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可可托海的海

>

可可托海的海

冒牌童子 著

可可托海的海 国安 苏雅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可可托海的海》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冒牌童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国安苏雅,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国安离开他生活了十七年的福利院,只身来京,他想碰碰运气,希望能够遇到那个把他送到福利院来的高僧。因为院长齐凤银在国安十八岁生日那天,告诉了他一件事。他才知道,他是在大概一岁半的时候,被一个高僧送到福利院里来的。当年那个高僧送他来的时候,告诉院长说是在前门大栅栏把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的...

来源:fqxs   主角: 国安苏雅   更新: 2023-01-09 23: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可可托海的海》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冒牌童子”,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城管大队办公室里,三个人乖乖站成一排,接受一个副队长的批评教育,“看看你们三个人,岁数也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大栅栏街口也是你们胡闹的地方?”转手一指雷燕,“再看看你,哪有一点女孩的样子…你很有想法嘛,你很厉害嘛,锅碗瓢盆都能敲出点来,你们是嫌大栅栏还不够热闹啊?”“看看你们三个干的好事,交警要是再晚到一会,大栅栏就要被堵死一条街了,你们今天是不是非要把前门搅个天翻地覆?啊…”副队长的三...

第2章 抖音上的吉他男孩

国安不敢再去想那噩梦,起身走进浴室,冲了个澡,回来躺在床上,本想补个觉,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于是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写到

“刚刚,又做了一个梦,却不像前几个梦那般美好,而是非常悲惨,简直就是噩梦。那个女孩,被坏人一箭射死了,就在我的面前,我的心,好痛,好痛…

不过,我知道了你的名字,你叫阿依汗。

阿依汗,如果你也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你在哪里?我,又怎么能够找到你…

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

放下手机,国安摸索出脖颈上的狼牙项链,呆呆的看了一会,又想到自己来京之前的事。

那是一年前。

国安离开他生活了十七年的福利院,只身来京,他想碰碰运气,希望能够遇到那个把他送到福利院来的高僧。

因为院长齐凤银在国安十八岁生日那天,告诉了他一件事。他才知道,他是在大概一岁半的时候,被一个高僧送到福利院里来的。当年那个高僧送他来的时候,告诉院长说是在前门大栅栏把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的。

齐院长见国安生的齐整健康,和福利院里其他的孩子大不一样,也曾疑惑,问过高僧为什么不自己带着。高僧说他云游四海,居无定所,带着这个孩子实在不太方便,又说这孩子尘缘未了,入不得空门。

高僧临走的时候,还给国安留下一个狼牙项链,特意交代说这是国安身上唯一的一件物件,让院长帮着好好保管,一定不要丢失,还说以后凭着这颗狼牙,也许有缘能够再见。

最后,高僧告诉齐院长,国安是千禧年正月初十生人,要院长每年的这个日子,都要给国安过一下生日,等到国安满十八岁时,便可以告诉国安这些事情。院长也曾问高僧如何知道国安的生日,高僧笑笑说这是天机,不可泄露,院长知道和尚们一贯故弄玄虚,也没再深问。

所以国安猜测,那个高僧或许知道他是谁,知道他的父母又是谁。国安很想找到这个高僧,因为只要能够找到他,也许就有可能找到自己的家人。

更或许,既然高僧佛法精深可知天机,那就让高僧帮自己解一解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反复做的那些怪梦,为什么自己总会梦到一个女孩,而且在他所有的梦里,为什么只有自己和那个女孩。

还有,梦里面的他,一直戴着那条狼牙项链,而那个女孩佩戴着一条带有天珠的项链,虽然是梦,但却格外清晰。这究竟是什么机缘,他很想知道,因为他,很喜欢,很喜欢梦里的那个女孩。

齐院长慈爱的伸手摸了摸国安的脑袋,她知道,国安长大了,他想了解自己的过去,想找到自己的亲人,更或许,还有一直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个人。

“真想好了,那就去吧,记住了,那高僧身高和你差不多,高高瘦瘦的,尤其是双眉之间有一颗不太明显的暗红色印记,年纪算算现在大概快有八十多了吧…

于是,2019年秋,前门大栅栏街口,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小伙子坐在一把户外折叠椅上,看上去虽然晒的有点微黑,但丝毫掩饰不住他的阳光和帅气。

国安怀里抱着一把吉他,随便弹着一些经典的歌曲,偶尔开口唱上一段。引得行色匆匆的路人停下来歇歇脚听上一段,慷慨的人会往他身边的吉他包里放上几张人民币,但就是没有一张红色的票子。以至于旁边茶叶铺的胖老板凭着他多年的江湖经验给他出主意。

