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神捕罗辰新刀城主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回到明朝当神捕

作者:新刀城主

角色:罗辰新刀城主

简介:明帝倾心一少女,引来皇后嫉炉,少女怀孕后,遭到毒杀,少女所怀的孩子被封入公主坟,成为不人不鬼的怪物
事后,上元灯节,秋浦城白鬼围城,引发一桩桩命案,罗辰深陷危机,提刀入城……

评论专区

天鹏纵横:一本老书,七大圣之一的大鹏鸟来到现代社会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在深圳(?)上学,和女同学早恋(万年老妖能算早恋么?主角看起来就是一情场初哥),和猴哥一起战斗。单女主,一个万年老妖在现代找到了真爱。。。

木叶之影流:反正作者没有一本能写长的,不过每次开头都能看就是了

人仙百年:干巴巴的,历史书都比这有趣

回到明朝当神捕

《回到明朝当神捕》免费试读

第3章 案件扑朔迷离

罗辰回道:“李老头是异乡逃荒到这里的,无儿无女,家父见他可怜,便许他在村头搞个作坊,靠榨灯油为生。”

在古代没有电灯的情况下,都是靠灯油照亮。

灯油分动物油脂和植物油。

在清朝以前,古代华夏是没有煤油的,煤油是西方发明的。

一般来讲,动物油可从动物身上取下,在锅里熬制即可,植物油可用树干做榨取。

古代灯油的材料一般是有许多缺点的动物油脂,这是平民百姓也可以用的,而且不贵。

张县丞点了一下头:“哦,原来这样。既然如此,那这个人也是案情的关键人物。你们去把李老头叫来问话。”

张县丞吩咐两捕快去叫李老头,半个时辰不到,两捕快将李老头带了进来。

李老头一进门,就见钱老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顿时慌慌张张起来。

张县丞察言观色,问李老头:“你认识他?”

李老头点头:“认得!他是钱老爷。”

张县丞继续问他:“案发前,你见过他吗?”

“见过!”

“什么时候?”

“今日寅时。”

寅时,按现代的时间表,是凌晨三点到五点。

这个时间点,一般早起的人,都起来做早活了,五点时候,差不多天也蒙蒙亮了。

那么钱仙翁这么早出来干什么呢?

就算礼佛,也不至于起来这么早吧?

于是,张县丞继续问他:“钱老爷找你干什么?”

“买灯油啊。”

张县丞想了一下:“他找你买灯油?这种事不是下人做的吗?难道钱老爷这么闲,连灯油都要自己买?而且还要这么早买灯油?”

然后,张县丞问了问罗辰:“你信吗?”

罗辰摇了摇头:“不信!”

张县丞问李老头:“你能不能把经过说一遍?”

李老头回忆道:“大概今日寅时,小老二正睡着,就听见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居然是钱老爷,小老二真是惊喜万分,我问钱老爷这么早来干什么?钱老爷说,找我买灯油。于是,他不等我请进门,他自己推门就进来了,而且自己关上门,不时还探头朝外面看。”

听李老头这么一说,张县丞、罗辰觉得疑点重重。

一、钱老爷凌晨敲李老头的门,不是买灯油这么简单。

二、自己推门进来,不时还探头朝外面看,一定是发生了危险,所以找李老头避难。

那么可以推断,钱老爷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或者说,被什么人跟踪了,性命存在危险。

张县丞凭着多年经验,李老头不像是在说谎。

罗辰问李老头:“钱老爷买了灯油吗?”

李老头摇了摇头:“没有!”

罗辰继续问:“你见到钱老爷时,他是穿着这件僧服,还是没穿?”

“穿了!就现在这个样子。”

罗辰和张县丞同时陷入了沉思。

钱老爷大清早遇到什么麻烦呢?

是谁造成了他慌慌张张呢?

他不在宅里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他是什么时候出宅的呢?

