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墙之钥托马斯帕勃,托马斯帕勃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撒旦墙之钥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梁渔

简介:神之封印被彻底揭开,蛮荒百族的力量得以复苏,光明帝国陷入严酷的危机中。帝国大元帅的女儿卡罗琳放弃了自己领导的蔷薇骑士团,要将一封绝密的信件送给黑精灵之森中的黑精灵族群。她并不知道这封密信将掀起全大陆范围的腥风血雨……

角色:托马斯帕勃

撒旦墙之钥

《撒旦墙之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您瞧这魁梧的牛头人啊!他血统纯正,除了看门护院之外还可以拉犁耕地!只要一百二十枚金币您就可以带走他,机不可失啊!”一个满脸横肉的商贩正在兜售着自己的商品,一个身高在两米以上的牛头人。那牛头人虽然十分健壮,可牛头上的两只牛角却萎缩成两个拳头大小的骨包,看上去有些滑稽。而在牛头人堆满皱纹的额头中央,却有一块上宽下尖的盾牌形烙印。

“这可是半精灵美女哦,您什麽时候看到过这麽漂亮的女人?她们的寿命比您长五倍,也就是说即便您已经衰老了,她可还会保持如今的花容月貌哦……”对面另一个一脸猥亵的商贩同样叫卖着。在他的身后并排站了四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孩,都美的如同水晶坠子一样,除了象徵半精灵的两只尖耳朵之外,和普通女孩没什麽区别。而在她们的额头中央同样有着和牛头人类似的盾牌痕迹。

圣北达尔教堂前的广场类似这样的商贩数不胜数,除了贩卖北方蛮荒之地的异族奴隶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商品交易、杂技表演、佳肴美酒。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这里都会上演三天昼夜不休的狂欢聚会。而狂欢的高潮则正是今天二十七日正午即将开始的圣北塔尔教堂大祭奠。

毛利斯圣牧师策马缓慢的向圣北达尔教堂行进,他不时需要避让广场上乱跑的孩子。看着高龄达九十八岁的老牧师灵巧的控马技术,身后的随从们都不禁十分佩服。

“其他人都到了吧?”毛利斯圣牧师将缰绳交给从圣北塔尔教堂中迎接出来的小牧师,柔声问道。

那小牧师躬身道:“是的,十一位大人在一个小时前就到齐了。”毛利斯点了点头,抬步走进教堂。

圣北达尔教堂是整个光明帝国位於最北端的帝国第一教堂,是帝国皇帝蒙尼尔在战后仅用了两年时间便建立起来的奇蹟。为了纪念在旷日持久的大战中牺牲的无数英灵,蒙尼尔要求帝国硕果仅存的十一位圣牧师每年在此举行一次祭奠,迄今为止已经完成了六届。而实际上每年一度的大祭奠却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

圣北塔尔大教堂由巨大的花岗岩构建而成,占地一百亩,通体灰白色。没有雕塑、没有金银饰物也没有华丽的装饰,它就像一个沉甸甸的墓碑耸立在距离撒旦墙仅仅两公里的北部草原上。

毛利斯圣牧师来到教堂中央的圣殿,原本围坐在一张硕大圆桌周围的十一位白衣圣牧师立刻全体站立起来。

“毛利斯队长,您好!”

毛利斯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和这十一位夥伴已经整整一年没见了,老天保佑他们还活的很健康。老圣牧师来到众人中央和所有人握手、拥抱,没有人说话,但自然流露出来的亲切却溢於言表。

“好了,我们准备祭典前的祷告吧。”毛利斯微笑道,然后仰起了自己的头。其他的圣牧师们也纷纷效法,嘴里喃喃自语的低吟着。

高高的穹顶上描绘着一幅巨大的图画。中央一团巨大而邪恶的黑红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着,那代表着邪恶的魔族势力,那火焰似乎随时能翻腾起来并席卷一切。火焰的左侧有一百名身着白袍的牧师,他们的双手都发着白光,看起来圣洁无比。而在火焰的右侧却又有一百名身着黑袍的神秘身影,他们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偶尔露出的双手漆黑、枯瘦,就象鬼爪一样丑陋。

那一百名白袍牧师自然就是当年封印了蛮荒百族力量的圣牧师部队,现在在场的毛利斯等十二人就是壁画中的人物。而右侧的那些诡异的黑影又是谁呢?