“国安呐,别人不给你红票票,你就自己放一张红票票进去,这样才能显的出你的歌很好听,过往听众才会跟着大方的打赏红票票给你…胖老板自鸣得意的给国安出谋划策。“想挣钱,脑子得灵活…

国安回过头,对着胖老板笑一笑,“胖哥,无所谓,这些我都花不完…

国安才来京不久,在大栅栏街口唱歌还是这几天的事。国安跟这个茶铺的老板搞的关系挺好的,没事的时候还会蹭两杯胖老板的功夫茶,和胖老板闲聊一会。

有一次胖老板问国安,为什么要选大栅栏这个地方弹琴唱歌呢,你以后如果出名了,被人叫大栅栏男孩也不好听。

国安笑着回答,其实也不为什么,只是院长告诉我,这个地方我小时候来过,现在故地重游,算是找寻童年的记忆吧…

胖老板感觉到国安没说实话,又不好刨根问底,也就笑笑作罢,茶喝的差不多了,胖老板对国安说,“国安,今天能不能弹支新曲,你觉得最拿手的曲子…

国安喝完最后一口茶,“胖哥说话了,必须满足…

国安回到座位上,调了调琴弦,五指在琴弦之上划过,随即划出一串西域风情,琴声悠扬婉转如百鸟和鸣,如诉如痴似情人对话,迷人的音符仿佛在诉说着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胖老板听呆了,路人停下了脚步,人们渐渐被带入美妙的故事之中,好像自己就是故事里的主角,沉浸在音乐里久久不愿醒来。

许久,不知道是谁的第一个掌声,拍醒了围观的听众,接着引来更多的掌声和红票票。这一切,被一个女孩,用手机悄悄的录了下来。

川音大学的清晨,早起锻炼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走出宿舍,聚拢到体育场开始跑圈。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边刚刚露出一点点的鱼肚白。微凉的秋风轻抚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协奏曲,三五成群的麻雀成了最早的歌手,叽叽喳喳的唱个不停。

爱睡懒觉的同学还在努力做着最后的美梦。突然,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沉睡的桑卓,睡眼惺惺的桑卓反手摸索着拿起电话,看都没看,直接挂掉。

电话声再次响起,似乎比第一次更急促,桑卓皱着眉头再次拿起手机,眼都没睁开,划通电话,懒懒的骂道“哪个孙子,这么讨厌…

“你才孙子,敢挂我电话…雷燕笑骂。

桑卓听到是雷燕的声音,顿时清醒了一半,讪讪的说“这么早,干嘛呀,还让不让人活…?

“你快看看我给你发的链接,立刻、马上…

“什么东西呀,你电话里说吧…

“说不明白,你赶紧看,火急…

“嗯…好…

雷燕的指示,桑卓一向不敢怠慢,打开微信,看到雷燕发过来两个链接,桑卓点开其中一个,是抖音里一个男孩在弹吉他的小视频,短短的几个音符,让桑卓瞬间没有了睡意,反复听了几遍,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桑卓马上又点开另一个视频,还是那个男孩,在弹唱一首经典老歌,深情浑厚的男中音略带沙哑的烟嗓,很是独特,虽然只有短短几句,却让桑卓感受到什么叫特别的声音。

桑卓马上拨通雷燕的视频通话。

“怎么样?怎么样?雷燕急切地问到,她期望桑卓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是谁,太他*牛了,妥妥的大神…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尤其是那首曲子,我从来没有听过,听完我都醉了,桑卓,你觉的这个人怎么样?

“大神,妥妥的大神…

“大傻瓜,我是说要是我们和他组个乐队怎么样…

桑卓微微一愣,马上明白了雷燕的意思,确实,如果有这个人的加入,他们的乐队肯定可以大火。

“这个人在哪?

“就知道你急,我已经私信问过发视频的那个女孩了,这个歌手现在就在京,视频是昨天下午拍的,昨天晚上发出来的,现在点击量还不太大,不过我感觉过了今天,他肯定要火,我已经请这个女孩帮忙联系他了,等等消息吧…

“还等什么,这事怎么能等,马上买机票,进京…

…………

苏州,某师范大学女生宿舍里,苏雅已经起来,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只听得舍友麦粒一惊一乍的叫“太帅了,帅死了…

苏雅知道,麦粒准是又在哪里看见帅哥,开始犯花痴了。

“苏雅…苏雅,你快过来,你快过来…

“忙着呢,你自己犯花痴吧,我可没功夫陪你…,苏雅正刷着牙,嘴角挂着泡沫。

“苏雅,不看后悔吆…太帅了…

“不看,不看…

麦粒拔下耳机,将手机的声音外放,一缕悠扬的吉他曲飘了出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只听了几秒,苏雅慢慢放下手中的牙刷,任由泡沫从嘴角留下,她听着麦粒外放的吉他曲,一曲西域小调如痴如诉,苏雅喜欢音乐,这首曲子,让她沦陷。

