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许行

>

许行

青篮 著

方文诺 现代言情 许行

《许行》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许行方文诺是作者“青篮”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许行的眼睛好,看出是热腾腾的稀饭。想起在家里,她母亲也最喜欢煮各式各样的稀饭,早上五点多就起来了,有时候扔一把绿豆,有时候是玉米片,要起锅的时候就给她扔一个鸡蛋进去,煮成溏心,她想着就觉得眼睛有些发红,明明昨天早上,她老妈还在问她喝完豆浆没有。也许是注意到有人的目光,许母回过头来,她问她:“醒了?”...

来源:fqxs   主角: 许行方文诺   更新: 2023-01-10 00: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许行》是作者“青篮”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许行方文诺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幸好这条街就是七拐八弯的好遮掩,许行这边趴在墙头虽然看不到多少实景,但是听声音是更清楚了最主要的是:别人还未必看得见她安全、保守这儿和集市还有些距离,似乎是某个商家的仓库货房的角落外一时半会儿没有人,就许行这个到处游逛的闲人她大概待了十多分钟,双方的战况消退了一些从这几个少年的嘴巴里,她总算理清楚一点状况首先这被收拾的一方,许行称他们a方,施暴者则是b方b方的队伍听声音看动静,是...

第4章 所遇

就这么一夜无话,许行晚上几乎是睁着眼度过的,就想第二天一早就爬起来找方文川才好。

她翻来覆去的,一晚上就做了好几个梦,一会儿是在一个全是树的街道上跑马,一会又是在一个老火车上看层出不穷的山脉弧状,等到不知道是几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抬起手去摸床头的灯,却发现旁边的位置都空荡荡的,只摸到冰凉的钢丝床头。

许行这才惊醒了,这已经不是她家里的床上了。

外面的屋子透出些黄光来,许行没有拉灯,坐在床尾探了个头看屋外,许母不知道多早就起来了,饭都煮好了,在一盏灯底下就着泡菜吃。

许行的眼睛好,看出是热腾腾的稀饭。

想起在家里,她母亲也最喜欢煮各式各样的稀饭,早上五点多就起来了,有时候扔一把绿豆,有时候是玉米片,要起锅的时候就给她扔一个鸡蛋进去,煮成溏心,她想着就觉得眼睛有些发红,明明昨天早上,她老妈还在问她喝完豆浆没有。

也许是注意到有人的目光,许母回过头来,她问她“醒了?

许行嗯了一声,还是不想叫这个女人妈,她磨蹭着穿衣服,许母道“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又说“你昨天是疯了,穿两个毛衣,我给你收起来了,你穿个单衣,加板凳上的外套就是了。

许行才发现自己脱下来的衣服被许母收走了,这可都是她从自己家穿来的,两件毛衣都是她妈织的,怎么许母不觉得惊讶吗?

但也容不得她多疑惑,因为许母还在和她说话“你今天不要乱跑了,我煮了稀饭,中午你自己做些吃,我要去上班了。

今天许母说话的方式明显就要和缓些,想来再怎么吵架打架都是自己的亲闺女,能生疏到哪里去呢。许行答应着,又想着自己能去哪儿乱跑呢,她昨天晚上就约了方文川早点去学校的。

于是她就只答好,一边穿衣服鞋子,一边听着许母放下了碗筷收拾东西去推自行车。

等她匆匆吃了两口饭,擦了嘴,背上包就去方文川说的巷头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时间。

因为也没见到家里有个钟表,许行一抹黑,到巷头的时候,还没有人。

她不知道这零几年的学,上课时间和她们这会儿,是不是一样赶,她才从大冬天的来,这时节就是四月份,天亮得早,眼瞅着路口的灯熄了,许行眼睛都盯直了,脖子僵着,心里有些失落。

这方文川怕是没有等自己了,自己勉强还能记清楚学校里在几楼几层,可是这让她想起一路从家里到学校,倒是有些困难。

正巧这时候前面哐当哐当的响,许行抬眼去望,是方文川的爹在起门开铺子了,她想了想,硬着头皮去门口问了问。

还没开口,胖叔睡眼朦胧,看了她似乎有些吃惊“许行?今天怎么这样早就起了?不睡个懒觉嘛?

