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涂九七 著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泉岸郢 现代言情 白漱意

主角泉岸郢白漱意的现代言情小说《【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涂九七”,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恐龙嘴抵上他的脸里面的泉霖意连问好几句好不好看。有着大大眼睛的小恐龙确实不丑但与好看也没有半分关系。他能想象要是他说不好看翘起的尾巴估计要耷拉下来,昧着良心说了一句好看。小恐龙歘的一下子从身上跃下:“妈妈,爸爸说这个好看别的他一定会喜欢...

来源:fqxs   主角: 泉岸郢白漱意   更新: 2023-01-08 22: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泉岸郢白漱意是《【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涂九七”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泉岸郢:“披上”白漱意哦了一声,快速把外套搭在肩上泉霖意拉着她的手哈气想要她手暖和点原主此前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现在又流了这么多血她感觉身体中的生命力在一点点流失侧目看了一眼前面坐的两个人,不动声色让用一点点木系元素渗入伤口中,血流淌的速度慢下来许多这样就能撑到医院,等伤口好了一定要好好的锻炼这副身体受点伤就有性命之危也不知道原主此前二十多年怎么过来的到了医院被白漱意紧急治疗,等她醒来...

第7章 你也配

等泉岸郢进入家门时被满地的包裹阻住了去路。

白漱意坐在沙发上快速的拆包裹。

她的旁边坐着小恐龙时不时抱一个包裹放到白漱意腿上等她拆开再将里面的玩具拿到地上。

小恐龙看到他站在门口,站起来在众多包装盒中不停跳跃跑到他面前。

恐龙嘴抵上他的脸里面的泉霖意连问好几句好不好看。

有着大大眼睛的小恐龙确实不丑但与好看也没有半分关系。

他能想象要是他说不好看翘起的尾巴估计要耷拉下来,昧着良心说了一句好看。

小恐龙歘的一下子从身上跃下“妈妈,爸爸说这个好看别的他一定会喜欢。

泉霖意兴高采烈的上去准备换下一套。

白漱意坐在地上拆快递,她的周围分为两边,一边是已经拆开的盒子另一边一直到门口全是未拆封的盒子。

泉岸郢“你这是….打劫了商场吗?

白漱意“老公你回来了,今天去逛商场好看的东西太多了,一不小心就多买了一点。

你快帮我一起拆,我拆了好久还没拆完我都拆酸了。

泉岸郢走过去坐在地上一起帮忙拆包装盒。

从包装盒里拿出一个黄诺诺的小黄鸡,捏一下还会发出咯咯的叫声。

这是什么?

“爸爸把黄色的小鸡放到这里。一身熊猫外套的泉霖意从楼上下来指挥道。

他指的地方摆了十几个各色的小鸡,每个表情都不一样。

泉岸郢捏住玩具,咯咯的声音成为背景音“你玩具应该很多了,喜欢买一两个就好了为什么买这么多。

语气有点重,泉霖意躲到白漱意旁边,小心翼翼的望着泉岸郢。

白漱意拿出一只蓝色的小鸡摆到一边“这是我要买的你别那么凶的说话吓到我了。

你不要小看这个玩具,别看它小小的可以照明用啊,能发出各种各样的光,光线不刺眼,晚上做照明正好还可以自动感应光线明亮自动开启。

泉岸郢揉了揉泉霖意的头安抚,柔声说道“再好的东西不使用也是浪费,这次买了就算了,下不为例。

白漱意哦了一声,想了想她觉得自己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你这要破产了吗?

