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百里九江

>

百里九江

问词 著

古代言情 百里九江 问词

古代言情小说《百里九江》,是作者“问词”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百里九江问词,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随即起身上马,没多久只见林中陈列着好几具黑衣人尸体,再往前走了一段,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昨天的吉安小厮,只见他脸上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身上也受了好几处刀伤,一看就是失血过多,这时木梨询问“你不是昨天盛公子身边的小斯吉安吗?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吉安看到百里九江一行人如看到了大救星,当即跪在百里九江面...

来源:fqxs   主角: 百里九江问词   更新: 2023-01-09 23: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百里九江》是作者“问词”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百里九江问词,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百里九江回到客栈后,“木梨让下面的人查查盛泽玉的身份”木梨:“奴婢尽快让人去查”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骑马赶往金陵城,中午歇息时,身边属下前往林中打猎,不一会就打了好几只野鸡和野兔,这时有下属禀告“公子不远处有打斗声,我们是否先离开”百里九江沉声道“去看看”随即起身上马,没多久只见林中陈列着好几具黑衣人尸体,再往前走了一段,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昨天的吉安小厮,只见他脸上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身上也...

第2章 搭救

百里九江回到客栈后,“木梨让下面的人查查盛泽玉的身份。

木梨:“奴婢尽快让人去查。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骑马赶往金陵城,中午歇息时,身边属下前往林中打猎,不一会就打了好几只野鸡和野兔,这时有下属禀告“公子不远处有打斗声,我们是否先离开。

百里九江沉声道“去看看。随即起身上马,没多久只见林中陈列着好几具黑衣人尸体,再往前走了一段,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昨天的吉安小厮,只见他脸上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身上也受了好几处刀伤,一看就是失血过多,这时木梨询问“你不是昨天盛公子身边的小斯吉安吗?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吉安看到百里九江一行人如看到了大救星,当即跪在百里九江面前,磕了好几个头“奴才求九公子救救公子吧!公子引开杀手,让奴才去求救,奴才没用,没走多远就被黑衣人追上了,要不是九公子身边的人相救,奴才怕是已经没命了,昨晚是奴才张狂了,不该在九公子面前放肆,奴才给你磕头了。

百里九江只看了一眼“往哪个方向去了。吉安指了一个方向,没多久便看到,昨天见到的还是温润如玉的公子,今天一身狼狈,一身青衣都要染成红衣了,发髻松散,连脸上都沾了血。百里九江一行人马上不仅带了剑,还带了弓箭,百里九江一箭三雕,一箭一人,当即便死了三个黑衣人,盛泽玉看到百里九江箭无虚发,呆愣了一下,看向百里九江不知为何笑了,即使满身狼狈,笑起来却灿如朝阳。百里九江看见盛泽玉的笑容,心中不知为何有片刻动容,但很快就回神了。

百里九江身份高贵,长的更是美艳无双,从小不知有多少公子前仆后继讨好她,偏偏百里九江对不熟的人一向都很冷淡,不知伤了多少公子的心。百里九江身边都是高手,没多久便解决了这些黑衣人,盛泽玉看向百里九江拱了拱手“多谢九公子相救,昨夜青城一别,在下虽有预感你我很快便会再见,未曾想这么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实在不好意思。百里九江:“你没事吧!还能骑马吗?你小厮伤的不轻。九公子放心,在下无大碍。莫云留匹马给盛公子。

百里九江转头便骑马走了,吉安在不远处看到自家公子一身血,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待到眼前,马上去扶盛泽玉下马。哭道“公子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都是奴才不中用,不仅保护不了公子,还连累了公子,要是公子出了什么事,奴才都没脸见我娘了。

百里九江身边的人除了木梨都是铁血汉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个大男人像个娘们一样哭的,莫云看不下去了“你一个大男人哭够了没?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赶紧别哭了,再哭小心老子揍你。

吉安看到几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只能止了哭声,小声道“哼,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莫云看向吉安“你说什么?吉安看到莫云罢了罢手“没什么?没什么?