许行心里疑惑呢,难道今天没有课,不去学校的?可惜她对这儿的时间安排也不清楚,才嗯了一声,就听到胖叔说“文川还在睡呢,他每回周六都多睡会儿——

正说着,方文川却从里面掀帘出来了,板正干净的脑袋也看不出什么乱,穿着一身旧衣服。

许行看着他,立时就松了口气“方文川!

方文川看了她,倒是有些疑惑,又带了点吃惊,估计刚从床上爬起来,有些不清醒,说话也冷冷的“你怎么来了?

胖叔笑道“你这孩子,许行来了就来了嘛,怎么这样说。

许行倒是没生气,方文川说话冷是冷了点,也不好听,可是他心还是不错的,许行看得出来,方文川是个大好青年,这类人,以后约莫都会有出息的,她笑了笑,有些讨好“我昨天说了来找你的,你还说了在巷头等我来着,你忘了?

方文川似乎思索了一下,想起来了,又道“我记着呢,可是今天是周六,昨天忘了,也不用去学校。

许行喔了两声,她还背着书包,一时间有些尴尬,原来不过倒退二十年,学生们居然这么轻松么?周六也不用去,连着歇两天?

这待遇可是许行小学才有的,不过她自己大概想了想,估计这时候九年义务教育才普及没几年呢,这儿是个小县城的模样。

她想起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她小姨似乎就是这个年代的,给她大概讲过几句,要是再乡村点,估计有些学生读了初中就出去找工作了。

许行应了一声“哈哈,我也忘了。

好在胖叔打圆场“来了就一起嘛,我一会儿去市场买条鱼,你和文川在店子里写作业,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中午我给你们做鱼汤。

许行是不想答应的,毕竟这才早上,就计划着中午的蹭饭了,她想着以前在家的时候,许母的教育,面上有些发热“这怎么好意思,我还是回去了吧。

胖叔却摆了摆手,只去搬他的东西“说的什么话。

方文川也让了个位置“你来吧。

许行才过去放了东西,呆呆的看着这两父子张罗着来铺子。

她其实很想八卦一下,怎么方文川就和他爹在一块,他老妈呢,但是她也不好多问了漏馅儿,只猜想,估计方文川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

她呆呆的看了一刻钟,才想着上手帮忙“哎,我能做个什么呢?她咳嗽了两声,才显得自然点“干,干爹,我来帮你。

“不要你帮,你坐着玩吧,你妈又去上班啦?

这大早上的,街上巷口都清净,许行也不知道许母在哪儿上班,只道“是去了。

终究是男人,胖叔随便搭了两句,把铺子收拾好了,就说去市场了。

许行坐在一张大小桌椅上,大的高的就摆了她的几本书,她拿着一只笔,挂羊头卖狗肉的问方文川“市场离这儿远罢,干爹什么时候回来?

她其实是想打听,这地方叫什么,在哪儿,她想比对着离自己的家远不远,就算不能打听着去找她爸妈,她也想有机会就去看看他们,哪怕远远的,万一以后没办法回去了,她得看看她爸妈过的什么日子吧。

但是也不能问的太急太傻了。

方文川答“今天集里热闹,人多,他估计会迟一点回来。

许行是零四年出生的,说来也只差两年,她隐约还有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在有些镇上,就流行有个出集的时间,或者是双数天,或者是隔天,总之这时候很热闹,家家户户有买东西的,就去。

哪怕现在她十八九岁的在他们那儿的县城,也都是这个理,只是没以前热闹了。

她答着又问“喔——明天又是哪儿出集呢?

方文川先是疑惑了一下“出集?

然后又说“喔,你说集场吧,我们这儿是今天,明天就是青羊镇的吧。

青羊,许行赶紧记下了这名字,接着问“青羊好玩吗?你去过没有?

许行之前就是好玩桀骜的性格,她能这么问,方文川也没什么疑惑吃惊的“我和我爸去进过一回磁带,去过一回,看着不如我们这儿热闹。

亏得方文川是个爱规劝人的,他说着似乎是想着许行的学业,多说了一句“你也别总想着玩,我看了报纸,咱们以后考了大学,去了城市里,那些地方更好玩,而且前途也有了,你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你现在用功一些……

许行觉得这个突破口甚好,她装作无知的样子(其实也是真对这个年代无知)问“什么大城市才好?你有想去的学校吗?