张县丞觉得要想知道这些疑问,必须要找钱碧涵来一问究竟。

光凭钱碧涵一个人还不行,当日当班的门子也要叫来问问。

于是,张县丞叫两名捕快将钱碧涵和当日当班的门子叫来。

钱家住在另外一个村子,与罗家村子相邻。

现在钱家出了命案,这事很快惊动了全村上下,甚至于惊动了全村百姓。

他们见两名捕快将钱碧涵和当班门子带走,以为罗家买通官府,欺压钱家,于是在族长的带领下,全村一百来人举起火把,掌起灯笼,集体向村堂围攻过去。

这事很快惊动了罗家上下,他们担心罗辰会遭到钱家报复,罗善翁赶紧叫来全村人围堵钱家族人。

几百号人,一旦动起手来,场面将一发不可收拾,说不定酿成流血牺牲事件。

张县丞见两家召集人马要干架的事态,慌忙之中,及时出手拦道:“你们想干什么?”

钱家族长愤愤不平:“罗家的人杀了我们老爷,今天我们要他们偿命。”

张县丞阻止道:“案件疑点重重,本县丞还在调查,在结果还没出来之前,请你们不要冲动。”

钱族长根本不相信张县丞:“就算查出来,肯定和罗家没关系,我们不相信你们,谁不知道你们相互勾结,官官相护。”

这话简直是侮辱了张县丞,怒斥道:“钱族长,请你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否则,本县丞要告你一个诬陷罪。”

钱族长根本不怕:“你去告吧,我们才不怕呢。”说着,把手一挥:“钱家老少爷们,我们不能让老爷就在这里躺着,任人羞辱,大家快去把老爷抢回去。”

案件还未破,他们就要抢尸?这怎么行。

万一破坏现场,造成案件错乱,那这案子就永远无法破解了。

死者得不到沉冤,说不定还冤枉好人。

张县丞急忙上前拦道:“你们胆敢阻碍办案,本县丞一定依法严惩。”

罗家人在罗善翁、罗辰的带领下,一边阻止钱家人抢尸,纷纷堵住村堂大门,一边跟在张县丞身后,保护他的安全。

钱碧涵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旦事情闹大,对他们也不利,于是上前说道:“张大人,我就想问你一句,这案子什么时候能破?”

张县丞对案件也没什么把握,随口答道:“三天,你们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钱族长这时候见钱碧涵不说话,心想这样对峙下去,对钱家很不利,至少聚众闹事,阻碍县丞办案,这个罪名够钱家受的,于是说道:“好!我们就给你三天时间,要是三天没个结果,哼,别怪我们不客气。”

张县丞一口答道:“好!”

钱族长把手一挥:“我们走!”

钱家一百号人就这样退去了。

钱碧涵和当班门子留了下来。

罗善翁见钱家人退去了,在张县丞、罗辰的敦促下,也把人带走了。

一场聚众斗殴,就这样结束了。

张县丞继续领着罗辰、白衣殿的和尚、元成、李老头、钱碧涵和当班门子继续进房间问案。

张县丞直奔主题:“钱小姐,前日令尊有没和什么人来往?”

钱碧涵思索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一直在书房。”

“有没什么人来过宅里?”

“没有!”

“令尊有没有什么异常呢?”

“没有!”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几天都没什么人来往,没什么异常吗?”

“我和罗家的婚事,大人想必你已经清楚一二,我爹这十几天为这事气得郁郁寡欢,饭都吃不下,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钱碧涵没什么线索,张县丞问了问门子:“这几天钱老爷出过门吗?”

门子仔细想了想:“没有!”

张县丞再问:“昨晚,今日凌晨呢,都没有出门?”

门子一口答道:“没有!”

张县丞不客气了,有点生气意味:“既然没有出门,我问你,钱老爷是怎么死在河里的?肚子上还有刀伤?分明是他杀。”

门子当即哑口无言,害怕地跪下:“小的真不知道,我真不清楚。”

“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你失职,身为门子,连老爷出门都不知道,你说你干什么去了?”

“我发誓,我守在门边,真没看见老爷出门。”

“这么说,是你们钱家人杀了老爷,然后秘密运出宅了?”

