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辣妻重返1980

>

辣妻重返1980

明中月 著

现代言情 辣妻重返1980 陆靳年 顾宁

《辣妻重返1980》主角陆靳年顾宁,是小说写手“明中月”所写。精彩内容:”这话,刘春花这话着实亏心。以前可都是宁宁起来干活的,只是,昨儿的她上吊了,所以今儿的才起来的晚一些。其实说起来,刘春花就是嫉妒,当初怎么就不是瑶摇救的人,那么好的亲事,落在了宁宁头上了。宁宁丝毫不以为意,她拿着葫芦瓢从锅里面舀了半瓢热水加盆里面洗脸,笑里藏刀,“我昨天上吊了,奶奶给我放的假,大伯娘...

来源:ygsc   主角: 陆靳年顾宁   更新: 2023-01-09 23: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辣妻重返1980》是由作者“明中月”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第1章“顾宁,我们离婚吧——”冬日,医院重症病房,知名画家周文宴看着病入膏肓的妻子,冷酷地宣告十年婚姻的最终结果“什么?我、不同意——”顾宁捂着腹部无法愈合的伤口,她百般委曲求全为留住丈夫,同意捐给双胞胎妹妹一颗肾,捐肾引发了严重的器官衰竭,而丈夫却要和她离婚!“周文宴,你忘记了,当年结婚对我承诺过什么了吗?”“你还好意思提当年的事情?”周文宴的神色突然就冷淡了下来,“要不是你当年冒名顶替了瑶摇...

第4章

宁宁睡了一个回笼觉,浑身都舒坦了,她穿好衣服,去厨房洗漱。刚进去原本聊的热火朝天的厨房瞬间安静了下来。

今儿的轮到大伯娘刘春花和二伯娘马铁兰在值日做饭,一个烧火,一个煮粥,一个精瘦,一个黑胖。

听到宁宁的动静,黑胖的春花顿时抬头一看,气不打一出来,“哟,咱们老顾家的千金小姐,可算是睡醒了?

“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哪家的大姑娘像你这般懒的?不给宁宁回话的余地,继续噼里啪啦,“不要以为定了城里的婚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话,刘春花这话着实亏心。

以前可都是宁宁起来干活的,只是,昨儿的她上吊了,所以今儿的才起来的晚一些。其实说起来,刘春花就是嫉妒,当初怎么就不是瑶摇救的人,那么好的亲事,落在了宁宁头上了。

宁宁丝毫不以为意,她拿着葫芦瓢从锅里面舀了半瓢热水加盆里面洗脸,笑里藏刀,“我昨天上吊了,奶奶给我放的假,大伯娘要是眼气,今儿的也去吊一吊,保管奶奶明天也给你放假。顿了顿,补充一句,“说不定,大伯娘能长长久久的放假。

可不是,人死了两腿一蹬,睡在棺材里面,长久的休息。

文化人骂人,不带脏字,却能把人给臊的脸都抬不起来。

这会刘春花就是,她被气的脸红脖子粗,嚯的一下子从灶膛口站了起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的?哪里有晚辈牙口这么利的,诅咒长辈去死。

宁宁发自内心的祝福,“自然是有啊!我希望大伯娘像那千年王八万年龟一样,活的长长久久,与天同寿。

刘春花,“……气死她了!

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这死丫头拐着弯骂她。

偏偏旁边的弟媳马铁兰一边刷锅,一边老实巴交的扎心,“大嫂,你怎么连宁宁那个丫头都说不过?在她眼里,大嫂的嘴巴是最厉害的人了,怎么一回合就完败!废物!

刘春花气的把烧火棍往灶膛一捅,锅都被她给捅起来了,火星子四溅,溅到她手上,疼的她嗷嗷叫,恨恨的瞪了一眼宁宁,这就是个灾星,遇到她准没好事。

但是,她又不能在宁宁身上发火,转头把火气撒在了弟媳妇身上,“马头,你闭嘴!