木梨厨艺很好,很快就烤好了刚才打的野鸡野兔,色香味俱全比酒楼里的味道还要好。吉安扶着盛泽玉靠在树边,盛泽玉眉头紧皱,脸上冷汗都流下来了,人也有点不清醒,似乎很不舒服。百里九江看着不远处的主仆二人,一个比一个虚弱,既然救了他们,只能救到底,心想今晚可能进不了金陵城了,只能露宿野外了。百里九江走过去,为盛泽玉把了把脉,还好只是外伤,没有内伤,百里九江将手中的药瓶递给吉安“白瓶的是治外伤的,青瓶的是消炎的,消炎的一次两粒。说完转身便走。

吉安看着手中的两瓶药,不知道该不该给公子用,毕竟公子身份尊贵,出了事自己可担待不起,可公子现在急需用药,身旁的九公子不过萍水相逢,也不知是敌是友。正在纠结时,远处的木梨看到了,看到吉安拿着两瓶药,一动不动,当即过去冷声道“怎么担心这药有毒,我家公子好心好意给你们送药,竟然还不领情,你知道这药多贵,卖了你都付不起一瓶的价格,你也不想想,我家公子要想你们死,刚才冷眼旁观就可以了。哼,忘恩负义的东西。

盛泽玉听见木梨与吉安的对话,已经渐渐清醒,只是还是很虚弱,喊了一声“吉安。吉安听见自家公子喊自己,早已经顾不得和木梨争吵。吉安:“公子你怎么样?

盛泽玉:“我刚才听见九公子身边的侍女说九公子给了你药。

吉安:“是的,可奴才就是不知道这药有没有问题?

盛泽玉:“他侍女说的也没错,九公子若想我们死,不救我们就可以了,还不拿过来。

吉安没办法只能先把药给盛泽玉,没多久,百里九江命木梨送了食物过来,众人吃完食物后,打算继续上路,毕竟附近方圆几里都是荒郊野岭,继续留下去,天黑了很容易遇到野兽。百里九江让木梨去问盛泽玉二人是否可以继续上路,至少要在天黑前赶到附近有村落的地方落脚。盛泽玉也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刚才服了药,身上也上了药,继续上路没什么问题。

盛泽玉走至百里九江身边“我们可以继续赶路,谢谢你的药,刚才吉安的事对不起。百里九江上马正准备走,没想到盛泽玉又拉住百里九江的衣袖,百里九江看了眼前病弱公子一眼“你是打算继续和我说完谢谢再说对不起吗?

盛泽玉:“我一个人骑马有点困难,你能带我吗?说完这句话,盛泽玉不仅耳朵红了,脸也红了。木梨听见这厚颜无耻的发言,当即怒道“你想什么呢?盛泽玉听到木梨话,有一瞬失落,固执的看向百里九江“不可以吗?

百里九江看着面前的公子,虽然脸色苍白,狼狈不已,也难以掩其出众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百里九江鬼使神差的伸出来,盛泽玉看着眼前的手,毫不犹豫的伸手,两手握在一起,百里九江使了一下巧劲就把盛泽玉拉到了身后。要不是盛泽玉坐在百里九江后面,满脸恍惚,他就能看到前面的并不似平时的云淡风轻,耳尖也是红红的。

木梨看到了这一幕,欲言又止,还是喊了一声“公子,百里九江看了下木梨“无事,我们走吧,派个人带一下吉安。当即马鞭挥在马上,一马当先,只留下一阵尘土。

两个时辰后,侍卫来报“公子前面有个小村庄,我们去借宿一晚,还是去金陵城外过夜,明早天一亮进城。

百里九江看了看吉安,又看了看背后的盛泽玉,“去村庄找户农家借宿一晚。

行至村庄,村庄不大,大约现在到吃晚饭的时辰,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这时有位村民路过,看到百里九江一行人询问“请问几位是路过还是寻人。百里九江给了莫云一个眼神。