泉岸郢?什么导致她得出自己要破产的结论。

见他满脸疑问白漱意道“如果你破产也没事我明天就直播工作养你,你们两个人我还是能养的起的。

将手中的小鸡扔给泉霖意说“你想要的玩具我也会尽量给你买的。

泉霖意抱着小鸡乖巧应下。

想着泉岸郢要是破产可能直播的收入还不够。

以防万一她还是查询下这个世界有没有佣兵或者打手管理会吧,除美食主播不外她还可以兼职一下别的。

毕竟泉岸郢一看就很很好看很贵。

如果降低他的生活水平让他劳累奔波的话可能会有损这份贵气,这对她来说比亏本都难受。

毕竟这么漂亮的父子每天赏心悦目的就好,要是灰扑扑的就不太好看了。

“我没有破产,泉岸郢解释道“哪怕再怎么有钱也不能浪费。

白漱意拿过小黄鸡“不会浪费的,等会我们一起去装吧,现在要赶紧把这些拆了。

泉岸郢抱着疑问开始兢兢业业的拆包装盒,等把所有的包装盒拆完已经十点多。

白漱意起身伸个懒腰将窝在一旁睡得正香的泉霖意抱上楼。

下来时见泉岸郢在整理地上的包装盒。

想起男人从回来就没吃过饭,将自己今天买的海鲜面从冰箱中拿出来。

用火元素稍微加热了一下,几秒的时间原本散发寒气的面食冒着热气。

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白漱意走过去将泉岸郢手中的扫帚“老公过去吃饭吧,这些我来处理就行。

泉岸郢没有拒绝,他现在也饿了,顺便询问怎么没看到佳嫂。

“佳嫂回家去了。白漱意看着满地的东西想着能不能用火全烧了她家人说是突然出事住院了,我让她这几天回家照顾家人,等家人好了再回来。

像是想起了什么“后面这些天我给你做饭吧,我今天还买了好多食谱,保证你每一餐不带重样的。

“这是你做的?泉岸郢疑惑的问,海鲜面的味道还不错。

“不是啊,今天是买的,明天之后你们就能吃到我做的饭了。

相信我,我做的一定会比这个好吃。

白漱意将所有的垃圾堆到外面,趁着泉岸郢不注意将已到小火苗丢进垃圾堆了。

火势蔓延将所有东西包裹其中,没有发出任何光亮悄然的将一切焚烧殆尽。

刚吃完饭的泉岸郢被白漱意拉着来到小树林。

白漱意抱着巨大的箱子里面装满了刚拆出来的各色小鸡。

白漱意拉着白漱意靠近树林中心“我下午过来在每一个树上挂了挂钩,辛苦老公你帮忙挂一下。

泉岸郢想拒绝,但想到这是自己辛辛苦苦拆出来的,放到家里也占位置。

白漱意按了一个位置,红色的玩具亮起莹白的光“那个老板说这种玩具防水的,一年之内要是坏了他们会派人修,修不好会给我们换的。

泉岸郢“为什么要挂在这里。

白漱意“等会你就知道了,快点挂完我带你去看。

泉岸郢拿过小鸡轻松的挂在一个枝条弯成的挂钩上。

挂钩好像就是枝条生成的一样没有其他材质的触感。

“这是你下午安的?泉岸郢手轻轻的掐了一下,指尖剥下一小片树皮。

白漱意笑的灿烂“对啊,老公快点啊,这还有好多呢。

那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格外明亮。

接下来的时间白漱意泉岸郢一个递,一个挂。

白漱意学着泉霖意把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讲给泉岸郢听。

隐去了碰到李晓之他们的事。

她没办法说自己以前真的蠢到让李晓之把他送给自己的东西拿走了,等拿回来的时候再跟他说。

泉岸郢对她口中很漂亮的东西没什么反应。

只要她一直是现在这样子多少她喜欢的东西他都能给的起。

箱子里的玩具过半,泉岸郢看到了这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一个庞大粗壮的垂木。

虬壮的枝桠上有一个小木屋,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木屋牌子上写着“三口之家字样。

“好看吧,我一眼就喜欢上这个了,想放松的话可以到这边来安静又舒适。

但是冬天的话就算了,太冷了很容易冻生病的。白漱意道。

泉岸郢的注意力不在木屋上,周围看来一圈“以前这里有这么粗的树吗?

白漱意“呃..怎么没有呢。

从树林出来已接近一点,白漱意拉着泉岸郢小跑回到主楼。

催泉岸郢快点休息,明天是工作日他还要上班。

泉岸郢你还知道我要上班。

半夜确定父子二人都休息了,白漱意起身来到小木屋前。

推开门就见里面摆了一张床和一个小圆桌,地上铺满地毯一扇窗户打开,正对着主楼的方向。

坐在地上汲取周围的木系元素,绿色的元素疯狂的向白漱意涌来。

黑色的头发在元素的包裹下染上了点点绿色,不久她身上出现一些黑色的水滴,有一些顺着脸颊流下。

天色微熹,白漱意睁开眼睛。

对身上黑色污垢毫不在意,一缕红色在她身上游离,不消片刻就将污垢焚烧殆尽。

原主身体里的药物残留这一次被彻底清除干净了。

她可以着手做些基础训练,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木灵晶,她可以打探一下相关信息。