曲子刚播完,苏雅就从卫生间跑了出来,完全不顾自己平日优雅的形象,散着蓬乱的头发,嘴角挂着泡沫,快步走到麦粒的床边。

“麦粒,你刚才放的什么曲子,快,再给我放一遍…

“你不是不听吗…

“好麦粒,我听…

“还笑不笑我…

“不笑了,不敢了,好麦粒…

“这还差不多…,麦粒点了重放,把手机递给苏雅,“你自己看吧,我去上个卫生间…

苏雅接过手机,见麦粒播放的是抖音里的一个小视频,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在弹着刚刚听到的那首吉他曲。苏雅完整的听了一遍,陷入沉思。

麦粒从卫生间出来,见苏雅坐在床边两眼泪汪汪的发呆,吓了一跳,“怎么了?苏雅,不会是听傻了吧…

见苏雅依然发呆,麦粒赶紧拍了苏雅一巴掌,随即调笑,“还不是跟我一样,见了帅哥就花痴…

苏雅一个激灵,才回过神来,“麦粒,这首曲子你以前听过吗?

“没有呀,这个视频昨天晚上才发出来,这个曲子我也是第一次听到,是不是很好听,而且…很帅…

“我听过…,苏雅神情忧郁。

“什么…你,什么时候听过?

“在我梦里…和这首曲子一模一样…

“啊…,麦粒不可置信,“就是你跟我说过的,你经常梦到的那首曲子?

“嗯,就是这首,一点不差…

“我勒个去…,麦粒被苏雅的话彻底惊到。

“这首曲子我试着弹过,可是指法太难了,我怎么也弹不出这般美妙,但这个男孩,完全赋予了这首曲子一个灵魂,让我想起我梦里那个弹这首曲子的男孩…

“不会这么巧吧…苏雅…

“我不知道,但的确是同一首无疑…

…………

临近中午,飞机在国际机场缓缓降落,桑卓和雷燕走出机场,两个人只随身带了一个旅行包,没有其他的行李,显得匆忙和急切。

雷燕打开手机,马上看见有几条新消息,是昨天发抖音的那个女孩回复的私信,她告诉雷燕,她上午去大栅栏找过了,那个弹吉他的男孩没在,旁边茶叶铺的胖老板告诉说,弹吉他男孩每天下午四点才会来,那个吉他男孩名字叫国安,她下午会再去一趟,帮忙联系一下。

雷燕马上回复,谢过女孩之后,告诉她我们已经到了,下午亲自去见这个吉他男孩。

女孩很好奇,同时觉得这可能会是个有趣的事情,所以和雷燕交换了电话,告诉雷燕她下午也会去。

桑卓和雷燕坐地铁到前门,看时间还早,便在大栅栏街口找了个饭店填饱肚子顺便休息一下,然后等着这个叫国安的吉他男孩出现。

下午的行人迈着懒散的步子,外地的游客也耗尽了一天的激情,坐在街边的台阶上准备长歇,桑卓歪在饭店二楼的卡座上昏昏欲睡。只有雷燕强打着精神,看向窗外搜寻着街口的行人。

四点的钟声即将敲响,从地铁里走出一群人,本来长的就高大的国安,背上又背了一个吉他包,更让他显得鹤立鸡群。

他迈着潇洒而又悠闲的步子不紧不慢地与众人随行。刚转过街角,国安马上就落入雷燕的视线,雷燕心里一震,心跳不由得加快,竟似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突然收到心仪已久的男生偷偷递过来的小纸条一样,惊喜,紧张,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害怕。

国安还是昨天的衣着,白色的T恤,洗的发白的破洞牛仔裤,白色的帆布鞋,都是白色的,给人纯真干净的好感。

雷燕看了一会,确认这就是那个吉他男孩,于是回手推了一推桑卓,心情激动的喊了一声,“桑卓,吉他男孩,他来了…

桑卓直起身子,顺着雷燕的目光,一眼认出这个令他称为大神的男孩,阳光,帅气,优雅,是那么特别。

和往常一样,国安走进茶叶铺,笑呵呵的和胖老板打过招呼,悠闲地抽了一支烟,客气地蹭了胖老板两杯功夫茶,然后拿出每天存放在店里的折叠椅,走出小店,放在店门右手边的空地上。

看得出来,国安还是很懂规矩的,这个地方不会影响胖老板做生意,反而还会截留下部分路人停下来听会歌,就像给胖老板的小店搞活动一样,胖老板乐得其所,免费的活动,又有谁不高兴呢。

雷燕和桑卓从饭店走出来,加快脚步来到小店旁边,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路人,围成薄薄的一圈,雷燕拽着桑卓马上抢占了正面一个位置。

《可可托海的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