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界考公》完整版免费阅读在哪里看?

小说:我在仙界考公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瀚月姬

角色:彦君瀚月姬

简介:谈恋爱?搞笑!
考公不香吗?彦君作为仙界的一介散仙,她要钱没钱,要法力没法力
最大的优点无疑于就是她的记忆力,还有她那张妩媚动人的脸蛋了!
可惜,这些都没用!作为一介散仙,她要是不通过仙官考试,就只能消散,重归凡人界,她费了那么大劲修炼成仙,还要重来!那她干嘛成仙?考就考,不就是一次考试嘛!可是为什么,她都是第一了,还不能成为下仙?
原来,妖界的水诀妖君放话,谁敢录取彦君,就是与他做对!
彦君不服,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紧接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天界传来消息,妖界的水诀妖君看上她了,指名道姓要她去和亲
开什么国际玩笑!
自古,天地有规,凡仙界在职人员皆人生自由
就算是天君也不许强迫仙界在编人员!
她不和亲不利两族和平?搞笑,自古仙妖本就一家
不过因分家问题,导致家庭矛盾,凭什么要她去解决他们的家事啊!
谁要敢打扰她成为神君,阻扰她回家,那就别怪她手下无情!

评论专区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目前还行,无女主,诸天流,金手指mc玩家心态,不惯着npc,看的不憋屈,不像某个同类型的疯狂跪舔。不过剧情偏弱,看后续发展待评。

旧日之书:待看,希望大狙这本不要太监啊

费伦的刀客:不错,不过主角是不是成长的太快了.

我在仙界考公

《我在仙界考公》免费试读

第3章 偶然得知真相

下来云岷山度假的折木上仙看见彦君与遥遥的打闹,觉得很是有趣,指着彦君消失的方向,跟一旁的仙童打趣道:“她是不是哪位响彻三界的云岷山彦君?”

榻边,温茶的仙童顺着折木仙君手指指示的方向望去,笑回:“回仙君,的确是云岷山彦君。”

折木上仙望着彦君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手指轻蹭着下巴道:“这倒是妙人啊,本仙听传言道这彦君似乎又名落孙山了?”

仙童温好茶,放置在折木手边,一副玩笑的语气回道:“上仙,这不是传言,是事实,这名彦君散仙的确又落榜了。”

折木眯眼笑问:“这次又是哪家?”

“夕瑕殿。”

折木淡淡一笑,轻抿一口茶水,笑道:怪不得,夕映神君向来不会做得罪人的事情。”

说来,折木也好生好奇,这彦君考那么多次试,就不会找找原因,为何这神殿不会录取她?

小仙童似乎是瞧出自家仙君心底的疑惑,开口解释道:“回仙君,您是不知这位彦君散仙,这位是位充耳不闻的主,每每考完试,这位主把自己关在自个的茅草屋内,除了放榜日,几乎无人能见这位主,今日得见她,我们属实幸运。”

折木仙君恍然,轻笑道:“怪不得这位彦君散仙上不得了。”

仙童眼底冒疑惑,歪着脑袋,不解道:“仙君,这其中有联系吗?”

折木仙君扫视着周围,发现周围除了绿影成荫的山林、啼声高贺的仙鹤外,并无一人,折木露出一个放松的神情,朝着仙童招了招手,仙童把头伸过去,耳朵递到折木嘴旁。

折木故作神秘道:“你可知这位彦君散仙惹了谁?”

小仙童连连摇头,“小仙不知,但求仙君指教一二。”

折木上仙压着嘴角的笑意道:“这事呀,与妖界的水诀妖君有关。”

“水诀妖君?”仙童倏地起身,黑瞳一般的眼珠子里飘浮着恐惧,颤声道:“这与那水诀妖君有何关联?”

折木弹了弹袖子,卖关子道:“其中缘由说不得出来,一说,你家仙君我就要倒霉了。”

折木以为他说得话,除了他与自己身边的仙童知道以外,并无外人得知,殊不知,他的话被躲藏在松树后面的彦君听得一清二楚。

彦君什么本事都有,当然除了法力这一关,其余的堪称一流,特别是耳根子偷听的功力与脑子的记忆力。

听着折木口中的话,彦君的十只手指紧抠着松树的树皮,指甲尖都快陷进树里去了,清亮的眼眸中夹杂着愤怒与不甘,嘴唇气得一抖一抖的,小脸扭曲得像平日在银河边浣纱仙女手中的仙裙。

彦君捶着跟前的老树,良久,她才硬生生从牙缝里硬挤出四个字:“水,诀,妖,君!”