马铁兰委屈,“大嫂,我帮你说话呢,你干嘛喊我马头!顿了顿,看着那被捅起来的锅,顿时更委屈了,“大嫂,你把粥弄洒了,娘又要骂我了。

刘春花一边用凉水冰手,一边冷笑,“去去去,就一锅野菜粥,谁稀罕?

“既然不想吃野菜粥,就给我滚。恰逢赵桂花进来,她冷笑一声骂的两个儿媳妇抬不起头。接着一转身,从立柜里面拿出了一个鸡蛋递给了宁宁,和颜悦色,“宁宁啊,来吃个鸡蛋补补身体。

刘春花瞬间跳起来了,“娘,宁宁个丫头片子怎么有鸡蛋吃?

赵桂花,“宁宁昨儿的上吊了,要不你也去吊一吊?我也给你个鸡蛋尝尝味?这爷孙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刘春花瞬间安静了。

宁宁毫不含糊地接过鸡蛋,立马嘴甜,“奶奶,我们一人一半。

赵桂花不吃,但是心里却舒坦,“我们宁宁就是孝顺,不像某些人,不孝的玩意儿,什么东西!

……

河边西处一角落,顾瑶早上五点就过来了,一头扎到了河里面,前前后后到处寻找,足足游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在河底看到了她要找的东西——是一件晶莹剔透的玉牌!

那玉牌在河底散发出莹莹白光,在水流的映照下,神圣到不可方物。

顾瑶一喜,测量了下深度,鼓足勇气捏着鼻子,扎到河里面,一不小心喝了好几口河水,这才把河底的玉牌给捡起来了。

长时间的游泳,让她有几分脱力,等上了岸就瘫软在了草地上,但是手里的实物,却让她觉得一早上的付出是值得的了。

这玉牌终于属于她的了!!!

顾瑶勾起了笑容,正打算详细的看下玉牌时,却被突然打断了。

“就是她手里那个——宁宁高喝一声,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出现在河边,她看着顾瑶湿透的衣服,力竭到颤抖的手,她突然就有种平衡感了。

上辈子,她就是这样的,辛苦捞起来的玉牌,却被顾瑶骗走,然后顾瑶靠着她的玉牌,保持清纯美貌,做大事业。

这辈子她要换一种体验,玉牌她要抢过来!

当顾瑶看到宁宁出现的那一刻时,有一瞬间的惊慌,下意识的把玉牌往身后藏,却被宁宁一把握住了手腕,她回头对着顾家人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就是我丢的玉牌!

“什么?顾瑶竟然偷东西?

顾瑶的笑容戛然而止,她慌张地解释,“不是,这是我从河里面捞起来的。她明明比宁宁更先找到这个玉牌,怎么可能是宁宁先丢掉的?

“既然是你捞的,你刚躲什么躲?赵桂花问,刚刚顾瑶神色慌张要藏起玉牌的样子,可都被大家看在眼里,别以为她老眼昏花,“还有你早上怎么从宁宁房里面出来?

一连着几个问题,问的顾瑶心虚,她想了好久才回答,“奶奶,我是关心姐姐。

“我也怕——姐姐看到。这个理由当然是不能说的。

“这个东西太贵重了,我怕被外人抢夺。随着顾瑶的话落,赵桂花他们都落在了玉牌上,玉牌的玉质很漂亮,晶莹剔透,莹润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刘春花当即就心起了贪婪,“就是就是,我家瑶摇衣服都是湿哒哒的,明显是刚从河里面捞起来的,可不是像在宁宁屋子里面拿的。她就说这丫头,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原来是来捡宝贝了,不愧是福星。

“可是这玉牌,明明就是宁宁的。一直未开口的顾向圆突然大声说道,“我可以作证。

“向圆哥,你在说什么?顾瑶如遭雷劈,她怎么也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竟然是家里一直站在她这边,疼爱她的向圆哥先捅她一刀。

顾向圆看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宁宁,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画,展示给大家,“昨天晚上,宁宁画的画大家都忘记了吗?她说丢了东西,咱们大家都答应了她,要帮她找的。

“这个我记得,昨晚上咱们都看过画的。

“可是,这是我先捡到来的玉牌啊!顾瑶眼眶含着细泪急切的解释。

“顾瑶,你怎么变的这样不懂事了?你明明拿的是宁宁的东西,却要说自己捡到的?顾向圆特别有正义感地说道。

顾瑶有些站不住了,这真的是最疼爱她的大哥吗?

