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南城商圣

>

南城商圣

罗宇 著

刘宏伟 南城商圣 易童 都市小说

刘宏伟易童是都市小说小说《南城商圣》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罗宇”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刘宏伟的成绩在班上属于是中等,平时跟同学也不太喜欢交流,上课听讲也马马虎虎,算不上认真也不调皮捣蛋,是班上存在感最低的那一类学生。当时关系跟他走得近一点的也就只有蒲秋了,一个喜欢在他书本上画画的女生。蒲秋家里是做菜油的,她们家是一个小作坊,走近了会有一股不太好闻的老油味,而且总给人感觉脏兮兮的,哪怕...

来源:fqxs   主角: 刘宏伟易童   更新: 2023-01-10 00: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刘宏伟易童是都市小说小说《南城商圣》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罗宇”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刘兴建去世这天,灵堂就设置在水口街不远的一个废弃原料站因为家里面实在是拿不出什么钱了,所以一切都布置得十分简陋,而且陈丽梅也就通知了挨得近点的街坊按照当地的习俗,作为妻子的陈丽梅不能出席丈夫的葬礼所以刘兴建的后事只能全部交给了作为儿子也是刚刚成年的刘宏伟刘宏伟对父亲去世并没有显得多大的悲伤,因为这个结局似乎在他心中早就排演过无数遍了甚至怎么去操办后事,他也想过很多次了但是事情真正发生的...

第3章 小学时期

余县二小虽然地理位置上来看并不是特别受人重视,但是学校的环境比号称全县最好小学的余县小学可好太多了。

不仅有新款的桌子板凳,连教学楼都是装修过的,还有前操场和后操场。可以算是城边上最豪华的建筑了,周末不上课的时候有很多人到学校来跑步健身或者打乒乓球,篮球。

整个小学一共有五个班,刘宏伟是二班,是当时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班,也是人数最多的一个班足足有六十五个学生。

刘宏伟的成绩在班上属于是中等,平时跟同学也不太喜欢交流,上课听讲也马马虎虎,算不上认真也不调皮捣蛋,是班上存在感最低的那一类学生。

当时关系跟他走得近一点的也就只有蒲秋了,一个喜欢在他书本上画画的女生。

蒲秋家里是做菜油的,她们家是一个小作坊,走近了会有一股不太好闻的老油味,而且总给人感觉脏兮兮的,哪怕是刚刚才打扫了卫生。

她们家的位置就在水口街头,刘宏伟家在水口街尾,整条街一共也就四五百米。

周围的街坊几乎都是自己买的菜籽或者种的菜籽去他们家加工,这样就只收取些加工费,不过有时候应应急也会拿着油壶直接打几斤菜油。

蒲秋皮肤有点偏黑,整个人干瘦干瘦的,眼睛很大水灵灵的,鼻子也高高的,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有英气,就是她那张嘴随时都在叨叨叨个不停,把整个人的气质都拉低了不少。

蒲秋的个头有点矮,在班上按身高排序的话她应该是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但是她的成绩很不好,每次考试倒数十名总有她的一席之地,所以她只能坐在教室中间的位置。

每天下午放学布置的作业,对于蒲秋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刘宏伟第二天都会早早地来到教室把做好的作业放在她的抽屉里面。

蒲秋上课是不听课的,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上数学课的时候把刘宏伟的语文课本拿来画画,她把里面的插图改造得面目全非,但又毫不失去美感。

甚至刘宏伟的同桌看到后还专门拿着课本让蒲秋帮他也画一下,不得不说她在画画这一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蒲秋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在班上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喜欢和他们一起斗鸡,打烟牌,弹弹珠。

刘宏伟同样也喜欢玩这些,但他只是参与而不会和其他同学打成一片。他总是在大家玩得最热烈的时候选择退出,他害怕被人注意,害怕被人期许,害怕承担后果和责任。

蒲秋是很照顾刘宏伟的,虽然她比刘宏伟还小几个月。

刘宏伟在班上是个“烂好人的形象,本来也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优点,但是班里的其他同学总能在他身上榨出些价值。

“刘宏伟帮我接杯水。

“刘宏伟帮我倒哈垃圾。

“刘宏伟帮我抄哈作业。

“刘宏伟给我借哈铅笔。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不管刘宏伟想不想做,答不答应,事情最后都成了刘宏伟的事情。

但是要是蒲秋在的话就一定会为他打抱不平。

“你自己不晓得去接吗?

“你各人没得手杆脚杆吗?

