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躲在被窝里)许易歆姜斯睿_(许易歆姜斯睿)全文阅读

毒舌竹马vs黑心莲青梅
曾经,我们将喜欢埋在了童年和青春里,长大后,我们把爱意揉碎了藏在梦里,一觉醒来,而彼此就在被窝里

爱意躲在被窝里

《爱意躲在被窝里》免费试读

4 你与我的距离

外国语学校门口,姜斯睿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许易歆打电话。

要进场考试了,他很早就跑来这里等着,但是进去的考生那么多,唯独没有许易歆的身影。

她是不来了吗?

姜斯睿懊恼着,他后悔没跟许易歆多说几句,也许当时那些话她压根没理解到他的意思。

根本不是说要多给她一个选择,而是他想问问许易歆要不要和他去一个中学读书。

他还想继续照顾自己的妹妹,如果中学有人惹她生气的话他还能继续帮着。

季越拍着姜斯睿的肩膀说:“别等了,我们该进去了。”

“行吧。”

她应该是不来了。

姜斯睿叹了口气,也不强求,跟着季越一起进了校门。

于是也就这样错过了拿着笔袋匆匆赶到门口的许易歆。

———

等到自招成绩下来,许爸许妈说:“你成绩过了,明天爸爸妈妈带你去报名哈。”

许易歆点头说:“好。”

她笑着关上门,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那张姜斯睿递给她的传单。

上面甚至还贴了一张姜斯睿自己写的纸,洋洋洒洒写了一整篇的重点。

明明也才是小学的年纪,怎么就好像懂得好多一样。

她看着上面的内容,想着关于姜斯睿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她都是从朋友的嘴里知道的。

比如他喜欢看家庭教师,他就跟里面的角色一样总是很毒舌,身边的朋友损个遍但也不会惹人生气。

比如说他成绩很好,好到他甚至还跟着数学老师一起去参加了奥赛培训,哪怕他其实也才小学。

比如说他好像被隔壁班很多女生都表过白,但他只是微微一笑,不带走一片云彩。

当时的许易歆听到这些关于姜斯睿的故事时心里的吐槽估计都能写成一本书了。

太夸张了,这些同学把姜斯睿都快给神化成小说男主角了,一点都不现实。

就说表白那件事情吧,其实压根就不是他们传的那样,事实真相是那个女生没戴眼镜把姜斯睿给认成了自己班的同学,一上去就踹了他屁股,等到发现认错了人那女生红着脸解释道歉,而姜斯睿则是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随即转身离开了当场而已。

压根就没有什么粉红泡泡,根本就只有那留在姜斯睿心里的创伤和他屁股上似有似无的鞋印。

就在一旁不远看了全程的许易歆可能就是那为数不多的知道真相的人了。

只可惜,即使这个时候她去说,估摸着姜斯睿也不想别人知道他被人踹了屁股这件事吧。

许易歆叹了口气,继续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朋友吹姜斯睿的彩虹屁。

而现在,许易歆看着满满一篇的文字,突然脑海里就有了一个总是坐在离她最远的座位的男生的背影,他一直是面朝着黑板,时不时低头写着什么。

他甚至不需要转过头让她看真切,就哪怕是一个轮廓、一个背影,许易歆就能相信他是一个成绩很好的人。

根本不需要什么传闻,气质就够了。

就跟这篇重点上一撇一捺有棱有角的钢笔字一样。

———

季越躺在姜斯睿床上说:“诶,明天我们班一起吃饭,约着去吃自助,你去不去。”

姜斯睿一直是不喜欢聚餐,还是看着电脑上的动漫,一个字都没回答他。

季越对他的态度习以为常,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姜斯睿说:“对了,这次是杨婷婷组织,聚餐的群居然都没邀请许易歆进来,她们俩不是好朋友吗?”

姜斯睿暂停了动漫,回过头重复道:“没邀请她?”

季越把手机递给姜斯睿说:“没有,我还看了好几眼呢,本想着她去你肯定去,结果没想到她不在群里。”

姜斯睿先是看了自己的手机上是有杨婷婷发来的短信的,也告诉了他群号,这才仔细翻看着季越的手机里群成员的名单。

季越努了努嘴说:“是不是闹掰了,她们女生总是这样。”

姜斯睿熟练地点开许易歆的QQ空间,还是干干净净除了花花草草的没发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好的动态,他一边分析一边说:“什么叫她们女生总是这样,说得很你和我没闹掰过一样。”

季越看不下去了,吐槽说:“我就不懂了,你这么关心她为什么在学校里又不跟人家说话,现在都毕业了,你想跟她有交集都难咯。”

姜斯睿想起他妈妈说的话,叹了口气说:“人家内心脆弱,我要照顾她的想法。”

他平时也是忍得很努力才没去找许易歆说话的啊。

哎,有这样一个妹妹,真的是又幸福又苦恼。

见姜斯睿又陷入了对许易歆的回忆里,季越捂脸说:“上次她被老师表扬说是黑马的时候,你笑的太夸张了,我都没眼看。”

姜斯睿嘿嘿一笑,直接倒进被窝里拱着身子说:“你不懂,我看她红着脸点头的样子好可爱啊。”

到底是谁说你是一个帅哥的,那是瞎了眼吧。

季越看着眼前和毛毛虫一样的物体如是想到。

“所以呢,聚会你去不去。”

问题又被季越绕了回来,跟姜斯睿说话总是会被他不知不觉扯远了话题,季越已经学会了和姜斯睿对话的艺术。

“不去,她都不去我去干什么。”

季越犯了难:“但是杨婷婷跟青青说你必须要去,青青还专门来拜托了我把你带去。”

“不想去,你就说我去补课了。”

逃避聚会万金油,百试百灵。

季越翻了个白眼:“你根本就是喜欢上许易歆了,不容许反驳。”

姜斯睿坐直了身子,木着脸严肃地说:“你不对劲,我们才13岁,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你也不 怕家长知道打你。”

“……”

季越心里又偷偷翻了个白眼,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原创文章,作者:莱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ixunz.com/819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