在寻找木灵晶之前她要先把原主受的委屈还回去,是时候去跟她最好的朋友亲近亲近了。

她努力回想原主与李晓之相识的过程,越回想她就越生气。

原主是真心对待这个唯一的朋友,但这个朋友却把她当做取款机。

一旦原主和郝露一行人起什么冲突李晓之就在一旁劝她,让她不要得罪他人她们给泉岸郢添麻烦。

原主相信这个唯一朋友说的每一句话,在这样的长期打压下。

她谁也不敢得罪逐渐任由所有人欺负到她的头上。

摸着胸口感受那里跳动的心脏“如果你活着会想要讨回自己的一切吗?

除了平稳的心跳声没有任何回应。

也对,原主的意识海完全的破碎了怎么可能还会回应她呢。

看了下时辰觉得直播可以等她做晚饭时在开始,她现在必须立刻把所有李晓之从这拿走的东西要回来。

那些东西多留在她那里一分钟就是对她的煎熬,她就算扔给狗也比给她强。

拨通李晓之的电话,过了许久电话被接通“小意你…我以为你不要我这个朋友了呢。

白漱意“怎么会呢。

李晓之因她的回应得到了信心“你昨天太过分了,怎么能当面那样说郝露,为着一个吊坠还说要报警,我太伤心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敌一个石头吗?

白漱意挑眉,一个几百万的石头,你也配?

李晓之“不过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你是不是最近没有吃药啊我看你状态不太对,你的药还有吗?

“当然有,你上次给我拿那么多怎么可能吃的完。白漱意眼神逐渐狠厉。

“这样我等会去找你,陪你一起去给她们道个歉,你把你的胡勾拿出来当做赔礼。

相信郝露会原谅你的。李晓之殷切的说道。

白漱意“不用了,我去你家好了,不过我忘记你家在哪里了,你把你家地址给我发一下我去找你。

李晓之“好呀,我这就发你,别忘记带胡勾啊。

泉家从泉岸郢太爷爷那代就是书香世家,他的爷爷、爸爸喜欢各种古老的物件。

经过近百年岁月变迁留下不少好东西,泉岸郢接过泉氏之后子承父业总喜欢拍卖一些物件。

李晓之说的胡勾就是前代文豪沈英晚年画作。

价值上千万的画拿去给郝露赔罪,这些人真是一直把她当傻子呢。

出现在李晓之家门前的白漱意身后站着一排保镖。

李家父母在房子里拉着李晓之问她是不是得罪了白漱意,这阵仗看起来不是过来串门的倒是像讨债的。

“爸妈你们慌什么,我就算得罪了她,你们认为白漱意那种蠢货她有胆子跟我翻脸不成。

李晓之对拿捏白漱意这种事驾轻就熟。

想起那幅胡勾“爸,齐总不是一直想要胡勾吗?这不胡勾就来了。

李父顿时喜笑颜开“我就说你打小聪明,等和齐总的项目谈成,你想要什么爸爸都给你买。

李晓之;“谢谢爸。

白漱意被热情的请进去,李母端出花茶摆在她面前。

李晓之装模作样的从楼上下来,缓缓走到白漱意跟前“小意你可算来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到,我好去接你呢。

看到白漱意两手空空没带任何东西“胡勾你没拿吗?

李晓之脸色冷了下来“枉我好心费尽精力为你在郝家周旋,我都跟他们说了只要你送出礼物不管什么他们都会原谅你的。

你也知道郝家与泉家有往来,你不愿意道歉万一郝家因为这件事情记恨岸郢哥怎么办。

李母在一旁假意训斥,话锋一转又表示李晓之一直把她当朋友,这次愿意为她出面也是因为朋友情分,希望白漱意不要让她难做。

白漱意老神在在的饮茶,看着他们演,嘴中的茶水苦涩寡淡喝了一口她就没兴趣了。

在几人的注视下白漱意轻声说句稍等,拨通泉岸郢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泉岸郢的声音“有事?我只有10分钟的时间,下面有个会议。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