头张冒,留下了来不及折回的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晾在原地。

尤显突兀。

日本人十分被动。

陈默群的包厢就在前面的十几步之遥,而对面的三个法籍官兵正向自己靠拢过来。

此刻,如若冒险前去刺杀,无异于自杀!

怎么办?

三个日本特工手下没了主意,齐刷刷地望向佐藤贤二,等待他的决断。

“撤!

佐藤贤二低声命令道。

四个日本特工扭头回走。

“站住,举起手来!

海军安保军官厉声呵斥道。

唰!

唰!

身后的两个安保士兵拉响了枪栓,迅速冲了上来,堵住了四个日本特工的退路。

佐藤贤二带头慢慢举起了双手,气的咬牙切齿,痛苦地微闭着眼睛。

只能是见机行事,孤注一掷了!

“你们不待在自己的岗位,跑到乘客区里来干什么?

安保军官瞅见四个人手臂上“临工字样的袖章,严厉地呵斥道。

四个日本人听不懂法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情急之下,只能指着自己的袖章,企图蒙混过关。

安保军官明白了四个人的意思,他们是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也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示意安保士兵收起枪口。

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佐藤贤二瞅准了时机,指向甬道口的一头,比划着借过,该去干杂活了。

安保军官闪开路道,让四个临工走了过去。

佐藤贤二四人慢慢地朝陈默群的包厢靠近,并不时地偷偷观察三个官兵的动静。

安保军官不再理会临工,带着安保士兵继续朝甬道的另一头大踏步走去,准备到船尾查看动静。

直到甬道的尽头看不见了三个官兵,佐藤贤二四人也已悄悄隐蔽在了陈默群包厢外的两侧。

包厢内的陈默群三人屏住呼吸,也隐蔽在门的两侧,做好了突进来的厮杀。

佐藤贤二贴耳在甬壁上,评估着包厢内的动静。

寂静无声!

佐藤贤二心中一阵窃喜。

心想包厢内的人喝了几个小时的红酒,此刻果然是烂醉如泥,处于深深的沉睡之中。

动手!

佐藤贤二朝一个日本特工做了一个手势。

这个特工早已做好了准备,手上的铁丝在锁孔里轻轻拨动了一下,门就闪开了一丝缝隙。

透过缝隙,包厢内十分昏暗,隐约可见三张床铺上隆起的床褥。

还有从包厢里面飘出来的,浓烈的、扑鼻而来的烟酒气。

佐藤贤二带头潜入,紧握着手中的匕首,准备一击毙命。

然而,日本人错估了里面的形势。

就在佐藤贤二后脚刚跨进门,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里面的黑暗,就被里面两侧的人擒拿撂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顷刻间被制服!

随之,房门被重重地关死。

外面的三个日本特工被挡在了门外。

顿时惊慌失措。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三个日本特工顾不了许多,猛踹房门,急欲冲进来厮杀。

马武、李成田,则是在里面死死地抵住房门不让踹开。

急了眼的佐藤贤二,拼命地在地板上挣扎着,欲做最后的反抗。

陈默群丝毫不给一丝机会,照着佐藤贤二的后脖颈就是狠狠地一拳。

佐藤贤二昏死了过去。

躺在地板上,像死猪一样没了动弹。

咚咚咚的破门声,惊动了其他客舱里的惊魂之人。

他们再次纷纷地涌到通道里,查看情况。

当看见三个凶神恶煞般的临工,手里却拿着明晃晃的匕首,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杀人啦……

“杀人啦……

操着各国的呼叫声,传达了同一个意思。

迅速传到了游轮的船尾。

……

伍德的尸体,在船尾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被发现。

脖颈上有一处深深的勒痕,是窒息而死。

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在尸体的不远处,发现了他的左轮手枪。

显然是谋杀。

游轮上的医生,在案发现场继续勘验着伍德的尸体。

并不时地在本子上记录着勘验的情况。

安保军官听到了甬道内的惊叫声,又重新带着安保士兵奔跑了过来。

当发现三个临工手持匕首,正疯狂地踹着房门,意欲行凶。

刹那间,紧张而又危险的气味瞬间占据了整个甬道。

安保军官迅速地拔出手枪,呈警戒状,厉声呵斥三个凶徒放下凶器,抱头面壁而站。

身边的两个安保士兵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日本人不管不顾,继续踹门。

啪!

一声凄厉的枪声,射出了一枚愤怒的子弹,正中带头踹门的日本人的大腿。

三个日本人被镇住了!

只好丢下匕首,按要求抱头面壁。

听见了枪响,随后没有了踹门声,接着门外叽哩哇啦的法语说个不停。

陈默群判定,法国人已经控制住了门外的局势。

现在安全了!

打开灯光,拉开包厢房门,陈默群把绑好的佐藤贤二提到安保军官的面前。

安保军官又是大吃一惊,随即把枪口对准了陈默群三人。

“别动!别动!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安保军官大声呵斥着,警惕地后退着,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陈默群带头举起双手,作出服从和没有攻击的姿态,同时朝甬道里大声呼唤杨崇古的名字。

“杨老弟,请你出来帮我们翻译和做个见证。

……

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传进了包厢里。

杨崇古无法置之事外,更无法装聋作哑,只好走出包厢,给他们翻译。

陈默群先发制人地解释道“这四个临工心怀不轨,企图入室抢劫,躺在地上的是第一个潜入的……已经被我们给制服。

陈默群试图掩盖事实真相,避重就轻地把突发事件定性为普通的刑事案件。

“你们有没有受到伤害和财产损失?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你们是否需要追究他们的责任?

“不需要。

安保军官把枪口重新对准了四个临工,对陈默群说道“我们暂时将四个凶犯羁押起来,上岸之后送到法租界巡捕房里审查,如果你们改变主意的话,还可以到那里去申诉。

“太感谢了,我们已经表明了态度,不再需要申诉了。

陈默群控制着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想牵扯太多,只想快速登岸离去。

安保官兵押着四个临工朝甬道尽头走去。

……

灯光昏暗的十六铺码头,还没有进入一天最热闹的时段。

不过,沿着通向码头的主干道远远地望去,有两辆黑色轿车疾驰而来。

紧随其后的,是三辆军用卡车形成的车队,上面满载着荷枪实弹的法租界巡捕。

进入码头之后,车队丝毫没有减速,呼啸着奔向其中的一个码头口岸。

轿车里面坐着中央捕房的法籍董事欧文和华人总巡长郑啸林。

轿车刚一停稳,一身戎装的欧文从里面走下来,望向缓缓靠岸的游轮。

站在身边的郑啸林,则是有序地指挥着一个班的巡捕,驱赶着口岸的路人,形成了一个警戒圈,维持着登岸口的秩序。

其余的巡捕则是站在栈桥的两侧,持枪肃立,等待着进一步的命令。

在不远的左右两处角落里,同样各自停放着两辆黑色轿车。

相聚百米。

轿车里隐藏着高度警惕的便衣特工。

分别是前来接应陈默群的复兴社便衣和虹口区的日本特工。

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法国人带着武装部队突然赶来,而且是直接奔向即将靠岸的游轮。

双方都是深感不安。

难道游轮上的自己人遭遇了不测?

忐忑之间,双方各自派人上来打探。

但都被外围的巡捕无情地拒挡在人墙之外,不得靠近。

《谍影随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