按光明帝国史书中记载,那是蛮荒黑暗势力的附庸,邪恶的黑巫。在圣牧师和黑巫的激烈斗争中,黑巫最终败退,但圣牧师也惨遭重创。

而此刻,史书中和黑巫不共戴天的圣牧师却正默默地向黑巫阵营致礼,虽然已经过去了八年,但他们的心情依然沉重,眼神中也充满了崇敬。

“他们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尊敬。”毛利斯梦呓似的道。

一旁的一位圣牧师更是热泪盈眶的道:“我们的战友啊!他们全体覆灭,为的就是给我们争取短暂的封印时间。帝国对他们功劳的抹煞和扭曲会让他们的英灵也无法安息吧。”所有圣牧师唏嘘不止,心思彷佛又回到了那血雨腥风的战场。

毛利斯长叹道:“谁叫暗黑魔法师是邪恶的代名词呢,皇帝陛下是不会承认他们的存在的。不过陛下令宫廷画师作的这幅图画,也算是对他们的抚慰吧。”

“大人们,祭奠时间就要到了。”大殿中除了十二位圣牧师之外唯一的一位中年牧师低声道。他叫坎贝尔,是毛利斯圣牧师的随从,是被特殊获准留在殿中的。

“嗯!”毛利斯向其他夥伴点头示意,十二位拥有光明神祝福的圣牧师在圆桌大小的圣坛周围围成一圈,双手交叉抚胸,低声的唱诵起来。

蒙蒙的白光从圣牧师们身体中弥漫而出并笼罩住圣坛,圣光启动了圣坛的机关,随着叽叽嘎嘎的摩擦声,一个近米高的白色盾牌从圣坛中浮现出来。那盾牌上宽下尖,是标准的光明帝国制式盾牌。

如果细心,会发现这盾牌和圣北塔尔教堂外那牛头人和半精灵女人额头的印记一模一样。

由最年轻的圣牧师开始,圣牧师们开始逐次触摸圣盾。这就是祭奠的核心仪式,十二位圣牧师要将自己蓄积了一年的圣力贯入圣盾中,以维持圣盾的封印力量。

毛利斯最后一个伸出手去触摸那面神圣的盾牌,在他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硕大的祖母绿宝石戒指,那是毛利斯终身佩戴的信物,也是圣牧师协会至尊无上的权威信物。

当毛利斯默默的祈祷完毕之后,他忽然暼到坎贝尔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丝诡异的笑容,那笑容是如此的阴沉和邪恶,毛利斯顿时一愣。

坎贝尔从来不是个轻浮的人。

“再见了我的圣牧师余孽。”一把调侃声从大殿侧柱后传了出来。圣牧师们同时一愣纷纷向声音发出看去。只见柱子后转出一个年轻人来,这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一双同样银白色的狭长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辉。

守本分的坎贝尔恭敬地向那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低下了头。

砰!正在毛利斯想要发出质问时,他惊恐的发现最年轻的那位圣牧师竟然如同一尊风化的泥塑一样爆炸开来,身体化作一堆尘土,而衣服却还保留着。

恐惧接二连三的冲击着毛利斯,从那一幕之后,圣牧师们依次化为灰烬,他们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

毛利斯魂飞天外,连忙拚尽了全力护住自己的身体。然而一股神秘的骇人力量仍然不受遏制的从自己双手向身体蔓延。在毛利斯圣牧师的最后一个意识里,他只听到那个银发人的一句话。

“撒旦墙即将打开!人类这个种族将不复存在!”

叮!毛利斯的祖母绿宝石戒指跌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半小时前──

光明帝国的最外层防线,撒旦墙的第二层墙体。

历经了两千年岁月的撒旦墙依旧保持着雄浑的气魄,高达二十米的巨大墙体虽然有些部分已经有些坍塌,但依旧坚硬无比。一座十米高的青铜巨门两旁各停靠着高度和巨门相仿的两个独眼魔力装甲。它们雕塑一样站在那里,就像撒旦墙的门神,那只阴森的独眼黯淡无光。

机械士托马斯正和小自己十岁的侄子机械士帕勃吹嘘着自己当年的战绩。不管那些描绘得波澜壮阔、豪气冲天的场景是否是真的,但那仍足够吸引少不经事的帕勃。毕竟整个小队的人包括队长在内都溜到圣北塔尔大教堂去了,自己也着实没什麽意思。

咄咄!细微的敲击声从墙下传来打断了唾沫横飞的托马斯。

“那些狗娘养的终於良心发现回来替我们爷俩了麽?”托马斯探头出去向墙下看,却见内墙脚下正有一个家伙嬉皮笑脸的向自己挥手。

那是个年青人,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袍,袍子上甚至缝着补丁,稍显怪异的是他的双手都带着齐肘的白色长手套。他瘦削的身子、身高中等、黑色短发,说不上英俊,不过那笑容却真是很灿烂。

在那年青人身后站着一个巨人,这人黝黑的皮肤,鋥亮的光头,脸上同样是人畜无害的憨笑。而在那巨人背后则是一个高达三米的人形魔力装甲,和普通的帝国标配独眼魔力装甲一样,这魔偶也是个独眼,不过却是在两只眼睛其中之一上盖了个眼罩,看起来就像个独眼海盗。那魔力装甲拉着一辆铁车,高耸的车上覆盖着一层帆布,不知道其中是什麽货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墙之钥》

原创文章,作者:梁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ixunz.com/42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