“不借,自己去买。她像是泼妇骂街一般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这些人,但在刘宏伟眼中就是浑身发光的英雄。

其实刘宏伟也并不是一味地唯唯诺诺,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衡量,只是他觉得那些事情确实无关痛痒,他也有他的底线和原则。

如果说把水口街也算作是余镇的话,那么那一定是整个镇最穷的地方,如果最穷的这条街还要分个等级的话,水口街尾一定是最低等的。

在刘宏伟上三年级过后,刘兴建整个人变得要上进很多,后面这些年几乎没有再叫上他的几个好兄弟像以前一样喝个烂醉过。

只有逢年过节才来聚一下,也没有喝得酩酊大醉了,就喝得有点迷迷糊糊后散伙回房间就倒头睡了。

以前刘兴建嘴很瓢,见人就是谈天阔地的满嘴跑火车,现在不着边际的话语也少了很多,这就叫“落教了。

刘兴建在城里面的搬运公司做搬运工,陈丽梅在乡镇的纺织厂做缝纫工,做的都是辛苦活,拿的都是血汗钱。

他们两口子平时工作都挺忙,早出晚归的,刘兴建还好一点,距离也就二十来分钟,陈丽梅上下班得走四五十分钟坐去纺织厂的交通车,然后车子还要开半个小时才能到。

刘兴建下班后就没什么事了,偶尔还会去斜对面钱老板那里打会儿牌,等陈丽梅回来把饭做好了后,刘宏伟来喊他,他才会回去。

因为这件事也吵了好几次,但刘兴建称他每天上班要搬上千斤的东西,这是他唯一可以放松的事,可以理解。

虽然一家子过得忙忙碌碌,但日子也还是过得去,只是陈丽梅在家里管钱,确实把生活搞得拮据了许多。

她是穷过的人,知道没钱吃不饱饭的滋味,所以必须把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这个也可以理解。

因为家庭生活习惯十分节俭,所以刘宏伟对得到的任何东西都会更加珍惜。

刘宏伟平时穿的衣服都是很土很过时的,除了平时集市上买的那种地摊货就是陈丽梅给他改的刘兴建的衣服,经常是大面积留着缝缝补补的痕迹。

当时在整个学校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此朴素的穿衣风格了,在大家的眼里但凡吃得起饭,上得起学都不至于穿得这样寒酸。

刘宏伟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四年级上学期结束的那个寒假,那次期末考试刘宏伟破天荒地考进了班级前十。

陈丽梅很是高兴在除夕的前一天,下了很久的决心给他买了一件棉衣,是在城里的百货公司买的,一眼就能看出和集市上地摊货的差异。

当陈丽梅把衣服用柜台标志性的硬纸口袋提回来放在刘宏伟面前的时候,刘宏伟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整个春节里刘宏伟都把这件新衣服视为珍宝,出门的时候就换上穿一下,回家就换下来把衣服挂得好好的。

刘宏伟穿上新衣服整个人都要精神许多,倒不是说人靠衣装,主要是走起路来昂首挺胸的,但他也不敢走太快了,像是怕刺骨的寒风划破了他的棉衣一样。

寒风倒是没能割破他的棉衣,割破他棉衣的是黄贵阳的小刀。

那是在一个初春时的暖阳下,水口街挨家挨户的门梁上还挂着红灯笼,育才路两边的门面上还张贴着新鲜的春联。

路上还一片一片的鞭炮爆炸后的红纸,从中间走过像是走红毯一般,踩在上面还沙沙作响。

南方的冬天不像北方那么肃穆,湿润的空气中还带着泥土和草木的清香,除了有些湿冷外并不会让人感觉到空荡荡的寂寥和光秃秃的萧条。

冬眠后的太阳还很慵懒,像炭火一样慢慢烤干空气中的水分,然后慢慢穿透雾霾,把光和热传递到余县中学的操场上。

春节过后,刘宏伟开学第一天就把新衣服穿进了教室。当然,像他这样存在感不高的学生并不会因为换了身衣服就能让同学们多看两眼,但是对于刘宏伟而言还是自信了许多。

在他心里他从来没觉得因为自己家庭条件或者补丁衣服而产生自卑。

但是当他把和班上同学一个层次的衣服穿进教室的时候,他甚至不自觉地想和周围每一个同学打个招呼,这是他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

并不是他想要刻意去展示或者说炫耀来得到其他同学对他衣服的关注,只是从他的潜意识浮现出平等的观念。

他的同桌叫黄贵阳,是班上最喜欢惹事的人。

他平日里就喜欢欺负一下同学,或者抢走同学的东西,或者平白无故地打别人一下,好像他做这些事就是为了证明他就是二班的老大。

他的这些逗猫惹骚的行为还不只是在班上,他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好战分子,和其他班同学打架都请了几次家长了。

这些臭名昭著的名声对他而言如同闪闪发光的功勋,也正因为这些恶劣的事迹让他在班上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