这一说,钱碧涵眉头一翘:“大人!我们宅里人怎么可能杀我爹呢,不可能!”

张县丞说道:“本县丞也只是猜测。”然后继续说道:“现在案情疑点重重,我们来梳理一下,分析分析。钱小姐说,这十几天钱老爷都没出门,把自己关在书房,而门子也没看见钱老爷出门,那么他是怎么被人杀害,抛尸河里的?案发时间应该在今日寅时。在这其中,钱老爷去了白衣殿,向元成借了僧服,然后慌慌张张敲开了村头李老头的门。关键一点,钱老爷敲开门后,不等李老头邀请,钱老爷自己推门进了李老头的家,随后自己关上门,还探头探脑朝门外看。”

大家聚精会神听着张县丞对案情的梳理,发现几个疑点,需待解答:

一、钱老爷是怎么出门的?

二、他凌晨向元成借僧服,真的是去庙里礼佛?

三、钱老爷为什么慌慌张张去敲李老头的门?

四、钱老爷进了李老头门后,探头探脑朝外看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在追杀他?

五、凌晨发生的命案,怎么到傍晚才发现?

这时,罗辰问元成:“大师,钱老爷向你借僧服,有没有什么异常,身上有刀伤,有血吗?”

元成回答:“没有!他气色很好,和平常一样。”

“你没有问他借僧服到底是干什么吗?”

“到我们寺庙借僧服,常有人在,基本全都是礼佛,借多了,我们也懒得问了。”

“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

“你肯定?”

“我肯定!”

“你好好想想。”

“不用想,钱老爷来借僧服,我们基本没说什么话,他就问我借一件合身的僧服,我就把自己的僧服借给了他,然后我就去上灯油去了。”

张县丞、罗辰分析,元成不像是在说谎。

那么,只有李老头了。

他是最后一个见到钱仙翁钱老爷的。

罗辰继续问李老头同样的问题:“钱老爷敲你的门,有没有什么异常,身上有刀伤,当时身上有血吗?”

李老头回答:“没有!”

“确定?”

“确定!要是有伤有血,他一定脸色异常,喊救命,起码要找我包扎伤口,对吧?但是钱老爷没有。我也没发现他身上有血。”

“钱老爷进了你家门,然后呢?有没有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外面有没有什么人进来?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没说什么话,就是买灯油。”

“买了吗?”

“买了,但没带走。!大概寅卯交接时候,就充充满满出去了。”

寅卯交接,也就是凌晨五点,这个时候差不多天亮了。

罗辰继续问李老头:“灯油买了吗?”

“嗯!很明显,钱老爷是来我家躲避什么人的。”

“外面人进来了吗?”

“没有!”

“你看见是什么人了吗?”

“两扇门一关,就一条缝,钱老爷一个人就遮得严严实实的,我根本看不到。”

案情到了这里,几乎是走进了死胡同。

目前,只能认为元成和李老头都有嫌疑。

罗辰和这件案子还没有完全脱离嫌疑,张县丞只能委屈他和元成、李老头关在了一起。

此时,天,已经很晚了,张县丞和四名捕快不打算回县衙了。

县衙距离宗文罗村比较远,骑马也要半天脚力,为了方便破案,他们就在村堂住了下来。

钱碧涵带着门子也回去了。

罗奶奶担心孙子,叫小彤送来了夜宵和一些衣服,夜晚冷,多穿些。

同时,也给张县丞备了好酒好菜。

在这个关键时刻,张县丞不敢接受别的人恩惠,以免对案情产生影响。

四名捕快见张县丞不吃不喝,他们也不敢动筷子,只能眼巴巴见这么好的酒菜浪费了。

这一晚,张县丞几乎没怎么睡,案情走到了死胡同,他要怎么突破破口呢?

想来想去,他决定要亲自搜查一下白衣殿元成的住处和李老头的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两地,死者生前都到过,万一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对案件的进展也大有好处。

这是他们办案必须要调查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新刀城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ixunz.com/820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