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诛仙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

>

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

散人辉某某 著

古代言情 澹台堰 白屿茉 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

主角白屿茉澹台堰出自古代言情小说《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作者“散人辉某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此时,原本窸窸窣窣的声响顿时全消,紧接着便有声音惊喜道:“醒啦,醒啦,小姐醒啦!”“囡囡,娘的乖囡囡啊!”白屿茉闻声转过脸来,只见一位身着华服,满头珠翠,看上去三十上下的美妇人坐在她的床侧,一双潋滟的水眸满含慈爱与担忧的看着她,看到她醒来瞬间喜极而泣。“老天保佑,老天保佑!”白屿茉大脑瞬间宕机,愣怔...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屿茉澹台堰   更新: 2022-12-06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白屿茉澹台堰,也是实力派作者“散人辉某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相撞的二人也并未在意这个小插曲,只互相作了一揖后就错身离开了等那撞人的男子再抬头看向酒楼的窗户时,那里早已不见了人影子他只好丧气的离开,而远去的姐弟二人却并未发觉这一异常此时的白屿茉正琢磨着,赏菊宴的行头这就算是搞定了那剩下的时间,她就可以带着白堰到街上瞎逛了不是有句话叫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嘛,她也决定带白堰去沾沾烟火气白屿茉见白堰一路上东瞅瞅西瞧瞧,一眼便知是极少出门的,看什么都新...

第1章 穿越了

睡梦中,白屿茉一会儿感觉热,一会又感觉冷。周围还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似是低语,又似是抽泣,但又朦朦胧胧,始终听不真切。

忽觉有大颗大颗的水珠,落在脸庞上。她费力伸手,胡乱的在脸上摸了一把,随后艰难的睁开双眼,入目便是重重帷幔,上面的刺绣繁复华贵,鼻尖有淡淡馨香萦绕,让白羽墨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此时,原本窸窸窣窣的声响顿时全消,紧接着便有声音惊喜道

“醒啦,醒啦,小姐醒啦!

“囡囡,娘的乖囡囡啊!

白屿茉闻声转过脸来,只见一位身着华服,满头珠翠,看上去三十上下的美妇人坐在她的床侧,一双潋滟的水眸满含慈爱与担忧的看着她,看到她醒来瞬间喜极而泣。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白屿茉大脑瞬间宕机,愣怔片刻后内心灵魂四连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这是古装剧组还是cosplay?

那美妇人见白羽墨一言不发,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先是双目无神,目光呆滞,随后又双眉微蹙似是有些烦躁,顿时便明了了,轻拍着白屿茉的手以示安慰。

“乖囡囡,娘知晓你受委屈了,那个孽种敢推你落水,娘就敢要了他的命。

闻言,白屿茉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就开始对台词啦?这么突然的吗?还有,这位大美人,你在口出什么狂言啊?法治社会懂不懂,开口闭口要人家命,我还没说话呢,你就知晓啦,你知晓什么啦?

突然,脑中一阵刺痛袭来,一段记忆涌入脑海,白屿茉瞬间瞪大了眼睛。

卧槽!

她~穿书了!

穿了就穿了吧,偏偏还穿成了书里的恶毒女配。你说你好好一个相府嫡女,金尊玉贵的大小姐,你作那死干嘛!

等等!说到作死~目前这场景,这台词,这个现场氛围,这不就大年三十洗脚早,正赶上了吗?

“娘,白堰在哪?

白屿茉一边翻身下床,一边焦急的询问。未等那美妇人开口,她已经听到院中鞭子抽打的声响,吓得她心肝儿乱颤。

顾不得穿鞋也顾不上刚苏醒还有些嘶哑的嗓音,连滚带爬的光脚就往院里冲,声嘶力竭的喊着住手。只想跑快些,再跑快些,她不要做炮灰,她还不想死。

跑至院中,只见一团血肉模糊人型模样的东西被绑在木架之上,五六个小厮轮番上前鞭打。

“白–白–白堰!

白屿茉眼里满是惊骇,嘴唇都在颤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几位小厮见此情景,赶忙停手想上前搀扶。

“滚!

白屿茉只从牙缝中挤出一字,就像被抽干所有力气一般,匍匐着艰难的爬到那团血肉面前。

原书里对白堰受刑的描写她也是看过,原书里说白堰奄奄一息,血肉模糊,说白堰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说白堰如从尸山血海中爬回人间的恶鬼。

可远远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衣袍犹如破布条般,先被鞭子抽碎,又被血液粘在皮肉上。被抽打开的皮肉,向外翻卷着。那皮肉上密密麻麻的出血口,就宛如在平原上纵横交错的江河。从皮肉翻卷处涓涓流淌出的血液,就像奔腾的河水一样川流不息。鲜血流淌到地面上,蜿蜒出一块血色湖泊。湖泊上那刺目的猩红好似反着光,倒映出白堰此刻枯槁的形容。