莫云:“老伯 ,我们是要去金陵城,奈何现在天已经快暗了,便想找户人家借宿一晚。

老伯:“原来这样,咱们既然在路上碰到了,也是缘分,我家中倒有几间房,几位如果不嫌弃,今晚可以住在我家。

莫云看向百里九江,百里九江朝他点点头,“老伯不嫌弃不嫌弃,我们只要有住的地就可以,在下莫云,还未请教老板的名讳

老伯:“我姓李,你们唤我李老伯就可以了,你们随我来吧!这时老伯看见了盛泽玉和吉安“莫云兄弟,这两位兄弟怎么了?需不需要请位大夫。

莫云:“老伯好意心领了,我家公子就会医术,两位并无大碍。

老伯:“那就好,那就好,你们随我来吧!老伯指着远处的房子,对莫云说:“莫云兄弟那就是我家。

走到屋外,老伯朝屋内喊“桂花,我回来了,家里还来了几位客人,快出来。

桂花一出来就看见了百里九江,看着眼前衣着华贵,比自己这个女人长的还要美的公子,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十分拘谨,李老伯看着自家妻子这样哭笑不得,介绍道这位红衣公子是莫云兄弟的主子,指着莫云,这位是莫云兄弟。桂花十分拘谨的打了招呼,忙请人进去。

桂花:“快进来,快进来,小户农家,诸位不要嫌弃。又看向百里九江,笑着道:“公子真是比镇上最好看的姑娘还要美,奴家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比公子还要好看的,公子一进来真是蓬什么辉。

李老伯:“是蓬荜生辉,哪有这么夸一男子的,快去做饭。又向百里九江道:“小户人家,没什么见识,公子不要生气。

百里九江:“老伯客气了,婶子夸我长的好看,哪有人被夸还生气的。在下姓,单字九,老伯唤我江九就可以了。

李老伯笑了笑:“好,好,江九公子这边请坐。

桂花听完二人的对话,更高兴了,随即去厨房准备再做几个菜,木梨见此连忙跟上去,喊道:“桂花婶子,等等我,我去帮你。

桂花忙道:“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可不要去厨房沾油烟。

木梨笑着说:“婶子,我不过是婢女,哪有那么娇贵,桂花婶子不要嫌我愚笨就好。两人便一起去了厨房做饭。

大堂里,李老伯正招呼百里九江等人入座。这时盛泽玉看着坐在旁边的百里九江,调笑道:“九公子的魅力还真不小,连四五十的婶子看着你都喜欢的不行。

百里九江:“你的伤不疼了,还有心情开本公子玩笑,皮禳父母所赐,天生的,没办法,盛公子不用自行惭愧。其他几个人听见两人的想笑又不敢笑,脸都憋红了。

盛泽玉没想到面前的人能说出这种话,愣了一下,忙道:“是在下不自量力。

没等多久,桂花婶子和木梨就将饭菜做好了,李老伯招呼几人用膳“几位农家没什么好的菜,诸位不要嫌弃,这个腊肉是自己家做的,这个咸菜也是,你们婶子别的不说,但这两个菜整个村子都没有你婶子做的好吃。

桂花婶子听见这话,掐了掐李老伯的腰,恼羞成怒道:“你说这个干嘛?

莫云看见他们的相处:“李老伯你们两位感情可真好,几十年过去了,还能这般,真是不容易呀。

李老伯两人都被莫云说的不好意思,桂花婶子忙招呼百里九江:“九江公子你吃这个,这个野兔是你叔上山抓的,很新鲜,还有这个,这个也好吃。看着九江公子,老婆子饭都能多吃几碗。顿时桌上笑声不断,李老伯看着自家妻子一个劲的招呼美貌公子,看都没看自己,盯着桂花婶子看了好久,桂花婶子感觉有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一回头便看见自家男人不吃饭只盯着自己。