但最让他肆无忌惮是因为他的哥哥,一个人不在校园却一直流传着他的名号的飞车党——黄贵洲。

黄贵洲是黄贵阳的亲哥哥,要比黄贵阳大五六岁,小学毕业就没读书了,是个纯纯的混社会的,平日里喜欢骑着摩的到处打架。

其实打架的都差不多是小学初中的孩子,但是社会人出现对于整个局势就不一样了。

一般来说在小学初中这一片的学生听着黄贵洲的名字就害怕了,所以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忍着黄贵阳的原因。

这一天刘宏伟穿着新衣听课都听得格外的认真,而坐在他旁边的黄贵阳一直打量着他。

黄贵阳也不说话,就觉得过完年眼前的刘宏伟好像不一样了,他一边上下打量着一边在心里琢磨。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始在抽屉里翻找起来,然后摸出一把削铅笔的薄片折叠小刀,不假思索地朝刘宏伟的涤纶棉衣上划了上去。嘶——衣服上赫然出现一道长长的口子。

“叻就对咯嘛,我就说哪里看起不对头。黄贵阳还在一脸得意地欣赏着他的杰作,全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这时认真听讲的刘宏伟瞬间反应了过来,他先是疑惑然后愤怒,呼吸急促地进出,他没有说话直接站了起来,一脚把黄贵阳从板凳上踢到了教室中间的走道上。

由于黄贵阳倒下的时候拉了把面前的桌子,导致桌子都连带翻了过去。

这么大的动静把所有同学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连台上讲课的语文老师都一时不知所措。

“你他妈,敢打老子!黄贵阳并没有感觉疼痛只是觉得丢了面子,他猛地站了起来向刘宏伟冲了过去。

面对这昔日班上的“恶霸来势汹汹,刘宏伟正在气头,丝毫不惧甩手就是重重一拳砸在黄贵阳的头上,随即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班上同学都在看热闹,他们心里都暗暗给刘宏伟加油。“快点拉一哈呀,傻站到干啥子!台上的语文老师慌忙喊道。

这时候旁边几个男同学才意犹未尽地上去有气无力地拉架口中重复着“算了,算了,莫打了。

后来刘宏伟和黄贵阳都请了家长,事情也不了了之。

不过此事过后,刘宏伟可谓是一战成名,在同学心中的印象大为改观。

再也没有让他去帮这帮那,时不时还会开开玩笑叫上一句“伟哥,就连蒲秋都对他刮目相看,她没想到刘宏伟竟然有这么刚硬的一面。

被划破的棉服又被陈丽梅拿去缝补上了,刘宏伟也想开了,衣服虽然破了,但大家也知道那是新衣服破的,是百货公司买来后破的,而不是破衣服。

黄贵阳经此一事,非但不记恨刘宏伟反而有种不打不相识,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拉着刘宏伟拜把子当兄弟,把他哥哥介绍给刘宏伟认识,非常高调地在班上说“以后谁欺负刘宏伟就是欺负我黄贵阳,欺负我黄贵阳就是不给我哥黄贵洲面子!

经过这件事刘宏伟也是受教了,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确实是有道理的。

往后些日子他经常跟着黄贵阳一起在学校外面打架闹事,因为有黄贵洲的这一层关系,每次都能够大获全胜。

其实名义上是打架,实际上就是对面站在那儿让他们打,都知道他哥哥是黄贵洲,谁还敢还手啊。

但是刘宏伟心肠软,对于这些跟他无冤无仇的人,着实下不了狠手,都是扇几个耳光做做样子就让他们走了。

小学毕业那年,县政府有了新的中学招生政策,所有余县小升初的应届生以户口地址为准划分中学学校。

这个消息一出可把刘宏伟一家乐坏了,因为全县最好的余县中学就在育才路紧挨着水口街。

以前通过考试排名的方式,刘宏伟进余中就是痴人说梦,现在按地域划分那进余中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没过几天余县中学就贴了告示单,和以往不一样,以前贴这个告示是红榜,今年只是一张白纸写着黑字。

陈丽梅在拥挤的人群中精准地找到了他儿子的名字,还特意对了对学校和班级才放心了下来。

那一年升学对于刘宏伟来说是最大的事了,然后就是蒲秋一家人离开余县。

蒲秋是在小学毕业考试那天走的,那个时候刘宏伟还不知道,蒲秋也没有告诉他,还是后来问蒲秋的邻居才得知他们一家去了昆城。

刘宏伟不知道为什么蒲秋会离开,要是不走的话,她也可以读余中,说不定还在一个班,然后高中也可能在一个班,大学……大学就算了,以后再说吧。

《南城商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