一对剑眉因忍痛倒竖着,就像两把锋利的绣春刀,刺痛着白屿茉的双眼。一双狐狸眼,因失血过多变得涣散迷离。汗水和着鲜血肆意的游走在苍白如纸的面盘上,又顺着鼻梁一路下滑,从鼻尖颗颗滚落,最后汇聚到那血色湖泊中。惨白的薄唇,被自己生生咬破,殷红在嘴角晕开成一朵玫瑰。

那被反复抽打的地方,已是一片肉糜,好像轻轻抖动就会大块大块的掉落。白屿茉看得胃里一整翻涌,抑制不住的干呕起来,激得生理泪水大颗大颗的往地上砸。

在原书中,白屿茉是丞相府千金,一个恶不折不扣的毒女配,白堰则是个后期黑化的疯批反派。

他本是已故前太子夫妇的唯一骨肉,原名澹台堰,乃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奈何事事弄人,皇位之争历来残酷,朝堂之上更是波云诡谲,澹台堰一家被当今圣上设计谋害。

原剧情里,白臣相追随先帝多年,不忍先太子唯一血脉也惨死,便偷换出澹台堰,随后抱回府中养着,称是自己的外室之子。

丞相夫人不知内情,又是高门贵女,哪受得了这等侮辱,自然也就不会给澹台堰好日子过。澹台堰与原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矛盾,起初,原身是很喜欢这个弟弟的,甚至还有过一段不错的姐弟情,只是原身在母亲日复一日的洗脑下,潜移默化的讨厌上了澹台堰。

澹台堰黑化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了相府满门,原身更是被扔给乞丐玩弄至死。

丞相夫人带着一众丫鬟婆子追过来时,看到的就是白屿茉眼神涣散的趴在血泊上,一只手还死死攥着白堰的场景。若是不知情还以为是什么恶毒婆婆拆散苦命鸳鸯的戏码呢。

只有白屿茉内心暗暗叫苦,完了完了,还是晚了一步,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原书中的这段剧情是白堰被相府的人扔到了乱葬岗,生死不知,丞相夫人也因此遭了厌弃。

淦!真TMD意大利炮!

既然她来了,就没打算那么快的走,总不能白跑一趟吧,好歹也得活到寿终正寝。

白屿茉遂既艰难抬头,目露哀求

“娘,我要他活,若他……

这垃圾身子,还没等白屿茉再说什么,就又是眼前一黑死机了。

白屿茉在闭眼之际好像瞥见白堰定定的注视着她,错觉一定是错觉。

院中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丞相夫人想起自己女儿昏迷前那个哀求的眼神,思虑再三后还是决定留那孽种一命,即刻叫来俯医为其包扎。

白堰则一脸冷淡,任由他人摆弄,像个无情无欲的佛子一般,狐狸眼里无悲无喜,只有着常人读不懂的戏谑,淡淡的看着这场闹剧。

是的,他没晕倒,做为一个合格的反派,他的身体素质是极好的,除了主角,谁都弄不死他。

“夫人,小姐落水大病未愈导致寒疾发作,今日这一遭,急火攻心倒地晕厥,恐怕…

俯医言犹未尽,已是汗如雨下,一个响头磕在地上。

“恐怕什么?说啊!

夫人怒极,茶盏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瓷器碎裂声。

“管家,拿上我的牌子,进宫去寻御医来。

丞相本在宫中仪事,听闻府上派人来请了御医,匆忙告假回宫。

在回府的路上从管家口中得知事情缘由,气得好悬没当场撅过去,还好有一丝理智尚存,他得尽快赶回府去,看白堰是否无碍。

白堰因伤势过重不易挪动,家仆们就在白屿茉的院子里收拾了一间偏房出来,让做白堰养伤之用。

丞相赶到时,白堰的偏房冷冷清清,只白堰一人趴于床榻。虽是双目大睁,却感受不到一丝活人气息,背部伤势严重,趴伏着压住整个胸膛,呼吸间不见一丝起伏,整个人似那死不瞑目的尸体,就那样直挺挺的摆放在床榻之上。

丞相看得心里发凉,往里走的脚步顿住,站在离床边一丈远的地方不敢上前。只轻声唤道

“啊堰~

白堰闻声,眼珠子动了动,转过脸来,看像丞相。

他对这个父亲的感情有些复杂,在白堰的记忆里,他这个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很微妙,总是给他最好的,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最上等的,但又对他客气疏离,除了吃穿之外从不过问。

他曾听下人门说起,自己的母亲是个爬床的贱货,偷偷吐了父亲赐下的避子汤,背着父亲偷偷怀了身孕。生下他后想借机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却被相爷去母留子。

他是该恨这位相爷杀了自己的母亲,还是该谢谢这位相爷给了他一场泼天富贵呢。也许白屿茉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孽种。

相爷见白堰只是看向自己的方向,眼神却没有聚焦的时候,愤怒达到了顶点。这毒妇,手段尽如此残忍,说了句让白堰好好养伤后,便怒气冲冲直奔白屿茉的房间。

“我会尽毕生所学来医治小姐,但是,小姐的情况您应该也清楚,先是落水得了寒症,昏迷数日,如今身子亏空得厉害,又大喜大悲再度昏厥,日后子嗣怕是无望了。

《穿到疯批反派黑化前我一心求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