彦君愤恨地踢着一颗石子,回了茅草屋,连人都不找了。

得知自己常年的失败的原因居然是人在背后一手搞得鬼,现在的她,那还有什么心思找人!不回家磨刀,都对不起自己。

彦君身上散发出来的毁天灭地的气势,吓得一旁的老树仙憋在树里面好久,待她离去,气势消散后,躲藏在树里面的老树仙这才敢从树里爬出来,他缓缓地抬起灰褐色的衣袍,慈和的面容上满是愁然,衣袍上破了十余个小洞,明显是方才彦君的手笔。

老树仙抚着花白的长须,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他又得去拜托织女给自己织衣了,老树仙心叹道:他们这些仙人躲他身后偷听时,就不舍得手下留情吗?他的衣袍又不是什么廉价货,也要功德啊,再这么抠下去,他还能活不。

老树仙连声叹气,往织女的洞府飞去。

草屋内

彦君气得差点没把屋内的东西统统打碎,要不是脑子里那根名叫理智的弦拉扯她,告诉她,你打不过,她早就跑到妖界去找那水诀妖君讨要个说法,她那里招他惹他吗?梦里边天天抹她脖子不说,现实还毁她仕途,挡她回家路。

当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彦君越想越气,水诀妖君四字声音不断地回响在她耳朵里,像极了吸血的蚊子,不停地耳边嗡嗡叫。她紧闭着双眼,双手捂着耳朵,似乎要辟绝一切声响,奈何,水诀妖君四字功力太强大。

彦君实在受不住这般折磨,一声令下,“穿云绣!”一块如水蓝般的长袖从某个旮旯角飞出来,缠绕在彦君的臂弯间,似乎是穿云绣给了底气,彦君脑子一发热,势要去妖界找水诀妖君讨个说法。

草屋外的遥遥一听自家主人要去妖界找水诀妖君要说法时,立刻慌了,人不停地在茅屋外踱步,焦急地回望紧闭的房门。

直到听见门响,遥遥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在彦君踏出草屋的那一刻,遥遥拦住彦君,劝解道:“主子,你不要冲动啊。”

处于脑子发热状态中的彦君,一点都听不进遥遥的劝解,横眉冷对道:“滚开。”一挥手,遥遥弹到数十米开外,留下一道长长的划痕。

遥遥没有死心,她不能看着彦君进虎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忍着胸口的痛意,对彦君说道:“主子,对不起,允许遥遥对你不敬了。”说完,遥遥现出原形,伸展枝丫,长长的带着**桃花的长树枝圈扎住彦君,怀抱住彦君的腰。

遥遥劝慰道:“主人,主人,三思啊!”

结果,遥遥人轻力气小,根本拉不住彦君,彦君拖着遥遥艰难行走着,后面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看得周围的妖怪直心疼遥遥,想要出手帮她,却被彦君的架势给吓得不敢出手。

今日说什么她都要去妖界找那个水诀妖君讨个说法。

“遥遥,你别拦我,你放开我,今日我定要他给我个说法,凭什么在背后动手动脚啊,我招他惹他了吗?”

遥遥只得急中生智道:“主子你打不过他的,你现在去,无非是去送人头啊。”

这话一出,彦君立刻停下脚步,小脸布满阴沉。

系统0813也在劝慰:“对啊,宿主,就你这身法力去,去了,就相当于重来啊!”

彦君黑脸在心中怒斥:“这怪罪谁!还不都怪你这个没有用的系统!”

彦君的精神进入系统空间,一把揪住兔团子的耳朵,使劲抖落它。

“你说,除了寻仇我能做什么?”系统被彦君抖成筛子,话都说不清楚。

看着进度为零的页面,彦君心里气得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

“算了,跟你这个破烂系统置气,也是浪费我的情绪。”彦君大手一抛,把兔团子扔出了系统空间。

遥遥还没来得及反应,兔团子就迎面撞上她,带来了的冲击力,直接把她给冲翻在地,待她反应过来想要破口大骂是谁时,晕倒在她的怀里的软萌兔团子吸引了她的目光。

遥遥到嘴边的斥骂声立马换成了惊喜的询问声,“团糕!你从哪出来了?你是来找我玩的吗?”然而,开心没过一秒。

“找你玩?”彦君看着他们冷嗤了一声,嘴里吐出的话,让遥遥脚下一软,“你俩是要玩命的哪种吗?”

遥遥与反应过来的团子尴尬地相视一笑,根本不敢抬头看彦君。

“你们都叫我不要去寻仇,”彦君环视着两小只,嘴角挂着冷笑,“行。”

彦君一本正经地盯着遥遥问道:“遥遥,瞧你的样子似乎是知道我怎么办了?”

被彦君这对漆黑如墨的黑瞳瞧得,遥遥额头直冒冷汗,内心直呼:“完了,要露馅啦!”

遥遥抱着团糕后退,眼底浮现一缕尴尬。

她,她一个小小的桃花仙哪里知道怎么对付那水诀妖君,为了安抚彦君。

遥遥强行挤出一抹灿烂的笑意,搀扶着彦君,边带人回屋,边厚着脸皮道:“我的好主人哟,不是我说你啊,你连人家的弱点都不知道,你拿什么打人家呢?莫不说其他,那水诀妖君可是妖界的主,妖力高强,你这样下去,不是赶着去送死嘛!”

遥遥的话暂时让彦君冷静下来,沉声道:“你说得对,是我欠考量。”

遥遥将人安置在竹榻上,细心地给彦君倒茶,其实,她的脑子里正飞速地旋转着,找应对法子。

彦君抓起茶,轻轻抿了一口,苦涩又略带甘甜的云山雾尖茶使得彦君的脑子回了血,人也清醒了不少。

原创文章,作者:瀚月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ixunz.com/783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