桂花婶子:“你咋不吃饭,我是饭吗?看看就能吃饱吗?众人皆笑了,就连平时向来冷淡的百里九江都笑了,旁边的盛泽玉看着百里九江的笑容,感觉自己心跳的很快,脑子一片空白,这时百里九江转头看向他,刚好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盛泽玉满脸害羞的低下头,耳尖红的像兔子耳朵,不好意思道:“第一次看你笑,你笑起来真好看。一旁的吉安和木梨看着百里九江和盛泽玉,总感觉他们之间的氛围怪怪的。百里九江看了一下一脸淡定的继续吃饭,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并非毫无波澜。

李老伯:“你这人,平时你都会先给我夹菜的,今天你还没有。李老伯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莫云看着这对夫妻这般,心想莫不是李老伯吃自家公子的醋,真是罪过,没想到这把年纪的男人还会吃醋,还是吃一个假男人的醋,可不能让李老伯误会。

莫云:“李老伯,怎么没看见你家孩子,你们平时就两个住吗?

李老伯听见莫云唤自己,也顾不得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们两个人,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嫁在隔壁村,儿子在城里回春堂当学徒,他们都回来的少。

吉安听见回春堂接话道:“回春堂可是金陵城最好的医馆,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找他们看病,您这儿子前途不可限量,你们的福气还在后面呢?

李老伯和桂花婶子听见吉安的话,两人都很高兴,“那就好,福气不福气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自己有前途。

莫云:“老伯明天我们就是要去金陵城,你有什么话或者什么东西需要捎的吗?我们可以给你捎给你儿子。

桂花婶子惊呼:“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莫云:“婶子你这话说的,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要照你这样我们这不是正在麻烦你吗?

桂花婶子听见这话饭都不吃了,忙去收拾东西,李老伯见此,“诸位我们继续吃饭,不用管她,她一遇到儿子的事就这样,对了,莫云侄子,我儿子叫李白信。

众人吃完饭,李老伯:“我家除了我们夫妻自己住的,就剩三间房了,你看你们怎么安排?

莫云:“老伯你先去休息吧!我们可以自己商量。

木梨:“我和公子一间,方便照顾公子,你们其他的自己安排。

吉安:“你们孤男寡女的怎么能睡一间房。

木梨:“关你什么事?你家公子难道没有侍女守夜。哼!

百里九江带着木梨回了房,就只剩下盛泽玉、吉安、莫云,和另外几个侍卫。

莫云:“吉安兄弟这样,你和你家公子睡一间,我们兄弟几个睡一间。

盛泽玉:“你们有五个人,一间房哪里够你们睡,这不妥,你们就再分一个人睡到我们这间房来。

莫云:“那好。

第二天一大早用完早膳,众人便打算离开,临行前木梨拿出十两银子给桂花婶,桂花婶子说什么也不收,还是百里九江发了话,李老伯夫妻二人才勉强收了。随后便带着李老伯家准备带给李白信的包袱上了路。

走了两个时辰,才到城门口,百里九江看着眼前高高的城墙,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

盛泽玉看着百里九江:“九公子还未曾问过你,你来金陵城是做什么的。你们是在下的救命恩人,不如随我一同入府,让在下好好招待你们。

百里九江:“不用了,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后面不顺路,我们就在此别过吧!当即骑着马走了,盛泽玉看着马背上百里九江的背影,看了许久 ,直到吉安出声,才回过神。

吉安:“王爷我们也快回府吧!

盛泽玉:“你说九公子是不是讨厌本王,连做朋友都不愿意。

吉安:“王爷你看你说的,九公子对谁都冷冰冰的,除了那个木梨,王爷我们快回府吧!等下玉三少爷到了,我们都不在府上。王爷如果想结识九公子,九公子是来做生意,肯定不会马上离开,我们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他们的下落了。

盛泽玉:“也是,我们先回府吧!让人打听一下九公子的下落,遇上能帮的一定要帮。

吉安:“是。吉安看着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王爷这样患得患失,这要不是那九公子是男人,吉安都要以为自家王爷爱上了那个冷冰冰的九公子。

《百里九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