方文川却不接的她的话,又收了收话题“总之,现在总要先考上高中吧。

许行没套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也不着急,又缠着方文川说了什么高中好,在哪里,离家里远吗(也就是离现在的这个家)

方文川难得见许行还关心一下前途,虽然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可是还是多少回了两句。

许行就大概理清了几个方向,这地方像是在西南一带的某个小县城里,许行大胆猜测估计就是四川一带罢了,许行随意说出了自己以前待的地名,方文川有些模糊,说没听说过,许行再说大一点的,方文川就有些耳闻了。

“那地方也没去过,估计是好吧,以后出来工作了,可以去看看。方文川也有些模糊。

许行拍板定论,这年头交通联系方式也还不是特别的迅速,也可能后来她们那个镇子改了名字,但大方向总没错,许行所在的地方和自己真实的家,估计也就隔着一两个县市,总归还在一个大省里。

许行心里松了口气,现在她也没有多少钱,有钱也不熟悉路段,就是想找回去也麻烦,总之不是太远,先安心待个一两年,等后面交通发展起来了,要么她突然又穿回去了,不然她就再去找自己的亲爹妈。

她心里打定主意了,方文川还在说“……高中可能也并不难的,而且听说分文理两科,学得也少了,到时候你……

估计注意到许行不在状况内,方文川住了嘴,一个字也不说了。

许行赶紧露出个笑来,装乖卖好“是,你说的对,我正听着呢。

方文川却被她的态度惹恼了,不肯在说,只低头看自己的书,顺便搭个眼睛看铺子。

许行笑嘻嘻的跟着坐了会儿,起身说要去外头逛逛。

方文川神色莫测的看了她一眼,只叮嘱“你别乱跑,中午过来吃饭的。

许行道了声谢,拿起东西就要出去,方文川好像还不放心似的“你东西就放着吧,反正不是还要过来。

他说了,又觉得自己显得有些讨好,不自然的冷哼了一声“你昨天那些题,下午我我可以给你讲讲。

许行知道自己这句身体以前是不让人省心,干脆就把书包放下了,说了句好,又再三保证“我就出去逛逛,两个小时也就回来了。

方文川家的店里有一个样式很土的钟,许行还特意看了一眼,现在大概是八点五十多的样子。她道“最多十点也就回来了。

方文川才不多说什么了“你去吧。

许行才一身轻松的出去了。

她们住的这段地方,确实不算好,采光也不好,积压压的看着昏暗,而且难免潮湿。

但她走出去一条街,才发现,到底是楼房,还是算好的。又心里叹,确实是国家后来发展得好啊,没想到不过二十年前后,差距确实十分大。

别说装饰横溃的店铺了,这时节,就是理发店都没有一个,剃头的还在街上摆摊,随便一个板凳半盆水,一个炉子一直热着水,就是“理发店了。

许行还凑上去看了两眼,看水里泡着豆壳一类的东西,褐色的。

“这是什么?许行好奇。

“皂角嘛!老头儿有口音,说角,念的是jue音,许行点点头,略有耳闻。

又转头看到还有专门经营磨刀的,卖烟叶的,打衣服的。

她反正小时候也沾她姥姥的光,总去逛集市,还看到过一些产业的结尾。还有一些虽然没见过,但是也听家里的长辈说过一些。

她把热闹的地方走尽了,抬头看似乎又是一片居民楼了。

光线少了不少,入眼的都是围墙,弯弯绕绕的进去又是巷子。许行想往回走,可能胖叔也回来了。

她才抬脚,就听见一耳朵很远的市集嘈杂,然后一句十分污秽的字眼落下来。

怎么个污秽法呢?大约是带了爸妈还带点生殖那啥器官的。

许行以前在家里也是不大听话的,但是许母性格婉转温和,说话是不会带脏的,有一回她在饭桌上不过说了几句道德经的“老子儿子的,许母就好好的赏了她几斤竹笋炒肉。

是以她听到这声稚嫩的唾骂,还觉得真是少年出英雄啊,时风彪悍。

她没想着上赶着凑热闹,不要从众嘛不要,正要抬腿走了。

又听得里面爹妈老子的骂了几句,似乎是有人哭了,许行一听,似乎还是个女孩儿。

一堆小少年打个姑娘吗?许行叹了口气,听他们的声音,就是学生,自己也不是想英雄救美,可是这可是校园霸凌啊校园霸凌,她没敢直接路见不平一声吼,跳出去就完。

而是这下真心挪不动脚了,悄悄的往前面走近了,趴在一个墙头看。

《许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