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篇_李白的诗

2015-03-27 21:16 来源:唐代 作者:李白 浏览:
《白马篇》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五言古诗,是《全唐诗》的第164卷第5首。 《白马篇》,古乐府诗题。曹植、鲍照等人之《白马篇》,皆写边塞征战,此则写当时长安之“五陵豪”。 全诗意寓出李白既有热血满腔的爱国豪情又有壮志未酬的苦闷,亦有仕途颠簸、官运不济,胸有大志而不受皇帝重用的无限惋惜和悲痛之情。
显然,这首诗上承曹植《白马篇》的精神而来,但又突出了与之不同的侠客形象,表达了一种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傲骨,体现了诗人的个性和时代色彩。
作品原文
编辑
 
白马篇⑴
龙马⑵花雪毛,金鞍五陵⑶豪。
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⑷。
斗鸡⑸事万乘⑹,轩盖一何高。
弓摧南山虎⑺,手接太行猱。
酒后竞风采,三杯弄宝刀。
杀人如剪草,剧孟⑻同游遨。
发愤去函谷⑼,从军向临洮⑽。
叱咤⑾经百战,匈奴尽奔逃。
归来使酒气⒁,未肯拜萧曹⑿。
羞入原宪⒀室,荒淫隐蓬蒿。
2注释译文
注释
 
⑴白马篇,乐府《杂曲歌辞》旧题。
⑵龙马,《周礼·夏官·廋人》:“马八尺以上为龙。”
⑶五陵,语出班固《西都赋》:“南望杜、灞,北眺五陵。”杜、灞谓杜陵、灞陵,在城南;五陵谓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在渭北。皆汉代帝王陵墓,并徙入以置县邑,其所徙者皆豪右、富赀、吏二千石。见《后汉书·班固传》及:李贤注。五陵豪,谓五陵豪侠。
⑷“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意谓:所佩之剑,色如秋霜,切玉如泥;所穿之袍,缀有明珠,耀如落日。秋霜:形容剑的颜色。切玉:形容剑的锋利。明珠袍:镶珠的衣袍。
⑸斗鸡,玄宗好斗鸡,善斗鸡者每召入宫中侍奉,甚得宠幸。轩盖,有篷盖之车,贵人所乘。
⑹万乘,指天子。古制,天子有兵车万乘。轩盖,车盖。
⑺弓摧南山虎,用晋周处事。《晋书·周处传》载:南山白额猛虎为患,周处入山射杀之。
⑻剧孟,汉时大侠。此代指当时豪侠中之雄杰者。
⑼函谷,古关名,在陕州灵宝县。此代指帝京以东之要塞。临洮,地名,属陇右道洮州。此代指帝京以西之边陲。
⑽临洮,古县名,在今甘肃眠县一带。
⑾叱咤,怒斥声。万战场:全诗校:“一作经百战。”
⑿萧曹,即汉相萧何、曹参。此代指时相。二句意谓:“五陵豪”因边功而傲视大臣。自篇首至此,皆写“五陵豪”。
⒀原宪,即子恩,孔子弟子。居处简陋,上漏下湿,不以为意,端坐而弦歌。见《韩诗外传》。二句李白自谓。善慕“五陵豪”之生涯,羞为蛰居陋室之穷儒。
⒁使酒气,因酒使气。萧曹:西汉名相萧何和曹参。拜,全诗校:“一作下。” 
译文
 
你骑着白雪花毛的龙马,金鞍闪耀,好一个五陵豪侠
你所佩之剑,色如秋霜,切玉如泥;你所穿之袍,缀有明珠,耀如落日。
原来你是侍奉皇上斗鸡徒,乘坐的马车轩盖高高
你张弓可摧南山虎,伸臂手接太行飞猱
你酒后风采飞扬,三杯下肚,笑弄宝刀
你杀人如剪草,与剧孟一同四海遨游
你终于想起改变自己的游荡生活,要争取功名
你于是发愤去了函谷关,跟随大军去到临洮前线
叱咤风云经百战,匈奴如鼠尽奔逃
你归来豪气不改,终日饮酒,不肯给萧曹宰相下拜
羞于学原宪,居住荒僻蓬蒿的地方。
作品鉴赏
 
“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描绘豪侠的形象。
“斗鸡事万乘,轩盖一何高”,“弓摧南山虎,手接太行猱”,讲述豪侠的倜傥不群和武艺高强。
“酒后竞风采,三杯弄宝刀”,“杀人如剪草,剧孟同游遨”,表达豪侠不拘礼法,疾恶如仇。
“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叱咤经百战,匈奴尽奔逃”,虽写豪侠的爱国精神,实则也隐隐流露出诗人想建功立业的寄望。
“归来使酒气,未肯拜萧曹”,“羞入原宪室,荒淫隐蓬蒿”,最后四句是说打败敌人,胜利归来,既不会阿附权贵、居功邀赏,也不自命清高,隐居草野,要继续过游侠生活。
在这首诗里,诗人以热烈的感情,丰富的想象,夸张的语言,刻划了一个武艺高强、报国杀敌、功成退隐的侠客形象。他出身高贵,剑如秋霜,袍饰明珠,艺高胆大,堪与名侠剧孟比肩。他虽身玺百战,威震胡虏,但功成后又任性使酒,不肯俯身下拜萧何曹参之类的高官,而是隐居于荒山野径。
他潇洒倜傥,豪迈勇敢,不拘礼法,疾恶如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富于爱国精神。当祖国的统一和安定受到威胁时,便“发愤去幽谷,从军向临洮”,不计身家性命,英勇杀敌,立功疆场,而胜利归来时,既不阿附权贵,居功邀赏,又不消极退隐,逃避现实。在这个形象身上,集中体现着李白的任侠思想。显然,他的这种任侠思想和他进步的政治理想,他的反对腐朽权贵的斗争精神是有密切关系的,因而也显示了这种任侠思想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进步意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咨询Z

古诗大全

栏目
本文标题:白马篇_李白的诗
本文地址:http://www.zixunz.com/gushici/687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