看着被最要好的大哥质疑的顾瑶,宁宁勾了勾唇,这叫用顾瑶最利的刃,捅顾瑶最深的伤口。

顾瑶你感受到了吗?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第一件礼物。

……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纷纷的拿起画看了起来,上面是一张栩栩如生的玉牌,后面的空白处,还写了日期,七月十二号晚上,顾宁画。

不知道是谁先开口的,“今天十三号?这是昨晚上画的吧?

“对,就是昨晚上顾宁画的,没想到顾宁竟然有这么好的画工啊!

“那顾瑶说自己捡到的,这不就是故意偷她姐的东西,然后再说自己捡到的?

随着周围社员的话,顾瑶脸色一片惨白,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她先做的梦?怎么到头来却成了顾宁丢的东西了?

宁宁一副受伤的模样,茶言茶语的表演,“顾瑶,你要想要玉牌,你跟我说,姐姐的东西就是你的,只要你跟我要,姐姐什么都会给你的。何必弄这么一出大戏,白让大家看了热闹。

“宁宁这孩子是真好啊!这个时候了,还在为顾瑶着想。

“谁说不是呢!宁宁这孩子,打小就照顾顾瑶,谁知道——顾瑶、啧啧。

顾瑶头一次觉得百口莫辩,还觉得面前的姐姐好可怕。

可是,就算是到了这个地步,顾瑶仍然不想让出玉牌,她紧紧的握着玉牌,做着最后的挣扎,“不是不是!这不是姐姐的,这是我的玉牌。她下河捡到的,就是她的!

她越不想让出,对宁宁来说越有利,她走到顾瑶面前,宛若猎人一步步收网,“好,就当是你的,那顾瑶你告诉我,玉牌上面印着什么字?什么图案?

顾瑶瞬间卡壳,她仔细回想,但是却发现,她虽然捞到了玉牌,但是因为顾宁来的太及时了,她根本没来得及细看。

“不知道吗?宁宁站直了身体,如同一个高傲的凤凰,看着面前的这个低贱的落水鸡,“我告诉你,上面印着一个字,复——接着她话锋一转,一字一顿,“既然是你的东西,为什么你不知道呢?

是啊,为什么不知道呢?

所有人都等着顾瑶给一个答案。

因为我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你打断了。

顾瑶张嘴就对上宁宁一双通透的眼睛,姐姐知道,姐姐是故意的!她浑身一颤,往后退了几步。

宁宁一步步上前,逼的顾瑶退无可退,她亲手抓着了顾瑶的胳膊,妩媚的眉眼带着几分咄咄逼人,发出灵魂拷问,“顾瑶,这玉牌真的是你的吗?

不管是与不是,顾瑶你都休想!

她就是要让顾瑶得到的东西,全部失去!!!

这一刻,顾瑶仿佛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她瘫软地坐在地上,举手亮出玉牌,“姐姐,玉牌是你的——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滴血,那滚烫的灼-热,烫的她恨不得尖叫起来。

她不想让!也不要让!

是顾宁逼她!

顾瑶仇恨的看着宁宁。

宁宁弯下身子,用力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顾瑶的手,夺回玉牌,她轻笑一声,“顾瑶,我就知道你是最善良的。

是吧!你虚伪的善良,将会毁掉你所有在乎的东西。

你所有在乎的东西,都会被我一一夺走。

谁让?我是坏女人呢?

《辣妻重返1980》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